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大贪官 > 第四八七章 什么都都要说吗?

第四八七章 什么都都要说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草原上有什么啊,吃的只有牛羊肉,比不得大明天南海北的山珍海味;玩的好像只有那达慕大会,可大明各种意义的节日不断,热闹非凡。”

    “就算政治才能的发挥,一个蒙郭勒津部落也只能,利用同大明的这次通贡互市,等强大起来后跟小王子死磕一番。哪比得上我在大明上窜下跳,跟天斗跟地争跟人作对?”

    “你!”一颗萌动的少女交付出去,却只换来这样的嘲讽,又羞又恼的那日暮杏目圆瞪,狠狠踩了何瑾一脚后夺门而出。

    可刚走到半路,就听何瑾哎哟的叫唤声“傻女人,这里可是你的屋子,你是要往哪儿走?”

    那日暮才猛然反应过来,当时就转身对何瑾呵斥道“对,你给我出去!”

    然后,何瑾就贱贱地一笑,道“可整个府宅,都是我的啊”

    一下子,那日暮气得就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可还未等她咆哮出口,就见何瑾已捂着脑袋落荒而逃。

    随后,柳清霜便饶有兴致地看了那日暮一眼,沉片刻后才说了一句“郡主,男人可一点不比我们女人傻,尤其相公这样聪明绝顶的人。”

    心中的秘密接连被人看破,那日暮一下手足无措起来。更何况,她现在还不是何瑾的女人,面对柳清霜这等意有所指的话,总归是会心虚一些的。

    可想不到,柳清霜转身离去之前,又开口言道“要想得到这样男人的心,其实只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真心实意去爱他。”说着,她又不由一停,解释道“你若真心相待,他自会投桃报李;可你若将部落利益放在他之前,他也只会将自己的利益置于你之上。到最后,你连他的心都得不到”

    “谁,谁想要得到他的心”那日暮下意识否认。可这次柳清霜却连头都没回,直接呼唤了一声“月儿,还不快跟上来。”

    小月儿就嘟着嘴,不情愿地跟了上去。

    一路走回自己的房间,柳清霜果然便看到,何瑾已坐在了里面。

    然后,她便对小月儿吩咐道“在门口躲着,将里面的话一句不落地记下。办得好,老爷不带你逛街,我领着你看戏去。”

    月儿黑漆漆的眼珠一转,搞不懂这两口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但嘴上却是小声应道“好,有就是娘,谁带月儿出去,月儿就听谁的”

    一脚刚踏入门槛的柳清霜,差点没栽过去曾经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彻底被何瑾给教坏了

    此时屋中没有旁人,平复一番心情的她,自然地来到何瑾身后,轻轻起何瑾的太阳“相公,过完这个年后,我们是不是不用那么快就搬家?”

    “嗯”何瑾这时神就与刚才一点都不同,显得很是心烦苦恼。

    轻轻引导着柳清霜坐在自己怀中后,才慢慢说道“过完年后大概三个月左右,冰雪消融草长天暖,蒙郭勒津部落就会迎来一次小王子的疯狂报复。而这件事儿,就算对于陛下和内阁而言,恐怕也是乐见其成的。”

    柳清霜柔软生香的身子猛然一僵,失声言道“相公,你的意思是”

    “不错,大明主流的思想认知,还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蒙郭勒津部落毕竟乃塞外异族,倘若能挡得住小王子的疯狂报复,势力必然大损,更有利于大明控制。”

    “就算挡不住,未来三五年里,小王子恐怕也无力南下无论是胜是败,均对大明有利,又何乐而不为?”

    轻飘飘的一番话背后,却是数十万人命的消亡,纵然两人相拥而坐,柳清霜也感到了彻骨的心寒“难道陛下和内阁就不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不会出兵助蒙郭勒津部落抵御小王子?”

    “当然有这个可能,也是我最想看到的。不过,这种可能实在极低。”何瑾眉头紧蹙,为难道“如今只是通贡互市一事,就闹得满朝官员群情汹汹一片动,还想让大明出兵襄助火筛便只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就是在通贡互市一事上,拿出让陛下和内阁都惊叹的成绩来。只有实打实的利益摆在眼前,陛下才能有决心力排众议,坚定不移地当个昏君!”

    “那,那此番通贡互市的人选,相公难道不打算争取一下?”

