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57章 纨绔

第1157章 纨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宇宙在燃烧,感觉要爆种,体内的洪荒之力再也压不住……

    压不住也得压。

    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冷静,当真以为自己能开无双来一次碾压不成。再说了,此刻最重要的并非复仇泄恨,抓紧时间救妹子才是正经。

    周少瑜很庆幸,还好自己回来了,虽然情况可谓惨烈,但至少没有太晚。真等人家咽了气,怎么救都是百搭。

    秦以柳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但至少还站在那里,而另一边,凤姬却仍旧不见踪影。周少瑜打马而至,又是心疼又是庆幸。

    当时凤姬中箭,很可能正抬手指挥,那支冷箭便直接是从左侧的胳膊底下一箭刺入,看得出力道极大,箭矢很是深入,必为强攻所射。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心肺,总之现如今凤姬的状态萎靡几近昏厥。不过好在并非一箭致命,不然当真无力回天了。

    “周,周郎……”凤姬勉力扬了扬嘴角,音调虚弱且颤抖着。“秦以柳,她……”

    “放心,有我在,你们谁都不会有事。再坚持片刻,莫要乱动,我先去将秦以柳唤来。”周少瑜赶紧劝慰。

    这话凤姬自然是不信的,这世上或许有长生之人,但重创之下还能不死的,闻所未闻。只当这是周少瑜在安慰,也并不反驳。

    秦以柳似乎已经陷入了幻境一般,明明金人已经暂且退却,左近并无他人,但仍旧拿着长刀不断挥砍着,且敌我不分,本有将士想要上去,差点就被砍到。

    周少瑜神色颇为复杂,二人之间虽有过夫妻之实,但相互间好感其实有限。与其说她是自家妹子,不如说是凤姬的专属妹子。不管是啥妹子吧,反正并不是那般在意。只是不曾想,秦以柳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还好,这家伙是个妹子,不是男的,不然总感觉自己脑袋上可能会飘点绿。

    “秦以柳!”周少瑜唤了一声,但却毫无回应。靠得近了,才隐约听见其不断低语的一个名字。

    不能再耽搁了,任由这么消耗下去,要不了片刻就真真力竭而亡了。

    “萧璟在那边。”周少瑜忽然喊了一句。

    萧璟就是凤姬当初身为潭王时使用的名字,而这个名字实际上是潭王府早就失踪的世子之名,也是凤姬的弟弟。不过这只是对凤姬而言,对于别人,萧璟这个名字,就是凤姬。

    秦以柳身形一滞,猛然反应过来,压根无视了身边的周少瑜,慌慌张张的向着凤姬的方向跑去,每跑一步,身形就愈发踉跄。

    周少瑜看不下去,上去直接抱起。同时让孙采薇将凤姬搀入一处营帐。

    “情况紧急,此处防卫工作暂且交与你,有何不解,可与渔阳城徐妙锦她们商议。此外,让亲信之人把守此营帐,任何人不得入内,大约五六日,我等自会平安无事出来。届时再与你一个交代。”

    交代完毕,周少瑜再次步入帐中,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明显时间也耽搁不得,咬咬牙,很没技术含量的直接硬拔箭矢……

    泗水郡下相县,某处民居。

    清晨鸡鸣,周少瑜伸着懒腰打开了房门,正准备扭腰,便见秦以柳又是恼怒,又是幽怨的瞪着他。

    “哟,挺早啊。”周少瑜抬手打起招呼!

    “哼!”秦以柳脑袋一偏,很不给面子。可不是,就是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射入身体的箭矢居然那么硬生生的拔出来!当时本就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掉的秦以柳,感觉还不如死掉呢,太痛苦了。不仅是她,凤姬也没好到哪去,后者虽未伤心肺,可架不住箭矢插的深啊。哪怕现在近一月过去,每每一想起,都仍旧心悸隐隐作痛。

    对此,周少瑜也很无奈,就当是秦以柳那状态,在见到凤姬之后,那股子气便泄了,身子自然停不住,真再耽搁,保准嗝屁。不得已,只能硬拔,然后加紧穿越。不然的话,但是凤姬那里,完全可以慢慢来。所以罪魁祸首明明是秦以柳才对。

