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58章 变化

第1158章 变化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按照周少瑜的预想,将来是打算让立花妹子返回东倭,然后对其进行扶持。对于那点儿地盘虽不怎么看的上眼,但这不妨碍周少瑜多弄点财富出来。

    所以一直以来刷一刷立花妹子的好感度或者忠心度还是蛮重要的。只要成为自己人,怎么也比明智光秀可靠的多。谁让后者能力出众却有着弑主的‘前科’呢,用起来总感觉不那么放心。

    基于此,周少瑜到也没对明智光秀多下达什么指令,以往让他去投效织田家什么的,也就是想想。

    只是周少瑜却不知道,有些事他不下令,不代表人家不会做。

    总体而言,驻扎在新罗的那支东倭雇佣军,是明智光秀从东倭各处招募而来,但其中不小的比例确实从织田家的地盘里招募的。

    谁让后者势力扩张的厉害,政权转变之下,多多少少都有一个不稳定期,相比之下自然更容易招人。如此一来,自然长期在织田家的势力行走。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此之前,明智光秀出仕斋藤家,也就是织田信长岳父家,而现在已让全都是织田家的地盘,前者的家臣大多都投效了后者。

    凭借这些人脉,的确更加方便行事,但也没可能做到隐藏。于是曾经的旧识好意举荐,莫名其妙就成了织田家的武士。

    本来吧,也没什么,大不了当做挂名呗,织田家人才济济,不差他这么一个小武士。只要低调一些,也压根冒不了头。是以对于有时分配下来的任务,也就是规规矩矩的完成,自认并无出彩。

    可架不住在他看来挺简单的事情换做别人却很难,能顺利完成,就已经叫人出乎意料。然后,一不小心,升职了!之后又参加了几次合战,本来同样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思待的远远的,一点也不积极,结果呢?溃逃的敌军将领往哪逃不好非得往他这儿逃,不抓都不行。

    又立功了!

    待反应过来,明智光秀有点懵,合着他的位置已经那么高啦?麾下都能统御那么多人马啦?

    到这时候,自然开始了纠结,这般下去,未必不能在织田家谋一个极好的前程,可周少瑜那……

    可也就是这时候,东窗事发了。明智光秀在织田家领地上秘密招募人马被人举报,只是还不曾掌控直接证据可以证明。但足以让织田信长将其叫过去痛骂一顿,并责令必须给出交代云云。

    交代?咋交代,难不成还跑去新罗将人带回来?

    明智光秀觉得自己有点危险了,交代是没可能叫人满意的。而面对信长,委实颇有压力。怎么办?明智光秀开始犹豫不定起来。

    若是周少瑜知道他此刻的状况,八成会认为离本能寺事变不远了,他将‘再一次’把织田信长弄死。再然后呢,自然是丰臣秀吉崛起,震的整个东倭几无人敢拒,随后便是兵发朝鲜开启征战。

    后边的事还不好说,可前者不离十。可周少瑜也不知道,高玉瑶早已秘密派人在东倭接洽,而丰臣秀吉,已然搭上了线。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暂且还没什么关系,经过艰难行军,周少瑜带着几百人终于绕道赶至新罗北方,也就是金人大军的后方了。经过一番探查,也基本确定了对方的粮道。不过能否成功,还得看具体情况而定。

    说到底,周少瑜带来的人太少了,而金人运一次粮,多的不说,起码五千人是有的吧,假设对方押运粮草的队伍全都是金人,就那个战力,周少瑜到是不怕,但麾下将士未必扛得住,本来就人少,就算拼赢了也肯定死伤惨重。周少瑜可没打算让自己的后备将官就这么简简单单牺牲。

    周少瑜做了很多假设与准备,等金人粮队当真来的时候才发现,到底还是太高估人家了。或者说,金人太过自信?

