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51章 激怒

第1151章 激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支船队正缓缓驶向渔阳港口,因为青州战乱,火凤也开始扰乱蓬莱以及周遭城池,使得蓬莱水师的后勤补给大受影响。以往只需登陆蓬莱即可获得补给,现在基本不用想,只能是蓬莱水师自己驾船南下。

    以往压根就没考虑过这情况,蓬莱水师可没多少运输船,只能抽调一部分战船暂且替代运输。这般麻烦的做法不但使得运输成本大幅增加,便是对附近海域的掌控力也大为下降。

    是以周少瑜打新罗回来,压根都不需要太过特意的躲避,便顺顺当当的一路返回,其中中途还遇见了从东倭返回的自家商船。返程基本没拉多少货物,眼下的幽州可没那么个实力去消费,而大老远拉去并州售卖,也实在忒远。所以返程的商船拉的基本都是金银,以及一些有手艺的东倭人。

    本来周少瑜也不以为意,但随着靠近幽州,负责商队护卫的一位副将跳了出来献上了一件‘大礼’。这副将是东倭人,是最先开始招募的浪人武士之一。既然是与东倭通商,当然少不得要用当地人,多少要便利一些。

    对于这些人,周少瑜既没有忽视,也不会太重视,基本上而言,都交给了明智光秀主管。当然了,明智光秀也有自己的事要负责,大多时候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上司,但私下有所交好却是肯定的。

    明智光秀这段时间一直待在东倭负责招募人马,网罗人才,贡献的确不小。老实讲,这家伙能力是值得肯定的,但这也不代表能够免俗。

    既然都已经为周少瑜效力了,自然希望能够被更看中一些得到更多的重用。而很多时候想做到这一点,单凭优秀的办事能力未必能够达到,所以明智光秀难免就有了些想法。

    一般人想到周少瑜能想到啥?或者说,周少瑜自身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这问题问出去,毫无疑问,十个里头有六七个先想到的是周少瑜的娇妻美妾。没法子啊,传言个个绝色,且才华极高,更是处理政务带领军队,天啊噜,从古至今,闻所未闻。

    这般的女子,能娶一个回家就已经天大的幸运了,周少瑜到好,一堆!

    怎能不叫人羡慕嫉妒恨,固然周少瑜还有仁名才名,摄政王的名头很有些威慑力,可实在比不得这方面闪耀。

    既如此,是不是可以理所当然的认为,哪怕不是周少瑜喜好女色,怕是对有姿色的奇女子也难以抵挡拒绝。若是能敬献一个合格的女子上去被周少瑜所喜……

    嗯,于是明智光秀就行动了,就算不被接受,也不是什么坏事,没可能因此受到责备。

    为了招募人手,明智光秀自然不可能老在一个地方待着不动,人口就那么多,总有一个极限,而且一个地方做的太过被当地大名领主发现,那也是个麻烦事。所以明智光秀长时间游走于东倭各处。

    在招募的同时又进行打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给他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子来。以他的能力,且不缺钱不缺人的情况下想要算计俘虏谁,那还不容易?

    先是雇佣了数名忍者闹出动静吸引注意,明智光秀则秘密行动,有心算无心,难能不得手,那妹子懵的很,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被俘的一天,开玩笑,莫看她是妹子,可也是有一身武艺傍身的,除此之外,她可还是家督,一城之主来着!甚至亲自统兵打仗,便是男子都大多自愧不如,结果呢?

    不管啥想法吧,反正是被抓了。不是没试过逃跑,但是没用,看守太严了,且几乎就没怎么给她松绑过。她敢打赌,这段时间是她过的最屈辱的日子。

    试想一下,双手背后捆绑,双脚也锁了铁链,几乎迈不开步子,更是还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若只是吃饭让人喂也就罢了,可想要大小解方便一下也要人伺候的话……

