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男榜 > 第四百八十二章:月白水中燃

第四百八十二章:月白水中燃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在唐佳人的不屑努力下,秋月白终是哇地吐出一口水。

    那水吐在了佳人的肩膀上,似乎还是温热的。

    唐佳人提溜起来的那颗心,终是落回到了肚子里。紧接着,对于自己赤-身-裸-体这件大事的正确认识,终于归位。她僵着手脚,试图一把推开秋月白。这力气都用上了一半,又慢慢收了回去。别说推了,她若此刻松开手,他一准儿还得滑入冰冷刺骨的水里去。

    秋月白咳嗽了几声后,似乎才意识到抱着自己的人,是位不着寸缕的女子。

    尴尬。

    极是尴尬。

    两个人,谁都没有动,就那样紧紧贴着彼此的身体,挤压走了所有空气。

    诡异的沉默中,唐佳人心如鼓击。她竟觉得,秋月白已经知道她是谁了。这种感觉来得十分猛烈,好似一头兔子,嘭地一声,撞进了她的心口,令她瞬间慌了手脚。

    唐佳人放下夹在秋月白腰间的腿,一手揽着秋月白的腰肢,一手去解他的外袍。她要逃走,立刻逃走。所以,必须扒下一件外袍裹在身上,不至于让自己裸-奔而出。只要外袍一到手,她就抱住秋月白的腰肢,将他一鼓作气地扔到岸上去。至于会不会摔得鼻青脸肿,那就不在她的考量之内。

    秋月白的外袍被唐佳人扯开,如同一朵纯洁无暇的荷花,绽放在冰凉的湖水之上。

    唐佳人试图将其扯下,却又不能让秋月白滑入水中,那动作做起来别提多费劲。以致于她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彼此之间已经肌肤相贴!

    如此亲昵、暧昧,令人双腿颤抖。

    在唐佳人的自以为当中,她与秋月白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但那时候她口不能言、耳不能听、眼不能视,唯一好用的鼻子还因为上火闻不到什么味儿。第一次的感觉,挺痛;第二次的感觉,挺舒服。但,总而言之,她一直处于不太好的自我封闭状态中,尽管身体的触感变得十分敏锐,却总觉得少了些食色香艳在里面。毕竟,看不见嘛。

    这一次,二人再次肌肤相贴,那种感觉果然十分不同。

    唐佳人十分紧张,身体绷得紧紧的,有心问问秋月白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却又觉得如此行径实在太傻。

    秋月白刚吐水缓过劲儿来,甚至都没有看到过她的脸,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他任由她扯开他的衣袍,应该是暂时无力反抗。毕竟,刚从生死边缘溜达一圈回来,也是蛮需要体力的。

    思及此,唐佳人心生不悦。

    若今天救他的不是自己,而是岸上那个疯婆子,他是不是也任由别人扯开衣衫?!

    唐佳人心头火起,一抖肩膀,让秋月白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滑落,她扯着他的袖口,就要往下拉衣服。

    这时,秋月白抬起头,看向了唐佳人。他那如冰雕玉琢的容颜,清冷中不见任何情绪。既无熟人相见的喜悦,也没有仇敌之间的分外眼红。他看着她,如同看一个陌生人。

    唐佳人扯袖子的手一顿,心中弥漫起一种名为“不是滋味”的味道。然,她马上在心里劝慰自己,自己脸上戴着面具,他不认识自己才是正常,如此,她也乐得轻松自在,不用怒目圆瞪地咆哮,也不用费尽心思的追求真相。

    唐佳人慢慢调整呼吸,试着开口说些什么,只是嘴唇动了动,却没挤出一个字。

    秋月白却用低哑的声音道:“帮我。”

    简单两个字,其意义却是非比寻常的。

    唐佳人肤浅的以为,自己正在做的事,就是在帮他。她用刻意变了调调的嗓子开口道:“我路见不平,将你从湖水中救起,脱你一件衣袍,权当报答。等会儿将你送上岸,也就算是帮得彻底……呜……”

    秋月白突然低头吻上佳人的唇,带着一股子蛮横之力!

    唐佳人瞬间蒙了。怎么说得好好儿的,突然就动手了呢?唐佳人有心结,自然不想与秋月白这般亲近。唐佳人开始挣扎,口中含糊不清地呜咽着。

    秋月白不满意,上下牙齿一合。

    唐佳人的嘴唇被他咬了一口,痛得直吸气。

    秋月白乘虚而入,动作却是一滞。

    唐佳人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臭虫,嘴巴里的味道都令人作呕。她忙一用力推开秋月白,掉头就要跑。

    不想,秋月白双腿无力,离了她,再次跌入湖水中。

    敞开的衣袍,消瘦的胸膛,如同海藻般的长发,以及那无波无澜的眼神,都成了佳人眼中的一幅画卷。有的画卷令人赏心悦目,有的令人振奋不已,秋月白这幅画卷就有些悲凉了。

    唐佳人根本就无法扔下他,只能转身回来,再次将他捞起来,紧紧抱在自己身上。

    秋月白的手指颤了颤,抱紧了唐佳人。

    唐佳人也不知道,秋月白到底认没认出自己。毕竟,他若不用力抱着她,就还得出溜到湖水里面去。她心中乱糟糟的,脸上火辣辣的,身体冰冰凉的。只不过,被秋月白抱着的位置,却开始发热。

    秋月白再次吻上佳人的唇,迫切而火热。

    唐佳人闭紧嘴巴,左右摇头,不肯让他亲近。逮到空隙,立刻开口道:“救人一命罢了,不用以身相许!”

