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四当官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色固巴图鲁

第四百八十二章 色固巴图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王千里帮韩秀峰办过团练,后来又帮办过泰勇营甚至后来的盐捕营营务,甚至跟韩秀峰一道去万福桥头跟太平军交过手,又有陈虎、田贵等六个老兵油子帮衬,领三百多号兵堪称驾轻就熟。

    等兵勇们吃完晚饭,就召集各营原来的那些书办给兵勇们讲三国,同时让村里的钱庄掌柜派伙计来,帮着那些要给家捎钱的兵勇往家捎钱,或帮着把钱换成钱票。

    第二天一早,整队前往道署门口的校场,请吴廷栋检阅。

    吴廷栋站在戏台上慷慨激昂地说了一通,便让兵房书吏将驰援静海的公文交给王千里,然后让衙役把早准备好的酒搬出来,一人倒了半碗,给众人践行。

    道署的差役已连夜去知会包括固安在内的沿途各州县正堂,河营官兵走哪条路,每天走多少里,中午在哪儿打尖,晚上在哪儿歇脚都有章程,三百余人这一路上的吃喝拉撒睡全由沿途各州县负责,不用王千里操心。

    总之,河营原来的那些官兵就这么被打发去了静海。

    韩秀峰却没因此而闲下来,反而比之前更忙了,一边让陈崇砥招募工匠把南岸同知署、都司署、南岸守备署改造成军营,修缮南岸原来的那两处军营,一边同永祥一起开始拜访固安和固安周边的士绅。

    就在他一边大兴土木一边招兵买马之时,军机处竟因为他前几天上的一道折子炸了锅。一个小小的正五品同知居然想让招募的兵勇只在营内效力五六年,效力期满就解甲归田,这不只是有违祖宗成法,也是无法无天!

    兵部的几位尚书不但意见一致地坚决反而,而且奏请皇上治韩四的罪;在军机处行走的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同样认为这不合规制,但认为韩四这么做出于公心,也是为了朝廷,觉得驳回就是了,无需治罪。至于派兵轮流去静海效力的事,几位大人也觉得不妥,毕竟上战阵不是儿戏,频频调动会影响战事。

    彭蕴章没想到韩四一到任就闹出这么大动静,而军机处的那几位虽没明说,但话里言间全是人是你保举的,这事你看着办。彭蕴章实在没办法,只能带着几位军机大臣的意见,硬着头皮递牌子求见。

    咸丰盘坐在木炕上听完他的陈奏,一边翻看着早上刚从匣子里取出来几份的密折,一边轻描淡写地问“就因为不合规制?”

    “不只是不合规制,阿灵阿和魏元烺等大人反对有其道理,归纳起来有三一是有违祖宗成法,不合规制。二是兵勇频频更换,钱粮难免不出纰漏。三是放老卒出营,如不善加安置,恐有后患。”

    这件事咸丰不但早晓得了,而且觉得韩四那么做没什么不妥。毕竟绿营也好,八旗也罢,终究是要上阵打仗的,而打仗靠的是青壮,不是老弱病残。

    可听彭蕴章这一说,又觉得兵部尚书阿灵阿和魏元烺是老成谋国,毕竟兵勇要是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那些领兵的丘八更容易在钱粮上做手脚。而让那些上过阵杀过人的老卒解甲归田,要是不善加安置,要是让那些老卒没个营生,说不定真会造反。

    想到大清已经够乱了,咸丰觉得不能再添乱,放下折子沉吟道“既然这么做不妥,那就驳回吧。”

    “臣遵旨。”皇上没说要治韩四的罪,彭蕴章终于松下口气,想想又小心翼翼地说“皇上,韩秀峰奏请选派河营官兵轮流去静海效力一事,阿灵阿和魏元烺等大人一样觉得不妥。”

    “沙场练兵,这又有何不妥?”咸丰端起茶喝了一小口,俯身看着他道“韩秀峰在折子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吗,选派官兵轮流去阵前效力,兵还是那么多人,只不过不是同一拨。再说他拢共就派去两三百兵,便是那些兵效力期满全回固安,又能耽误什么战事?”

