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陵计 > 第二百二十一章:龙冢所在

第二百二十一章:龙冢所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搬山道人赵老爹

    龙冢所在尽深渊

    赵老爹没有让小刘在一直歇斯底里的疯下去,他背起仍旧昏迷不醒的黄朵朵,拉起小刘大步的走出了那间有祭坛的石室。

    出了石室,赵老爹让小刘背着黄朵朵,自己则打开手电带他们一路沿着漆黑昏暗甬道向前走去。

    这一路没有人说话,整片区域安静的几乎让人窒息。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前面隐隐的传来了一丝光亮,还有阵阵的轰鸣声,那是水声,水流从高处落下时发出的声响。

    看到这丝光亮之后,赵老爹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到了。”

    “到了?到哪儿了?”小刘劲走两步问道。

    “九婴龙冢。”赵老爹边说边停住脚步,小刘被着猝不及防的停顿搞的一愣,一个刹车不及险些撞在赵老爹的身上。

    赵老爹回头瞪了小刘一眼,小刘有点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一步,尴尬的说道:“这里就是那个龙冢?”

    “不是这里,是……”赵老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是下面!”而打断赵老爹话的正是之前一直昏迷的黄朵朵。

    “哦?丫头,你知道?”赵老爹诧异的问道。

    “我只是……”黄朵朵拍了拍小刘的肩膀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小刘会意将黄朵朵放了下来,黄朵朵缓了口气这才接着说道:“我只是听我哥哥说过。”

    “原来是这个样子。”赵老爹点了点头说道:“姓黄的杂毛小道还是很有天分的,只是可惜了啊!”

    赵老爹的话让黄朵朵一下子又陷入到了痛苦的回忆中,不由得又开始抽泣起来。

    小刘见状赶紧上前拍了拍黄朵朵的背,轻声的说道:“别伤心了,等我们出去了,再好好的吊念黄道长。”

    赵老爹也跟着长叹了一声,然后拿起白碗用手将里面的水泼在小刘和黄朵朵的身上,搞得两个人一愣。

    “这是……这是干什么?”小刘诧异的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想活命的话就别废话。”赵老爹边说边将里面剩余的水泼在自己和二郎的身上。

    随后,又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捆浸泡过桐油的红线,他拿出一头递给了小刘,说道:“将这红线系在身上,红绳不要断,把我们几个人拴在一起,懂吗?”

    “哦哦哦!”小刘点头照搬,接过红绳将自己和黄朵朵拴在了一起后,将绳头递回给了赵老爹,赵老爹接过绳子将自己和二郎也都拴在了一起。

    他的手法很快,也很怪,他在将四个人拴上了之后,又将剩余的红绳每十厘米打了一个怪异的结,一共打了一百零八了绳结之后,他才缓缓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赵老爹的动作幅度虽然不大,可此时的他依然是满头大汗,很显然,刚才的一番准备工作让他整个人都消耗了极大的精力。

    “这……这是搬山道人的捆仙结?”黄朵朵看到赵老爹怪异绳结后惊讶的说道。

    “你知道?”赵老爹难得露出一丝惊诧的神色。

    “我也是听我哥哥说的。”黄朵朵说着低下了头,“我哥哥很久以前告诉过我,搬山道人一共有三样不传之秘,一是搬山橛子甲,二是阴阳子母剑,三就是这万里捆仙结。只可惜这三样搬山道人的秘籍已经几乎失传,当世的盗墓好手中,仍会搬山橛子甲的只有不到三个人,而那阴阳子母剑和万里捆仙结,更是早已无人知晓。”

    “这都是那个杂毛小道告诉你的?”赵老爹说道。

    “嗯!”黄朵朵点了点头。

    “不赖!”赵老爹赞许的说道:“能一眼就认出这是搬山道人的万里捆仙结,说明丫头你也算有这方面的悟性。”

    “赵老爹,你既然会万里捆仙结,那么你也是搬山道人?”黄朵朵问道。

    “没错!老夫在当年就是搬山道人,因为打的一手好绳结,所以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困灵仙。只不过,这个绰号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人叫过了。”赵老爹叹道:“丫头,咱们两个也算是一脉之人,既然有缘,如果今天我们能活着出去,你愿不愿意跟我学学本事?”

