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吞海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魂化三尸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魂化三尸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要虞家的十万阴魂。”

    虞南君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魏来当然想过虞南君会提出一些古怪甚至苛刻的条件,但这些条件之中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猜测。

    魏来皱起了眉头:“你要他们做什么?”

    虞南君对于虞家的十万阴魂多少是抱着愧疚的,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因为那十万阴魂的存在,便将魏来放走。

    而如今这十万阴魂在魏来的帮助下化作了阴神,对于阴魂来书这样的结局是再好不过,他们早已离开了魏来体内,去往宁州各处,镇压气运,庇护生灵,而随着袁白玉将燕庭收复,这些阴魂更是会遍布整个魏地,享受香火祭拜。

    有这样的结局对于十万阴魂来说应当是极好的事情,虞南君要走十万阴魂是做什么?

    “你要他们作甚?”魏来并不打算遮掩自己心头的疑问,在那时直言问道。

    “他们是我的子孙,我想用他们,有什么不可?”虞南君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嘴里平静的言道。

    “但他们是我的朋友。”魏来沉声言道,“我来这里已经准备付出足够的代价去救我的另一些朋友,但这些代价中并不包括我其他的朋友。”

    魏来的态度极为坚决,并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虞南君反问道:“可他们已经死了,用死人的命去换活人的命这很划算。”

    “更何况,你救过他们,我相信只要你一句话,他们不会有半点怨言便会为你赴死。”

    “而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在此后的时间中,魏地与鬼戎互为犄角,你的宁州需要时间,而我的鬼戎大军可以帮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牺牲一小部分人,却可以救更多的人,这买卖很划算。”

    虞南君如此说道,语气轻佻,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小事一般。

    魏来皱起了眉头,这样的逻辑他一路走来不知道听过多少,他并无认同这样的话。

    “恕在下愚昧,我没有前辈这样的眼界,所以……”虞南君眯起了眼睛,在魏来的话说道一半时便将之打断。

    “曾经我也和你一样……”虞南君在这时站起了身子,他嘴里这样说着,步子迈出,缓缓朝着魏来走来。

    “笃信一些虚伪的逻辑,然后为之实践。”

    “可你有没有想过,当有一天更多人的因为你的逻辑,你的信念而丧命时,你会如何想,又该如何面对那些亡魂?”

    魏来一愣,到并不是因为虞南君的话给了他多大的触动,而是虞南君此刻变得有些低沉的语气,就仿佛他是真的经历过类似刻骨铭心的事情一般。

    “你已经不再是乌盘城中的少年,你是魏帝,数千万人的君父。”

    “而一个合格的君父,要忘记道义,只讲利弊。”

    说到这里,虞南君有意一顿,又才言道。

    “我感受过那样的滋味,我只是不想见你重蹈覆辙。”

    ……

    虞桐优哉游哉的与曹吞云对饮喝酒,一旁的大黄乖巧蹲在曹吞

    云的脚下,半眯着眼睛打盹。

    说起来自从回到宁霄城后,一老一少这两个酒鬼也算是“情投意合”,有事没事便拉在一起对坐豪饮,短短几日光景,这宁霄城中的各个酒庄都被他们喝了个遍,其中的优劣被他们一番评头论足下来,几乎已经到了可以著书立传的地步。

    “咳咳。”二人正喝得兴起,可房门中却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一位脸色苍白的少年神情迷茫的走出了出来,他看了看眼前的一切,最后目光定格在那一老一少的身上,有些困惑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曹吞云眯着眼睛看着那少年,并不言语,反倒还极为惬意的饮下一杯酒水。

    而虞桐在看见那少年时,却是顿时双目冒火,他直直的便走到了那少年的跟前,嘴里大声言道:“你总算醒了!”

    “来!好好跟小爷说说,小爷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拼了性命也要坏小爷我的好事!”

    虞桐一脸的凶神恶煞之相,把那少年吓得不轻,他向后退去一步,有些不解的言道:“我们……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虞桐眯起了眼睛,言道:“不认识你干嘛非得在小爷当值的时候来大孽渊闹事?又干嘛非得闹出那么大的阵仗?”