    “臣也是这么以为的,毕竟静海那边已有三万多兵马,多这两三百兵起不了大用,少这两三百兵也耽误不了大事,只是……”

    “别只是了,照准吧。”

    “臣遵旨。”

    想到堂堂的军机大臣竟因为这点事求见,咸丰不禁笑道“这个韩四,既是个实心办差的,也是个不省心的。才到任几天就搞出这么多事,还被科道弹劾。”

    彭蕴章这些天忙得焦头烂额,真不知道这事,忍不住问“皇上,韩秀峰又被弹劾了?”

    “嗯,弹劾他的人还不少。”

    “敢问皇上因为何事?”

    咸丰下意识看了看堆在里头的那摞折子,轻描淡写地说“罪名不小,不过归纳起来就四件事,一是擅自变价发卖衙署兵营,二是赖账,三是身为朝廷命官却没朝廷命官的体面,有失体统,四是逼捐,闹得官不聊生。”

    彭蕴章大吃一惊“擅自变价发卖衙署兵营,他……他胆子也太大了!”

    “这你还真冤枉他了,据朕所知他这么做既是实属无奈,也是经吴廷栋首肯的,吴廷栋已就此事上过请罪折。”

    “皇上,这么说他是想以此为练兵筹饷。”

    “是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想真难为他了。”咸丰越想越郁闷,咬牙切齿地说“至于赖账,朕以为他这账赖得好!前几任河员竟借酬神之机大肆挥霍,留下近万两亏空,是可忍孰不可忍,朕已命内阁拟旨,著有司查办了。”

    听到皇上一口一个“韩四”,彭蕴章终于松下口气,想想又忍不住问“皇上,弹劾韩秀峰有失体统和逼捐又从何说起?”

    “兵科给事中风闻奏事,称韩四身为正五品管河同知却没正五品的威仪,出行竟不用仪仗。可据朕所知前呼后拥敲锣打鼓是威风,可雇那么多人不但要花银钱也会骚扰地方,韩四实心办差,身边本就没几个家人,穷得都要变价发卖衙署为练兵筹饷,哪有余钱去逞官老爷的威风。”

    “皇上圣明,据臣所知韩秀峰本就是个节俭的,不但没几个家人,好像都没乘过轿。”

    “所以说不能让实心办差的人吃亏,更不能让实心办差的人蒙受不白之冤。”咸丰顿了顿,接着道“至于逼捐,朕以为韩四这捐逼得还不够狠,还是太心慈手软了。本该有一千五百余兵勇的河营,能战之兵竟只有三百多,你说说那些个狼心狗肺的丘八吃了多少空饷,要不是担心军心不稳,连朕都要治那些个丘八的罪!”

    “绿营糜烂,积重难返啊,”彭蕴章想想又拱手道“皇上明察秋毫,既是被弹劾的韩秀峰之幸,更是我大清之幸。”

    想到上海的乱党还没剿灭,静海那边的长毛还在困兽犹斗,湖北安徽的战局更让人揪心,咸丰的心情实在好不起来,紧攥着拳头道“这样的幸事不要也罢。”

    彭蕴章连忙劝慰道“皇上,古人云多难兴邦,皇上您一定要保重龙体,只有保重龙体才能励精图治,才能……”

    “你的孝心朕是晓得的,军机处那边还有一堆事,跪安吧。”

    “臣遵旨。”

    “等等。”

    “皇上……”

    想到韩四差点又蒙受不白之冤,咸丰沉吟道“朕刚才说不能让实心办差的人吃亏,韩四这个人你保举的好,他是个实心办差的。朕让他去练兵,却给不了多少练兵的银子。让他一个捐纳出身的署理永定河南岸同知已招来不少非议,再加官进爵不晓得又会被弹劾成什么样,想想只能赏他个勇号。代朕传旨,赐号色固巴图鲁。”

    hansidanggu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