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55章 劫掠

第1155章 劫掠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南越,榆林城。

    此城乃周三山正妻黑珍珠李氏的娘家关系最近的姻亲地盘,两家向来都是同进退,从不例外,如此关系,既然李家都对周三山出手了,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

    重兵出击之下,留守榆林城的守卫屈指可数,若非如此,高秀君以及辛宪英也不会以不过万人的队伍过来攻打。

    饶是如此,也仍旧不指望能够破城,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为了守护家园,都不需要怎么发动,城内的青壮就会自发组织起来反抗防卫。真要舍得豁出去攻当然能攻下,但没必要。本来此举就是为了围魏救赵,只要榆林城出动的兵马赶回,从而减轻周三山他们的压力,目的就算达到。

    本意是这么个本意,但高秀君不喜欢。

    大老远的赶来,不给人家一点教训怎么行?反正将来就算停战,关系也难以在恢复,当然能尽量打击就尽量打击。如果将对方实力削弱到一定程度,就不信没有其他势力窥觑。而一旦本土势力内乱起来,那不就有机可乘?

    是以辛宪英原本定下的稳妥计划被拒绝,一番修改之后,这才正式攻打。

    榆林城的留守兵力大约为三千,而高秀君只带着五千湘州兵马出面攻城,另外五千苗家汉子则隐藏于山中。湘州的实力,从最先的什么都缺,到现在无论什么方面都有所储备,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攻城器械。

    如今北有黄月英,南有万巧巧,或许在天赋方面前者更占优势,但胜在万巧巧来的时间远要长的多,长期积累之下,本事也足足的,在她的主持下,如今的工程机械已经改进了数次,现在大可简简单单进行拆卸运输,可谓方便太多,此行南下,自然也早有准备。

    几架投石车很快就组好,对着榆林城就是一阵轰,火力集中之下,虽只有几架,但也轻轻松松将榆林城的城楼也轰的稀巴烂,虽说没造成多少杀伤,但那种憋屈感没得说,完全就是被动挨打,而且总有些倒霉鬼直接被打中,那么大一块石头,被击中的后果如何可想而知,惨不可言。

    如果高秀君带的兵多也就罢了,可问题是也就那么五千人。若是榆林城无战事没有兵马外出,压根不够看。本来还想着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架不住高秀君轰个不停啊,在轰塌城楼之后,也不对着城墙或者城门,而是直接抛入城内,弄得城内人心惶惶,尽可能的远离靠近这一侧城墙的区域。

    人没事,但内里的设施却惨了,不管民居还是商铺,在不断的抛石中塌成废墟。本以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不想高秀君一声令下,直接换了一个方向,由北城门改成东城门,好么,这是轰掉了半个北城又要来祸害东城了么?

    这若是再不管不顾,待东城轰完了是不是去南边?南边完了再西边?真等那时候,榆林城还剩个啥?那么多人房屋被毁无家可归,处理起来也很麻烦的吧。

    忍无可忍啊简直,那就无需再忍!不就是五千人么?

    这里不比其他,常备军队自然是有的,但不代表寻常青壮就没多少战力。因为地域环境以及人口的关系,这里的兵制为两种并用。一是常备军,二则是必要时,全民可为兵,而且每年都有好几次集训。

    所以莫看真正的守卫就三千,真要号召集结一下,轻轻松松就能过万。

    “杀啊!”

    东城门大开,榆林城将士冲杀而出,不仅如此,早些时候南北城门同样开启,各有兵马冲出,准备对高秀君所在进行夹击。

    “销毁投石车,撤!”高秀君早有预料,毫无慌乱的下令。不多时,五千兵马就快速撤入后方山中。

    榆林城方面也足够谨慎,并没有进行追击,见投石车已毁,基本目的已经达到,便撤军回城进行善后。然后……

    翌日清晨,天将将擦亮。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一块大石直接被抛入城中,一处酒楼直接应声而倒成为废墟。

    好家伙,又来了!建造投石车这么快的嘛?往城外远处一看,好么,又是几架投石车在那。

    欺人太甚!