    好想死……

    不过人嘛,韧性总是很强的,哪怕刚开始再羞耻,时间长了,基本也快麻木了,还能怎么的。至少最担忧的事情还未发生,没出现过哪个男人想要干什么坏事。

    但这般的日子显然也到头了,忽进屋的几名壮妇二话不说就把给扒拉光丢进浴桶,各种洗白白,完事靓丽的衣裳,华美的发型,为了收拾的好看都几乎用了一个时辰。

    到是难得的完全解绑了,但她又不傻,知道逃不掉的,这里可是海上,除此之外,戒备也很是森严。

    女子被带到了一个男人面前,但显然这位并不是正主,只见那男人毕恭毕敬的进入一处屋中,不多时,这才出来将她领了进去。然后,她就看到屋内主位上,坐着一名穿着大梁衣物的俊俏男子。

    周少瑜面色古怪,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东倭美人儿,还好没按照东倭的妆容收拾,不然再漂亮也看不下去。

    “真是,够白的……”周少瑜不由心中评估了一下,别的不说,这肤色的确就难得了。摇摇头,对于明智光秀的举动也是醉了,不过抢都抢来了,就算要放回去也不是现在不是。

    也难怪这时候才敬献,因为想丢下都丢不了,除非直接抛海里。而之所以不等上岸后才敬献,怕也是因为那时候周少瑜身边就不缺妹子了吧。而且此举也容易得罪那些妹子不是。

    所以这个时间最好了,一段海路下来,身边无红袖添香,而离正式抵达渔阳还需一日有余,虽然仍旧很短,但只要周少瑜选择接纳,那都不是问题。

    “别紧张,随意坐吧。”周少瑜摆摆手,看得出这位妹子有点懵,便笑道:“怎么,好奇我的身份?”

    点头。

    当然奇怪了,她一直以为是东倭哪家势力的手段,又或者是新罗人,反正就是没想到过大梁。她和大梁又没任何冲突,反观新罗,因为她身处九州岛的缘故,平日也没少干派人去新罗劫人劫财的事情,因此被记恨才叫正常。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事,现在这种情况,若说我毫不知情,怕是你也不会信,算了,索性海上无聊,且随意说说话,算是了解一二,如何?来,过来坐。”周少瑜再次示意妹子坐下。

    妹子迟疑的点点头,迈开步子缓缓靠近过去,随后忽的猛然加速……

    擒贼先擒王,这家伙显然地位很高,只要能将其捉为人质,便可……

    “呀……”想法一闪而逝,甚至还没想玩呢,便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其抓住,而后用力一扭,不堪受力之下,吃痛的同时不由自主的扭转了身子,再往后,便是被人用力压在了旁边的桌案上动弹不得。

    “啧,这还真是。”周少瑜咧咧嘴,本来听说这位的遭遇还蛮有点同情的,准备好生补偿一下,毕竟女撑住嘛,还是很难得的,稀罕。哪想直接就对他动手了,怕是恨意不少哦,正常交流怕是难以化解?

    “可恶,放开我!”妹子扭动身躯挣扎,可惜没用。刚有点绝望,不想后边的力道居然真就消散了!

    “放开?行啊。”周少瑜还真就松手了。

    机会!果断转身准备再次动手。

    嘭……还是老样子,再次被压在了桌案上。

    “可恶,有本事再放开我!”

    “嗯?没有问题。”

    嘭……

    “混蛋,这次绝对不会失败了,你再放开!”

    “好好好,再来再来,不急。”

    嘭……

    嘭嘭……

    嘭嘭嘭……

    天知道多少次,就是周少瑜都有点儿小累了,这家伙居然还没放弃?

    “筑前白梅的性子原来是这么倔的么。”周少瑜汗道,换做一般人,即便不放弃,也会换个法子了,哪有这么执着的。

    筑前白梅是称号,是人们对她的美誉。其本名为立花訚千代,不过六七岁便立花家的家督,坐镇于立花山城成为女城主,到现在,看她模样怕是已经做了十来年的城主了。

    立花訚千代欲哭无泪,这一刻感觉自己就是个被耍的猴子,任凭她试遍了各种反抗方法,几乎将所学用了个全,也全然无用,每一次都是老样子,抓手腕,一扭,被迫转身,然后嘭的一下就按在桌案上动弹不得。

    一次两次还好,可次数多了,那就很纠结了。

    女子和男子的最大区别之一是啥?那就是胸前要凸起来呗。虽说立花訚千代一直认为这大白兔的存在就是个负担,不喜欢的很,可要长这么大,总不能还一刀切下来吧,怎么都是女性的象征不是。

    若是以前也就觉得有碍行动什么的,那么今日,算是发现另一个弊端了。

    每往桌案上按一次,嘭的一下最先受力的还能是哪儿。这一下子,怕是有二三十次了吧,真的,涨疼啊!

