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062章 选择

第1062章 选择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帮高玉瑶么?不过互惠互利罢了。

    如果是前一种可能尚且好说,至少局面上仍旧对峙着,只不过突厥方面实力大涨,防备等级需要进一步提升。

    可若是后一种,可以假设推演一番。

    单单突厥自身的战力就不能小觑,再加之新组建的夷人大军,其战力更甚,一旦阿史那忽沁真选择急行军赶回打一个措手不及,必定有一定把握才会这么做。一战下来,大梁军队怎么也要死伤个几万。

    这不但是兵力人数减少的问题,连接引起的士气低落也会让剩下的军队实力大损。

    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大梁的军队在南方集结了不少,相应的,青州方面的驻军自然也就少了。

    接下来阿史那忽沁自然趁胜追击,大可一句侵入青州劫掠一波。但大梁目前的实力并不弱,只要等南边的军队集结过来,突厥一方仍旧只能退兵暂避锋芒另寻机会。

    而这时候,阿史那忽沁想要扩张,只有两条路。

    其一,继续攻打新罗。但这其实已经没多打必要了,新罗国必定已经打怕,该上供的自然会上供。接着再打,利益不会再大上多少。

    而其二,攻打豫州。此举可能性较低,因为中间隔了一个冀州,冀州目前人烟稀少,压根无法就地补给,这也就造成了补给线拉长,而这一点对于突厥一方而言,是最为不习惯的。要知道他们之前都是打哪抢哪来去如风,哪里需要什么后勤补给。

    那么便是其三了。

    攻并州!

    即便阿史那忽沁对于给父亲报仇一事并不上心,但阿史那隼死在并州乃是事实。单这就已经是一个由头,更莫说阿史那忽沁屡次败于并州之手,心里头早就憋了一口气。

    更重要的是,相比起大梁源源不断的兵力,并州方面的军队虽然精锐,可数量摆在那,同样经不起消耗。再且,并州经过一系列恢复发展,如今也算有几分繁华,尤其市口,单单占领此地,都能狠狠抢上一笔。

    还有,突厥兵发并州,大梁方面绝对会选择坐视不理,坐观山虎斗。以大梁的角度而言,周少瑜绝不是什么忠臣,而突厥更是外敌,两者对耗,这才最符合大梁的利益。

    所以,周少瑜必须得提醒高玉瑶,也就是为了避免和突厥正面硬钢。尤其是现在,突厥与大梁之间可是有着最直接的矛盾,维持这等局面,周少瑜大可置身事外。

    当然了,这些东西自然是不会与高玉瑶说的,即便她想到了也不会承认,总归周少瑜嘴上的解释便是,我出兵过来可不是过来添堵的,而是为了随机应变,万一阿史那忽沁真带兵回来了,他也好随时策应帮衬,至于为啥?当然是为了高玉瑶你啊!

    对于周少瑜不要脸的回答,高玉瑶撇撇嘴,心说信你才怪,为了我?那咋不见你老老实实待在左右做自己的面……咳咳咳,总之,高玉瑶才不信事情这么简单。不过到底是女人么,总归是喜欢甜言蜜语的,心里头多少都有几分甜蜜与感动。

    第三日,高玉瑶不再耽搁,立即率领大军疾行北上,并传令让前行的那十万大军放缓行军速度等待汇合,同时遣出大梁斥候注意东北方面是否有行军迹象。

    几日后,大梁二十万军队顺利抵达燕城城下,歇息一晚,翌日天还未亮便埋锅造饭,待吃饱喝足太阳升起,立即对燕城进行了高强度的猛烈攻城。

    按照高玉瑶的想法,此时直接派兵去支援新罗国已经没可能了,留在蓬莱的水师如今不过三千余人,这还是为了维护海路贸易才留下的,就这么点人,派到新罗去也是杯水车薪,压根无用。

    而走陆路,这更不可能了,此等距离,那就等于远征,而高玉瑶压根就没有做远征的准备,大军长距离开拔,对于后勤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小,尤其还要随时防备可能伏击的突厥军,这压根没法打。

