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尊圣杀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半城烟沙 金戈铁马

第二百四十四章 半城烟沙 金戈铁马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经过几番沉浮,总算有了定论,阿逸随机应变的计划也对忍善全盘托出,再三密谋后,决定假借蔚彩之援手,立一处根基,再娶苏玥为妻,乘机站稳脚跟。

    用一道婚姻,将苏家掩藏在后,阿逸冲锋在前,虽然容易被当枪使,却也好过于跟蔚彩以君臣之礼相对。

    此乃世事难料之应对措施,毕竟成事在天,阿逸也不能预料到当初来药门的办法是不切实际的。

    阿逸若在药门,其一不忍再觊觎蔚彩的药门基业,其二后山元老还不是阿逸可以对付的人物,故而弃兵保帅改头换面实乃明智之举。

    三日后,苏玥守时的回来,娇美容颜上略微含笑,可见事情十分顺利,这也与阿逸所料雷同,苏家急需一份空壳子改头换面,助阿逸成为一方诸侯是他们所愿看到的。

    “玥儿,可有什么好消息告知我?”阿逸出寨相迎,这几日春光明媚,两人相视而笑,如同春蕾吐露荷叶尖角,确实算得上郎才女貌。

    苏玥一身青纱绸带,施施然拂礼,巧笑嫣然美若天成,娇声道:“我父亲答应了条件,甚至可以将西水城留给公子做根基,只是有一个条件,还望公子海涵。”

    “我说了,别叫公子,你若觉得逸叫不出口,那就随鹿语叫逸哥哥吧。”阿逸稍显无奈,‘公子’这个称呼阿逸此生都不愿再听到了,除了涵水之外,别人都不可以。

    苏玥扭捏一笑,玩味般的念道:“逸哥哥?”

    “干嘛,不好听啊?”阿逸白了她一眼,走到她跟前低声道:“那叫相公我也不计较。”

    “呸~”

    苏玥羞红了脸颊,无奈道:“那好吧逸哥哥,我们能谈正事了吗?”

    见着她一副俏皮的小表情,阿逸心中欢喜,牵着她的小手便走进了营帐之中,边走边道:“岳父的条件是什么?”

    苏玥也知道阿逸这是耍无赖,也不计较道:“我父亲说,苏家可全力支持逸哥哥干一番大事业,若逸哥哥答应条件,西水城的五万军士任凭调遣,苏家也会从鹿原联盟之中退出来。”

    “我有这么大的面子?”阿逸受宠若惊的瞪大了眼睛,故作惊异道:“玥玥,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说条件吧?”

    “条件就是...”

    苏玥娇滴滴的看了阿逸一眼道:“苏家子孙金贵,若逸哥哥与我婚配,便不可纳妾,非玥儿意愿,逸哥哥不可强求且不可起二心。”

    不可纳妾?你家这血脉独特,那要是生不出孩子来咋整?

    不过这并非不可以接受,阿逸点点头道:“我想这条件没有这么简单吧?你我已经是要在一起的人了,不防明说。”

    苏玥点点头,却有些难以启齿道:“父亲说,需要逸哥哥入赘到苏家,以苏家的名义起兵,以苏家的名义经营西水城等一切掌控的地界...”

    说到这,苏玥已经不敢在看阿逸的表情,只能十分惶恐地解释道:“逸哥哥听我讲完,父亲只是为了让苏家能上台面,真的不是要夺走你的权利!”

    自古以来,趋炎附势的人都要舔着一张脸去讨吃食,哪怕阿逸只是想要与人达成联盟,这些人一见到阿逸稍露弱势就已经忍不住蹬鼻子上脸,若不反抗,等待自己的便是无尽欺压!

    阿逸明知这一切本是常事,但气势上却一点不弱,捏紧拳头不说,面孔也逐渐狰狞,一言不发转身便走,即便是苏玥在三恳求留步,阿逸也未曾动摇丝毫。

    “逸哥哥留步!”

    苏玥眼看着阿逸要走,心道父亲这一记重击着实过分了,只能降低条件道:“此事还有商量,逸哥哥这是不要我了吗?”

    这‘逸哥哥’越发听得难受,阿逸赤红着双目转身,指着苏玥道:“苏玥,我也许爱你,但不代表我会放弃尊严!”

    此话说完,阿逸也不再停留,转身便离去了,忍善一直跟在阿逸身边,得到阿逸点头示意之后转身回到苏玥身前道:

    “阿弥陀佛,苏姑娘莫怪,只是条件我大哥万不可答应,西水城之战我们拭目以待吧。”

    回到中军营帐,阿逸一个人拂袖而躺,双手抱在头上哼着歌儿:“有些人呀~不要脸~等我打脸你再舔!”

    “大哥这出欲擒故纵,不知道苏家买不买单?”忍善钻进帐篷,也笑眯眯的俯身坐下,大军已在图江边上停留多日,是时候要见真章了。

    “人走了吗?”

    “走了,说了一通好话,大哥不考虑考虑?”

    阿逸糗了他一眼,依旧自顾自的唱歌,待到自编自演的一曲歌唱完才道:“给脸不要脸,真当我是没牙的老虎?传令下去,一个时辰后渡江,明早卯时攻城,不宣而战打他个措手不及!”

