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168章 戏弄

第1168章 戏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大梁,青州历城。

    周少瑜难得高调摆谱,亲王仪仗齐备,净水泼街,黄土垫道,两侧百姓远远的便躲开,来不及的,匍匐在地不敢轻动,生怕稍有不妥有所冒犯从而问罪。

    听起来好像听嚣张的样子,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仪仗齐备本就属礼,没毛病。至于净水泼街,黄土垫道,其实更多的并非是因为体现高层的特殊与尊贵,而是迫不得已。不这么干,一大堆人马走过,小风儿再一吹,保准那叫一个尘土飞扬,不但影响自己,周围一大片也好不了。至于说百姓的战战兢兢,但凡阶级明显的环境,实在再正常不过。

    总归还不是自家地盘,周少瑜也不会多劝阻什么。

    此番出城,名义上为狩猎,可实际上,是为了借此先把新来的西施郑旦给叫人护送回幽州。不这么干的话,历城内哪哪都是高玉瑶的眼线,迟早暴露。又不是寻常女子,无论西施还是郑旦,别的不说,单单一个美貌,就已然非凡,这若是被高玉瑶晓得了,天知道会做出啥举动。

    先前来历城时,周少瑜带的是三千亲卫,算不得多,但绝对不算少,不可能全部入城,很大一部分都在城外。除此之外还有暗中隐藏的暗卫,这种事情,显然后者更合适,不会惊动任何人。

    方出城,便见身后有数十骑快马而至。

    “末将兴武卫中郎将齐渊,拜见摄政王。”一魁梧大汉上前单膝跪地抱拳朗声道。

    兴武卫?这绝对是高玉瑶嫡系中的嫡系,就没有比这支军队更让高玉瑶信任的了,无论军备还是待遇,都是最好最高的存在。同样的,想要加入兴武卫也不简单,寻常军队乃是直接从民间招募,而兴武卫尽皆从其他军中选拔而出。

    而这位齐渊,看年岁不过三十出头,如此受信任是人都知道前途远大。然而这看似魁梧非常的汉子给周少瑜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这家伙的的确确是个太监,此事众所皆知,也或许这才是备受高玉瑶信任的真正原因?毕竟太监么,不可能造反玩不是。

    掌兵权且能直接参与指挥统帅打仗的太监,若是华夏历史,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北宋的童贯了吧。以太监之身一路获封广阳郡王,甭管此人评价如何,喜或厌恶,起码人家的确够牛。

    “齐将军何须如此多礼,不知是否有何要紧之事?”周少瑜主动下了马车客气道。

    “摄政王名满天下,断不能失礼才是。”齐渊起身,身形看似魁梧,但声线却相对较柔,光听声音,反到有几分儒雅之意,反差之下,感觉真心有点别扭。“末将此来,乃受太后之命,有口谕传之。”

    说罢,齐渊轻咳一声,模样高玉瑶的口气道:“卿好生兴致,已近寒冬,却有雅兴外出游猎,哀家久居深宫,甚觉烦闷,是以不请自来,还望卿莫觉叨唠。”

    周少瑜脸色精彩,听这意思,明显有几分戏弄之意,还莫觉叨唠,摆明了就是发现了什么,准备特地跟来看个新鲜。本以为自己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不想还是小觑了在历城内的监视,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不说,还上报了上去被高玉瑶知晓。

    果然,就见传完口谕的齐渊也不离开,带着身边数十骑跟在左右,这一下更让周少瑜无语,西施和郑旦此刻就在马车里坐着呢,原本还打算远离城池托付暗卫送回,现在可好,总不能在人家眼皮子低下办吧。至于说想办法暂且脱离视线或者让其离开,基本不用想,人家显然就是来监视的,断不会随随便便就走远。

    狩猎队伍仍在行进,只是速度放缓不少,抵达一处山林边缘,便就此安营,一做歇息之所,二来也是等候高玉瑶的到来。

    随着时间推移,青州重建工作已经进入正轨,粮食调拨,城池修复,百姓归乡,一切井井有条,是以不但高玉瑶有闲情出来,还带着一众文武同行,美其名曰,同乐。

    文官也就罢了,狩猎什么的,基本没他们什么事,最多就是谁表现勇武了,作诗词助兴一番。而武官就不同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借此好生表现一番。

    古代帝王为啥经常举行狩猎?这可不仅仅是个人喜好问题,大型的狩猎活动,既可练兵,又能激励士气,更是一种鼓舞。明显的例子,谁表现好了得到嘉奖,入了帝王的眼,记住了你这个人,不敢说飞黄腾达,起码再进一步绝不是问题。等于说,这也是一条上进的路子。

    为此,多少人会苦练弓射骑射?