    “杀啊!”榆林城又出兵了。

    “销毁投石车,撤!”呼啦啦,五千兵马再次撤入山中。

    这一次榆林城兵马还是没有追,这都两次了,就不信还有投石车。

    然后……

    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杀啊!”

    “撤!”

    “追!”

    榆林城方面算是看明白了,只要不将其杀退,榆林城就别想真正消停,天知道人家造了多少投石车备用。此刻热血上头,也顾不得是否有埋伏,径直追入山中。

    事实上对榆林城而言,山里并非是不利之地,生长在这般的环境,谁还不能爬山涉水?所以榆林城兵马有信心,入了山,说不得对他们更有利。

    然而凡是怕对比,榆林城的兵马固然对山地无比熟悉,但无论如何却比不过压根就是在山中生活的苗家汉子,随着距离深入,隐藏于林间的苗家伏兵突然暴起,手持猎弓几轮箭雨之后,拔刀就上!那速度,在这地势复杂的山中却灵活的像猴子。

    “啧啧。”并没有直接参与进攻的高秀君也是惊叹,对比之下,自家的五千湘州士卒,除了纪律性更强,反击起来行止更有度之外,并没有太多称道的东西,果然这山里头,并非他们所擅长。

    “看来回去之后有必要单独训练一支更适应山中作战的队伍出来才是。”高秀君如此道。

    “没有必要。”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辛宪英却提出反对意见。

    “嗯?怎说?”高秀君一愣,不解道。

    辛宪英笑了笑,道:“待南越争端结束,还怕麾下将士成长不起来?这便已经是现成的了。”

    “噢,也对。”高秀君一拍脑门,可不是么,南越之地有的是山,肯定少不了在山中作战,打的多了,经验自然积攒足够,还怕适应不了山地作战?何苦还回去重新训练。

    此战赢的轻松,到底榆林城的士卒大半都有城中青壮组成,即便每年都有训练,但到底不是常备军,二者不可同日而语,一发现中伏,立刻乱成一团,哪里还发挥的出多少战力。

    杀敌两千余,俘虏四千余,只剩三千多溃逃。

    高秀君领兵追击,却故意拉开一定的距离。三千多的溃兵自然向着榆林城方向逃去,城池方面一看对方追击尚远,立刻打开城门。

    然而也就是这一刻,高秀君长枪一挥,双腿一夹马肚,喝到:“斥候队虽本将冲锋!”

    下一刻,高秀君一马当先,而身后仅仅跟随着数十名骑马斥候。

    就整个湘州而言,骑兵还是有的,但是有限。其实也是没有必要,就南方而言,大多都是山地丘陵地形,骑兵压根发挥不出优势。真大规模组建骑兵,耗费甚大不说,作用却有限。除却组建人数不多的一支骑军专门用来策应辅助追击之外,再无其他。

    但这不代表不是骑兵就没有战马,为保证情报高效,任何一名斥候都要严格训练马术,且绝对会分配战马,显然这一刻高秀君是将斥候当做骑兵用了。

    若是在此之前,高秀君引领数十骑对榆林城冲锋,哪怕人家是城门大开,那也和送死无异。

    可现在不一样,榆林城兵马大败溃逃,几无士气可言,或许仍旧留守城内的士卒影响不大,但这才剩下多少人?

    眼见高秀君以及数十骑将至,榆林城也慌了。

    “快,快关城门!”城门官急了眼,急急大吼。然而厚重的城门无论开启还是关闭都需要时间,不是说关闭就能关闭的,更莫说此刻仍旧还有尚未入城的溃逃将士,一见自家要关城门,心中更急,一个劲的用力往前挤,拥挤之下,城门就更难关了。

    而这时,高秀君已然拍马杀到。

    “饶命……啊!”城门处瞬间乱作一团,绝大多数只想着逃亡,极少数提起兵刃反抗的,也压根掀不起浪费,在高秀君的带领下,砍瓜切菜一般斩杀。

    “杀啊!”后头追击的步卒赶来了,城门大开之下,再无人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榆林城,破!

