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男榜 > 第七百三十一章:吮-吻

第七百三十一章:吮-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羽千琼翻找出自己的腰带,将上面那些珠子拆卸下来。这些珠子有翡翠、玛瑙和宝石,颗颗小巧圆润,光彩夺目。

    他轻轻挽起佳人的长发,用一根发簪固定于脑后,然后穿针引线,将那些珠子沿着领围逐一缝上去。

    羽千琼暗道:她没有挽留我。果然……心中没有我。

    唐佳人暗道:他做饭味道一般,做菜估计不行,但做衣服却是一把好手。把他让给二王爷,好不甘心呐。

    羽千琼暗道:这个女人的心,真是不容易捂热。

    唐佳人暗道:要不,先去杀了二王爷?再回来等刁刁和休休?

    羽千琼望着佳人那纤细优美的脖子,心中发狠,暗道:真想知道一口咬下去的滋味。

    唐佳人盯着烛火,暗道:不行,休休和刁刁最重要。羽千琼固然挺可怜的,但她不能再多事。若让他误会自己对他有那种意思,再揪扯不清,她已经能想象得到,休休那张黑透的脸,还有刁刁的愤怒,以及……秋月白的冷笑。算了。

    羽千琼心中暗道:算了。若她真要跟来,自己也不会同意。以往,自己可以为了活着苦苦挣扎,甚至不惜切断尾指求一个不被-狎-玩。而今,他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持这种理智和清醒。尤其是,当自己看见唐佳人的眼眸,是否还会甘愿背负重债枷锁?

    唐佳人感觉后脖子上痒痒的,想起羽千琼在潇潇雨歇的所作所为,立刻防备起来,生怕他突然亲自己一口。唐佳人暗道:再敢偷亲我,踢坏你的小兄弟!

    羽千琼慢慢收回目光,继续缝珠子,暗自自嘲道:已是如此无能,又何必拉她下水?放过她,放过自己,许是最好的。

    唐佳人用手揉了揉后脖子,缓解那种被蛇盯上的不舒服。

    羽千琼停下针,等她揉完,这才继续缝珠子。

    唐佳人偷偷嘘了一口气,暗道:幸好没拍到羽千琼的脸,看来是自己误会了。

    羽千琼暗道: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公羊刁刁被秋月白所救?如此,便是将她扔进别人的怀抱。若她只是一个物件,他倒是乐意将她扔出,让那三只恶犬争个头破血流,最好一死两伤。两伤之人,再争雌雄。他不介意当只麻雀。

    唐佳人暗道:等羽千琼离开后,我是不是应该重新让霸霸楼营业?这样是不是可以吸引刁刁等人的注意?坏处是,同意能吸引来敌人的注意力。当务之急,解决掉昨晚夜探的黑衣女子。不知道她今晚还会不会来?

    羽千琼开始缝最后一颗珠子,暗道:不行。若昨晚那黑衣女子再来,佳人一个人何其危险。不能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唐佳人暗道:不行。我一个人与那女子打斗有胜算,但她若带来帮手,我岂不是要吃亏?我得换个地方住。

    两个想到同一样事的人,同时看向对方,就要开口说话。结果,唐佳人这一扭头,直接撞到了针尖上,发出一声低呼:“呜……”

    羽千琼立刻拔出针,看着唐佳人的脖子上冒出一滴血,鲜红得如同宝石。

    唐佳人埋怨道:“你就不会小心些?”伸手要摸脖子,却被羽千琼拦住了手。

    羽千琼低下头,靠近那滴血,声音略带暗哑地道:“是我的错……”探出舌尖,轻轻一舔,将那颗血珠卷入口中,绽于味蕾。

    唐佳人只觉得脖子上一湿,半个身子就是一麻。她立刻转过身,一手捂着脖子瞪着羽千琼,一手指着他的鼻子,磕巴道:“你你你……你舔我!”

    羽千琼道:“你的脖子出血了。”

    唐佳人怒道:“出血了?!一定是你用针扎的!”

    羽千琼道:“你突然回头,我来不及收针。”拿起针,在自己的脖子上飞快地刺了一下,让鲜血凝结出一颗红艳的血珠,“你舔回去。”

    如此理所当然,如此自然而然,如此……不要脸!

    唐佳人真想一拳头打在羽千琼那张看似温柔的脸上,让他知道不能如此欺负身手敏捷之人。然,他脸上的伤疤却好像在提醒她,那疤痕是为救公羊刁刁留下的。终是心有不忍呐。

    唐佳人瞪了羽千琼一会儿,瞪得自己都没了脾气。她松开手,没好气地问羽千琼:“我脖子上还有血没了?”

    羽千琼看了看,点了点头。

    唐佳人一扭头,道:“你给我处理干净。”

    羽千琼微微一愣。

    唐佳人皱眉道:“不让你舔,你非舔,让你舔你又不舔,你想闹哪样?!”她似乎在和自己生气,情绪显得不好。

    羽千琼的心脏却因为唐佳人之故欢快地跳起,咚咚……咚咚咚……

    她竟主动给他血喝。

    竟将她最为宝贵珍视的血液,给他喝。

    这是唐佳人第一次给人血,自己心里也别提多别扭了。她一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一方面又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与众不同。她扭着脖子嘀咕道:“也不知道哪个混蛋传出的谎话,非说与摩莲圣果融合后的人,其血肉能起死人肉白骨。摩莲圣果要是真那么厉害,这世间岂不是要出很多不死老怪物?反正我是觉得,你也不用抱太大希望。就算医治不好你的脸,也毒不死你,你……唉唉……你到底吸不吸,我……呜……”

    羽千琼抱住佳人,托着她的头,吮上了她的脖子。

    温热的气息,柔软的唇瓣,湿热的小舌,在那个只有一个小针眼的肌肤上辗转-吸-吮。

    唐佳人与摩莲圣果进一步融合后,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被羽千琼这样一吮,双腿就是一软。

    她咬牙站直,心中后悔不已。她就不应该好心泛滥,想要让羽千琼恢复容貌;更不应该因为怕疼,不肯刺破其它地方放血给他。如今,好生尴尬。

    一个针眼,若伤在手指尖,真挤出两三滴血就不错了,更何况伤在了脖子上。然,羽千琼却生生吮个不停,就仿佛,能吮出救命的血液。

    也许,真能救命。

    至少救了他这一生的求而不得。

    心爱女子的柔顺与轻颤,如同鲜活的生命,缓缓注入到羽千琼的身体里。他觉得自己化为了一只曼珠沙华,缠在了唐佳人的身上,在她的脖颈上悄然绽放。

    同生同死,同根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