    “当然愿意!”黄朵朵立刻答道:“等我学好了本事,再进来这里将我哥哥的尸骨带出去。”

    小刘在一边听着,心中不免暗想:傻丫头,你哥哥早就被那龙鼎石砸成泥了,就算你再进来一百次带出去的也只不过是一些碎渣而已。

    可是,他又不忍心打破黄朵朵那天真的梦想,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算她有时候在强悍,姑娘终归还是姑娘,有些想法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赵老爹拍了拍黄朵朵的头笑道:“好孩子!咱们的这份师徒缘分有没有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了。”

    说完,他拿过手电筒当先带路朝那发光的地方走去。

    光,是在平常不过的东西,它几乎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可是,当你身处在几千几百米的地下世界时,光往往就成为了极度奢侈的东西,它不仅仅代表着希望,更是一种力量,一种足以让一个垂死之人活下去的力量。

    可是,希望往往与绝望一线之隔。

    人们在等待希望的时候,往往等来的都是绝望,那是一种由天堂跌入地狱的落差感。

    而此时摆在在小刘他们三人面前的不是什么失望的落差感,而是足以致命的巨大落差。

    因为,当他们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那片光域尽头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此时的他们正处在一个笔直的峭壁之上。

    原来,那巨大的寺庙群背面居然是一个巨大的深渊。

    深渊深不见底,凛冽的寒风夹杂着一股子难闻的腥臭味扑面吹来,而随着风一起钻入人心的,不止那血腥的味道,还有那好似百鬼夜啼一般的风声回响。

    深渊四周的山崖峭壁将其围绕成一种不规则的圆形,山壁上到处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山洞,有的大如殿堂,有的小如针孔,有的里面时不时飞出一些蝙蝠、鸟兽,有的里面则奔腾流淌着黑色的河水,击打在附近的石壁之上,发出剧烈的轰鸣声,而更多的山洞中露出的则是一条条手臂粗细黑色的铁链。

    这些铁链一直想深渊中心延伸,一直延伸到深渊中心那颗巨大无比的古树之上。

    可这些铁链锁的却并不是这颗古树,而是盘在这颗古树上的一条巨龙。

    巨龙头朝下,尾朝上,被铁链牢牢固定在那株早已经石化的巨树之上。

    龙,是中国传统神话当中的神兽,象征着吉祥,象征着权利,人们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龙的存在,可是,他们认为的事情就真的是对的吗?

    既然是力量与权利的象征,既然是吉祥的瑞兽,为什么要被人所在这里哪?

    那些黑色铁链每一根的末端都有一个巨大的铁钩,铁钩洞穿龙骨,铁链随风而动,带的整块巨龙骨架也跟着左右摇摆,那架势看起来好像是要活过来,遇水升天一般。

    “那……那是龙吗?”小刘惊讶的有些结巴道。

    “这里被叫做龙冢,那自然就是龙。”赵老爹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小刘结结巴巴的说道。

    “没什么可是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赶紧下去。”赵老爹一字一句的说道。

    可下到深渊里,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了。

    古树,是栽在一个巨大的米字型石台之上。

    那石台不知道是何人建造而成,更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建成的,只是知道它横跨了整个深渊,每一处石台的颜色也不尽相同,八个石台分别涂油八种不同的颜色,除了我们熟知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之外,离着小刘他们最近的那个石台是黑色。

    石台很宽,大概可以同时跑三辆马车,上面不规则的摆放着几尊头大身小,手持长枪的石雕,有的三个,有的五个,最多的摆了八个,最少的连一个都没有。

    另外,每个石台尽头都对应着一个高大漆黑的铁门,铁门紧闭,不知道铁门的另一头通向什么地方。

    此外,在深渊石壁上爬满暗红色的藤蔓,这些藤蔓如成年男子小臂粗细,它们相互缠绕,盘根错节,几乎将整片深渊峭壁布满。不仅在深渊的墙壁上,甚至在那些黑色的铁链上也都缠满了藤蔓。

    而这些藤蔓并非是凭空生长出来的,它们的源头是那株似乎早已经石化了的古树。

    古树的树干呈现漆黑的颜色,有的地方被人用大块的青铜板给盖上了,有的地方则早已开裂,此时正有一股股暗红色的液体流出,就好像是一个受伤垂暮老者一般。

    可它的树干虽然是黑色,但越往上颜色越浅,更奇怪的是,就在赵老爹说完时间不够的时候,那株古树竟然开始开起了一种淡蓝色的花,而这深渊中耀眼的光芒也正是这些花所致。

    古树藤蔓上的花朵起初很小,它只有巴掌大小,可只是几个弹指的工夫,它们竟然长到了半米多长,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些诡异的花朵不止只开在那古树顶端,它们越开越多,慢慢的整片深渊峭壁上都开出了那些诡异蓝色的花朵。

    此外,那些花朵越开越大,花瓣的颜色也从淡蓝色逐渐变成了白色,慢慢的花瓣经脉由纯白变成了血一样的鲜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