    那么只剩一个办法,将原本只是佯攻燕城的计划变成真的,狠狠的打。此举并非针对阿史那忽沁,而是摆明态度告知新罗。

    很简单的道理,以新罗的视角,固然大梁没有直接发兵援救,但人家太后皇帝亲征,兵临突厥云京,且攻击力度非常大。如此在新罗看来,此举至少也是‘围魏救赵’,此等情况下,便是阿史那忽沁仍旧坚持围攻新罗都城,也需要赶时间,毕竟谁也不会坐视自己的都城陷落。

    而一旦新罗认为只要能短期内守住则突厥自退,那么新罗必定倾尽全力防卫,而不是举白旗彻底投降。

    对高玉瑶而言,此举是否还能保证住钱袋子的丰厚暂且两说,但至少,借助新罗消耗突厥的战力,也总不算太亏。

    时入八月,燕城岌岌可危,好似随时可以拿下,而另一边,新罗国也同样不好过。

    新罗北部已经全部陷落,大量流民南下意图涌入都城,按照新罗王族原本的想法,是断不会放这些人随意入城的,但随着大梁军队兵围燕城并持续猛攻的消息传来,这才一改注意,将流民全部收容。

    然而这种收容也不是无代价的,所有青壮都完成临时编队协同防卫,既然战力上比不过,那就借助坚城以及人数死拼到底。总归放任这些流民继续往南,只会将暂且相对安宁的南面也弄的焦头难额,那还不如发动起来以御敌。

    “王都已有五十万大军守卫!胜利是属于我的!”这是新罗朝廷一开始安抚民心所宣传的口号。

    然后么……

    不得不说,夷人真心是太猛了,悍不畏死一股脑的就往城墙上冲。讲道理,向来只有攻城一方死伤更多,然而现在却是完全反了过来。

    作为攻城一方,时日下来,突厥一方死伤万余,而新罗方面,死伤人数却已达到十万,无论怎么看,打到最后新罗都是必败的一方。尤其是如今攻城的,纯粹只有那些夷人,至于突厥人……

    难得战事暂歇,新罗王走上城墙慰问鼓舞,到现在已有不少大臣已经王公贵族劝他难逃,可都被他拒绝了。难逃?这是开玩笑么,新罗的王都,其位置本就靠南边,再往下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国土,其余皆为大海,现在难逃,又能逃到哪去?还能有比王都更坚固的城池么?待突厥继续追击,他又能往哪逃?难不成去大梁寄人篱下?

    新罗王看着城下的夷人营寨,心知在看不见的地方,尚有阿史那忽沁的突厥大营在那边驻扎。也是得亏他们没有参与攻城,不然王都如何坚持到现在?

    等等,新罗王忽然发现问题所在,如果突厥本部兵马参与进攻能加速新罗王都的城破,那为何不来?要知道突厥的云京可正在大梁围攻,此等情况下,阿史那忽沁必然要加速攻打,而后才好快速回师救援,哪还有这么多时间在这拖?

    除非……

    “空营!”新罗王恍然大悟!

    没错,目前位于新罗王都外数十里的突厥大营,几乎就是空营,专门用来掩人耳目。目的便是为了遮掩阿史那忽沁回师的事实。

    而留下五万夷人大军,一来是进一步造成突厥大军仍旧呆在这儿的假象。二来便是阿史那忽沁的贪心,新罗他想要,而奇袭大梁军队,他也想做!

    真以为阿史那忽沁只组建了五万夷人军队么?或许一开始的确如此,但随着时间推移,人数早已增加。

    夷人野蛮,不懂礼仪,缺少知识,但什么是好东西却是分得清楚。那些之前被阿史那忽沁征服的部落,在参与了南征新罗的战事之后,顿时多了不少好东西,漂亮的衣服,漂亮的瓷碗,还有漂亮的女人,谁见了都要心动。

    这等情况下,那些原本躲起来的部落也纷纷出山投靠,也想多参与一些战事分润一些战利品。

    是以,阿史那忽沁如今回师的路上,除却五万突厥本部兵马,还有两万夷人大军随行!而且谁都不曾想到,他们往回赶的时间远超各方的预料。比如高玉瑶派出大量斥候防备探查东北方,然而实际上,阿史那忽沁早就率军赶到了云京北方潜伏!