    不过对高秀君她们而言,占领榆林城并没有什么用,不但要耗费有限的兵力防守,还要随时防备城内可能出现的反抗。

    高秀君并非嗜杀之人,对于那些紧闭的门户毫无兴趣,带兵直接攻入榆林城大仓以及城主府,很是发了一笔大财。再将城中牛马一搜刮,一车又一车运出城外。

    见高秀君当真走远,榆林城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或许还是幸运的吧,起码人家进城后别的压根没做,就是抢了不少的财物,而且主要还是城主府的,和平民百姓无关。基本可以说是与民秋毫无犯了吧。至于先前战死的青壮,战场上又怪得了谁。

    “这……多了如此多的辎重,岂不是耽误行军?”辛宪英都不知道说啥了,丢了吧,心疼,毕竟财物价值不少。可带着,委实不利于行军。

    “怕啥。”高秀君毫不在意。“我可是听说了,最早的时候,周郎也算是山匪起家,既如此,咱们大可发扬光大么。分出两千人寻一处险要之地,作为山寨而守,待时机合适,再一并带走,岂不更好?走了走了,咱们继续发财大业。怎么也要将咱们的损失给赚回来。”

    “!!!”辛宪英也是醉了,感觉自己这个军师没有没完全没多大用嘛,早知道还不如跟着另一路去支援周三山好了。

    不得不说,高秀君的效率是真心高,不过十数日,就已经连破好几个城。打发相当无赖,接着军中足够多的工匠,不断建造投石车,然后对着人家城池就是一顿砸,直接把人家硬生生给砸出来。

    也是没办法,这里不比中原,即便是城池,规模普遍都不大,也就意味着城内空间小,就高秀君这么个砸法,至少都要砸毁一半,这谁坐得住?

    而一出城,结局基本也就注定了,高秀君满载而归。

    不过又破了几城之后,也就到此为止了,消息传开,后边的城池也学乖了,宁愿承受一半城池被毁也不愿发兵出城。而且可靠消息,各家原本出征的军队也开始陆陆续续赶回。

    攻占新地盘固然重要,可若是自家地盘丢了大为损失也不值当啊。

    见此,高秀君也不勉强,带着兵马绕路去和周三山他们汇合去了。

    看着那一车又一车明显极为吃重的马车,周三山等人都惊呆了,这是抢了人家多少年的积蓄啊。

    “如何?”高秀君哈哈一笑,道:“就算被占有的几座城池尚未夺回,不过这些足以挽回咱们的损失了吧。”

    何止够,简直大赚特赚好吧。

    只是未等放松,各家兵马回城一看,损失那叫一个惨哟,气的暴跳如雷。这回也不说什么分兵各打各的了,直接同仇敌忾合兵一处,人数过十五万,浩浩荡荡直接就向着周三山所在的主城攻来,准备先行拿下魁首再分润其他地盘。

    一下子,压力猛增。

    高秀君那一招自然是没用了,对方后方位置方便攻打的城池都打过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可抢,而且基本都轰的差不多,再过去轰人家也不在乎,所以除了正面防卫之外,并没有别的法子可使。显然,这即将进行一场硬仗。

    十五万兵马,是周三山这边的两倍有余,其实若是放弃其他地盘城池将兵力全部集结,周三山也是能凑出更多兵马来的,可那岂不是等于一下子放弃了所有地盘?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这么做。

    是以,如何以六万兵马守住十五万兵马来袭,就成了重大问题。且问题远不止这么简单,如此大的人数优势,让原本还继续保持中立的本土势力也坐不住了,谁都想分一杯美羹不是。于是纷纷出兵,以至于集结的大军越来越多。

    只是谁也不知道,正是两军开始对峙之时,安歌动了。

    南越之地地域还是不小的,相对之下,人口却算不得多。而那些本土势力只占据一部分,人口更是要少一些。一下子集结了那么多兵力离开,那么后方必然无比空虚!

    不过动是动了,却没有着急攻略,安歌可不傻,这时候闪电袭击固然可以攻下不少城池,但同样也会逼迫那些势力回防。那时候,压力就转移到她身上来了。

    所以,仍旧还要再稍微等一等,等大战真正开启,不管谁胜谁负,那时候才是绝对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