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55章 赶至

第1155章 赶至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秦以柳出身于落魄将门秦家,为谋前程,秦家先投当时尚为潭王的凤姬,后又为周少瑜效力。到如今,其父为湘州方面值得器重的老将,两位兄长也被安排在了黔州府城,名义上暂为黔王麾下,这是个重任,一旦当真和萧姽婳正面冲突,黔州府城绝对是第一线战场。

    以这样的家世,秦以柳完全可以安安心心做她的将门大小姐,但既然凤姬需要理事,她自然会跟随左右侍奉,感情这种事,当真没那么容易说清。但至少,的确是认真的,先前的殿后,那压根就是拿命去挡,若非黄月英的忽然出现故布疑兵虚张声势,闹不好现在已经战死了。

    饶是如此,此刻秦以柳的状态也差到了一定境地。

    作为将领,秦以柳自然是有战马的,不比其他士卒都得自己拼命跑步。是以常理而论,秦以柳完全可以抛下麾下将士不管先行入营。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秦以柳摇摇晃晃坐在马背上,仿佛下一刻就会跌落。如此状态,别说打马疾驰了,维持在马背上行进都是极难,不但没跑在士卒的前面,反而落入最后。

    而远处,金人追击的战马已经愈发近了。

    营内,众将士多少都看了几眼火凤所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算那些袍泽能顺利跑入大营,但绝对也来不及关闭营门,若是叫金人冲锋而入,战局必危。可另一方面,抛却之举,谁都不那么轻易做的出来。为难纠结之下,只能期待主帅做出最终的决断。

    奔跑中的刀盾手们却是有几分绝望,营寨已经不远,但身后的金人也同样不远。为了大局,很可能提前关闭营门拒敌。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会被抛弃。

    凤姬没有下达指令,张开嘴,却是一首军歌传出。

    “批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踏金国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同敌忾兮,共死生!

    虽无将令,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这首名为《马踏燕然》的汉朝军歌,只是将燕然二字改成了金国。或许传唱度知名度远比不上大秦的《无衣》,但放在眼下,再合适不过。而这首歌,当然不是凤姬这个‘土著’妹子可以知道的,当然是从姐妹那么听来的,也的确有在军中流传,总归就是燕然这两个字改来改去便是。

    “批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踏金国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歌声愈发洪亮,愈来愈多的将士开始高声唱出,每个人死死的抓着手中的兵刃,既然做出这般的选择,那么,接下来必将迎来一场苦战。

    原本眩晕到一定程度的秦以柳被此歌声吸引了注意,勉力抬起头看向了前方,营寨果然已经很近了。但忽闻身后战马奔腾,回首一望……

    再回头时,嫣然一笑。

    “咳,咳咳咳……刀盾手听令,全军止步,列阵!”秦以柳用尽所有的力气喊出。

    习惯于服从的将士下意识听从命令停下奔跑,但如此时刻,继续接下来的列阵动作自然便有了迟疑。这时候停下,意味着什么,谁都不傻。

    “难道尔等,要害死所有人乎!听令,列阵!誓不能然金人入营半步!”

    随着再次令下,一股悲壮的气息开始弥漫,没人想死,但有时候,必须要做出选择。众将士不过稍加迟疑,带着必死之志,开始列阵。

    “混账!”营内,凤姬大为恼火,二话不说打马而出,同时下令道:“长矛手营门结阵准备!”

    这是逼秦以柳继续往营寨赶路,因为凤姬都打马而出了。

    看见出营的凤姬,秦以柳瞬间慌了神,只能下令停止列阵继续奔跑,无论如何不能让其涉险。好在孙采薇及时拦截,这才阻止了凤姬继续远离营寨。

    凤姬也没有坚持,她的目的已经达到,相比起让秦以柳以及将士在外头独自拼死,不如所有人一起扛。

    然而这么一耽搁,金人更近了几分。

    如果说原本只是刚好入营之后金人赶至,那么现在,很可能尚未完全进入营门,金人就已经紧随其后。

    因为凤姬的举动,秦以柳不得不放弃了最先的打算,做出了妥协,但现在,也已经没得选。

    营门已经没可能关闭,甚至于他们来不及进入营寨,既如此,索性于营门前停止前行,仓促列出盾墙,以拒身后金人骑军。

    “放箭!”先前因为距离原因,怕箭矢射中自己人,不得不等待,而现在已然不可能误伤,赶紧射箭阻挡一二,为盾手结阵争取时间。

    “快,长矛手跟上,抬矛!”