    那少年,也就是当初那位天阙界的弟子,山九幽。他听闻这话皱了皱眉头,脑袋中浑浑噩噩的记忆这才清晰了不少。

    “你是那日当值的弟子?”他回过了神来,隐约记起那日事情发生时,他曾见过躲在一旁的虞桐。

    而在明悟了这一点后,山九幽脸上的神情也在这时变得警惕了起来,他盯着虞桐,问出了方才问出的问题:“这里到底是哪里?”

    虞桐的眉头一挑,对于对方到了这时还依然自问自答的态度颇为不满,他挑了挑眉头,在那时言道:“宁州!我给你说,这里可是小爷我的……”

    “宁州!?”可惜山九幽似乎根本没有兴趣听虞桐说下后面的话,他继续言道:“魏来是不是在宁州!我要见他!”

    “见阿来?”一旁的曹吞云也来了兴趣,他迈步走到了山九幽的跟前盯着对方说道:“你有什么事吗?”

    山九幽也渐渐从之前的恍惚中恢复了过来,他听闻这话,目光再次落在虞桐与曹吞云的身上,犹豫了一会之后问道:“你们认识他?”

    “那得看你有什么事情?”虞桐眯起了眼睛,收起了方才的嬉笑之色,他的心思敏锐,很快便从山九幽这番焦急的作态中洞察到了些什么。

    山九闻言面露迟疑之色,他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似乎是想要确定眼前的二人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而虞桐一眼便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他的眉头一挑,同时体内的气机运转,将自己强大的灵力气息在那一瞬间倾泻而出——虞桐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强大,哪怕中间荒废了些许时日,但一旦重新捡起修行,那速度决计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再加上如今宁州充盈无比的气运,虞桐的修为已经抵达了七境的地步。

    他周身涤荡的气息蔓延开来,而那股气息给山九幽带来的压迫感是极为巨大的。

    山九幽是个聪明人,他在那一瞬间便明白了过来,若是这二人真的要对他做些什么的话,以对方的战力根本不需要与他这般虚与委蛇。

    想到这里山九幽咬了咬牙,沉声言道:“我要告诉他,关于东境的秘密!”

    ……

    天阙界,落河府中。

    白衣少女正坐在房中的书桌旁,神情专注的握笔于一张宣纸上勾勾画画。

    忽然她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身影隐隐在那处浮现。而少女却对此似乎未有所感一般依然低头执笔,专注于眼前的宣纸之上。

    “你把他放走了。”那金色的身影看着少女,沉闷的声音响起。

    若是魏来在场一定会诧异这声音的音色听上去与那位当初在六虎城上空显现的神王如出一辙。

    “嗯。”少女头也不抬的应道。

    “有些秘密不应该公之于众,我以为你明白这些。”那声音再次言道。

    “我明白的东西与你们觉得我应该明白的东西素来大相径庭,这事你不会第一次知道吧?”少女言道。

    “所以……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不打算放下那些愚昧的往事?”那声音的主人皱起了眉头,如此反问道。

    末了又沉声道:“我对你很失望。”

    “是你告诉我,他已经死了,可事实证明,你在骗我。既然你失信在前,有何谈失望?”少女却这般言道。

    听闻这话的声音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所以你是在报复东境吗?”

    少女在这时终于抬起了头看向那金色的身影:“不算报复,最多只能算是以牙还牙。”

    “你让我失去我最在乎的东西,现在我也要夺走你最在乎的。”

    “嗯?”金色身影闻言一愣,但随即便言道:“我是不朽之神,凡俗间的爱恨我早已忘怀,你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在乎?”

    “我的女儿,你还是太自以为是了一些,足足一千年的时间,你依然没有长大。”

    “你当然有。”少女笑了起来,她的双眼眯起:“权力。”

    “高高在上,统御众生的权力,那就是你在乎的东西。我会夺走它,毁灭它,然后看着你痛不欲生!”

    少女这样说着,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而那样的灿烂却又莫名的透露出一股阴森的味道。

    “虞南君已经死了。”金色的身影沉声言道:“他不可能活下来的,他被天道排斥,这方天地早已容不下他,你所见的一切不过是你心中魔障生出的幻觉。他不存在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时,这位高高在上的神灵语气中却多出一份平日里根本难以被人感受到的愤怒。

    而愤怒中的东西,在很多时候源于恐惧。

    少女似乎很享受此刻对方的情绪,她言道:“你听说过,一魂化三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