    燕城城外,大梁军营。

    “新罗真是废物!”高玉瑶恼怒的将手中情报一甩,重重的扔在地上。以坚城拒守,死伤十万居然才耗掉人家一万,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新罗彻底靠不住了,以后这个钱袋子怕是难保,想要尽可能弥补损失,那就必须要攻破燕城,此时城内必定还有不少突厥劫掠而来的财物。

    翌日,高玉瑶下令发动总攻,二十万大军几乎全部出动。而燕城方面,阿史那忽沁固然只带走五万大军,但实质上城内留守的士卒并不多,原本就只有三万,经过几天猛攻之后,更是只剩下两万出头。

    虽说突厥的军队远不止这么一点,但大多没可能一直在这儿驻扎,而是都在草原。毕竟是草原人么,那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想要召集,那都是需要时间的。

    两天后,燕城正式告破,大梁军队喊杀着冲入城内,可以预见,接下来便是一场城中巷战进行最后的清扫。然而就是这时候,突厥可汗的王旗于燕城以北出现,阿史那忽沁,来了!

    是不是很眼熟?当然眼熟!

    当初阿史那隼尚在,意气风发攻入洛阳城,然而下一刻,孙守仁便率领大军出现,没有了战马的优势,突厥战力大损,哪怕攻破了洛阳城的城门,也最终不得不败逃。

    但显然的,阿史那忽沁的心思更大,他并没有直接带军冲入城中,而是直接占领大梁于城外的大营,获得他们的粮草补给,并来了个反包围!没错,阿史那忽沁包围了燕城。

    阿史那忽沁自身便带领了统共七万人马,而在赶回的这个时间内,再次从草原秘密召集了五万,总计十二万。而此时大梁一方,在经过强攻之后,其兵马总数已经不过是十七万余。

    看似大梁仍然占据优势,可莫要忘了,这里是燕城,是北方,城外几乎一马平川。而除却那两万夷人大军,所有突厥人,那都是骑军!这等情况下高玉瑶想要突围,即便勉强成功,那所统兵马也只会所剩无几。而不突围,燕城内目前的粮草,可支撑不了近二十万大军这么久,何况城内还有不少大梁原本的百姓呢。

    “终究还是低估了阿史那忽沁啊。”远处山中,潜入此地近距离观察的周少瑜不由感叹。

    李秀宁也点点头,赞同道:“今日之举,显然早有布局,这一手,阿史那忽沁的确玩的漂亮。”

    “不错,何止是漂亮,简直完美。”杨妙真也惊叹道。“这下子,高玉瑶可面临两难选择,不突围,城内粮草必定支撑不了多久,而突围,那么燕城,便是那近二十万大军的埋骨之地,且经此一拜,高玉瑶好容易升到巅峰的声望必定大跌。”

    说罢,杨妙真也好,李秀宁也罢,都扭头看向了周少瑜。

    “你们看我作甚?”周少瑜奇道。

    二女异口同声:“是何原由,你当真不知?”

    周少瑜顿时苦笑。

    是啊,为什么要看向周少瑜?因为这时候,就看周少瑜要怎么选择了。

    以他带来的三万军队,固然做不了太多事情,但只要有所策应,高玉瑶则可以以极小的代价突围而出。但此举并无法给周少瑜带来最大的利益。

    最合适的做法,莫过于坐视不理。

    如今高玉瑶也好,小皇帝也罢,皆在燕城城内。哪怕他们最终突围而出并顺利返回青州,大梁实力大损也是事实。若是二者身死,大梁则必定大乱。

    接下来不用问了,阿史那忽沁必然南征攻梁,而失去主心骨人心惶惶的大梁只会节节败退,如此一来,也算是少了一个大敌。要知道根据绣锦的说法,这方世界的意志,可是将气运加到了高玉瑶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