    押运粮草绝不是什么好差事,辛辛苦苦跑一趟,没什么功劳可言,而一旦出现差错问起罪来,却一点也不会小。换言之,风险大,收益低,基本没谁会对这差事感兴趣。

    金人同样如此,没谁愿意去做这个苦哈哈。如果是在大梁,让谁去就谁去,基本没得选。可金国不一样。

    除却金人本身,还有不少的伪梁人以及新罗人,后两者基本都属于被压榨的对象。既然谁都不肯去,索性就让他们去好了,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意外。本来么,新罗北地都烂成那样了,流寇军也全部集结到了一块正在与南边新罗朝廷对峙。压根不会有人马来劫粮。

    至于说新罗,哪还有那实力啊。

    稳得很!

    大抵就是这么个原因,以至于从金国过来的粮队防备力量极为薄弱。

    运粮的民夫的确超过周少瑜的预料,几近过万,但运粮队的人数却只有一千,而且还是伪梁军。除此之外,便就是那三十人不到的金人了。

    就这么点实力,拿不下没天理了。

    莫看民夫多,实际上没啥用,又不是为了身后的亲人家眷而守城,没可能拼命,真打起来,保命才是第一反应,稍有不对,立刻便会出现溃逃,是以这些民夫压根可以无视,要对付的,只是那一千伪梁军和那么一丢丢金人罢了。

    可运粮队么,一般都不怎么受到重视,往往都是后备队伍,军备差不说,往往年岁也颇大,并没有多少战力可言。对金国而言更是如此,作为新崛起的小国,各方面的物资都极为缺乏,压根还没来得及自成体系自产自足。

    就拿军备而言,要么是从突厥那儿的战利品,要么便是新罗劫掠而来。最好的装备自然全部归属金人本身,其次才是伪梁军和新罗流寇军。至于由老幼残兵组成的运粮队,反正基本也不用他们上阵杀敌,用的武器基本都是前三者淘汰下来的残缺品,只能说聊胜于无。

    或许打打流民或者寻常匪寇还凑合,但真对上正规军,没戏!

    周少瑜轻松了,麾下将士也放松不少,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嘛?

    是夜,气势如虹夜袭而出,黑漆漆的也看不出人马几何,就看见他们如砍瓜切菜一般那叫一个爽利。见此情形,金人粮队一方几乎瞬间就没了斗志,溃逃一出现,便再也止不住。

    这些个粮草周少瑜是没可能带走的,人太少,压根搬运不来。且数量不小之下,搬运难免留下踪迹。除却每人背上一小袋不影响行军之外,索性一把火烧的干净。

    几日后,官道两侧山中。

    周少瑜埋伏于此,一支人数不多的金人兵马从山下而过。

    粮草迟迟未达,金人必然着急,行军在外,最怕的莫过于此。一断粮,士气就要崩,将士就会哗变。想也不想立刻派出一支小队北上探寻,确定粮队踪迹。

    结果不用问,自然又是被周少瑜给伏击了。而对金人而言,那便是一去不复还了无音讯。不仅如此,派出去的探子也全部失踪。

    到了这一步,金人将领再蠢都知道肯定后边出事了。然而所做出的反应却叫人感到奇怪,居然又派出一支小队往北探查,也就是此刻眼前所经过的那一支。

    “殿下,是否进行伏击?”眼看就要失去最佳时机,立花妹子有点坐不住了。

    周少瑜皱皱眉,最终道“放他们过去,叫将士们小心隐藏,务必莫要暴露。”

    果不其然,待这支小队过去不多时,一支由五百金人组成的骑军队伍便赶了过来。这已然很明显了,前头过去的小队那就是饵,如果当真遭受伏击,后方的骑军凭借马力可以快速赶至清剿,而周少瑜这回出来都是没骑战马的,就算派出斥候也探查不了那么远,即便有情况也很难及时传递。

