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帝归来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舔狗。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舔狗。

 热门推荐:
    唐豆豆哀叹一口气,这里是夏家她姓唐。

    夏家,终归还是夏辉煌说了算了。

    站在夏辉煌的立场上,他没错夏婵在玄冰手上,他的担忧是对的。

    反之,唐豆豆这般做法,倒是显得冷酷无情。

    殊不知,唐豆豆对夏婵的感情可不比夏辉煌差她这般折辱玄冰,一是为秦牧抱不平。二是让玄冰知道害怕。

    夏辉煌太想当然,他不知道玄冰的实力一个连姐夫都得小心应对的人,就这样放走,无疑是纵虎归山。

    若是他报复呢?

    所以唐豆豆想的是留下些能威胁他的把柄,令他心中忌惮,或者这件事让他惊恐,不敢轻易报复。

    其实,唐豆豆太想当然了。

    如果,她今天让那几个女人侮辱了玄冰那么,以玄冰的性格,定会想方设法的灭了她。

    当然夏家现在是得罪死了玄冰。

    唐豆豆转身走回来,盯着玄冰道:“我不知道你对表姐做了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想着报复,你能栽一次,就能栽两次如果下次你落在我手里,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玄冰盯着那张清秀可爱的娃娃脸,不知道为何?心里竟是升起一丝寒意他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小女孩,竟能给他带来威胁?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纪念,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唐豆豆耸耸肩,冲着玄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玄冰,你暂时安全了。”

    暂时?

    玄冰神色淡漠,没有吭声唐豆豆今晚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个小恶魔。

    唐豆豆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夏家既然意见不同,留下也是多余。

    “不知道姐夫在哪了?”唐豆豆看着半空的弯月。

    银湖湾,一栋并不显眼的别墅中,此时却灯光明亮。

    别墅中的装修简介素雅。

    沙发旁,停着一辆婴儿车。

    秦牧正在低头虚晃着手指逗白白嫩嫩的婴孩玩。

    婴孩粉嘟嘟的,睁着乌黑明亮的眼睛正在努力捕捉秦牧手指的轨迹没长牙齿的嘴里发出欢快的音符。

    “起名字了吗?”

    秦牧回头,坐直身子,看着对面的程旭和秦英。

    一晃数个月,他们的孩子都出生了。

    现在,没了星罗宗和秦家的威胁,两人生活的很平静,很幸福。

    程旭给秦牧添茶,笑道:“泰山给起的叫程星,说是希望长大后璀璨如星辰,真的够俗的,老头也没多少文化,能想到这个我已经很满足了总比阿猫阿狗的强。”

    秦英不满的瞪着程旭,道:“这话,你可敢当着我爹的面说?”

    “有啥不敢说的?”程旭梗着脖子,跟斗鸡似的,道:“你爹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没有我他能抱上这乖孙女?”

    秦牧笑了笑,他看的出来,程旭现在很幸福,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幸福。

    秦牧翻手,掌间多出三株灵草手掌微微颤抖,掌心腾起金色的焰火。

    三株灵草,瞬间化为灰烬同时,三滴金光璀璨,如泪滴般的液体悬浮在掌心上方,缓缓旋转。

    这是灵草的灵力精华,被秦牧提炼了出来。

    秦牧缓缓伸手,叩指轻弹,三滴金黄色的液体缓缓飞过去,没入婴孩的眉心。

    “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大礼,秦某不敢保她别的如何但却可以保她一生百病不侵。”

    为人父母,最希望的就是孩子无病无灾,茁壮成长。

    “谢谢秦先生。”

    程旭和秦英满脸感激,站起来施礼道谢。

    “哈哈找到了,找到了。”洪亮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只见秦飞宇捧着一个小坛子迈步走下来。

    “前辈,上等的女儿红,你一会可得多喝两杯。”秦飞宇兴奋的说道。

    秦牧微微颔首。

    秦飞宇看向程旭,瞪着两个大眼珠子。

    程旭满脸懵逼,不明白自己哪里又做错了,招惹到了老丈人?

    “你还傻坐着干什么?”秦飞宇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木头女婿,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哦”程旭急忙站起来,“你们先坐,我去拿酒杯。”

    “那个屁的酒杯。”秦飞宇很生气,瞪着两个大眼珠子,跟兔子蛋似的,“去做几个菜,难道你要我们喝寡酒?”

    程旭怔了怔,挠挠头,陪着笑脸道:“我已经叫了外卖,马上就到。”

    程旭看着秦牧苦笑,这老头摆明了就是找事,自从到了这里,看啥都不爽嫌弃别墅太小,嫌弃保姆笨手笨脚。

    好吧,保姆辞了他现在成了保姆,看在宝贝女儿的份上,他都忍了。

    可是,这老头又嫌弃他做的饭不好吃反正就是各种作?

