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男榜 > 第七百三十三章:男人同行之路

第七百三十三章:男人同行之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孟水蓝和孟天青离开后,并没有回三日小筑,而是直接去了帝京。至于秋月白、唐不休和公羊刁刁,亦是直奔帝京而去。

    在这件事上,几位都有不同的争议,但最终的目标都是一个——寻到唐佳人。

    论起不省心,唐佳人绝对能高占武林榜首。

    一路上,唐不休的敞篷马车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马车上的三位美男子。唐不休放荡不羁、俊美无双;秋月白冷若冰霜、品貌非凡;公羊刁刁翩翩少年、清新俊逸。三个人虽风尘仆仆,但却别有一番滋味,就好似一场饱含风雪的行者故事,格外引人侧目。

    秋月白不像唐不休,即便再累,他也不会在大白天肆无忌惮地躺在床板上,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草,在那里无聊地编蛐蛐儿。更不会像公羊刁刁,裹着一条薄毯,在那里神游天外。所以,赶车这种活,就好似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很难摘掉。

    马车驶过集市,唐不休支起身子,对秋月白道:“拿些银两来。”

    眼下,最有钱的就属唐不休,偏偏他一毛不拔。无论是住宿还是吃饭,都让秋月白付钱。那叫一个自然而然。

    秋月白不会在这些小事上和他计较,却也不喜他将自己当成钱袋子的无耻行径。秋月白赶着马车,道:“昨天给了你五两银子,花光了?”

    唐不休摸了摸自己的腰包,拿出几块散碎的银子,道:“记性可真好。不像本尊,对这些钱财之物素来不放在心上。”

    这话说得太过无耻,令公羊刁刁都忍不住瞥他一眼。

    秋月白道:“怀揣一叠银票,却总和我要些散碎银子当花销。敢问唐门主,装穷很有趣儿?”

    唐不休抻了抻腰,回道:“尚可。奈何长路漫漫,尚可总比没趣儿好些。再者,本尊这些银票,可是蘑菇的。本尊得原封不动地交给她。蘑菇开心,本尊也就开心了。”

    秋月白侧过脸,用眼尾扫了唐不休一眼。

    唐不休道:“好好儿赶车,别撞到人。唉……你们这些后辈,真是让本尊操碎了心。”将一小块的银两抛出,直接落在一百多步远的小摊位的菜板上,喊道,“菜丸子肉饼各半,打包好。”

    声音一传出,百步之外听得十分清晰。

    小商贩儿寻了一圈也没看见人,不过有银子在,他还担心别人不来取?他手脚麻利地刚将吃食装好,秋月白的马车就已经赶到近前。

    唐不休一伸手,抓走吃食,丢给公羊刁刁一份,便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对于公羊刁刁,不休老祖多有照顾,可对于秋月白,他却只剩下压榨。唐不休认为,每个人活着的用处和意义不同。秋月白有被压榨的价值,就应该很开心了。

    等唐不休吃完后,这才坐到秋月白身边,替换下他。

    秋月白跳下马车,给自己买了一碗馄饨,坐着静静的吃完,才起身去追马车。

    于是,所有的小商贩都有幸见识到秋城主的绝世好轻功。

    唐不休和秋月白心照不宣地折腾,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旁人不知,只当二人臭显功夫了得。实则,他们不过是想吸引敌人的目光罢了。有那么一个会隐身的敌人,着实令人烦恼啊。

    唐不休见秋月白回来了,本想将车夫的位置还给他,但见秋月白坐在车板子上开始闭目打坐,便知他暂时不打算当车夫。唐不休平时懒惯了,可也不会在这种小事儿上计较,便左抽抽鞭子,右甩甩袖子,在瞌睡连天中向前行去。

    秋月白本就有伤在身,又不像唐不休恢复得那么快。接连赶了两天路后,人也着实困乏了,这一小憩,就睡了半天。待醒来后,天已经黑了,举目四望,竟不知身在何处。遂开口问道:“这是哪儿?”

    唐不休回道:“路上。”

    秋月白顿觉后悔,他怎么就能放心将马鞭交到唐不休的手里去?!秋月白看向公羊刁刁,发现他还陷在自己的脑海里没出来,一双眼睛明明落在唐不休的后背上,却是茫然的。

    秋月白活动了一下四肢,十分英明地取代了唐不休的位置。

    唐不休乐得清闲,又躺在车板子上挺尸。

    秋月白将马车从林子里赶出,终于来到官道上。

    唐不休突然开口询问道:“这里距离霸霸楼有多远?”

    秋月白回道:“不知。”他连此处是哪儿都不知道,更何况霸霸楼的位置。

    唐不休坐起身,琢磨道:“我怎么觉得,蘑菇会去霸霸楼等我?”

    秋月白一听唐不休这话,心里就不舒服,开口回怼道:“带着二王爷的男-宠,一起去霸霸楼等你?”

    唐不休勾唇一笑,道:“若蘑菇喜欢,收在身边当个玩物又有何妨?”

    秋月白和公羊刁刁被唐不休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震惊到了,齐齐转头看向唐不休。

    唐不休一挑眉峰,道:“羡慕?嫉妒?想当玩物?”

    如此嘴欠,若非他的武功可谓是天下无敌,早就被人千刀万剐了。

    秋月白和公羊刁刁各自转回头,一个继续赶车,一个继续神游。

    唐不休道:“长夜漫漫,咱们聊天吧。”

    聊天?这是聊天吗?这是单方面气人好吧?

    秋月白和公羊刁刁都没搭理他。

    唐不休不在乎别人搭不搭理他,他自己想说就说,谁还能堵他嘴巴上不成?唐不休继续道:“你们说,那个男-宠是谁?”

    一听这话是正事儿,秋月白开口回应道:“二王爷的男-宠不少,但能替他与战魔宫周旋之人,却不多。步让行大夫说,那死掉的老者,被称为权叔。此人我曾略有耳闻,正是二王爷府上的第二食客。与之相比,那红脸假面人既能全身而退,又不曾露出容颜,想必……”微微一顿,没有再言语。

    唐不休接话道:“想必此人既有谋略,又能在一撮白毛跟前说上话,且与蘑菇是旧识。二人相互帮衬,逃出了潇潇雨歇。”

    秋月白微微颔首,重复道:“一撮白毛……”想到二王爷发顶的那撮白发,莫名觉得唐不休在给人起外号这件事上,是有几分天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