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男榜 > 第四百八十一章:魅-药湖中飘

第四百八十一章:魅-药湖中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面对战苍穹的咄咄逼人,秋月白只是淡淡地回道:“想不到战宫主也如无知妇孺一般,喜欢嚼舌根、听闲话。可惜,战宫主喜欢听,秋某不喜欢讲。”

    战苍穹伸手拍了拍秋月白的肩膀,道:“如此有骨气的半瘫,本宫也是头次见到。很好。本尊在追来的路上,还在想,本宫在秋城打扰多日,要不要送秋城主一份薄礼,聊表心意?”

    唐佳人暗道:完喽!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战苍穹和秋月白二人,势同水火,绝不相容。战苍穹说要给秋月白送礼,可想而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秋月白没有答话。

    战苍穹打手一挥,道:“来,把礼物送上来!”

    唐佳人这会儿已经彻底冻得失去了知觉,勉强支棱着耳朵,认真听着动静,在心里祈求两位速速离开,不要在这里假装友好,促膝长谈。至于那礼物,大可以换个地方慢慢欣赏,何必急于一时呢?

    当然,唐佳人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若战苍穹太过分,她就……她就……哎,她能如何?总不能跳出去大喝一声:“儿啊!不能动手!那是你后爹中的备选之一!”

    唐佳人自己顿感恶寒,打个激灵,张开嘴巴,看样子是想打喷嚏,她忙伸出手,捂住嘴巴和鼻子,慢慢缓解了打喷嚏的冲动。

    岸上,袁绿野将背在身后的一个袋放到了秋月白的面前。

    麻袋动了动,一位满头金翠的婆子从中笨拙地爬出。她穿着红色镶金边的衣裙,徐娘半老的脸上还画着浓妆。一张嘴,满口黄牙七扭八歪,还缺了一颗。她一爬出来,就忙用手抚了抚头上明晃晃的金发簪,又顺了顺褶皱的衣裙,然后猫着腰,拿那双冒着金光的眼睛向周围一扫,一眼看见了秋月白,那嘴角瞬间咧了起来,笑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婆子吞咽了一下口水,大大咧咧地问:“这位相公真好看。是让婆子服侍不?”

    袁绿野道:“正是。”

    婆子又是咽下一口口水,喉咙里发出很大的咕咚声。

    战苍穹道:“一刻,野外一合。听闻秋城主素来洁身自好,本宫唯恐你秋家无后,特让属下寻个生养过的暗娼,许以重金,让她好生服侍一下秋城主。”

    那婆子显然心智有问题,竟猛点头,将满头珠翠摔得七零八落。她忙趴到地上,撅着屁股去捡,口中还喊着:“小宝贝快回来,快回来。”

    秋月白垂眸不语,背脊却挺得笔直。

    唐佳人暗道:战苍穹这是恢复了吧?这一口一个本宫多顺溜啊。他这是忘了曾经趴在自己背上,口口声声喊着娘,让自己背他出去玩的事儿了?

    公羊刁刁大婚,战苍穹恢复神智,秋月白黯然神伤,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是弹指之间,还是人间几年?红衣男子,到底是人是妖?怎是一头雾水能形容得了地?

    不过,一想到战苍穹愚弄自己,她就火冒三丈!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小女子,竟给他当了那么久的娘亲,想想就觉得憋屈!

    岸上,战苍穹道:“秋月白,本宫最后问你一遍,娘亲到底在哪儿?你若回了,本宫让你全身而退。否则,便将你赏给那婆子当个小相公!”

    唐佳人的嘴角抽了抽,暗道:原来,还是疯的。

    秋月白虽没表情,但是眼中却已经有着明显的怒意。他道:“去祖坟里找你娘亲。若寻不到,就去地下寻你父亲,休要问我。”

    战苍穹勾了勾唇角,笑中饱含凌厉之色,道:“既然如此,就请秋城主享受一番吧。”看向许红娘,点了点头。

    许红娘掏出一包药粉。

    战苍穹和五位堂主,皆掏出帕子,捂住鼻子,整齐地向后退了三步。

    许红娘一包药粉顺着风,直接洒向秋月白和婆子。

    秋月白一拍扶手,身体直接跃起,落入湖中。

    唐佳人眼瞧着秋月白一跃而入,直接没入湖泊中,不见踪迹。身子一动,有心去救人,却又觉得秋月白在水下就像一条鱼儿那般厉害,自己冒然冲出去,如同小母鸡去救鳄鱼,明显有送肉入口的嫌疑啊。

    岸上,战苍穹笑道:“能逼秋城主投河自尽,这暗娼也算是个人物了。哈哈哈……”笑罢,转身离去。

    五位堂主紧随其后。

    袁绿野小声道:“宫主,那秋月白水性极佳,未必会被淹死。不如,属下去做了他?”