    伴随着指令下达,长矛手立刻与盾手会合,一支支长矛从盾墙冲刺出,下一刻,金人骑军如约而至。

    这是一场苦战,金人骑军可不只是会骑军冲锋,论骑射技术,或许他们还比不得草原上的突厥人,也称不得登堂入室,但小有火候的评价却是担得起。

    营门就那么大,一次性冲锋过去的人就那么多,而更多的,则是营墙外奔腾,张弓射箭,直接进行压制。

    到底不是高墙坚城,一道营墙能阻挡骑军直接冲锋,但对箭雨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秦以柳一枪捅死一位撞击盾墙后从马背上飞跃过盾墙的金人,状态却愈发差了。凤姬也是这时候赶到了身边。

    “速速去营中修养!”凤姬这便要让秦以柳离开前线。

    “来,来不及了!”秦以柳却是摇头。“身体什么状况,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与其在后头窝囊的等死,不若在这里,再为你尽最后一分力,也不堕了秦家的威名。”

    “不,不会的。”凤姬瞬间泪目。

    “没关系的,人总有一死对不对。回头转告周少瑜,若是他带你不好,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咳咳咳……”

    其实秦以柳很想问一句,如果来生自己是男的,又或者凤姬是男的,她会不会愿嫁愿娶。可最终还是算了,因为那样难免有‘趁人之危’的嫌疑,虽说是自己的危。

    凤姬她们陷入了苦战,渔阳城方面暂且仍旧什么也干不了。不过另一处,周少瑜终于顺利登岸赶在了路上。

    “他赶回来了?有多少人?”最先探到消息是黄月英,她的位置本就距离最近,且人数极少之下,自然怕被人过来围剿,自然再小心不过,不管哪方面,都排出了斥候。

    “这,当有二十余人……”

    黄月英:“……”

    这么点人,回来有什么用。

    “速速带我过去见他。”黄月英最终道。

    她不会做出阻拦的动作,也不会傻乎乎的跟着一同行动,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武艺的妹子,跟着也没用。但这不代表没有任何用处。

    “你过来作甚?渔阳城战况如何?”周少瑜被中途拦下,心中颇为焦急,但也知道进一步了解情况总比直接横冲过去来得好。

    “我来出一份力,莫误会,我不会去,而是这段时日在弓弩上有了一些进展。”黄月英指着身后三十名弩手道。“此连弩乃最新作,一次可连续发射十支……”

    因为不同世界的关系,这一边是没有火器的,最明显的例子,东倭的织田家,本该以铁炮闻名,但显然这里不可能了,但远程攻击仍旧是他们的强项,弓箭手很是出众,除此之外,便是在连弩上有一定的造诣。

    周少瑜当然会好奇,自然便命人想法子上织田家弄几把连弩过来瞅瞅。随后便又送到了黄月英手里,以她的性子,咋可能不研究一二,这一研究,就有了结果。

    发射十支的连弩?周少瑜有点汗,这感觉,咋听着像是诸葛连弩?不过话说回来,诸葛连弩如果本就是黄月英所发明创造的,似乎也没啥吧,这很正常不是么。

    其实三国时的技艺很多方面还是要超乎后世人们的想象,比如有名的大发明家马钧,就对这种十矢连弩进行了改进,改成了一种五十矢连弩,并且使其体积、重量大大减轻,成为一种单兵武器。而在此之前,这种十矢连弩因为重量和体积的原因,是不适合单兵使用的。

    但此刻显然不一样,黄月英不再是摸着古籍不断摸索,而是能够接触更多远超时代的知识。所以此刻所弄出来的连弩是可以单兵操作。只是对于各方面材料要求仍旧不低,所以还难以大批量生产,成本太高。所以这三十架,已经是全部了。

