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十五章:神话时代,复苏降临

第十五章:神话时代,复苏降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如果眼泪与哭喊可以阻止杀戮,可以阻止钢刀斩落,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么美好温柔的世界。

    然而,事实上是不能的,尤其是当两个文明之间彼此对冲的时候。

    世界观冲突、信仰冲突、文明基因冲突,生活模式冲突……和平相处太难了,那是双方力量持平时/或者一方绝对压制时,方才会出现的一种权宜制衡。

    石应虎与燕飞飞趁着夜色联手潜入到清平市,同预想中的不同,兽潮并没有冲城,街道上堆满的都是矮人、巨人、尖耳朵、乃至于一些巨兽破碎的尸骸。

    枪炮之声不绝于耳,但莫名间,这枪炮声中充满了一种虚弱与无力感。

    石应虎与燕飞飞来到城市边缘处晕黄色的光幕之前,石应虎踢一块石头打在那光幕上,石头直接被弹落了,接着以魔劫刀轻触,对于武者而言武器就是自身肢体的延伸,甚至会有一种“触感”反馈。

    通过魔劫刀,石应虎发现那晕黄色的光幕坚韧无比,并且无论自身使用多大的力量、灌注多大的内力真气,都犹如石沉大海般。

    随着发力,真气灌注量的提升,火骨龙妖髓被激活,魔劫被包裹在一层真气刀芒中,甚至于因为反冲,石应虎的手掌上都开始出现细微的刀口。

    火骨龙妖髓未能完成封住,过多的向魔劫当中注入真气,会造成刀气外溢反伤持刀者。

    “我们,被关在一个巨大的‘笼子’里了。”停止了无意义的尝试,石应虎抬头四顾,只见那晕黄色的半透明光幕与接天连地,左右极尽目力也望不到尽头,如同一个巨大的罩子将整个清平市都罩住了。

    “这种力量……传奇先天境能做到吗?”

    “不用怀疑,四阶武者也做不到。”言罢,石应虎提着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燕飞飞回头看了看那重光幕,然后她也跟着石应虎走了。

    眼下,清平市这座城市已经再非是人类的领地,街面上不时发现异界生命体,石应虎与燕飞飞凭借轻功奔跑在一幢幢房屋之上,这样,无论是那些重装的矮人还是手持武器的骷髅,哪怕发现了石应虎与燕飞飞,在这样复杂的地形下它们也根本就追赶不上。

    要命的是,这座城市似乎已经被异界生命体占领绝大部分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被占领了,越是接近城市中心,就越是有密集得枪炮声传来,还有一些武馆建立起小型防御堡垒,那些异界生命体似乎互不统属,它们的整体兵力协调性非常差,这让清平市内的抵抗之火始终没有被完全覆灭。

    华家,大宅。

    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在战争来临时,华家大宅被征用了。

    纯阳宗在清平市的主事人赵志诚,幽冥门在清平市的主事人清溟老道,这两个有一些矛盾见面就掐的死对头,此时此刻陪着军区师长坐在一个房间里,三人商量着解决事件的对策。

    “五处空间隧道突然就开辟在城市内部,导致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们原本经营的那条空间隧道突然闭合了,二十名传奇武者全部陷落在血月世界,生死未卜……”说到这时,清平市军区师长脸颊上的肉都在抽搐。

    二十名传奇武者一口气全陷进去了,哪怕对于炎黄这种当世顶级强国来说,也是割了一大块血肉,肉疼。

    “现在怎么办?吴师长,你是军区目前最高的指挥官,清平市几十万人性命都压在你肩膀上了,你拿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我和清溟这个老家伙豁上老命去给你完成。”

    “要豁命你自己去豁,老夫不用你来代表。”

    “怎么,幽冥门另有逃命的法子,不会是向那些异界伪神投降吧?”赵志诚冰冷一笑,讽刺言道。

    砰得一下,桌面就被清溟老道一掌拍塌了,掌力所及之处木头都碎成了粉状,显示出清溟精纯的阴属性内功。

    “两位现在不要吵了,由于异界伪神的力量,军队大部分的武器装备都威力下降,现在我们在这里说话的每一分钟,都是外面的战士拿命给我们换出来的。”吴师长都这样说了,赵志诚一闭眼睛,清溟老道也咬了咬牙忍住满腔怒意。

    美利坚合众国与炎黄古国,在对于月球暗面的探索当中,发现了隐藏于月球内部的血月文明世界,那个世界不仅仅有无数的奇幻生命体存在,并且文明等级也处于奴隶、封建社会层次阶级。

    但随着了解的不断深入,一种前所未见的超级生命体进入了人类文明的视野:神。

    一种切实存在着,且拥有不老不死能力,至少可以数千上万年与世同存的完美生命体。

    这个消息一传递回来,无论是美利坚合众国还是炎黄高层,全部大地震,美利坚合众国那边的上层组织有什么动作暂时还不清楚,总之炎黄道门这边直接狂化了:永恒自在,驻世长存,这是道门数千年以来无法忘却的最高理想。