    假若方才周少瑜当真下令伏击,那么此刻必然还在进攻当中,这时候骑军冲来,死伤必定惨重。

    “殿下英明。”立花妹子喊666,一脸拜服。

    坐下,淡定!周少瑜本来是没有特殊感觉,但一个妹子这模样,感觉真心不赖,不由嘴角都扬起来。男人嘛,很多时候都会下意识在妹子面前表现,尤其是漂亮妹子。

    “走了,找地方,此刻敌在明我在暗,骑军又如何,总归不过五百人,照样伏击了他。”周少瑜得意哼哼,莫看嘴上说的厉害,其实也就是试一试,没有绝对的把握绝对不会真打。到底金人战力摆在那,而且还是骑军,己方又没有人数优势,

    人家金人死一个会心疼,但周少瑜更心疼好吧,培养一个合格的将官出来容易嘛,尤其还是能写会书的那种,这年头简直不要太稀缺。

    最终果然还是没有伏击掉骑军,后者搜索未果之下提前回去复命了,留下那支小队慢慢往回赶,不想这时候却被周少瑜打掉。

    金人恼火了,但同时也发现了粮草被毁地点,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不多,要么直接发起总攻,一举突破新罗防线进军新罗新王城。要么立刻撤军回师,再不然……

    这是周少瑜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是日,金军拔营,带着所有流寇军转向东南。相比起新罗新王城所在的西南,东南的防备力量显然薄弱的多,甚至于有些地方,大乱之下连金善德都管不到。

    面对金军的选择,周少瑜也好,金善德也罢,当真是有心无力,现在的新罗,可拿不出那么多兵马去救援,光是防守都有些吃力,更莫说出兵,只能是暂且眼睁睁的看着。

    这事倒也不能怪周少瑜,就算周少瑜不断粮道,金人数日不能突破新罗防线之下,仍旧很大几率改变策略转攻东南,那边照样能够满足金人的劫掠目标,唯一的区别便是继续让新罗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打游击吧。”周少瑜如此道,这也是最好的备用方案。“分出一部分人马派往东南,一是找准机会伏击,打了就跑,速度要快,打不过能骚扰一下都行。另外便是组织拉拢东南新罗百姓,自发组织起来,这种时刻除了自救,没其他太好的法子。”

    金善德也没有怪周少瑜的意思,相反仍旧很是感激,毕竟周少瑜做的事情可不少,唯一怨念的地方就是,似乎对她这个新罗女王不是那么有兴趣?

    不由瞅了一眼旁边的立花妹子,心说自己哪里比她差了!居然能被周少瑜天天带在身边。

    “对了,让耽罗岛水师动起来吧,往东南沿海一线救援接纳百姓,能救一些是一些。”周少瑜想了想,觉得能想到的都嘱咐了,这才停止。定睛一看,结果却发现金善德正眼神不善的盯着立花妹子看!顿时哑然失笑。

    当初第一次见面,金善德就准备自我牺牲一下子来的,不想周少瑜压根没那方面意思,这让金善德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甘,除此之外便是不安。总觉得不发生点什么,周少瑜未必那么可靠。

    不过现在已经足够证明周少瑜的尽心尽力,这方面不用再怀疑。随着时间推移,如果说一开始还是抱着牺牲一下的心态,那么慢慢的就变了,不甘心呐,尤其是立花妹子出现之后这种不甘更是到达顶点。凭啥呐,虽说那女子也不错,可咱也不差啊。

    然而没用,周少瑜或许会口花花一下,但却不会真做什么。弄的人家愈发怨念。

    老实讲,这事儿还挺好玩,若是仍旧留在新罗,肯定要找机会戏弄一二,只可惜这会儿他却没时间了。新罗局势的转变,他周少瑜现在待不待在这没有太大区别。他还的赶回去将秦良玉弄回来呢,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只能是金善德自己应对了。然后便是将立花妹子留下继续统帅雇佣军。

    到是叫人好奇,不知道这两妹子到时候会相处成什么模样?

    而周少瑜不知道的是,这时候远在东倭,已经被责骂数次的明智光秀已经愈发不满起来,他也有些拖不下去了,再给不出交代,织田家必定问罪,那时候,他怕是讨不了好。

    既然如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