    嘛,看在她这么拼命的份上,咱就不与之计较了。

    “今晨我已外出买了些食物药材,你且去煲汤与凤姬喝。”秦以柳不客气的指了指旁边的厨房道。

    “……”周少瑜大感无语,不过也没所谓了,反正最近一直都是他在下厨。起码现在还省了自己跑腿去买菜。

    然而最让人无语的并非这个,而是……

    只见秦以柳身形一闪,直接绕开周少瑜进入卧室,床上凤姬还在熟睡,秦以柳二话不说,麻溜的脱掉外袍,干净利索的躺了进去。

    居然敢睡我媳妇!我,我,我忍!

    丁宁咣啷在厨房一阵收拾,不多时一阵幽香飘出,或许在后来很多人不喜欢吃炖鸡,尤其还是放了药材的,但这玩意放古代,那妥妥的美食,寻常人家压根吃不起。鸡还好说,药材就费劲了。

    正用心掌控着火力,不想外头嘭的一声,却是外头的院门被人一脚踢飞。周少瑜赶紧走出来一瞧,好嘛,顿时有点乐呵,咱不去找你,反到主动送上门了?

    来着是个二十许的青年,身材极为高大威猛,留着大胡须,双目重瞳!

    没错,就是项羽这家伙,这时候还年轻哩,现如今都还没起事。

    其实项羽的名字应该是项籍才对,羽是字。不过也没所谓,知道是谁就成。只是,好端端的,跑来这干嘛?

    “汝家中,可有女眷?”项羽大梁一番四周环境,最终视线落在周少瑜身上,一开口就语出惊人。

    纳尼?周少瑜的确惊人,项羽你这是想干嘛?不知从哪听闻这里有美女之后,便准备欺男霸女么?

    “堂堂项家子弟,就是此等教养!?”周少瑜也有点恼火。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强行踢开人家院门,开口便是问人家女眷,哪有这般做法的?

    稀奇?其实不稀奇。

    真以为项羽年岁不大的时候是个好货啊,人家可是下相一霸,无人可敌,身边还跟了好一群泼皮,行事向来肆无忌惮,虽不至于直接作奸犯科,但也的确没做啥好事,反正人嫌狗恶,也就是人家还有背景,压根没谁敢发作。

    项羽可是楚国名将项燕之孙来的,虽然楚国已亡,但地方上势力错综复杂,官吏想要安稳官吏,必然要有所器重,而项家在这一片影响力颇大,即便是太守都得给几分薄面。

    最明显的例子,后来会稽太守殷通意图谋反,首先就想要拉拢项家,为啥?不就是因为项家名头好使呗。只可惜,这货也是蠢,居然看不出项家的心思,直接就被宰了,然后项家自己单干。

    “好胆!”项羽顿时就恼了,作为项家子弟,自然以项家为荣,周少瑜这话,就跟直接在说项家坏话没啥区别。二话不说,砂锅般大的拳头便打了过来。

    周少瑜轻松避开,接着道:“怎么,许你做得,就不许人家说得?某好端端在家安坐,却被人踢门闯入,没有解释不说,径直便问女眷,若此事传出,你说天下人会如何看?”

    如今的项羽可还没养出日后那种霸气,哪怕年过二十,也仍旧稚嫩着呢。

    “休得胡言!”项羽也是急了,这么一说的话,他项羽闹不好当真会名声彻底臭掉也不一定。欺男霸女什么,历来都被人厌恶不是。抬手一指,道:“明明是汝家女眷打伤某家兄弟,某这才上门讨个公道!”

    啪啪啪!周少瑜用力鼓掌。

    “真有脸啊,且不说一大好男子如何与一名女子发生矛盾,单单连连一女子都打不过这件事而言,他还有脸让他人为其出头?我若是他,早就羞于见人,恨不能挖个坑将自己埋了!你也是,堂堂项家子弟,居然为此事出头寻一女子麻烦,真以为长脸?”