    同时,一道道空间门在苍龙星球各个国度上被打开,相比人类文明的航天航空外太空探索技术,血月文明更擅长空间隧道的搭建,只是相比人类的航天火箭,空间隧道一旦搭建开辟就是双向的:对方可以过来,这边也可过去。

    随着空间联系的逐渐稳定,许多空间隧道甚至于自然生成,这无疑是极大提升了两个文明的双向交流。

    清平市内,就出现了一个颇为稳固的空间隧道,因此纯阳、幽冥两大门派才急匆匆得过来争抢,向这边陲之地倾注力量。

    人类文明渴求于血月文明的信仰体系、神灵不死知识,而血月世界的信仰诸神,同样窥视着这个世界众多的人口,以及那教育普及带来的高品质灵魂。

    三十近四十亿人口,对于文明等级还处于奴隶/封建时代的血月文明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海量财富,灵魂对于神明来说就是货币、就是血液、就是基石。

    谁能在这三十近四十亿人口中占得足够大的份额,谁就能获得地位、力量、乃至于主神的权柄。

    信徒,是宝贵的,血祭,是浪费的。

    但相比一点点的转化信徒,直接搞血祭多快好省,要是能把这颗星球上的三四十亿高品质灵魂全部收割的话,带来的力量足够一位微弱神明直接晋升主神,然后横扫整个血月神系,让自己成为唯一至高神了。

    因此,在暂时还无法发展信徒时,血祭一两次,能捞一笔是一笔,对于血月诸神来说,这就是一种必然选择了。

    而另一边,佛宗,道门,光明教廷,这些在东西方世界都具备着巨大力量与潜能的宗教势力,也红着眼睛向血月文明投入资源,“封神”的机会,对于宗教高层来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吗?

    神话时代,将要复苏降临了。

    ………

    “爸爸,爸爸……”

    “王、八、蛋,放开我女儿!”孙家武馆被攻陷了,满地的伏尸与鲜血,火焰燃烧着破碎的砖石。

    当文明对撞时,当战争降临时,无论未来这一切的一切会带来怎样的辉煌硕果,哀嚎、悲泣、痛苦,却是由这两个文明底层的人民来承受的。

    周身浴血的孙烈双手持着自己的纯钢三截棍,扑向那些穿着华美甲衣的冷酷杀手,然而,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在孙烈的女儿孙小月面前,自己那个永远高大、强壮、宠溺自己的父亲,被三名黑甲武者持月型尖刀刺杀。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吐着血的孙烈冲着孙小月艰难得笑了一下,而后气绝。

    华美的漆黑色甲衣,以灵动的身姿使用着两柄月形弯刀,身材高挑儿纤细,在那五名黑甲刀手离去之后,石应虎于暗处松开捂着燕飞飞嘴巴的手,任由她冲了出去。

    “不是不想帮忙,一个强三,四个三阶,拼到最后最好的结果是你死,我兑掉四个三阶……打不过,得认。”一边有些冷酷得言说着,石应虎一边走到对方唯一一名战死者旁。

    掀开那黑色的精致面甲,显露出来的是一张柔美清丽的脸颊,若非脸颊两侧的耳朵略为尖利,这就是一个十六七岁、并且容颜极为漂亮的西方白人小女孩,但就是这样一位战士,刚刚同自己的五名同伴,直接血洗了整个孙家武馆几百号人,无分老幼。

    六vs几百,绝大多数人逃都逃不掉,少数几个幸存者是几名长得最漂亮的孩子,他们/她们被那些黑甲刀手带走了。

    “我要去救那些孩子!”发泄了一会,燕飞飞红着眼睛来到石应虎身旁,这样言道。

    “要去白白送死你可以去,我要去华家找到师尊,看一看有没有彻底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天人级武者出动,至少需要三天的失联,三天后这座城市恐怕都死得没人了……哪边多哪边少,你算不明白吗?”

    “我明白,但我要去救那三个孩子……老五,没有人说过你太冷血了吗?”言罢,燕飞飞提着剑追寻那五名黑甲刀手去了。

    在那布满死尸的孙家武馆,只有石应虎一个人提刀静立着。

    “咔嚓、咔嚓”因为太过用力地咬牙,石应虎渐渐满嘴的血腥味,他走到孙烈的身边,蹲下,用手抚平他闭不上的眼睛。

    “对不起,一个人同一万个人相比,我选择救一万个人,抱歉。”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燕师姐虽是女子,却是君子。

    然而明明知道这一点,石应虎却转身向华家的方向奔去,情感是美好的,但事情,总需要有人去着手解决,去做。

    另一边,华家。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根据我们科研员的分析,这三个地方应该是空间重合节点,理论上只要打下这三个地方,地球与血月的空间重合现象就会崩溃。”地下室,赵志诚、清溟、吴师长依然在商量着计划,只是房间里已不仅仅只是他们,清平市目前能调过来的强力武者,基本都在这了。

    “不能用炮轰、用导弹炸吗?”