    高玉瑶掌权这么久,还真没搞过狩猎活动,底下人虽不说,但多少有点儿不满。借此机会,高玉瑶索性开个先河,若效果不错,往后少不得形成定制。

    同时还过来打趣一番周少瑜,多好。

    周少瑜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基本有空闲的文武都来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少瑜自然不好胡来。好在先行抵达搭建好帐篷,将西施郑旦安置进去,起码暂且不会被外人所见。

    而另一边,齐渊也事先搭建好属于高玉瑶的大帐,只是这妹子到来以后,却是玩味的看着周少瑜的那方帐篷,笑道:“摄政王这大帐到是有几分别致……”

    “……!”周少瑜好烦闷,一个帐篷而已,又没搞什么花色,能有啥别致不别致的,意有所指就意有所指呗,很好玩嘛?

    高玉瑶表示,是好玩。

    不过也没强行硬闯,万一周少瑜不配合甚至态度坚决反抗,那丢的可是她高玉瑶的脸面,没必要那么干。至于说私下里找机会单独进去?

    那就更不可能了,高玉瑶又不傻,自己单独进去,那和羊入虎口有啥区别。也就是借着外人多,周少瑜还不敢乱来,真没了多余的视线,肯定不老实。

    然而不闯归不闯,却憋着坏呢。虽不进帐,却将驻点直接定在了周少瑜的大帐外,堵门!

    桌案一摆,文武一坐,好么,反正里头的人想偷摸出来,没可能。

    眼下的时节,已经没有多少猎物可猎,为避免冷场,高玉瑶特下旨意同时举办一场切磋竞赛。虽未多言,但众人一听就明白,大抵也就是针对周少瑜这边,两方的人暗地里较劲比试比试。

    这事大伙心照不宣,周少瑜名为梁臣,可真信他忠心才叫傻,基本都做好将来敌对的准备,此刻比试,只能胜不许败,不然事后高玉瑶问责起来,也是比较恼火的。

    周少瑜抬袖捂嘴打了个哈欠,这玩意真心没啥兴趣,赢了又如何?又没有直接好处可言,真表现太过优异,除却让对方更加正视警惕之外,压根没别的作用。

    此时麾下的将士都乃亲卫,自然要比寻常军伍士卒出众,真选最优秀的,不敢说必胜,起码有的争。然而周少瑜却直接命人选那些相对较差的,总归就没想赢。

    “这几位,乃孤亲卫当中最弱的存在……”周少瑜还特地来了个实话实说。

    可这话听在他人耳朵里,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明明是最优秀的,却谎称最弱,然后以所谓的‘最弱’赢了他人,从而产生震慑唬人的效果。这戏码已经见多不怪了都。所以大梁众文武压根就不信周少瑜这说辞,不说最顶尖,起码也是优秀,反正肯定不是最弱,而且光看外相,周少瑜选出的那几人的确卖相极佳,这就让人更以为周少瑜在瞎说了。

    不过饶是‘看穿’了一切,这些文武还是不爽,不管这几人优秀还是平庸,一句最弱出来,就已经代表着几分看不起他们的意思,一时间算是犯了众怒,大梁武将门一个个表现不爽,准备拿出点真本事好好怼上一怼。

    结局果然叫人满意,周少瑜一方可谓惨败,大梁武将大获全胜,可周少瑜压根不在乎,还鼓掌不断称赞:“厉害厉害。”

    大梁武将顿时飘飘然,周少瑜的亲卫队,也不过如此嘛,连亲卫都只有这点本事,其他的常规军岂不是更普通?

