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全能技工 > 第49章 CTRL+F

第49章 CTRL+F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再不济也会让他被这个神秘组织给盯上,那还不是等于被阎王给盯上了。

    “哦?”黑衣人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几乎要贴着他的脸了。

    黑衣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在他身边却有一种连呼吸都感到困难的窒息感,吕天一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变冷了,这个人简直是厉鬼所变!

    “蒙古夺得天下是早晚的事情,小人只想在将来的朝廷上有一席之地!”吕天一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大声地吼出来。

    其实这个看似‘合理’的目的下,隐藏着一个更深的动机。

    一个被他视为禁脔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抢了,原动力是复仇。

    “就这个?”黑衣人说完之后哈哈大笑,那笑声依然那么有磁性,不过和他脸上狠厉的表情那么不协调。

    “小人恨一个人,他于我有夺妻之恨,某恨不得啖其肉,这个人就是终结者的发明者宋晨!”吕天一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在他这个黑衣人面前,似乎连婉转的说法都不能有,要把内心深处的想法交待给他才行。

    他像地府里的恶犬一样,能够嗅出谎言的味道。

    “哦,宋晨。”黑衣人淡淡地说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吕天一像鸡啄米似地点头,对方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名字,很明显黑衣人不只有他这一条线,看来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了。

    一旦思考起来,他其实还挺聪明的,明白了自己对于这个神秘的组织的价值就在于印证消息的真实度。

    “你放心,只要你听话,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即使是鼓励人的话,听起来依然那么恐怖。

    事后吕天一得到了巨额的奖励和一个隐晦的承诺,他都不知道更看中哪一个了。

    至少宋晨上了这个神秘组织的名单上,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吕天一邪恶地想到。

    ———————————————————————

    宋晨不知道背后突然而至的凉意是哪里来的,现在可是盛夏,即使是在夜晚也很热,他却无法享受‘后背发凉’而来的凉意。

    这反而让他下了决心,即使知道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也把自己的担忧给和盘托出。

    隐晦地提到连普通的兵士都知道武器什么时候运送,目的地在哪里,何时出发等这些详细细节,那怎么去防那些有心人呢!

    所以在主人翁心态爆发下,建议临时更改时间路线,用另一种方式来运输这批武器,并分成两批运送。

    宋晨知道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还有可能会为自己引来大麻烦,作为一个华夏好儿郎,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昧着良心当一个冷漠的旁观者。

    本以为吕师孟会想当然地反对,在他印象中,这个吕氏家族的成员总是一副看他不顺眼的样子。

    权力场上不是盛行这个丛林法则吗,不问是非,不问对错,敌人赞成的就必须反对,敌人反对的就必须赞成,这是我国封建王朝都逃不过的轮回。

    放下政见,对事不对人,一切以大局为重,这在权力场上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道德理想而已。

    “宋晨,你的建议很中肯,本官岂有不采纳的道理,既然如此你拟出一个简单的文书来,快,时间可不等人呀!”吕师孟答应得出奇地爽快,甚至好像还害怕宋晨变卦,催他快一点。

    其实吕师孟这么做,是有自己的小算盘。

    现在的宋晨终究还年轻,还没有经历大风大浪的磨练。

    也没有注意到文天祥的眼神暗示,或者说选择性地忽视了,立刻铺好纸拿起毛笔,奋笔疾书,他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就是一个傻蛋。

    正是这个民族拥有那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傻蛋’,才让华夏民族的文化绵延了五千年之久,他们才是民族之魂、民族的脊梁!

    为了脊梁,写吧!

    这个时代的字体都是繁体字,他这个现代人读的写的看的都是简体。

    让他认还是能认得出来,可是让他写就难了,更何况官场上用的是书面语言,那可是文言文了。

    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求助于‘前任’了,用上ctrl+f功能,前任的相关记忆被触发,他才把这篇文书写清楚了,还有点尴尬地交了上去。

    吕师孟看了看,倒也没有觉得这篇文书有什么问题。

    虽然用的直白的语言,对方又没有在东华门唱过名,是没有任何功名的白身,能写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本来他都想派一个书吏来替他执笔,看他要自己动手,就随他好了。

    此刻的宋晨就是大爷!

    谁让宋晨要来替他分担责任了,虽然此人的品级不高,才是从八品的文官,他的另一个身份确很有说服力,终结者一号的发明者,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背锅呢?这个头衔太有用!

    宋晨写得很详细,何时以何种方式运送一号,最要紧的是‘宋晨’的大名在上面,还把自己的指印按了上去。

    吕师孟出人意料地配合,马上加盖了自己的官印,吩咐手下人等严格执行‘宋晨计划’,后面他本身很紧绷的心情就舒展了许多,好像解决了一件心事似的。

    “宋晨,你中了吕师孟的圈套了,押运成功,功劳是他吕师孟的;可是一旦出事,你就会被揪出来当他的替罪羊!”等到吕师孟哼着小曲走后,文天祥几乎是暴跳如雷地对宋晨吼道。

    宋晨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并没有反驳,这并不是他平时的风格,文天祥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仔细想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有担当,把军国大事置于个人荣辱之上,这也是要有相当大的胸襟才会那么干。

    此子值得大力培养,这一刻别看文天祥暴怒了,他对宋晨的观感反而又上了一个台阶。

    之后文天祥又跟宋晨讲了许多秘辛,重点讲了那个神秘的组织,几乎渗透到了南宋各个角落了,一号多半已经进入对方的视线了。

    虽然皇城司陈不二那里也是留了点后手,但是阴狼真的要出手话,还从来没有失手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