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52章 味道

第1052章 味道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对于高玉瑶的成长,周少瑜其实是有一定体会的。

    同样是宰相的女儿,李腾空一心向道,并无其他太多杂念,或许曾经的高玉瑶也未想过太多,但到底现在已经是这模样,或许也的确因为出身关系,其政治平衡手段可谓高超,而一开始大抵也只表现出了这一点,但随着时间发展,已经变得各方面愈发均衡起来。

    只是这种成长还并未没有被太多人注意,比如说领兵打仗,诚然高玉瑶亲征过几次,但不少不明情况的人只会以为只是挂个名头而已,实际操作有其他人,是以压根不觉得高玉瑶有这方面能力。

    也是因为高玉瑶的确纯粹弱女子一枚,不像萧姽婳似的还能真正上阵,这才被人忽视了吧。

    然而即便只观其内政,成长之下,条例愈发清晰,手段也更加纯熟,现在时间尚且还短看不出什么,时间一长,说不得还真能让大梁中兴一下子。

    而周少瑜为难也就为难在这了。

    按照最初的见解,大梁解体崩溃是迟早的事,即便内部不自己内斗乱起来,单凭那时候全国各地不断的大规模起义,都足以将大梁搞垮。

    那时候周少瑜再一个扫尾,妥妥的!

    可谁又想得到高玉瑶如此果断,已然将成为朝廷负担的各州给分封出去,直接甩开包袱,到不是说这些地方不好,而是大梁立国太久,时局逐渐糜烂,而这些地方相对天高皇帝远,即便按理来说是能缴税不少,可实际上在各层官吏的操作下甚至可能亏空。再加之天灾,大梁朝廷还留着大力救援,只会将自己拖垮。

    结果便是种种手段之下,甩开包袱的大梁居然开始蒸蒸日上起来?

    这咋整,除非明明白白的举起反旗,不然还真就不好弄,谁没事愿意背个乱臣贼子的名头,难听不说,也难以服众不利管理。

    明显的例子,司马家篡魏建立晋朝,而不论西晋东晋,啥时候太平过?外敌暂且不说了,单国内的那些世家又什么时候当真老实过。

    既然你可以,那么为啥我不可以?

    然后便是晋朝之臣刘裕废了晋国建立南朝第一个皇朝南朝宋,嗯,也就是刘楚玉那家。在随后,南朝宋之臣萧道成又废了南朝宋建立南齐……

    嘛,总之整个五代十国基本就是这么一回事,今天我篡你,明天你篡我,就连隋唐两朝都是这么来的,虽说也是各种历史因素结合,但影响也的确是大大的坏嘛。

    永远莫小看了得国是否正统对于朝代的影响。

    这不,原本还打算让火凤投诚归降来着,现在么,还是留着吧。

    扯远了,打听到高玉瑶还未率领水师凯旋而归,周少瑜也放松了一些,事实上在大唐的那段时间,周少瑜也会抽空过来问上一问,勾搭杨玉环固然重要,但了解大梁水师也很重要不是,若是错过岂不白来?

    不过都已经去了这么久,想来也不用太久便会回来,时间还是比较紧迫的,最怕到时候勾搭杨玉环到了紧要关头,结果这边班师回朝,所以还是要抓紧。

    这般想着,周少瑜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再次穿越回大唐。

    仍旧是那道观门口,从哪走的,便从哪回。刚一出现,周少瑜也不管是否有人瞧见,压根不带停留,第一时间飞速开溜,这时候的他可不适合大大方方的出现。

    “你还敢出现!”玉真公主恼怒的不行,这回她可是被牵连坏了有木有,直接给禁足不准随意出行,只能真给待在玉真观当中。

    再且,李隆基怎么也是她亲兄弟,对于周少瑜那般另类的伤害,自然也是高兴不起来。

    然而恼怒归恼怒,却不敢声张,不然也是不好解释,只是,这混账家伙,敢换个时间来么?没见本宫正在汤浴?居然就这般闯了进来!

