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国高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璞玉浑金

第三百二十二章 璞玉浑金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陈际泰和何腾蛟奉旨前往全州,与安南伯杨昌江一起,去料理杨国栋的后事。

    英雄人人敬仰,就算敌人也不例外。清兵不但没有毁坏杨国栋的尸骨,而且还立了坟。所以,陈际泰和何腾蛟的差事办得非常顺利,重新在全州之南选了风水宝地安葬,重新铸坟。

    三顺王的铁铸像也造好了,就跪在坟前。孔有德、尚可喜非常幸运,在生前看到了自己跪拜的铁像。

    跟他们同时被处死的,还有孔廷训和尚之信。

    行刑这天,全州南门外人山人海,百姓们接肩摩踵,纷纷争睹这一千古未闻之奇事。

    何腾蛟致祭词,并宣读了皇上亲笔所书的一首悼诗“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这首诗与杨国栋的绝命诗一同刻碑,永志纪念。

    “将军百战血染沙,妖氛未除恨无涯。此身归去终不悔,大明开遍幸福花!”这首绝命诗是何等的豪迈,表现了杨国栋视死如归、无怨无悔的英雄气概,同时还有对大明百姓都过上幸福生活的美好憧憬。

    而皇上的悼诗充满了惋惜、悲愤和激励,号召天下臣民学习英雄,继续英雄未竟事业。

    杨国栋安葬仪式结束了,这两首诗却是迅速流传开来,不但在南明的地盘掀起了学习英雄的热潮,就是在清占区,也鼓励了被压迫的人民,让人民看到了希望。

    同时,那些叛国者却是惶惶不可终日,其中,镇守汉中的平西王吴三桂最为害怕。

    他不能不怕,听说三顺王跪像之侧,还给他留了位置。

    ……

    “启奏陛下,安南伯杨昌江宫外求见。”这日,朱由榔正在与随行大臣们议事,李洪禀报。

    “宣。”朱由榔命道。

    “遵旨。”李洪答应一声出去了。

    不一会儿,朱由榔就见李洪带进一个少年来。

    说是少年,看身量却有一米八以上,长得虎背熊腰、膀大腰圆,只是双目红肿如桃,脸上稚气未脱,行动间毛手毛脚,一看就是?憾?倌辍

    杨昌江行礼毕,叩谢皇恩,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朱由榔命他平身,杨昌江却是不起“皇上,臣奉母严命,请求皇上恩准,让臣带孝出征。”

    “杨爱卿,这可不行。为人子者当守孝三年。朕先前有旨,孝满之后,准你随忠勇伯习学。”朱由榔一听这话,连忙摆手否决。

    “皇上,臣母说,忠孝不能双全,当先尽忠再行孝。臣母还说,承继先父遗志,就是尽了大孝。臣父死于清兵之手,臣愿意上阵杀敌,为父报仇。守孝之事,由臣弟昌河承担,他说要在臣父墓前结庐读书,三年后再入国子监读书。皇上啊,臣心里的仇恨跟着了火一样,皇上若不准臣之所请,臣情愿跪死于此。”杨昌江说到这里,连连磕头,碰地有声,显见其志甚坚。

    “陛下,安南伯母子深明大义,臣非常敬重。臣请陛下答应安南伯的请求,全了他们母子忠义之举。”吕大器被杨昌江的话所感动,连忙出班替他求情。

    “陛下,臣附议。”陈子壮、黄宗羲、陈际泰也都站出来求情。

    “好吧,昌江,朕准了。你回府去安顿好家事,就跟在忠勇伯身旁习学吧。”事已至此,朱由榔也只得答应。

    “皇上,臣知皇上让臣去忠勇伯身边习学是一番爱护之心,担心臣年纪小,上战场怕有个闪失。但臣不愿干舞文弄墨之事,那是秀才们干的,臣请求皇上让臣带兵打仗。皇上,臣打小随父练武,习学兵法,一身的本事,您不用担心臣的安全,若是不信,臣愿意跟侍卫大哥们比试比试,让皇上看看,臣是不是吹牛。”杨昌江生怕皇上不答应,自吹自擂开了。

    朱由榔看着这个十六岁的半大小子,吹自已“一身本事”,还要跟侍卫们比试,虽带着莽撞,但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却是让人看了喜欢。

    他把杨昌江留在后方,确实有保全之意,然而见到杨昌江本人,发现确实是个将才,让他去干军情,确实有些不妥。因为他看出来了,杨昌江不是那个材料,再加上杨昌江本人力请,朱由榔改变了主意。

    “虎父无犬子,朕信矣。好吧,既然你有志从军,承继父志,成人之美,朕何乐而不为?这样吧,朕委你哨总之职,暂在焦琏手下当差。”

    “谢皇上隆恩,臣这就去焦叔叔那里去报到!”李昌江心愿得偿,不由大喜,磕了三个响头,退了出去。

    “真是一块璞玉浑金,稍微打磨,必会光彩照人啊。”吕大器赞了一句,众人皆点头称是。

    朱由榔也点了点头,虽没有明言,眼中的欣赏之意却是表露无遗。

    少年伯爷,又得了皇上青眼,李昌江日后前途无量。众臣各自赞叹不止,更有有心者,在暗自盘算是不是求求皇上,将自家女儿嫁给他。

    朱由榔也存了给人做媒的心思,等公事忙完回到临时寝宫,他问戴忆兰“阿兰啊,阿花还没有婆家吧?”

    “没有啊,怎么了皇上,你想把她也纳进宫来?”戴忆兰答道。

    “滚!朕是他姐夫,怎么能纳她为妃?朕是看上了一个小伙子,非常喜爱,就想着跟他当连襟。”朱由榔一听戴忆兰的回答,很想知道她的脑洞是怎么开的,怎么说出这么荒诞的话来。

    “嘻嘻,皇上,你们汉人规矩多,我们可没那么多讲究。你要喜欢就纳她入宫就是,阿花一定喜欢。您不知道,那丫头可野了,又馋得要命,她曾经跟我说过,将来一定进宫,把宫里的好吃食全吃个遍。”阿兰笑道。

    “你呀,阿花那话没错,你是她姐姐,进宫去玩有何不可?既然是个小吃货,那就吃,有什么呀。进宫去玩,不是进宫当妃子,不知道你那脑子是怎么长的。”

    “皇上,阿花别看皮,主意正着呢,她要是看不上的人,你逼她也白搭。你说的那人是谁啊?不知道她看不看得上人家?”

    “杨国栋的长子杨昌江,今年十六岁,跟阿花年龄正相当,朕看他很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才想起小姨子来。罢了,既然阿花想自由恋爱,日后找个机会让她见一风,若是满意,朕就赐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