    这玩意操作并不难,周少瑜略作思考,弓弩留下,自己多留几架,其余一人一架或有奇效。而黄月英带来的那三十名所谓熟手,就不一起带走了。

    因为得知了前方的情况之后,周少瑜也只能选择乱来冒险了,他能保证自己问题不大,但别人,护不住。且这时候,可没有地方短时间拉出一支精力充沛有擅长的兵马来。

    周少瑜身边跟的,都是东倭人,基本全是流浪武士的身份,为了激励,周少瑜许诺,只要能活下来,每人奖五百枚金小判,以及侍大将的身份。这在东倭可就不低了,主要在总大将之下负责指挥其中一队(备)的军官。

    值得一提的是,立花訚千代这妹子也跟在队伍当中。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作为一个稀里糊涂被俘虏过来的存在,常理看来,结局肯定好不了,既然这样,不如赌一把,或许中途有机会逃脱也不一定。哪怕战死,也不辱武家之女的名头。无论如何也好过当做玩物的结局。

    本来周少瑜是不答应的,然而这妹子宁死也要去,而那时候周少瑜急得不行,哪乐意耽搁时间,你自己要来的,那就来吧,真有意外的话,也别怪别人。

    立花訚千代不过六岁就成为家督身为城主,哪怕是女儿身,打小受到的培养那也绝不是什么大小姐风格,基本就是当做武士来培养。或许因为女子的缘故力量身体有所欠缺,但武艺总是不差的,除此之外,对于兵法一道,也有自己的理解。

    不过东倭那地方,大多地方都很穷的,哪怕城主也不会例外。所以当一身战甲和宝刀交到她手里的时候,别提多震惊了,这玩意,可比她立花家祖传下来好多了。

    有了这些,立花妹子自觉逃跑的成功率更高!

    但是,到底还是没这么做。

    俗话说的好啊,好奇心害死猫。而此刻,立花妹子就是那只猫。她很好奇,周少瑜先前的举动虽说有些恶劣,但基本看得出,是个极有耐心的好性子,没有任何压迫之感。但当时得知不利战报之后,那一刻所发出的威慑,委实叫人心颤,远不是她们家的大名可比,想必整个东倭也没谁能比。所以立花妹子觉得,这辈子怕是都难忘,也就更好奇,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如此怒火燃烧。

    而目前来看,其实更多是因为,他有妻妾的安全收到了威胁?

    好稀罕啊有木有。怎么看周少瑜都是身居高位之辈,而这种人,往往越是不在意妻妾不是嘛。因为,这种人从来都不会缺女人。本来嘛,不然她是怎么来的,好气啊有木有,现在她才明白,合着她被掳过来,压根就不是周少瑜的意思,而是下头的讨好。

    真是……烦躁!

    “那女子定然人间绝色,不然不可能如此着急冒险。”立花暗想着。

    一通胡思乱想之下,待反应过来才发现,远处已经出现了城池的影子,除此之外,城外一处营寨,上万的骑军正在围攻。

    完了,此时再想跑,来不及了!

    那必须是来不及了,若是早些跑,周少瑜也懒的去追,但现在跑,那绝对会产生影响。说到底,他们三十个人都没有,而前方呢?上万骑军!任谁都犯怵,也就是并非单独直接面对罢了,毕竟人家实在攻打营寨,还不至于分出太多兵马来对付后来的他们。不到三十人,谁都不会当回事。如此,到也舍得命去冲一冲,除却重赏之外,周少瑜这个大首领不一样冲锋么,难道他们的命还能更值钱?

    然而可若是有人跑了呢?这一影响,说不得犯怵的心理就占了上风,从而引发连锁反应。

    这可不是周少瑜愿意看见的,现在是人手少的可怜,可怎么也比他一个人要强吧,就算挡刀子都能多挡几下不是。

    “怕什么,我都不怕!”周少瑜简单的激励一句。而这一句已经足够了,谁让他的身份太高了呢。

    看着前方的战场,周少瑜深呼吸一口气。

    “举旗。杀!”

    阳光照耀下,朱雀大旗飞扬,包括周少瑜在内,总计不过二十八人,仿佛如同作死一般,朝着金人的中军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