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道剑尊 > 第1069章 轻描淡写

第1069章 轻描淡写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夜族人由大小家庭组成,他们无有父母与亲缘血脉,仿佛每一个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简洁,也只有夜族人自己知晓这是什么原因造就的。

    而家庭之内以辈分来定夺,大的家庭有七到八人,小的却只有两三人,肖便来自其中一个小家庭,家庭的名字为‘博克多’意味探索者的。

    这一家庭出身为探险家,肖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每一位夜族人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城池和驻地,他们与君主的关系都十分平衡,而家庭的发言人更是串联起整个夜族核心。

    肖的死亡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博克多家庭内出现的探查者不过十几人,他们分别来到血腥旧树和夜灯城询问具体情况,除此之外似乎不温不火。

    对于夜族人的秘辛,血族的高层们也畏惧,夜族人的秘密似乎封闭的很紧,更不可能让外人知晓,血族在长老们的严守之下,要做到的就是闭上嘴巴,等待一些补偿之外,再无其他。

    而穿过层层雾色,视角牵引向上城区向北的一角。

    硫磺城。

    作为肖的城池,硫磺城是一个繁华的城镇,巨大的范畴容纳了足足九个镇级别大小的村为领地,无数精锐在此扎根生活,在造就了一层层精锐。

    硫磺城,城堡之内。

    一群管家正将层层叠叠的文件搬入城堡的书房之中,头发花白的老安是城堡的大管家,他深得肖的信赖,他更是硫磺城的财政大吏,位高权重。

    如今,老安正服侍在一名面色苍白的领主身旁,数名财政部的负责人正飞速的分析着过往的文件,一条条信息托盘而出,仿佛大数据演算着什么。

    “老安,肖临走前都留下了些什么话?”那名领主正平静的向身旁的老安问道。

    大管家老安连忙回想道“东大人,领主他似乎并未有所留言,只是兴奋的告诉我,他计划了十几年的计划终于开始了,随后就带着所有黑水骑士去往买下的玛术地区,并且联系血腥旧树的领主从巨树城出发,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了。”

    那个被称作东的夜族人领主则疑惑道“十多年的计划,博克多内似乎没有给他布置这么长线的任务,是什么任务让他留意了这么久,一去不回?”

    老安连忙将一份精密的资料递给领主东,随着羊皮卷轴的残破拼凑以及一条条有条不紊的整理,还有分析与长时间内添加的层层关系,一副完整的玛术王国计划出现在眼前。

    老安诚惶诚恐道“领主对玛术王国的文化很是痴迷,似乎在几次购买后得到了一条秘密,这个文件就藏在床头,我一直未曾敢翻看,直到出了事后,我才敢将他拿出来。”

    东翻看着那精细的计划,直到最后的几页出现,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苦笑随后是有些讥讽,似喃喃自语的翻覆确认了几遍,最后随手将资料扔在桌子上。

    “大伙都停下吧,不用寻找了。”东摆了摆手说道,一群财政官们纷纷停下动作,本以为是硫磺城内的生意出了差错被人密谋的情况,谁知玛术地区买下后从未有过贸易往来,反而是痴迷的寻找。

    东背着手,一身奢华的皮草不加掩饰的雍雅,一双靴子从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先是踱步,后来有些叹息。

    “博克多,真的如名字一样,都是一群挖空心思的探险者。唉,愚蠢的肖,魔神的秘密隐藏那么久,却是一个普通的家伙就能探索的吗?就算是我,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东摆了摆手道“老安,从今天开始硫磺城继续保持平衡发展。肖已经回不来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你等待着我的信息,用不了多久,将会有人空降。”

    老安单膝跪地礼拜道“是的,老安一生为夜族服务,只要博克多家庭命令,老安一定会照办。”

    东摆着手离去,身后的黑水骑士面无表情的跟随在其后,肖的死去仿佛是一场小事件而已,直到金色马车从硫磺城内的围护下离去,城池领主的死去好像对城池没有丝毫影响。

    博克多,东。

    出身自博克多家庭的另外一人,不过三人的小家庭有家长和两名夜族子嗣共同维护,而硫磺城不过是家庭内的一座城池,东作为家庭第二人地位犹在肖之上。

    这位奢华的领主正在马车中对着窗户自言自语道“唉,可怜的小家伙儿。不过在地陆上行走了几十年便就如此回到地狱去了,算了,请家长在开启仪式,召唤个新人吧。”

    马车匆匆走出硫磺城,向西北方向驶去,直至一天时间后,速度不凡的马车回到东自己的城池,这里比起不远的硫磺城更加繁华,名为夜明城,这是一座上城区内公认的逍遥地,繁华的街市被大多数赌场占据,销金窝与快活林,一切由夜族人领主控制,没有任何人敢违背这里的规矩。

    东自一群卫士的护卫下来到那座奢华的高塔之中,他将光影转换,一道身影久违的出现在荧幕之上,东缓缓的将肖的事情汇报,荧幕那头的中年人叹息一声,似乎很意外。

    那人缓缓道“肖太过年轻气盛了,想要开启魔神如果那么容易,夜族也不需要在这片深渊地陆继续和那群魔神分割好处了,直接占据了更多高级位面岂不是更好?”

    东耸肩无奈的表示道“是我们教导的不利,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即便他已经死去,灵魂也得被夜魔大人召唤回夜魔之地,现在无需为他费神了,你没事的话举办个新的仪式,召唤个新的家伙来地陆之上。”

    “好吧,就这样。我还有事情,下次再说。”荧幕那头匆匆别离,似乎肖的死并不意外,一名夜族人竟然如此痛快的便离开世界,这要是让其他二族知晓,绝对会无比意外。

    ……

    巨树城,别院之中。

    雷尘枯坐七日,焚魂点将令屡立奇功,雷尘终于从两个灵魂的口中抠出了不少秘密。

    “回转,仪式,夜魔之地,夜族人果然非同凡响。”雷尘喃喃道,显然结果让他出乎意料。

    将一切安排妥当,雷尘从冥想之中退出,没想到夜族人的结果如此惊人,雷尘也不由得的消化一阵,将灵气引回体内,雷尘松快了几下步伐,准备先放松放松,讨要自己在沙漠中以补给换来的不少张不平等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