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26章 东倭

第1126章 东倭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刻周少瑜有点梦想破灭。

    当年作为游戏爱好者,无论是太阁还是野望,都能称得上经典,而游戏背景年代,大抵就是这么个时期这些个人物。固然绝大部分都是男性角色,但剩下那么几个女性角色也的确叫人耳熟能详。

    除却旁边陪同的这位原本性别不明的上杉姐姐之外,舞台上表演的,便是此时东倭有名的出云阿国了。先甭管歌舞如何,起码那一层厚厚白底血红嘴唇的妆容就让周少瑜有点不敢恭维,除此之外,虽自称哪哪哪巫女,可实际上,与名妓无异,而且还是不止卖艺的那种。

    而所跳舞蹈,大抵就是加上了一点颜色,懂得使用肢体语言,时不时还露点白腿肩膀之类。作为老司……咳咳,作为正经人,周少瑜表示淡定非常,咱可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道德高尚的人,将相关法律法规倒背如流的人,嗯,打住。

    至于其他出名的妹子,如斋藤归蝶、织田市、宁宁啥的,基本都嫁人了……

    呵呵,呵呵,周少瑜表示,哥不姓曹,和曹师兄不是一个路数。

    “阁下可需此女侍奉?”阿国一曲舞罢,上杉姐姐开口询问,不过脸色却是面无表情。别说她本身就是个妹子对这方面无感,就是她的信仰,即便是男儿身也会禁止自身一切。

    “不用了,还不如你我共饮几杯。”周少瑜摆摆手,表示接受不来,或许那妹子卸妆之后会看顺眼很多,但都不止卖艺了,不至于说瞧不起吧,但肯定也无感。

    上杉姐姐眼神一亮,她虽未女子,但以他们的审美来看,出云阿国实乃绝色,如此都直接拒绝,可见周少瑜实乃君子,此外,上杉姐姐也是很好酒的,所谓酒豪,并非玩笑。一时间对周少瑜好感多了几分。

    好吧,妹子想多了。讲真,对周少瑜而言,素颜的上杉姐姐比盛妆的出云阿国好看多了,哪怕一直都是故作男儿打扮。或许一米六都还差好几厘米的身高的确很一般,但在东倭真心就不矮了,好些男子未必都有这高度。再说了,自家妹子也有矮的吧。可能老是窝在屋里诵经的缘故,皮肤倒是白皙的很,还被说,感觉和游戏兰斯7里头的上杉姐姐挺有点相似度。

    呸呸,啥也没说,这绝对是个正经游戏,绝对绝对!

    人么,多多少少都有些颜值控,美人相伴,自然是个美事,更莫说,人家还是重要的合作伙伴。

    没错,上杉姐姐很有钱。其领下不说其他,单看看鹤子银山,上田银山,三川砂金山这些,就晓得不会穷到哪儿去。周少瑜都不用买什么特产回去,单拉金银都足够赚,毕竟大梁和东倭的金银与铜钱兑换币差别大着呢。还有就是雇佣军的组建也得到了上杉姐姐的大力支持。

    换个人,可未必敢那么心大,让人在自己领地内招募兵丁还加以训练。

    月下饮酒,你一杯我一杯,倒也轻松愉快,可惜忽然来了个煞风景的。来着是个少年,很有几分俊秀,过来是回报此次交易一事,毕竟周少瑜总不会空手而来。而这少年又正好负责此事,核算数据。

    这少年一出现,周少瑜就有点想捂脸,因为这货名为直江兼续!原本应当是要比上杉姐姐小上三十岁的,不过显然这里不是,总归年岁大多都乱,时间线也乱,换个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比如诸葛亮和郭嘉以及陆逊同台竞技。

    这货谋略内政都堪称东倭佼佼者,潜力很大。但这些和周少瑜无关,没太大兴趣拉拢太多东倭人,之所以关注他,还是因为他那身盔甲的头盔,很有意思,脑袋上顶着一个偌大的‘爱’字,极具个性,比真田家的六枚铜钱还要好玩,可惜无缘无故也不能让人家直接就穿。

    (有兴趣的可以搜一搜,那头盔当真有意思。)

