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辣爱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锤子下去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锤子下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吴正兴不傻,他看吴正莘此刻真的动了杀心,知道再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反正他想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干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只不过,贱人就算有理智的时候也正常不到哪里去。他一边扶着门,一边嬉皮笑脸的对着吴正莘说,“姐,别那么激动么,咱们毕竟是亲人,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是不会为难你的。爱你呀,希望你的决定不会让我失望。”

    吴正莘回应他的是,“滚滚滚!”要不是少堃一直抱着她的腰,她现在已经冲过去,将那个祸害大卸八块了。

    被愤怒冲昏了头的吴正莘,向小李飞刀一样,把手里的菜刀使劲儿的扔向了吴正兴的方向,吴正兴被她凛冽的杀气给镇住了,快速的关上了房门,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菜刀撞到了门板上,又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嘶哑的哀鸣声。

    少堃抱着吴正莘,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心疼坏了,他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温声说,“正莘,别害怕,我回来了,别害怕。”

    其实吴正莘一点都不害怕,她只是被吴正兴的不要脸给气的失去了理智。要不是当初她太软弱,现在又何以被欺负成现在这个样子。

    少堃一直等到吴正莘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这才带着她坐在沙发上,轻声询问,“正莘,你能给我说说,那个狗杂碎又对你说什么了么?当然,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

    他的确不会勉强她,但是失落是不可避免的。

    少堃说完就感觉到那个不太对,他回味了一下刚才说的话,这才找到了不对的症结所在。

    吴正兴是正莘的亲弟弟,要是他是狗杂碎的话,那正莘是什么?

    少堃讪讪的撇撇嘴,他有心想要收回刚才说的话,可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谁,覆水难收啊。

    就在他还在纠结要怎么圆场的时候,吴正莘恨恨的说,“说吴正兴是畜生,都是侮辱了畜生!我现在真是恨不得将她抽筋拔骨,挫骨扬灰!”

    到底是多么大的深仇大恨啊,才能让亲姐弟翻脸到如今这个地步。

    “别生气了,为这样的人生气,那简直实在糟蹋自己的生命。他是不是又来问你要钱了?是不是还威胁你了?”

    吴正莘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擦眼泪。

    “看来我猜的是对的。现在你跟我说说,他拿什么威胁你?”

    吴正莘的头都会低到桌子下面了,少堃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下去,来个头先着地,温柔又不失强硬的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单手支起她的头,不允许她逃避自己的问题。

    “只要你告诉我,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相信你。”

    少堃不说还好,他越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吴正莘的心就越痛。她忽然觉得自己十分的肮脏,配不上纯洁善良的少堃。

    “我不配,”吴正莘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我不配,我不配,我配不上你。”

    少堃摸了摸她的头发,嘴角勾起一抹缱绻的笑容。“傻女人,你在话说八道些什么。我们之间没有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因为我们天生就是一对,是天作之合!”

    吴正莘哭的是撕心裂肺,少堃看的是心疼不已。但是吴正莘不想说,他又不能逼着她说。

    他知道吴正兴威胁的东西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以他们现在知无不言的关系,吴正莘定然不会刻意的隐瞒自己。

    “正莘,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告诉我,就别说了。”

    少堃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很心疼吴正莘,也不想再去扎她的心。等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的。

    吴正莘的双手紧紧的圈着少堃的脖子,然后趴在他的身上,哭的是稀里哗啦,眼泪鼻涕一把抓!

    “好了乖,不哭了,咱们不想那些糟糕的事情了,行不?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爽的话,那我去好好的教训一顿那个臭小子,揍他一顿出出气,你看行不?”

    “不行,那样会脏了你的手的,不值得。”

    吴正莘擦了擦眼睛,她沉默了半天,在少堃期待的眼神下,缓缓的开了口。

    “你知道我的过去么?”

    追忆过去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少堃皱着眉问,“你是指的什么?”

    “我过去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吴正莘还没有说完,少堃就打了个停止的手势,“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那跟我有关系么?”

    “我只是想要你了解全部的我,我并没有你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美好。”

    少堃捂住了她的嘴,径直说道:“你的过去我不能说是十分的了解,但也了解的七七八八,你不用在刻意的给我重复一遍。”

    吴正莘呆呆的看着少堃,不敢置信的问,“我的过去,你都知道?”