    可话刚出口,她想通关窍后也愁闷起来“相公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贸然争取只会让陛下和内阁反感,显得不知进退”

    “不错,更何况我年少位卑,资历甚浅,又是满朝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再怎么争取,陛下也不会让我独担重任的。”

    “如此一来相公岂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蒙郭勒津部落覆灭?”听到这里,柳清霜不由面苍白,万念俱灰。

    这一刻,何瑾也不免哀伤感叹,道“圣贤先哲为何会比一般人痛苦,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毁灭,却无法阻止”

    一句话落,房间里顿时陷入深沉的悲伤当中。柳清霜第一次感觉,原来聪明绝顶有时也会是一种诅咒,如此折磨煎熬着一个人。

    可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发现何瑾的狗爪子竟然不老实了起来。柳清霜不由又气又恼,娇嗔道“相公,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

    “因为我可不是什么圣贤先哲,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邪佞臣啊。奉行的原则是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何瑾就邪魅一笑,道“如今事情尚未有定论,我能从中能折腾的空间太多了,怎么可能任由事情变得那么一发不可收拾?”

    “还能怎么折腾?”柳清霜一边抗拒着何瑾的魔爪,一边问道。

    “就跟我们平时折腾得方式一样呗,玉女十八式,全活不打折!”何瑾却一挑柳清霜的下巴后,猛然在她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其抱了起来。

    然而就在柳清霜都不知,要不要说出月儿还在偷听的话时。忽然门外传来了赖三儿的喊叫声“老大,出来了,出来了”

    何瑾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嘟囔道“什么出来了,这都还没开始呢你家老大,我是那样不中用的人吗?”

    但这会儿他也只能停止自己的禽兽大计,让柳清霜先退入了屏风,就看到赖三儿屁颠颠儿地推门而入,道“老大,陛下的诏令出来了!”

    “朝廷决议新设通商衙门,负责大明日后的互市事宜。由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担任尚书,随即就要参照六部规格,开始铨选官员任命”

    “哦?”听了这个消息,何瑾不由笑了起来“陛下和大学士果然有一套,竟然将通商衙门一下弄到了六部九卿的级别,而且还让那位老头儿来担任尚书?”

    说完这句,他当即沉思了片刻,随即吩咐道“让金元带着仆役,拿着我的名帖,到各勋贵武官牟指挥使萧公公还有张家兄弟的府中去,就说我要请他们吃饭!”

    “请,请这么多人吃饭?”赖三儿一下就愣了老大,你没吃错吧?你这只铁公鸡,今日会这么慷慨?

    “慷慨个线啊”何瑾当即一摆手,嘿嘿一笑道“等他们来了,我再带着他们去杨大人家里蹭顿饭。”

    然而话音刚落,金元就拿着一张名帖来了。

    一头雾水地对着何瑾说道“老爷,有个老头儿说自己是什么通商衙门的尚书,要来拜见您咱大明六部九卿,啥时候有这通商衙门了?”

    何瑾一下脸一苦,道“果然是智谋无双的杨一清,连蹭顿饭的机会都不给行了,前堂接客去吧。”

    说罢,他就怏怏走了出去。

    临出门前,还不忘对着屏风后的柳清霜,风地眨了一下眼。

    待这些人离去后,藏在墙角的小月儿就走了进来,不解地看向柳清霜。

    “以后寻个功夫儿,将听到的这些一字不落地告诉郡主。要装作不经意的那种,明白了吗?”柳清霜也不多说什么,吩咐道。

    “夫人,郡主要跟你抢男人,你为何还要帮她?”小月儿不解,抬头问道。

    “因为相公要应付外面的大风大雨,娶了那日暮便多一份塞外的实力,日后就不会再毫无倚仗,被朝廷着去九死一生的前线。”

    “哦”小月儿似懂非懂地点头,但随后又忍不住问道“真要一字不落吗?连那个‘玉女十八式,全活不打折’也要说吗?”

    柳清霜适才还凝肃深沉的面靥,一下就变得娇艳欲滴“当,当然不用说那个等等,你怎么知道要问这个的?”

    月儿就委屈地回道“因为跟老爷和夫人这些,心眼儿如此多的人待久了,月儿的思想早就不再纯洁了”

    我不是佞臣啊

    我不是佞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