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墟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一剑贯喉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一剑贯喉

 热门推荐:
    方掠也有些不耐烦了,摇头道:“那还是太莽撞了,要我看,这件事等咱们出了魔巢秘地,回到驻地后,将人聚齐了再好好调查吧。”

    他是怕钟律那样的驻地老人受委屈,看着钟律逃过了那边的大山,这才放下拦住沈放的手臂。

    旁边的秦正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脸色有些尴尬。

    宇文器尊为了缓解尴尬,拉住沈放道:“沈狼,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我们都好担心,还以为你出了意外呢。”

    沈放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冷笑着冲山的那边努了努嘴。

    宇文器尊几人不明所以,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那边,一下子眼睛瞪了起来,就见山那边冒出来一大群人,足有十几个,几乎都穿着野龙山的服饰,杀气腾腾地飞奔这边,向着他们几人包围过来。

    细看过去,不正是野龙山与御兽门的那些首领们。

    他们两方都见过面的,所以每个人都认识。

    其中钟律就站在人群边上,伸手指着下边的几人,大声喊着:“众位首领,傀儡门的人就在那里,包围了他们,将他们杀掉傀儡门可就群龙无首了。”

    “是钟律?”

    “这个叛徒。”

    这一下子,大首领、三首领和宇文器尊全都瞪起了眼睛,气的脸色通红,又惊又怒,感觉被打脸了一样。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钟律这样的大炼器师会背叛。

    刚还和沈放计较抓钟律算不算鲁莽,马上钟律就摆出这副嘴脸将他们堵在了山谷里。

    现在才知道,他们方才都误会沈放了,这位器尊是真有确实的证据证明钟律是叛徒的。

    几人在沈放面前都感觉讪讪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心惊。

    对面包抄过来的,不算钟律,一共还有十一个人,那是除了拓跋川以外,野龙山的所有首领都聚齐了。

    原本在武力上,野龙山的首领们就要高于傀儡门一筹。

    更兼人家人多势众,以十一对四,这根本就是一边倒的战局。

    人家要将他们全部围杀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秦正慌然转头四顾,想要寻找退路。

    可他们后边是壁虎山,这一刻壁虎山里正在山崩石裂,不停地发生着地陷,那种险地现在谁也不敢闯进去的。

    所以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几人脸色都很难看,无奈地围在一起,与那伙人对峙着。

    野龙山的众首领们都一脸狞色,飞速掠到百丈远处方才缓缓停下身形,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前逼近着。

    看着紧张的四人,脸上都有一种猫戏老鼠般的戏谑。

    “钟律,你、你很好。”

    大首领方斥气的额头青筋跳着,手都直抖。

    看着对面的钟律,眼中喷火一样。

    野龙山的众首领们能赶来的这么齐,并且能正好将他们堵住,一定是钟律暗中报的信吧。

    “哈哈,你们现在才知道他很好吗?”

    一个壮的像熊的山主嘿然笑着,跃众而出,向着几人逼近,冷冷道:“方掠、秦正,你们几个也有今天。

    上次出动战傀杀我们兄弟杀的挺痛快啊,今天轮到你们受死了。”

    目光缓缓地在四人脸上扫过,伸手一指沈放道:“沈狼,你和我们野龙山的仇不共戴天,看这回你还往哪里逃。

    你出来。”

    “我没想逃啊。”

    沈放摇摇头,竟然真的向前走了几步,与那个山主对峙着。

    后边的宇文器尊怕沈放被激怒后冲动做傻事,着急中想拉住他,却没有拉住,“没想逃,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逃也逃不掉了吧。”

    沈放哂笑,淡淡地摇头:“好像每次见到我都是你们倒霉,真不明白你在我面前的优势感是从哪里来的。”

    确实,如果细说起来,从傀儡山主洞谈判,野龙山众人被战傀欺负;到小翼城前一场血战,野龙山被杀死三千多人;到进入秘地后魔雾中追杀,他们大首领拓跋川在一轮陨爆中被炸的差一点送命;再到方才拓跋川被一个传送符甩进了血煞池,再被沈放仗剑强硬地将他打跑……从始至终,野龙山在沈放面前就没占过便宜。

    像熊一样的山主眼中射出了杀气,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才那么恨这个又黑又丑的器尊。

    大山主已经对沈放发了绝杀令,看到沈放,他们的最大任务就是就地斩杀。

    “今天所有的事都将结束了,因为,今天我们会带着你的人头离开这里。

    沈狼,去死。”

    呜。

    一根漆黑的铁棒抡了过来。

    铁棒就如一条壮硕之极的蛟龙,带着如山如岳的力量,抡在虚空里将周遭的空气砸的啪啪作响,那些气爆密集的就像是点燃了一串鞭炮。

    蛮力加上奥义的力量,这一棒强的吓人。

    虚空经纬。

    沈放迈步向前,手腕一振,剑光如一轮星辰般光芒大作,化为一抹细锐的印痕斩了出去,剑棒相击,当地一声金铁交鸣,剑力顺着铁棒传了进去,铁棒一下子就不受控制地震颤着。

    像熊一样的山主感觉手臂酸麻,那一瞬间两条手臂都差一点炸成血雾。

    吃惊的脸都扭曲一下,万没有想到那一剑中的力量与杀伤力如此恐怖,双手控制不受铁棒,棒影狠狠地偏开一个角度。

    灵犀一剑。

    这次沈放抢得先势主动进攻,一抹璀璨的光华激灵灵地挑了上去。

    铁马栓。

    熊一样的山主凭借着本能将铁棒的另一端横了过来,当地一声拦住了这道奇诡迅捷的剑光。

    可是马上的,那抹剑光又随着沈放的手腕一甩斩而向下,犀利的破风声刺人耳膜。

    熊一样的山主在这三招两式间就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可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快的剑术,后背都被冷汗湿透。

    眼看着这一剑抵挡不住,胸腹向后一缩,铁棒的前端再次向下狠砸,期待能挡住这一剑。

    哪里想到这一剑竟然是虚招。

    剑光还未变老,沈放手腕一挑,剑芒如巨蟒翻身直直前刺。

    三线融合。

    剑上光芒暴涨,速度再快了几倍。

    那个山主只感觉眼前光芒大作,将他刺激的什么也看不到,大吃一惊,可是这一刻无论是思想还是身体都完全来不及反应。

    噗嗤。

    一道血光喷溅,沈放一剑贯喉,剑尖从脖颈后透了出去。

    那个山主一瞬间身体就停顿了下来,双手无力,再也握不住铁棒,咣啷一声,铁棒跌落到地上,将山石地面砸出一溜火星。

    眼中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怔怔地看着咽喉中的银剑,最终身体一软仰天跌倒。

    砰。

    将地面砸的晃了几晃。

    沈放哼了一声,甩掉剑上的血渍,将剑收了起来。

    山谷中一下子鸦雀无声,两边的人全都傻眼了。

    仅仅用了四招,其中还包括一记虚招,就将一个实力强悍的山主贯喉斩杀,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一个以炼器为生的器尊,什么时候修行出了如此恐怖的杀人术。

    那边队伍中,满脸横肉的陈山主脸上横肉都在抽搐着。

    他和沈放在魔雾前打过。

    如果让他和这位器尊全力相拼,相信最终他会落败,他承认这位器尊是有些实力的,不过方才那个山主在野龙山中的排位是要高他一级的,实力要比他厉害不少。

    而那样的人,在沈狼手底下坚持不过四招?

    更吓人的是,他不是被斩伤,而是直接被一剑刺死。

    那个沈狼原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陈山主有些流冷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