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341章 皇帝醒了

第341章 皇帝醒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沈姝的话刚一出口,眼见她极快打开锦盒,取出黑丸。

    

    楚熠凤眸微凛,身形微动,正要上前——

    

    却被暮和拦在身前。

    

    “殿下,现如今只有沈姑娘试药,或许才能解开黑丸的玄机。”暮和面无表情地道。

    

    楚熠脸色微沉“你能保证,她服下黑丸,不会中毒?”

    

    不止是他,就连一知半解的沈晋明,都迈动脚步,想要冲上去阻止沈姝。

    

    “两位是关心则乱。”暮和极快说道“太后最是惜命,绝不会以身犯险,这黑丸太后既然能吃得,沈姑娘也定然没有大碍。”

    

    就在他说话间,沈姝已经察觉到身后的变故,飞快切下一小块黑丸填进了口中。

    

    黑丸入喉,便有浓郁的檀香气充斥在唇齿间,而这些檀香气里夹裹着的,却是让沈姝的味蕾感觉异常熟悉的血气!

    

    就像沈姝数月前醒来时,第一次尝到药味时的感觉一样。

    

    这股血气,她此生从未曾尝过。

    

    可是,味蕾似有记忆般,让她脑海里登时浮现出血气的信息。

    

    是人血!

    

    是白氏嫡裔之血!

    

    这个念头一起,沈姝非但没有放下心来,眉头蹙的更深。

    

    若只单单是白氏嫡裔之血,为何焚之会有毒气?

    

    楚熠冷冷睇了眼暮和,见沈姝眉头紧锁,以为出了什么岔子,忙越过暮和走到她面前。

    

    “你怎么样,可有不妥?”

    

    他绷紧的后背,和眼中的关切,让紧随其后走来的沈晋明,脚步一顿。

    

    沈姝忙摇头“我没事,只是这黑丸,着实有几分古怪。”

    

    这话让楚熠面色微松。

    

    沈姝正欲开口告诉他们实情——

    

    殿外忽然有禁军来报“殿下,安定县主的随侍说有要事相告。”

    

    “随侍?”楚熠剑眉微挑。

    

    沈姝亦是一怔。

    

    她进宫只带了飞羽和刘一流。

    

    飞羽本就是熠王身边的人,若要报什么事,必不会这般大张旗鼓找人传话。

    

    不是飞羽,那便是刘一流!

    

    刘一流的来历,沈姝本就要如实告知熠王。

    

    只是,沈姝知道,刘一流深谙宫里规矩,绝非莽撞之人。

    

    这样使禁军传话,定是发生了什么紧急之事。

    

    “是太妃送我的内侍,许是有要紧事,还请殿下允他进来。”沈姝忙道。

    

    楚熠闻言,朝禁卫颔首。

    

    不过半盏茶时间,身穿内侍服的刘一流,便被禁卫带了进来。

    

    刘一流走到沈姝面前,单膝跪地“主人,奴婢探查太极殿,恐有不妥,还请主人前往一观。”

    

    沈姝没想到,他竟直接叫自己主人,着实惊讶。

    

    只是,又听见他说太极殿有异样,忙看向楚熠。

    

    楚熠眸色微沉。

    

    太极殿内外有他亲派的禁军把守,此人进出太极殿,如入无人之境,身手绝非寻常。

    

    楚熠并非盲听盲信之人,因着刘一流称沈姝为“主人”,他便先信了刘一流三分。

    

    “太极殿里谁在伺候?”楚熠侧头问身边的禁卫。

    

    “半个时辰前,皇后娘娘移驾太极殿,在门口看见了太子妃萧氏,后带着萧氏进了寝殿。”禁卫据实回答道。

    

    “萧晴初?”楚熠剑眉紧蹙“母后带她进殿,怎不曾听你们来报?”

    

    禁卫犹豫一下,回道“是娘娘身边的韦公公说,殿下要事在身,微末小事,有娘娘在,无需特意禀报。”

    

    楚熠面色骤冷“我倒不知,母后身边的内侍,竟能使唤动你们。”

    

    淡淡一句话,却夹杂着雷霆怒意,骇得殿上禁军,齐齐跪在地上。

    

    沈姝听萧晴初在太极殿,登时一惊。

    

    在她“前世”的梦境里,萧晴初是上位之人。

    

    萧晴初的本事,沈姝从来不敢低估。

    

    因牵扯到皇后,她不便置喙太多,看向楚熠道“殿下,正好我已三日不曾见过皇上,不如我们去太极殿瞧瞧。”

    

    楚熠脸上的冷意稍敛。

    

    “此处离太极殿尚有段路程,你身子虚弱,我带你过去。”

    

    说完这话,他直接从一旁的内侍手里抓起斗篷,将沈姝裹了,大掌揽上她的腰,施展轻功朝殿外掠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沈晋明睁大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

    

    待他反应过来,楚熠和沈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诶……”

    

    沈晋明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却发现空旷的暖阁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那眼神好似在说,你妹妹被殿下掳走了……

    

    沈晋明气极,跺了跺脚,忙追了上去。

    

    亲娘诶,这可是皇宫……皇宫啊!

    

    

    

    楚熠带着沈姝,赶到太极殿时,皇后已经为皇帝更衣完毕。

    

    屏风和炭盆被内侍们搬出寝殿,萧晴初重又跪在皇帝榻前,朱唇轻启,无声为皇帝诵着经文。

    

    若非空气里,仍留有一丝残留的暖意和檀香气。

    

    若非沈姝向来对气味敏感至极。

    

    或许根本就发现不了,刚才在这太极殿里,发生了什么。

    

    “呕……”

    

    沈姝前脚刚踏进寝殿,还没走两步,钻进鼻尖的檀香气,让她几乎无法自控的干呕出声。

    

    “嗬……咳……嗬……”

    

    几乎是与此同时——

    

    寝榻上许久不曾有过动静的皇帝,也似突然被触动似得,喉咙里发出了声响。

    

    萧晴初离皇帝最近,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皇帝的异动。

    

    她惊喜交加,猛地直起身,语无伦次道“娘……娘娘,母后……皇上……不,父皇他……他醒了!”

    

    皇后本因殿门口的干呕声,抬头看去,猛然听见萧晴初的话,不可置信看向皇帝。

    

    “嗬……嗬……嗬……”

    

    此刻的皇帝,声音更加急促,眼皮似在使劲往上翻,连惯常平放在身侧的手,都抬了起来。

    

    这是醒来的征兆。

    

    “皇上,皇上你醒了皇上……”

    

    皇后喜极,热泪盈眶,冲到榻前,握住皇帝的手,紧盯着皇帝的面容,不忘命人唤太医“太医,去叫太医来。”

    

    而沈姝,勉力平复下要干呕的冲动。

    

    在萧晴初兴奋、皇后激动的声音中,沈姝隐约听见皇帝微弱又急促的呼吸声。

    

    她心里咯噔一下,抬头朝寝榻上,将要“醒来”的皇帝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