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张晓东的燃情岁月 > 第六十八章既来之则安之

第六十八章既来之则安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相同问题关键的张晓东反倒释然了。

    有些事情,来的时候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凶猛异常,到只要你把握好时机迎接他,你得到又会是一只不一样的猛兽。

    正如自己的穿越一样,起初的时候还不是担心这,担心那的,可真正活下来,走下来还不是该咋咋的?所以,人很多时候,心态十分重要,你想要什么,你能要什么,一切都要早已经注定。

    既来之则安之,不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更是一种做人的心态。

    张晓东此刻不着急了,可不代表他不需要躲着点儿那些人。

    是,他是想通了。既然穿越重生这种事情都做了,还怕什么?

    要说剽窃,作弊,那他张晓东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最大的剽窃,最大的作弊,这都过来了,他理所当然的要随心所欲,过一些舒坦的日子,不然真得憋屈死。

    也正是如此,他再也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突出而感觉到不安。

    他能够坦然的接受一切都质疑和祝贺,这才是人生应有的态度。

    同时,他也懂得避其锋芒。无他,此刻和那些人坐而论道,不是明智的选择,不说不胜其烦,没有时间,单单自己对诗歌的研究就不足以和别人论。

    知道自己的长短,才是率性而为的根本。

    静下心来的张晓东这一天就这样安心的坐在图书室里面看书,随心所欲的看书,直到晚上,估摸着已经下课的时候,他才往四合院走去。

    此刻的张晓东心如止水,他已经忘却了那些东西,一本正经的坚持自己的路才是正确的,其他的都只能是添砖加瓦,并不能改变他的道路,也不能影响他的道路。

    回到家的时候,西梅已经在做饭了,张晓东看着西梅忙碌的身影,心中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触,此刻再看西梅,他觉得和西梅似乎是一辈子的老夫老妻了,相得益彰,彼此熟识而敬重,生活,平淡如水,却又甜蜜,这或许就是一种平淡的幸福吧。

    走上前去,依靠在门框上,张晓东一脸幸福的表情,看着西梅忙活,西梅转过身来,朝他嫣然一笑,转身把菜从锅里铲出来,放进碗里,道:“端出去!”

    张晓东笑笑,走上前去,在西梅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端着菜离开了厨房。

    西梅有些愣怔,他发现最近和张晓东的这种关系是她最幸福,也是最心安的。

    两人坐上饭桌的时候,张晓东忽然开口了,“不用这么辛苦,要不咱们找个人来负责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

    西梅端着饭碗看着张晓东,犹豫了两秒钟笑道:“不,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这点忙根本不叫事儿!”

    张晓东笑笑,没有再说话,转而给西梅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她的碗里,“最近那么多人在忙着往国外跑,你想出去吗?”

    他观察很久了,他知道,西梅同样想要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起先他还是有些抵触的,毕竟思绪里面有一些未来的小情绪在里面,可现在的他想通了,无所谓强迫,西梅是独立的一个人,而且生活不只是爱情,他们两人可以相爱,但谁也不能去强迫谁对社会的认知和探索。

    正如西梅不会干涉张晓东的道路一样,张晓东同样不能那样做,他要做的是放她飞翔,在她需要的时候,默默的给予她帮助,支持和关怀。

    西梅,不应该刚从乡下回城,又被自己禁锢在一个小圈子里面,成了家庭主妇。

    西梅没有说话,咬着筷子看张晓东,“我不确定,我想去,又害怕!”

    张晓东笑笑,他不会影响她的抉择。

    西梅一时间没了主意,说实在的,她看着身边的同学们大多数都在想办法,找人托关系找门路,每天听着大家热烈的讨论外面的美好,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可她同时知道,她目前离不开张晓东,她的心中是忐忑的,她这么些年下乡,离开家人,一个人在异乡闯荡,其中的孤独,恐惧和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紧紧抓住张晓东的手不放,她知道张晓东是可以依靠的。

    去国外,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那不仅仅是背井离乡。她是成年人,不是那些年轻的少女,她有自己的判断和理智。

    张晓东笑笑:“不着急,慢慢想,怎么都好,只要你喜欢,其他我来安排!”

    接下来几天,张晓东都没有去学校,说了要避其锋芒,就要避得彻底。

    这样的日子反倒平静了下来,孙宇航也顺利的把事情办理妥当,在南边成立了东方实业公司,开始引进设备,准备做服装,皮鞋加工生产,与此同时,和都城这边也达成了协议,公司的手续正在办理中。

    张晓东的人才招聘也一并交到孙宇航手里,依托东方实业公司都城分公司开始在市场上投放广告。

    张晓东正好利用这些时间和孙宇航一起商讨一些细节问题。

    现在的孙宇航已非昨日的孙宇航,这一段时间的海外闯荡,大大都开阔了他的视野,增长了他的阅历,这才是张晓东需要的大将。

    而在视察都城五处房产的时候,张晓东发现这几处房产的改扩建和装修做得非常好,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给的路子走,而是在自己的思路上做了很大的修改,看上去很是高端大气。

    花头彪呵呵的在一边微笑不语,张晓东眉头一皱:“说,什么情况?”

    花头彪这才往前走出来两步笑道:“我哪有这本事,这不我前面实在没办法,自己什么都不懂,刚好,我爸爸的一个亲戚家的女儿,她学的就是这方面的,我就找到了她,这都是她的杰作!”

    说完看了看张晓东接着说道:“我就怕张老板您不高兴,所以没有告诉您!”

    张晓东又看了看四周,问道:“人呢,叫来咱们见见吧?能不能把人给我留下?”

    花头彪缩了缩脖子,他当然知道张晓东现在求贤若渴,他呵呵的笑道:“我问问吧,她还上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