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美利坚反恐 > 019 楼顶激战

019 楼顶激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半响后,二人躲在仓库的一个角落,这里应该很少有人来,地上布满了灰尘,不过也因此,行李车的痕迹异常明显。

    地面上,两道车辙延伸出去,消失在了一截楼梯前面。行李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车上的箱子已经不见了,而楼梯尽头的大门则洞开着,外面隐约就是天台。

    麦克莱恩打了个手势,欧文跟着他,二人偷偷摸摸的上了楼梯,贴在门口两侧朝里面张望。天台上,两个劫匪正在将一个长条形的箱子放下。

    箱子看上去分量不轻,两人抬的有些吃力,其中的一人大概是没站稳,箱子一下脱了手,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另一名劫匪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愤怒的用脚猛踹脱手的那名劫匪,被踹的劫匪也不还手,只是抱着头默默承受。

    踹人的劫匪又踹了几脚后才算消气,这才回身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查看,等欧文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嘴巴都变成了o形。

    难怪刚刚那个劫匪那么大的反应,顺着敞开的绿色的箱盖看去,里面赫然是一枚导弹,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具导弹发射器。

    “该死的,他们有防空导弹,这下完了,不行,我得赶紧通知他们,哈维尔,哈维尔?哈维尔听到请回答。”

    欧文手忙脚乱开始联系哈维尔,但他觉得来不及了,因为他听到了越来越大的螺旋桨声,紧接着一架直升机从前方大厦的背后出现,接着是第二架。

    两架直升机一前一后,带着螺旋桨的轰鸣朝这边飞速驶来。在四周大灯的照射下,欧文甚至看的到上面全副武装的乘员。

    “我说他们有防空导弹,让你的飞机赶紧离开该死的,我说导弹导弹”

    哈维尔接通了,但巨大的轰鸣声影响了通话,也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不过即使听到估计也来不及了,因为欧文看到两名劫匪已经将导弹发射器扛在了肩头,开始最后的瞄准。

    “不能让他们发射!!!”

    麦克莱恩说着就冲了出去,欧文没有犹豫,也跟着冲了出去,两人分别冲向了两名扛着导弹的劫匪。

    麦克莱恩跑的很快,但还是慢了一步。就在他扑倒劫匪的同时导弹还是被发射了出去,弹头拖着尾焰斜斜的飞上了天空。

    还好,导弹虽然发射了,但因为麦克莱恩那一撞,方向偏了很多。

    坐在地上的麦克莱恩正想松一口气,就看到导弹居然转了个弯,自己修正了方向,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轰在了直升机的机腹位置,直升机直接爆成了一个大火球。

    擦,忘记了,这是导弹,是带热追踪的,不是rpg。

    这边到处是带着火的飞机碎片,那边欧文一个飞撞将劫匪连带导弹全部撞倒,导弹将劫匪压在了身下,还好,导弹没来得及发射。

    欧文顾不上站起,照着对方的面门就是两拳,劫匪被打的够呛,搭在发射器上的手也被踢开。

    欧文刚要把发射器挪开却突然看到从天台入口又冲出来一个劫匪,劫匪一出来就看到了欧文,手中的冲锋枪扫射了过来。

    欧文也顾不上导弹什么的了,一个急闪躲开一串子弹,然后就一刻不停的朝着侧边猛跑。

    身后传出冲锋枪的声音,子弹射出的轨迹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紧紧的跟在欧文身后,欧文看到不远处就有一个通风口,疾跑两步朝那边冲去,然后一个虎扑翻到了通风口后,子弹的轨迹一直跟着他躲入通风口方才罢休。

    刚才的这一扑摔的他生疼,欧文吐掉嘴里的石子,感觉到劫匪的射击似乎停止了这才悄悄的绕到另一头探头查看。

    正前方,仅剩的那架直升机已经悬停在天台上方,两侧放下了滑索,飞机里已经有swat的队员准备索降。

    不远处的地方,麦克莱恩不知道从哪弄了把冲锋枪正在与之前扫射欧文的那个劫匪对射。

    欧文正琢磨着怎么能支援一下麦克莱恩,余光里却看到刚才被他两拳差点打晕的那个劫匪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再次扛起了发射器。

    电光火石的机会,欧文闪电般从掩体后跑出,疾跑两步然后一脚踢在那家伙的脸上。劫匪惨呼着倒地,发射器也掉到了地上,但导弹还是发射了。

    “嗖”的一声,带着尾焰的导弹贴着天台的地面飞出了大厦,发射器尾部喷出的反向气流直接将那个倒地的劫匪喷的滚出了老远,估计也活不了了。

    天台上的众人,包括飞机上准备索降的战斗人员全都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盯着那枚导弹。

    导弹带着白色轨迹从直升机前飞过,又在红外导引头的导引下绕了一个巨大的圈,再次飞了回来,然后在一大堆声中击中了直升机的尾翼。

    被击中尾翼的直升机失去了平衡,在天空左摇右摆,然后彻底失控,打着旋朝欧文所在的地方飞来。

    欧文心中一万头草泥马跑过,怎么偏偏找老子?

    看着直升机横冲直撞的冲着他飞来,欧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转身开始狂奔,可前面没多远就是天台的边缘,在跑就只能跳楼了,欧文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路可逃。

    飞机剧烈旋转着,欧文焦急的左顾右盼,挂着火焰的直升机越来越近,钢铁的机身,旋转的桨翼,欧文毫不怀疑它可以轻松的把自己打成肉泥。

    慌忙间,角落里的的消防箱引起了他的注意,透明的玻璃门里是缠的一圈一圈的消防水带。

    欧文一咬牙跑过去砸碎玻璃门,拽着水带就往天台边缘跑,一边跑还一边把水带往自己腰上缠。

    “轰隆”一声巨响,直升机终于坠地,但速度却丝毫未减。在巨大的动能下,飞机残骸与地面发出刺耳的“嘎嘎”声,一路摧枯拉朽的冲着欧文而来。

    “what the ,啊~~~~~~~~”

    欧文发出临终前的怒吼,飞身从边缘跳了下去。他只觉得他什么都觉不出来,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

    作为一名爱好冒险的美国人,他没少蹦极,他曾经荒谬的想过要将美国境内的蹦极都蹦一次,完成一次吉尼斯世界纪录,但现在不用了,他直接达成了最高成就,不是数量上的,而是难度系数上的,他直接完成了无保护措施蹦极的最高难度,而且肯定后无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