    “你以为嘉容是吃素的么,你是她的好朋友,我也是她的好哥们,既然她有意撮合我们,自然会诚实的将我们的过去都如实的告诉我们。当然,她说的很委婉,但你不要太小瞧了你老公,我的情报收集能力并不弱。”

    吴正莘的身体变得很僵硬。

    少堃轻柔的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揉搓着。“所以说,在我追求你的时候,就代表着我已经接受了你的全部了。如果吴正兴是想用这个威胁你的话,完全没有意义,我一点都不在乎。”

    吴正莘呓语般的问,“你不在乎么?”

    “不在乎。要说怪的话,我只怪老天爷让我太晚认识了你,要是让我早点遇见你,我肯定不会让你过的那么辛苦。”

    暖心的句子最戳心,吴正莘泪雨滂沱。

    少堃不知道她怎么又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

    “我这张嘴真的是太笨了,不会说话。要是哪里说错话惹你生气了,你直接打我就行,别哭了。你看看,眼睛都哭红了。”

    吴正莘不说话,就是哭,直哭的少堃没脾气。

    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成的,这话可一点都不假。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你要是再哭下去的话,我都想哭了。不行,我现在哭给你看。”

    吴正莘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破涕为笑,她轻轻的拍了一下少堃的肩膀,那力道简直像给他挠痒痒一样,舒服极了。

    “他说他有视频,如果我不给他两百万,他就发布在网上。”

    少堃横眉冷对,愤恨的说,“这个畜生,真的是胆大包天。他是不是缺钱缺疯了,这么阴损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我总感觉这背后有幕后黑手,不然他从哪里得到的视频,我心里有一个猜想,但是我不知道对不对?”吴正莘沉默了一下,“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陆季雲,就说我现在想见嘉容。”

    “没问题。”他的行动力很惊人,一分钟过后,他放下手机,对着吴正莘说,“季雲说,他和嘉容二十分钟后到。”

    吴正莘现在的心情很混乱,她想起吴正兴洋洋得意的嘴脸,都恨不得咬紧了后槽牙。

    她悲哀的想,吴正兴这辈子就像是一个蚂蟥一下,深深的附在她的身体上,犹如跗骨之蛆一样,不断的喝着她的血,直到她死。

    有那么一瞬间,吴正莘想,她是不是真的应该去死,这样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伤缠着她,她的人生也不至于那么的不幸。

    可是她现在舍不得。吴正莘偷偷的看了一眼为她泡茶的少堃,她舍不得离开这么温暖的男人。

    她黑暗的人生因为遇见了他才有了一丝丝的光明,那炙热又不灼人的温度,让她眷恋不已。

    就在她胡思乱想间,门铃响了,少堃快步去开了门,乐嘉容一进门,看见吴正莘那双红肿的眼,就紧张的问,“正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少堃刚才说的不清不楚的,弄的她一路上都担心的不得了。

    吴正莘一见到乐嘉容,想起她过去种种的遭遇,忍不住痛苦起来。乐嘉容也不说话,放任她哭。

    乐嘉容知道吴正莘的心里有太多的苦,只是正莘一向比较内敛,不到崩溃的时候,她基本上是不会表达自己的心情的。

    “乖,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少堃的心情也不好受,扪心自问,要是他摊上这么一个混蛋弟弟,表现不会比吴正莘好到哪里去。

    只能说老天爷眼瞎,总是折磨心地善良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吴正莘的情绪才慢慢的稳定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乐嘉容身上被她的眼泪打湿的衣服,小声的说,“对不起啊嘉容,我刚才的情绪太激动了。”

    “嗨,咱俩谁跟谁啊,用得着你这么的客气。现在的心情好点了么?”

    “好多了,我刚才有点失控了。”

    乐嘉容拉着她的手,温声说,“其实啊,我觉得你早该这样发泄一下了。你呀,什么事情都喜欢埋在心里,嘴巴紧的不得了,你不想说的事情,我们怎么问都问不出来。”

    “不是我不想说,只是觉得说出来十分的丢人。”

    “有什么好丢人的,又不怪你。”

    吴正莘低着头,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少堃知道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乐嘉容说刚才的事情,只好越俎代庖。

    “嘉容,刚才吴正兴来过了。”

    乐嘉容皱着眉头问,“他来做什么?”

    “他威胁正莘,要是不给他两百万,就把正莘过去的视频公布在网上。”

    乐嘉容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我呸,这个贱人怎么还是这么贱,他不贱死是不是心里不舒坦啊。”

    陆季雲轻咳两声,威胁性的看了一眼乐嘉容,后者对他吐了吐舌头,还没心没肺的笑了一下。

    “嘉容,注意你的措辞,不要带坏小朋友。”

    “知道了,我刚才只是气的不行。要是那混蛋在我面前,我还恨不得锤的他半死不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