    有了外人,周少瑜的话题自然变得正经起来,大抵说一说对此事东倭局势的看法,说一说新罗近况,至于大梁,到是说的不多。

    “闻阁下之意,那经过兵马不过数万,竟有如此之能,不但与突厥铁骑对抗,还有闲情横扫新罗?”赖着不走一脸感兴趣的直江兼续惊奇插言。

    “呵呵……”周少瑜无语笑了两声。什么叫不过数万,诚然,整个东倭兵力加起来还是比较可观的,但势力委实太多,分摊下来,即便是最强大的大名也不过几万兵力。

    而上杉姐姐集结关东各方势力征讨北条家,兵力最多的一次也不过十一万余。所以听直江兼续这个说法,大抵是把金国理解成东倭内的一方大名势力。

    这般想法也不奇怪,一来年岁到底还小,眼界也算不得开阔,潜力归潜力,并不等于实力。二来现在新罗的确有点惨,但凡有条件的大名都派人过去劫掠一波,如此也就显得金国横扫新罗的成就并不打眼。

    相比起来,上杉姐姐却是保守的多,并不轻易发表看法,因为不曾亲眼见过,没有直观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好对付。因为大梁先后投入共计八万兵力进入新罗,这般的军势,都不曾将金人从新罗地界上赶走,由此可见金人实力强大。

    作为亲密的合作伙伴,有些事没必要对上杉姐姐隐瞒,也瞒不住,好些事情都需要她配合。所以对于周少瑜支援新罗女王金善德一事,上杉姐姐是清楚的,只是以后局面到底会怎样,却也难讲。

    假若周少瑜有实力支持金善德重新一统新罗,那么是不是也就是说,也有实力让她们上杉家更加强大?她自身到是没多大野心,只是看不惯这乱糟糟毫无秩序的世道,若无纷争,自然天下太平,这也算上杉姐姐的野望了吧。

    不过,索性如今关系不错,大可安静等待,坐看局势发展即可。

    事实上,金善德得到的援助,除却没有直接兵力支援,其他方面远比外人想象的要多的多。

    新罗百姓先是被金国入侵劫掠,大批流民产生。这些人的存在,不仅没有生产,更是不断消耗,且成为别处治安隐患。接着便是新罗高层的沉重剥削和压榨,导致南方即便不曾被入侵,也乱成一锅粥。

    是以显而易见的,新罗极度缺粮。

    但粮食什么的,对周少瑜而言压根不叫个事。

    土豆玉米这些高产粮早已大面积铺开,治下百姓怎么死都不可能饿死,余粮可谓充足。若非一开始就有意调控,不让百姓全种这些玩意,怕是粮价早已跌倒一个惊人的地步,这可不见得就是多好的事情,所谓谷贱伤农,也是个麻烦事。

    这么好几年下来,瞒肯定瞒不住,多多少少都有向萧姽婳和大梁地界流传开,但二者都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种植的情况,主要还是因为农民需要缴税,而这几项作物衙门不承认。毕竟又不是明朝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上缴的都是银子。

    当然了,一条鞭法自然于国有利充实国库,但弊端同样明显,秋收后便要交税赋,而一条鞭法只收钱银,钱银哪来?自然是卖粮,那么多的粮食集结到一个时间来卖,价格能不便宜?最终悲哀的还是百姓。

    扯远了,言归正传。

    对于新罗而言,大批的粮食就是最好的强心剂,在金善德设计与当时大梁驻军清扫了权贵之后,有粮就代表稳定,代表发展,这绝对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这还不够,如果没有外敌,自身慢慢发展还没什么,问题是不会有那个时间,必须各方面尽快发展。

    金善德自是有手段的,也很有些想法,但这方面仍旧有限,针对此,以武媚娘为首的聪明妹子很是书写了厚厚一封书信,为其出谋划策。

    有句话说的好,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合适的制度。以眼下的新罗情况而论,最合适的莫过于曹魏的屯田制。

    新罗需要大量兵力来维持自保,周少瑜粮草再多也不可能无限制输送,其自身也需要稳定。基本上而言,伴随着金善德迁都,跟随而来的流民不知凡几。

    首先将老幼妇孺分配安定,再将羸(lei)弱之辈抛除。因为皆是流民,自然名下没有任何土地,如此一来,自是最适合屯田制度,直接负责开垦民屯,这也是最直接了当的安稳法子,都这地步了,只要能果腹,别的又算得了什么。