    战苍穹轻哼一声,道:“掉了毛的老虎就不是虎?你若返回动手,死的一定是你。”

    许红娘千娇百媚地横了袁绿野一眼,道:“宫主若是想要秋月白死,就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

    方黑子目露不解之色,道:“若不要他死,我们一直盯着他做什么?”

    战苍穹脚步不停,也没回答方黑子的问题,只是抬头仰望一眼星空。

    许红娘小声道:“许是……寻娘吧?”

    方黑子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摔个狗啃屎。他问战苍穹:“宫主,您到底恢没恢复啊?”

    战苍穹停下脚步,看向方黑子。

    方黑子后知后觉地道:“就当属下没问……嘿嘿……没问……”

    战苍穹突然伸出腿,踹了方黑子一脚。

    方黑子被踹出老远,竟撞在了那婆子的身上。

    婆子吸入了大量的魅药粉末,此刻已经急红了眼。见有个粗壮男子撞到自己怀里,哪里还管三七二十几,直接就扑了上去。

    方黑子誓死不从,与那婆子扭打在了一起。二人扑腾起大量的魅药,钻入彼此的口鼻之中。方黑子顽强抵抗的手,明显有些无力。

    再然后,二人滚进了草丛里。

    沈白蜇比较沉稳,对战苍穹开口道:“宫主,那方黑子……”

    战苍穹勾了勾唇角,道:“重金买下的尤物,岂能便宜了外人?”言罢,头也不回地带人走掉。

    草丛里传出方黑子和婆子的叫声,粗重而急促。然,并未持续多久,便再无动静。

    湖泊里,唐佳人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秋月白自己游出水面。

    秋月白落水的地方,正是她刚才沐浴之处。其实,并没有多深,站起来,也就到她肩膀的位置。

    唐佳人被冻得脑袋有些不好使,转了两圈才反应过来,秋月白的腿站立不起来,落入水中自然无法像以往那般自由畅游。

    她的心瞬间一慌,忙手脚并用地冲到秋月白落水的地方,深吸一口气,进入冰凉的水中,摸索着秋月白。

    她不会水,心里紧张得狠,但一想到秋月白就在这附近的水中等死,她就再也顾不得那些。

    唐佳人摸了一会儿,却始终没有触碰到秋月白的身体,心中难免变得焦躁不安,恨不得将这些水排出去!

    就在她憋不住气儿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大腿根似乎被什么东西滑了一下。

    她想起咬住小战的那条蛇,立刻向前躲了躲。结果,那东西又在她的大腿上滑了一下。

    唐佳人心思一动,忙伸手抓住那缕长发,顺着长发,摸到了一个人!

    唐佳人心中大喜,立刻抱住秋月白就要往上蹿。结果,却因为憋气太久,导致手脚无力,抱了一下竟然没抱动!

    唐佳人已经到了极限,立刻将头探出水面,快速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潜入水下,抱住秋月白的头,直接将气渡入他的口中。佳人的想法很简单,秋月白比自己入水的时间长,一口气憋到现在定是极限,她给他一口气,他就能多撑一段时间。

    水里漆黑一片,唐佳人看不清秋月白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并没有主动吸走自己口中的气。

    佳人心中一惊,恐惧瞬间攻占了她的心房。

    殊不知,秋月白正看着她,任她为自己乱了分寸。

    唐佳人一咬牙,使劲儿将秋月白抱起,将头探出水面,大口喘息着。

    她使劲儿拍打着秋月白的后背,颤声喊道:“秋月白!秋月白!你醒醒!醒醒!不要吓我,不要……”

    秋月白不应,整个人软在了她的身上,半睁的眼,有片刻的失神,而后慢慢闭上。

    唐佳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秋月白拖到岸边,手忙脚乱地不知道如何才好。她倒是知道,淹水之人要将水吐掉才行,可是……如何吐,她就不知道了。

    如今,只能奋力一搏了!

    唐佳人想将秋月白先送上岸,奈何自己一松手,他就往下出溜。

    唐佳人只能将秋月白的两条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自己的身子呈现后仰的姿势,靠在岸边,让秋月白的下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的身体可以半趴在自己的身上。她一拳头顶在他的胃上,另一只拳头则是使劲儿敲他的背!为了不让他出溜下去,唐佳人的一条腿顶在了秋月白的双-腿-之-间,另一条则是勾着他的后腰,试图夹-住-他。

    如此高难度的姿势,若非唐佳人的身体柔韧,还真不太容易做到。

    尽管秋月白穿着衣物,但佳人却是仅有半张面具罩着脸,如此全方位的亲密接触,真真儿是实打实头一回。只不过眼下情况紧急,唐佳人压根就没想过自己的姿势有多撩人。她一心想要捶醒秋月白,绝对不能让他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