    “久闻摄政王文武双全,常一马当先冲阵万军,不知今日可否有幸见识一番大王武艺?”这便有武将开始挑衅。

    不等周少瑜答话,这边高玉瑶就笑道:“不错,今次不表现一番,可不会轻易放卿安然离去。”

    说着,还隐晦的瞅了眼旁边的大帐,这意思显然是指躲在里头的妹子。

    这还真是,有意义嘛?周少瑜无语的看了看高玉瑶,算了,下场就下场吧。不想更无语的一幕发生了。

    那边周少瑜正常表现,也没刻意防水,要赢当然不难,可问题却在高玉瑶身上。

    “好!摄政王果然勇武。”

    “竟有如此身手!好啊!”

    “精彩,居然这般灵活。”

    “来人,看赏!”

    你干嘛呢这是,当看耍猴呢?回到座位的周少瑜直接给高玉瑶丢了一个死鱼眼。

    够了啊,再闹别怪咱不客气,反正我不怕丢脸。

    高玉瑶也适可而止,实际上已经很满意了,难得有机会戏弄周少瑜,多好。嗯,哀家很高兴。

    狩猎自然并非一日就返回,当夜便就地扎营安歇。

    帐前篝火燃烧,有歌姬舞姬载歌载舞以助兴,为方便交流,此时的位置到是比白日近的多,而周少瑜和高玉瑶自然是挨着了。

    “我宫中舞姬如何?不若请你的‘藏娇’出来表演一二?”高玉瑶小声道。

    “够了啊,你到底想干嘛?”周少瑜白眼直翻。

    “你说呢?世人皆知你周少瑜身边美人环绕,且个个奇才。哀家也很好奇,你又如何做到寻访到如此多的奇女子。”高玉瑶小酌一口,继续道:“你来时本无女眷陪同,却于历城忽然多了二位绝色女子,虽不曾亲见,却也听属下描述,如此便更好奇了,若当真如此绝色,民间之女又怎可能平安至今?”

    这话一点不假,自古红颜多薄命,为何?因为她们空有美貌,却没有足以自保的能力。被男子窥觑之下,往往身不由己,而一出事情,一切由头都怪罪到她们身上。

    长的貌美不是罪,可若当真出身于普通农户,那便就是罪。一旦引来窥觑,惹得家破人亡也未可知。

    高玉瑶可不会知道二女的来历,只以为是历城寻到的,于是这就很稀罕了。如果说先前一直隐藏的好不曾被外人发现,才得以安全存活至今,那为何周少瑜一来就寻到了?

    老实讲,若当真有这方面的本事,高玉瑶还真想学习一二。作为太后,身为女子,自是希望身边有几位能力出众的女子辅佐。

    然而这注定没可能有答案,除非周少瑜直接坦白还差不多。高玉瑶不满了,道:“不说也行,经人探查,此二女来历出身不明,但既然是历城寻到,自是我大梁子民,你虽为摄政王,也不能强掳民女。哀家身为太后,自是要做主的。”

    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这里到底是青州,是高玉瑶的地盘,真要冲突一下子,周少瑜肯定反抗不来,毕竟就那么点人马。真要强行留人,那就很烦恼了。

    “这么强硬?难不成是逼我现在就做一些反抗的事情来?”周少瑜挑挑眉,盯着高玉瑶的红唇道。

    好么,这要是当真此刻这么干,那么高玉瑶肯定算是丢大脸了。而且就算问罪也不敢真处置,除非直接就和周少瑜一方势力开战。可能开战的话早开了,何必等到现在,还不是有所顾忌。

    “你!无赖!”高玉瑶气坏了,这家伙真真不要脸,每每这等时候就用这种流氓地痞似的手段,偏生她还真扛不住,谁让她不可能有周少瑜那般豁得出去呢。

    “嘛,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你应该挺了解才对的嘛。”周少瑜耸耸肩。“反正今天乐子你也瞧了,不算亏,适可而止才是硬道理。”

    “本来是不亏,但我现在却很不高兴,哼,今日我也同样豁出去了,有本事你就来啊!”高玉瑶脸色一板,似乎这就准备死硬到底。

    周少瑜一呆,真这么猛?虽说他豁得出去,可若当真那么干,引发的后果也挺严重的,很麻烦。最起码一点,原本大好的名声肯定要毁掉大半。没法子,人家高玉瑶太后的身份摆在那呢,就这身份都已经足够敏感了。

    咋办?难不成,妥协?

    几经商议,最终周少瑜认输,定了下好几条‘屈辱’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