    其实这时候周少瑜大抵也猜到了,估摸着也就是秦以柳清晨外出采买,比如是那只老母鸡,但同时也被另一人看中,秦以柳自然不会让步,争执之下动手也实属正常。人家好歹也是大小习武的将门妹子,打个寻常泼皮简直不要太简单。

    唯一的问题就出在,那家伙跟了‘大哥’,而这位大哥还是项羽。

    甭管这事里头具体发生了啥,是否理亏。周少瑜现在可不讲究这个,难不成还当真认错将秦以柳交出去?

    项羽的脸色顿时憋的通红,先前只看见自家‘小弟’被打的那么惨,光记得愤怒来着,现在这般一说仔细一想。是啊,这尼玛,若是被大老爷们的打败也就算了,结果连一女子都打不过,还有脸了?

    一时间一股子羞愧之意涌出。然而羞愧归羞愧,但性格里另一种因素占据了上风,那就是犟。咱气呼呼的来,难不成灰溜溜的走?传扬出去,我项羽还怎么在下相混?

    要知道下相可是故里,连这里都混不下去,那在会稽岂不是更混不下去。

    “你所言亦有道理,但总不能凭白挨一顿打。某见你颇有几分身手,不若你我比试一番,以此了断,如何?”

    周少瑜顿时摆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以他现在的武力值,就算打不过,起码也能平分秋色,但谁没事喜欢打架玩啊。于是开口嘲讽:“哟哟哟,还真是好主意呐,某不过一介平民,而汝却是名门之后,谁不知你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小霸王名头,如此自降身份欺负平民,就不怕堕了你项家威风?”

    “力拔山兮气盖世?可是在说某!?”项羽一脸惊喜。“妙,妙啊。”

    周少瑜:“……”

    差点忘了,这句话是出自于《垓下歌》,而这作品诞生的时间,是项羽败亡前夕。算了,反正也就这么一句,影响不大。只是,怎么感觉这个项羽和曾经见过的那个霸气项羽差距咋那么大咧。傻乎乎的既视感。

    貌似也说得通,未起事之前,这家伙就是个到处胡来的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嘛,你能指望多牛p。或许的确非常能打,但其他方面,顶多也就是纸上谈兵的地步,半分经验也无,嫩的很呢。再且,如今项家,由其叔父项梁主事,直到项梁兵败阵亡,项羽才真正成为首领开始飞速成长。

    早饭时。

    “方才那位,莫非就是西楚霸王项羽?”凤姬小口的喝着汤汁,颇为好奇的发问。方才那么大动静,咋可能不被惊醒,甚至还从屋里偷偷瞅了几眼。既然跟着穿越了,自然会去了解一番历史。

    “额,还真就是他,莫看现在这样子,后来可不一样,光是往那一站,一股子威慑就扑面而来。”周少瑜解释着,总感觉现在这个项羽,委实有点给人丢脸的感觉。可不是嘛,一句诗而已,欢喜的找不着北,压根懒得再找什么麻烦,高高兴兴就走了。

    秦以柳忽然插嘴道:“当真有那般厉害?真相试试呐。”

    “得,赶紧歇着,嫌事儿少还是怎的?”周少瑜白眼一翻,接着道:“大名人归大名人,其实也与我等无关,看那模样,说不得啥时候又来麻烦,索性你两也将养的差不多,不若干脆外出走走游玩散心一番好了。”

    二女都没意见,正是哪里都感觉新鲜的时刻,自然好奇的紧,巴不得多走走看看。

    其实周少瑜也挺无奈,焦急之下也并未注意其他信息,稀里糊涂就到了秦朝的下相县来了,正好是项羽的老家。都到这儿了,周少瑜几乎能肯定,这一次的妹子肯定是虞姬,按理说以虞姬的姿色,必然有人耳闻,不过几经打听之下,下相压根没这么号人物。

    此外,考虑到这次的时间线是上回见到项羽他们之前,也就是说,果然那时候见到的虞姬,只是替代者而不是本人啊。

    和项羽抢妹子?想想还真是有点小激动呢。当然了,心虚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毕竟是霸王嘛。所以一开始压根就没打算去跟项羽会面,哪想人家自己就冒出来了。

    还好,感觉就现在的项羽,嗯嗯,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