    “好。”

    忍善眯眼笑着也不点破,转身就要走时,却又突然止步回头问道:“苏姑娘走了,大哥真舍得下?”

    “到时候打了苏家的脸,她自然知道我的能耐,任他爹嚣张也顶不住啊?”阿逸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只要让苏家见识到真正的本事,他们还敢再提‘入赘’的戏言吗?

    不多时,便有侍卫来报,苏玥渡江而去,想来她一口茶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也算是怠慢了自己未来的媳妇,可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他爹这般贪心不足呢?

    ......

    入夜,似天公助力,夜深人静荣月消沉,不见其辉芒,只有依稀星辰微弱点灯,四万大军偷摸过江,竹筏早已备好,都是修行中人,大军渡江声响微不可闻。

    图江上游,水势凶猛,但此处乃是宽阔的水域,船只顺利渡过图江最为危险的埋伏地带,一路奔袭,在卯时一刻之前已兵临城下,而夜半三更正是敌军困倦之时,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阿逸与忍善伫立于山岗之巅,远眺山脚之下的西水城,只要大军往下俯冲,与二哥江北在城中埋伏好的队伍里应外合,则西水城便是囊中之物,绝无生还的可能。

    “大哥,攻城器械也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动手了。”有侍卫来通报消息,忍善再传达给阿逸,倒也军纪严明。

    阿逸笑了笑,回头看了看严阵以待的将士们,有瞧见了那十个元老愁眉苦脸的表情,吩咐道:

    “待会佯装攻城,以城中烟火为号再全面攻城,进城后缴械不杀,不可欺压百姓,吩咐下去吧。”

    忍善点点头走到下面去做战前动员,阿逸独立山岗,心中无限感慨与忐忑,人生中的第一次指挥战场,哪怕已经是‘我为刀俎’,却也放不下万分之一可能的‘我为鱼肉’。

    “大哥,行了!”

    下面喊了一声,阿逸云淡风轻的微微一笑,随手祭出冥剑,那久违的刺目光芒,在这漆黑幽邃的黑夜中犹如烈阳当空般耀眼,众人心中如同熊熊燃烧的冥剑焰火,一发不可收拾。

    “杀!”

    阿逸一马当先,身子离地而起,如同暗夜中一只猎鹰腾空展翅,翱翔于天际之间,欲动天子威压乘龙而破城!

    军士们心中的烈火被这一幕刺激得了更添一把柴火,皆持刀而起,运神期的能力让他们随着阿逸一同跳下山岗,金戈铁马之声交响悦耳,大地颤抖地扬起漫天烟尘,久久不能落下。

    半城烟沙,兵临城下,金戈铁马,谁争天下?

    无数军士飞身上了城楼,在守军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割下了头颅,血绽三尺高,颅滚九丈远,尸骨还未凉,躯干便被千刀万剐。

    “敌袭!敌袭!啊~”

    “救命啊!”

    城外烟尘四起,弥漫的战火硝烟如火如荼,源源不断的军士甲胄、攻城装甲已经开始撞击城门,一阵阵轰鸣焦躁作响,城楼上已是血流成河尸骨堆积于地,但大都是敌方措手不及而被杀死的守卫。

    阿逸左手横耀月剑背于后,右手持冥剑于身前,身穿一白袍铠甲,不顾忍善的阻拦,冲向城楼深处杀敌若疯魔,忍善只得护卫在身旁大喊:“帅不可上阵!帅不可亲临啊!”

    但在阿逸如同疯魔的剑光刀刃之下,即便是合意期的强者也得稍避锋芒,而此刻这些守城的侍卫最多也就合意巅峰,又有忍善卫以周全,自是毫无担忧。

    一场惨绝人寰的战乱,却成了一场作秀?

    屠戮还在继续,阿逸心中魔意乍起,心中画册久违而出,嗅着空气中布满鲜血的滋味,不禁轻舔嘴唇,这杀人放空心灵,够变态了些。

    阿逸将冥剑玩弄得风生水起,每每划过敌人的胸膛喉咙,当鲜血飞溅于空,阿逸身上的戾气便沉重一分,脑中已然逝去了理智,唯独留下了杀戮的欲望和狂想。

    “阿弥陀佛!”

    忍善看着一炷香之前还风平浪静的城楼,此刻却是尸骨高磊,城门也已经攻破,阿逸这一手兵贵神速大约苏家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非常时期,手段便要越发果决毒辣,这样才能让别人从内心深处产生惧怕,此一战过后,苏家还敢再说一句‘入赘’的话吗!

    在看阿逸与众将士浴血奋战于其间,可谓不亦乐乎,忍善独立墙头,为这些逝去生命之人祷告超度,诗曰:黯兮惨悴,风悲日下,蓬断草枯,禀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

    天地之间,鼓噪轰隆,城中也是沸腾喧嚣一片,各处敌军也已驰援,与阿逸的军士交战连连,铿锵刀戈不绝于耳,血水洒满了城门口。

    突然,城中天空之上闪出一抹亮丽的烟花,噪声更是剧烈无比,阿逸赤眼通红,用略带沙哑的喉咙穿插灵力大吼一声:“援军到了!杀!给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