    “身为立花家的家督,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立花訚千代开始放狠话,继续反抗?且不说已经肯定没用了,而且还没剩啥力气,单单那不好形容的疼痛感,就算要继续也得先缓一缓再说。

    “唔,这个我到是信。”周少瑜想了想,还真就点头了。

    另个时空历史上的立花訚千代,就有类似的事件。那时候织田信长村长被明智光秀弄死在本能寺,而后么,最终最大受益者是猴子丰臣秀吉,也就是发动半岛战争入侵的那位,使得咱们大明朝派军过去支援。

    这位丰臣秀吉嘛,很恼火哦,经常召见各个大名的妻子……咳咳,懂就好,这事简直人(叫)神(人)共(羡)愤(慕)。而其中对立花訚千代最是有想法。本来嘛,长得好看不说,大家都公认,还身份特殊,上哪再去找一个女城主去,不动心才怪。

    以丰臣秀吉当时的地位,有几个敢反抗违令的?她偏不,面对召见,直接提着大薙刀腰间系了胁差就去了,摆明宁为玉碎的态度。

    所以说,单用权势啊什么的想要将其压服,基本不可能。

    可那又如何?周少瑜感觉有点无辜,怎么看自己都像是个大反派一样。

    “问题是,我从没打算让你臣服啊!”周少瑜尝试辩驳一下子。

    哪想立花訚千代霎时间双目就瞪得溜圆,尔后更恼火了,简直气坏。

    “你,你,你无耻!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也休想让我正眼看你一下!”

    周少瑜一呆,纳尼!?还能这么理解?合着我就是那种只图享受肉……咳,开什么玩笑,咱是那么肤浅的人么?明明灵魂上的交流更重要好吧,再说了,咱那么多妹子,干嘛非得对你那啥?又不是长得……额,其实还是可以的。

    呸!想哪去了。

    这么一呆,手上力道不自觉就松了许多。

    机会!立花訚千代眼睛一亮,猛的用力挣脱,然后!

    嘭……

    “啊,好,好痛!”立花訚千代要哭。

    “瞎说,我又没打你,怎么可能会疼!”

    “怎么可能不疼!呀,别用力往下压了,真的好痛啊。”

    “你是说,那里!?”周少瑜大汗,这样也行?完全就没想到。“那什么,不然给你揉揉?”

    !!!

    “你果然无耻下流!八嘎八嘎!”立花訚千代咬牙切齿。

    周少瑜觉得自己有点亏,明明啥都没做,甚至没啥想法,偏生被人冤枉诽谤。不行,太亏了,必须得弥补回来,比如,把本来没有的事情给办了?这样就算冤枉了嘛。

    “报!大王,渔阳紧急军情!”屋外一声大喊传了进来,而后此番负责周少瑜护卫的校尉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哪想就见自家大王真压着一名女子在桌案上,似是……

    好为难啊,这时候,是该赶紧退出去还是赶紧汇报军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什么!?”周少瑜大惊,虽然想不明白为何渔阳城会出现紧急军情,但既然收到了这样的情报,那就肯定代表了又大事发生,这如何让他不急。

    哪里还顾得了劳什子立花訚千代,随手往旁边的座椅上一退,急急对那校尉道:“速速报来!”

    “是……”

    校尉开始说道,周少瑜表情认真,似乎压根没注意身后,立花訚千代脸色变幻,最终咬咬牙,这就准备起身偷袭。

    “你若再胡闹,莫怪我无情!”周少瑜猛的回头瞪眼,仿若要吃人。

    那一刻,立花訚千代仿佛看到了一头完全被激怒的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