    秋月白喘着灼热的气息,沙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魅-药。”

    唐佳人一想到战苍穹干得好事,就恨得牙痒痒!

    凭什么他干得坏事,让自己擦屁股?真当她是他娘亲不成?!

    尽管气恼,心里却并没有那么为难。

    毕竟,在唐佳人看来,此事是一回生二回熟。既然曾经那般亲密过,此番再亲近一次也无可厚非。心有不悦的是,若今晚不是自己在这里沐浴,换成其他人,秋月白会不会也这般如饥似渴?

    唐佳人的想法不复杂,却如同一股子邪气,在她胸腔里横冲直撞,令她不爽。然,任何想法都没有维持多久,秋月白再次吻了上来。

    唐佳人紧紧闭着嘴,不让他乘虚而入。秋月白的吻落在她的耳垂上,一手揽着她的腰肢,一手急促地点火。

    前一刻,唐佳人还觉得这湖水太凉,冻得她骨头疼。这一刻却又觉得,这湖水里藏了一个妖怪,正在给湖水不停加温,令她全身燥热不安。而这个妖怪,一定就是秋月白。

    秋月白情动时,与往日的冷清绝不相同,好似猛虎下山,有不可抵挡之势。奈何双腿无力,不能像个正常男子那般疼爱女人。情难自禁时,他抱着唐佳人向一侧跌去,后肩撞到了旁边的石块,却也不觉得疼。

    秋月白跌坐到石块上,动弹不得。湖水淹没他的脖子,停在他的鼻子上,唯有仰起头才能呼吸。唐佳人被他紧紧抱着,直接跌入他的怀中,坐在了他的腿上。

    水面上,秋月白只露出一双燃烧着情-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唐佳人看。

    那眼神,明明没有魅惑之意,却勾得佳人四肢发软,心如鼓击。

    有种妖,冷艳无双,却能勾的人心思荡漾,恨不得化为藤蔓狠狠地缠绕上去。而秋月白,显然是妖王。他不需要刻意勾引,也无需用尽手段,只要点燃自己,便让妖精们趋之若鹜,更何况凡人呢?

    唐佳人被诱惑,慢慢低下头,也将嘴巴浸入水下,然后……一张嘴,含了一口湖水,咕噜咕噜涮了涮口,吐出。又含了一口湖水,咕噜噜涮了涮口,再次吐出。第三次含了口湖水,直接被秋月白用唇舌一搅,直接咽下了肚。

    她明明喝得是湖水,明明百毒不侵的,为何整个人都热得不像话?

    两个人之间,明明隔了那么多东西,此刻却肌肤相亲,如此亲近。那些质问、那些指责、那些欺骗、那些伤害,明明存在,却在水融的那一刻,无法作怪。

    唐佳人在青楼混迹一段时间,自然晓得女子第一次时会痛,需要官人怜惜一些。她认为自己就算不是身经百战,也应该与秋月白默契十足。却不想,又实打实地痛了一回!

    实话,她看秋月白那表情,似乎也痛了一下。

    唐佳人很想顺口安慰他两句,却终究闭了嘴。她怕自己一张嘴又变得臭不可闻,如此败兴,实在要不得。唯有轻咬下唇,忍了。

    秋月白扬起脖子,半眯的眸子里滑过异彩,既如同一坛子搅拌了春-药的烈酒砸入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中,烈焰乍起,瞬间燎原,又如一场凤求凰下的余音袅袅情丝缠绕。

    若恨一个人,可以毫不客气地扬言说化成灰都认识。那么爱一个人,又怎会在半张面具下就疑惑退缩、不分真假、不辨东西?

    彼此身上的疤痕累累,唯有在指尖的轻抚与唇瓣的热吻中能得以安慰。

    爱已成狂、恨意难酿。恨若生根,爱难思量。自古爱恨纠缠,便难撕扯开,理顺真相。

    冰凉刺骨的湖水,滚烫柔软的身体,急促炙热的呼吸,层层荡漾的水波,相互映照的明月,以及空气中漂浮着的淡淡魅-药甜香,好似神来之笔,用深色的调调儿绘出一副活色生香。

    夜凉,脸热,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