    瞅了瞅旁边被打昏的侍女,玉真公主也是无奈的很。

    “有何不敢?我想走便走,谁又能拿我如何?”周少瑜打量两眼,撇撇嘴,道:“不用这般刻意躲藏,你再木桶里,我又如何看得见。”

    没准!说不得你还能透视啊啥的呢,天知道你有啥本事。玉真公主好生烦闷。

    “你又来作何,难不成还不死心?我已被禁足,即便有心也是无力。”话说的好听,实际就是在婉拒,莫来找我,没用,本宫绝对不会再帮你了!

    “且宽心,并无需你出面帮衬设么,只是打听一些事情罢了。怎么样?简单吧,而且酬劳也是不错呢,一次性,十张面膜,如何?”周少瑜轻笑几声,居然向前迈了几步。

    玉真公主身子又缩了缩,急道:“莫要再往前,我断不会再与你又所瓜葛了。”

    “那么绝情?明明咱们又那么美好的过去,要不打个分手……咳咳咳。”周少瑜挥挥手,改口道:“二十张!”

    “咳,本宫岂会是那般的人!”

    “三十张!”

    “咳,贫道方外之人,又怎会如同凡夫俗子一般妄动贪念。”

    “五十张!够了啊,再多没有,不同意拉倒。”

    “成交!”玉真公主满意了,随即一愣,脸黑道:“不是说了不许再往前么!你怎么过来了!”

    “谁告诉你我往前了?我这是左右挪步靠近!”周少瑜理直气壮,低头一瞧,脸黑:“你可真奢侈,汤浴而已,居然放如此多的花瓣。算了,你且快快更衣,我在门外等你。”

    说罢,周少瑜干脆利索的走出屋去。

    玉真公主看的一愣一愣,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见门窗的确关好,又唤了两声并无回应,这才深呼吸一口,出了浴桶擦拭身子,刚要拿起衣物开始穿着,只听‘咯吱’一声,却是周少瑜推开门探进来一个脑袋!

    “对了,忘了和你说……咦?想不到你年岁不算小,身子还不错嘛。”

    “滚啊!”

    心满意足的出了玉真观,大门处还见着一位面留长须颇有风采的男子,周少瑜一脸懵,莫非这便是大诗人李太白!?算算时间,这时候也的确是李白身处长安并且和玉真公主关系最火热的时候。

    可惜,现在周少瑜没这个空闲,不然必会和杜甫那般,好生的亲近亲近。李白、杜甫?哈,这对好基友?咱可是带他们一起逛过青楼的!

    嘛,暂且还是想想吧,成就尚且只达成一半。

    杨玉环如今已不在先前的那个道观里,而是被转移到了长安城外一处较大的道观,且此令乃是武惠妃亲自下达,而李隆基对此也是默许。

    对于武惠妃而言,直接找李隆基哭闹什么的,那是最下等的手段,本来李隆基就受了要害之伤,心情之抑郁可想而知,这时候去闹,这不是惹人厌恶?

    说到底李隆基对她还是很有感觉的,不然又怎么会专宠。所以武惠妃一边尽心尽力含情脉脉的伺候着,以此唤起李隆基心中的柔情以及愧疚。而另一边,不动声色直接便处置了杨玉环。

    作为最得宠的妃子,处置的还是自家儿媳,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理所应当挑不出毛病。如此一来,明明什么都没和李隆基言语,却已经摆明了态度,且叫李隆基无话可说,这才是正解。

    再说了,李隆基为何会默许?无话可说、愧疚是一方面,更多的还不是因为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反正他现在有心也无力,没必要因这事恼了武惠妃,总归杨玉环就在那,又跑不了,不急。

    只是可惜了杨玉环,她的处境可不怎么样。

    按照武惠妃的想法,暂且先调去城郊的道观,紧接着便再调远一些,比如洛阳也是可以的么。

    武惠妃固然对李隆基有些不满,可他到底是皇帝,自家儿子能否当上太子还得靠李隆基点头。所以无论如何也怪罪不了。既如此,那就教训惩戒一番那祸水般的女子好了!