    而余下青壮尽皆编队成军,而后再次塞选,除却其中身强体壮的青壮组建精锐彻底脱产之外,其余士卒皆要负责开垦军屯。

    如此一来,粮食产量得以保证,所有流民也尽皆得到安排,治下最快速度得到安定。

    还有种种举措,便不一一例举。

    所以金善德得到的,不仅仅只是物资上的援助,更是治国上的策略援助。涉及方方面面,可谓周到。有收获,自然就要有回报,这点上金善德也很直接。

    所有文化推行,彻底依照周少瑜的意思向中原大地靠拢,虽说新罗此刻同样没有自己的文字,但也有自己的口音,但从现在开始,将正式逐渐走向废弃之路。

    不仅语言,其他风俗、衣着等等,全部强制整改,几乎不留半分余地。

    周少瑜可是想的明白,固然两方世界不可同日而语,但后世那个什么都是他们的宇宙超级大国的确叫人心烦,周少瑜可不像支援出一个这样的国家来,索性干脆直接,彻底同化,假以时日,自然而然变成了自己人。而到时候,新罗女王大抵也只会保留其名义上的王爵,而实质上,新罗必定会废国作州。

    这不怕金善德看穿,看穿了又如何?她没得选。老实听话,至少还能名流千古。不然单凭她自己,说不得便是亡国之君。至于说想彻底安稳强大之后抛开周少瑜独立?

    呵呵呵,周少瑜也是会发飙的。

    眼下新罗局势姑且还算安稳,除了北边仍旧有金人以及流寇军肆掠之外,暂时还没有南下的意味。这也是金国此刻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了阿史那忽沁的身上,一战大胜过后,阿史那忽沁身死难说,总归金国不会放过此等良机,要知道当初阿史那忽沁欺负他们金人可是欺负的很凶呐,此仇必须报。

    换言之,周少瑜还能有多少时间在东倭进行招兵买马,就看阿史那忽沁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一旦阿史那忽沁彻底败亡,金国势必调转马头全面入侵新罗,那时候,周少瑜无论如何都是要做出支援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新罗被灭,然后成为金国的后花园。

    招募普通兵丁大抵不难,东倭有太多人吃不饱饭,但打仗单靠大头兵一窝蜂的往前冲可不行,肯定是需要各阶层将领的,而在东倭,最合适不过武士。可有主的武士基本就别想了,没那么好挖,周少瑜也不可能真顶着大梁摄政王的牌子直接招揽,名声不好听。

    如此一来,即便是在野的流浪武士也不是那么好招募,毕竟雇佣只是钱财,并无将来的地位保障可言。

    一连待了十日,除却明智光秀通过自身人脉招揽了两人之外,再无其他流浪武士前来。对此,周少瑜也有点烦闷,他可不想将自己军中的中低层将领拉过来管人,语言不通不说,死亡率还高,怎么说也是要和金人死磕的存在么。

    别人的人挂了不心疼,可自己的人,那就肉疼了。

    “不若让兼续去吧。”这时候,上杉姐姐语出惊人。

    “嗯?”周少瑜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看得出上杉姐姐对直江兼续很是看重,而以她的聪慧,不可能不知道此行凶险,就这居然都舍得送出去?

    “未经过风霜的男子称不上男人,若想成为强大的武士,就必须在血雨中成长。”上杉姐姐一脸严肃,目光转向了站立一旁的直江兼续。“如果回不来,莫要说你是我上杉家的家臣!用你自己的眼睛,出去好好的看清楚,莫要给我丢脸。”

    “嗨……”直江兼续一脸凝重,无比信服。

    好吧,周少瑜就有点头疼了,总不能真让这家伙挂掉,不然回头还怎么和上杉姐姐交代。莫看她什么都没说,可必然是有照顾之意的,之所以说的这般正式严重,无非也是逼其成长罢了。

    算了算了,看在你是上杉姐姐不是上杉大叔的份上,咱应下就是。

    ps:岛国的战国历史不会去详解,笔墨不会太多,纯属个人兴趣,不过还是挺好奇有木有同好。此外,有书友说弄个势力地图,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软件,谁有推荐没?有的话,直接群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