    “由于我们暂时还不知晓的原因,导弹无法使用了,枪炮的射程与威力也大幅降低,如果常规方法可以的话,我们早就用了。”对于一名武者发问,吴师长这样回答道。

    “吴师长,我们几个聚在这里就是信得过你,你直接说应该怎么办吧。”清溟老道抚着山羊胡这样言道,在房间里,他身后的两名美貌女弟子娇呼:

    “师父好帅哦。”

    “是啊,好有气度哦。”

    吴师长:“………”

    赵志诚:“………”

    其它武者:“………”

    自己师团里要是有这样的兵,估计早就被吴师长掏枪给崩了,但现在正是用到人家的时候,咬咬牙也就只能先忍下来了。

    “三处空间节点分别在三处异界生命盘踞点,我们赌不起,因此只能进行饱和式打击:这三个空间重合节点我全要拿下来。”

    在吴师长的计划中,三处空间重合节点,一处由军方战士带着固态汽油弹强攻下来,一处由军方战士配合强三阶的武道宗师明暗并用,攻下来,还有一处……因兵力不足,就必须完全交由武者来搞定了。

    “这里原本是商贸大厦,现在被一种超自然生命体占据了,从我方无人机的侦察来看,那里有很多骷髅在活动,但一离近,无人机就被打下去了,这里我们已知情报最少,但凶险系数恐怕也是最高的。”

    “那就交由老夫来负责,打下这里,吴师长你最多能派出多少人手?”

    “……最多能让您带去四位宗师去,这是我可以调配力量的极限了。”强三阶是宗师,传奇先天境是大宗师,而三处空间节点全部是传奇先天境的能量反应烈度,换而言之近似于五位宗师去围攻一位传奇大宗师,若异界传奇生命体的战斗力与地球武者相当的话,这基本上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老夫没当过兵,但老夫却也知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吴师长你说这个地方有必要打,你说只能给老夫四个人,那就打,那就去……老夫能保证的,便只有‘全力以赴,誓死而已’这八个字了。”赵志诚想了想,这样言道。

    “把我也调到这支队伍里吧,老夫可没兴趣把自己的性命压到这个老东西的身上。”一旁的清溟老道眯了一下眼睛,这样断然道,这让他身后的两名美貌女弟子一阵惊呼。

    吴师长很清楚纯阳宗赵志诚与幽冥门清溟老道之间的冲突,在原本的调配中他是打算将两人分开的,然而现在清溟老道这样说,吴师长心中一喜,同样是宗师,名门大派的宗师当然更强,更令人放心些。

    而这个时候的石应虎被堵在华家外围绕了数圈潜不进去,一队队矮人、巨人、骷髅人、异界巨兽冲击着架设火炮机枪的华家大宅,当那奇怪的光圈笼罩整个清平市之后,人类方面的科技武器全部都威力剧降。

    以步枪为例,原本步枪的初速度可以达到千米/每秒,在七百米的距离下还能射穿5毫米厚钢板,而现在步枪的初速度却只能达到四百多米/每秒,有效杀伤力也剧降到一百米左右了。

    此时此刻重机枪,突击步枪的子弹打在那些异界巨兽身上,血花迸溅、甲壳破裂,但一时半会却根本就打不死。

    这种情况同样适用在周身钢甲的矮人身上,好在炎黄陆军内的武者比例极高,即便作为倚仗的枪械武器威力大打折扣,也不至于士气崩溃,拼近身冷兵器战同样不怂,只是这样伤亡就降不下来了。

    石应虎被堵在华家大宅外,转悠了两圈也没找到合适的潜入点,天色渐暗,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三支队伍从三个方向冲杀出去了,而这也导致围绕着华家大宅的绞杀烈度,一时激增,死亡的阴云笼罩扩散。

    三支队伍,一支是全枪械部队,突击冲杀,一支是半武者半战士部队,配合掩杀,最后一支队伍就五个老头,但反而是他们像尖刀一样迅速得扎出来了,虽然赵志诚穿着漆黑色的轻甲与武盔,但只看出手模式石应虎也认得出来,因此直接绕行过去与赵志诚汇合了。

    对于三支突围部队,异界生命虽然也围攻,但它们最主要的目标却是华府内被军队与武者保护着的大量平民,在血月世界,一名学者的灵魂价值与一名农夫的灵魂价值是截然不同的,然而在眼下这个奇妙的世界,几乎随便一个平民,他们的灵魂强度都达到血月世界学者的灵魂强度了。

    相较之下,那些坚韧的战士、强大的武者,他们的灵魂强度虽然更高,但他们相对太难杀了,并不是第一优先序列的选择,因此三支突围部队虽然也遭遇了围攻,但基本上都是颇为顺利的突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