    于是当周少瑜潜入道观看见杨玉环的时候,很是发呆了一阵。

    陈旧甚至还带了些许补丁的道袍也就罢了,至少在外貌上不会影响太多,天生丽质嘛,至多也就是穿起来不会那么舒服。只是正所做的事情……

    居然让一个倾城女子倒夜香!好吧,虽说工作高低无贵贱,更与外表没有任何的关系,然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好的大美人儿倒夜香,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违和。

    有想过杨玉环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没想到居然会惨到这一步。

    周少瑜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仍旧暗中观察。他离开在大梁待的时间并不长,可架不住两边的时间差,一去一回,大唐这里这便已经过去十来天。

    换言之,显然杨玉环已经不是第一回做这事了。而且即便周少瑜现在出现,也改变不了太多,他又没权力横加阻拦。

    很明显这是在针对杨玉环,重点不在于她能不能做好,而在于惩罚,穿的是最差的,吃的也是最差的,此外倒夜香、砍柴火、洗衣、打扫卫生,一天下来便没有多少清闲下来的时候,同时还少不得被冷言冷语,至于住所,也是紧挨着柴房旁边的一处小木屋,可谓简陋。

    正值夏季,蚊虫甚多,基本就别想睡的安稳。

    然而终究是大户出身,不是说有多享受,起码也是没受过太大的苦,连续几日如此下来,不说精神上如何,单单上已经疲倦不堪,这时候又哪里顾得上什么蚊虫叮咬,迷迷糊糊的便睡下,偶有挥手驱赶蚊虫,也不过是蚊虫太多下意识举动。

    也是作孽了,周少瑜就看了这么一会,好好的一个璧人,脸上便已经被咬出了三个包,且因为天气太热,也让其汗流不止。

    香汗?不存在的,如果长期保持清洁偶有出汗,或许也无甚味道,但如此环境之下,人再美也不可能香的起来,更莫说……

    额,原来还真有几分狐臭呐!

    周少瑜眨眨眼,感觉还挺微妙。

    轻叹一声,摸出一根蚊香点上,又摸出一小盆冰块置于旁边,拿出折扇,就这般坐在床榻边上轻轻的扇了起来。看着杨玉环彻底安稳的睡下不再那般瞎动弹,周少瑜也宽心了不少。

    说到底,这也有他的责任。

    按照历史,杨玉环的心里路程和最终结局固然很是不好。但起码在各种物质生活方面绝对无差。

    出身弘农杨氏,哪怕家族不比当初,条件也不会差到哪去,嫁于寿王,作为王妃自然也不会吃亏。至于成为贵妃就更不用提了,哪怕中间出家为道几年,也断不会吃这种苦。

    现在可好,周少瑜一番操作,人没带走不说,不仅害的人心力憔悴,连生活条件都如此低下,这不怪周少瑜还能怪谁。

    “怎么醒了?别慌,是我。”至后半夜,见杨玉环睁开眼,周少瑜柔声道。

    杨玉环迷迷糊糊的醒来,还纳闷今夜居然睡得如此安稳,不想床边居然坐着个人!顿时惊醒,方要惊声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谁,再看看旁边的焚香和冰盆以及周少瑜手里的蒲扇,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比眼下更脆弱的时候了。

    被皇帝窥觑,被武惠妃惩戒,谁都不在乎她心里怎么想,更没有地方可以倾诉,也不会有人支持,却偏偏因为要挟,只能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连自我了断都不敢。

    眼下忽然有人如此待她,且是一直站在她这边的周少瑜,一下子内心崩溃,下意识扑入其怀中痛哭起来。

    然而到底是太累了,没哭多久,声音渐小,再一看,却是再次睡了过去。周少瑜苦笑一声,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直接掳人呢,凭白让人家妹子受这么多苦。

    这回杨玉环倒也没睡太久,再醒来时显然心情缓和许多,这才开始注意别的问题来,比如说……

    “你,你如何来了?”杨玉环用那不知何物所做的粗糙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的身子,到是不怕走光什么的,虽是里衣,却也遮得严实,然而问题在于,遮不住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