    就是打不过,如果能打得过,他不介意让老头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网上说得好,老人作怎么办?打一顿就好了。

    程旭对现在的生活真的很满意变成女儿奴,有女万事足。

    门铃响了,是外卖到了。

    “以后外面的东西还是少吃,谁知道干净不干净?你看看这个菜,这么大的油,还有这个豆腐,这么辣,不知道小英刚生完孩子吗?还有”

    “爸”秦英苦笑,道:“让秦先生好好吃顿饭行不行?”

    “对对对秦先生吃这个,油少”

    程旭满脸鄙视,暗道一声舔狗。

    他这泰山大人,宗师境的修为,还害怕什么食品不健康,吃钢筋都没事吧?摆明了就是作。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倒酒啊”秦飞宇瞪着程旭,“跟个木头似的,怎么着?你还等老子给你倒酒?”

    “”秦英无语,道:“爸,在秦先生面前,你就不能给程旭留点面子吗?不可别忘了,我们两个走在一起,可都是秦先生的功劳你这么欺负程旭,就是在打秦先生的脸。”

    “我”秦飞宇猛的一个哆嗦,他差点忘了这茬,挤出笑容道:“我就是唠叨惯了,前辈千万别放在心上。”

    秦牧轻笑,吵吵闹闹,这才是一家人程旭不也趁着秦飞宇不在在背后说老头坏话吗?

    程旭打开酒坛,顿时酒香扑鼻。

    “这是什么酒,好香。”程旭下意识的说道。

    秦飞宇顿时眉开眼笑,道:“这是自然,三十年的女儿红这是小英出生的时候我亲手埋得,总共才两坛另一坛等你们办婚礼的时候再拿出来喝。”

    “你们还没办婚礼?”秦牧诧异。

    程旭道:“小英不是怀孕了吗?这拍婚纱照,办婚礼都是很繁琐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家族就更麻烦了,我怕她累着,然后等到小孩出生再补办。”“现在孩子生了,小英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这婚礼要提上日程。”

    秦牧笑道:“打算怎么办?”

    “我们打算在泰安市办一次然后再到京城办一次。”程旭道。

    秦牧微微颔首道:“什么时候?”

    “就这个月吧。”

    “那如果来得及,我到时定要上门讨杯喜酒喝。”秦牧笑道。

    “欢迎欢迎”秦飞宇顿时喜笑颜开。

    杀神光临他女儿的婚礼,绝对是蓬荜生辉天大的面子。

    四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后半夜。

    期间,那坛女儿红喝光了秦牧从玄冰的乾坤袋中拿出来一坛灵草酿造的酒。

    “这小子,真没用。”秦飞宇看着喝醉的程旭,满脸嫌弃。

    这里只有程旭是普通人,喝醉了他们三个都没事。

    “前辈,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龙城吗?”秦飞宇好奇的问了一句。

    秦牧好奇道:“龙城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要在龙城?”

    “大家都去龙城夺宝了,前辈你修为逆天。应该是看不上那些所谓的宝物了。”玄冰酿的百草酒灵气很足,后劲也不小,秦飞宇喝的也有点多,说话有点大舌头。

    夺宝?

    “龙城有什么宝?”秦牧好奇的问道。

    他孑然一身,消息自然是封闭了些。

    “听说,龙城的千凤山上,每月十五,每当深夜,霞光万丈隐隐间,能听到一种戾鸣,好多人都说是凤凰在叫。”

    “还有人在千凤山附近看到一座巨大无比的石门,不过上面有禁置,根本进不去有人还在千凤山附近捡到了削铁如泥的利器,还有大把的灵草”

    龙城?

    千凤山?

    这两个地名很奇怪啊。

    “现在,天下武者皆涌向了龙城我大哥也去了,要不是这两个孩子的婚事,我也会去的。”秦飞宇道。

    “秦先生,房间给你准备好了,你就在这里讲究一晚上吧。”秦英安置好程旭以后,走过来说道。

    秦牧微微颔首。

    第二天,天还没亮,秦牧就被一阵呵斥声给吵醒了。

    走到窗户前,打开窗子,刚好可以看到门口马路上的秦飞宇和程旭。

    “跑快点,弱的跟鸡似的想要修炼,首先得有个好体魄。”

    秦牧笑着叹口气,心里替程旭默哀几分钟摊上这么个老岳父,往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

    不过也可以理解,武者生命绵长,程旭若是不修炼,数十年后秦英就得守寡。

    秦牧这时倒有点同情秦飞宇了可怜的老头,真的是操碎了心。

    秦飞宇这老头也是够狠的,连踹带踢的逼着程旭跑了整整十公里然后开始练拳,试着硬着朝阳吐纳。

    程旭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都快废了。

    秦英准备了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秦牧让程旭帮他订一张前往龙城的票。

    “前辈要去龙城,是要去夺宝吗?”秦飞宇问。

    “闲来无聊,就是去凑个热闹。”秦牧道。

    秦飞宇满脸认真,站起来拱手作揖,道:“前辈,我大哥也去了龙城,若是见到,还请照拂一二。”

    秦牧微微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