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的美颜手机 > 第九十二章 引仇

第九十二章 引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说实话,李悠自己都没想到效果这么好。他的本意只是震慑住对方,落对方一个面子,见好就收也就罢了。这样的暗中交手,还能顾全些脸面,素昧平生的,还不至于打生打死。这也是李悠喊住剑六的原因,那丫头出手完全没轻重,出手就是杀招,李悠也是怕了。

    

    李悠虽然没预料到这人这么容易就被突破了心防,但是他这一喝蕴含着他的灵魂力。突进朱由钰的心灵后,下意识的就动用了他自己研究出来的梦境之术。

    

    所以朱由钰才会看到金碧辉煌的金銮殿。毕竟李悠虽是皇子,这个世界的圣皇宫他还没去过,自然不知道什么样子。自然是按照他熟悉的影视剧中的紫禁城来构筑了。

    

    虽然伴随朱由钰一声我有罪,放下了心中的负担,迅速恢复了一个元婴高手应有的心防,清醒了过来,让李悠没机会过多的窥探这位的记忆。但是一些引起这么重心理负担的记忆碎片,也足够李悠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这位朱由钰竟然是一位九天,只不过是不甘不愿的一个九天成员。也正是这股不甘愿,一只压迫着心灵,才让李悠这么轻易的突破了他的心防。

    

    这就很可怕了。

    

    相比于浮屠血海宗,无论李悠,还是孟师和李悠的那些师兄们,一直以来都是少数更重视九天的存在。浮屠血海宗的底细,说实话已经被起的差不多了,无论是功法,还是主要成员,李悠大致也都心里有数。这股势力其实最可怕的既不是那些数量可怕的血神子,也不是那种近乎发挥完全势力,悍不畏死的血神子分身,这些李悠都有手段解决。甚至都不是雷灭,金婉玲这些相当顶尖的高手,一直以来,这股势力最可怕的都是薛韦这个超脱的存在。

    

    现在,薛韦被李悠坑了,被天道掳走了。浮屠血海宗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反而是九天,孟师他们数百年的努力,都没抓住九天的尾巴。也就是机缘巧合,数百年努力的隐剑,终于建功,出现了钱初九这么一个机会,再加上李悠的吸引,终于算是印证了九天的存在。

    

    但是钱初九掌握的情报其实很有限,他就是一个中层甚至偏下的杀手,又能了解多少。钱初九最大的贡献,只是证明了九天的存在,引动了圣门专业的情报机关的注意。

    

    通过种种迹象和情报汇总,李悠和孟师他们基本可以断定,九天有人潜伏在圣门,而且地位不低。

    

    孟师和李悠师兄们得出这个结论,是通过情报中的蛛丝马迹判断出来的。这方面常无痕和长孙冬岐提供了最专业的见解。这俩人一个潜伏专家,一个情报专家,合力起来,只要九天有活动,也很难不被他们抓到蛛丝马迹。

    

    但是李悠不同,他得出结论的依据更直接,来自于他那件山河诛邪图。黑棋已经确定的,薛韦是黑炮,现在已经消失了,显然已经确认了,薛韦无法再为祸人间。但是让李悠一直揪心的是另一枚黑相,和三枚黑卒。黑卒的危害级别还能忍受,但是黑相,李悠实在无法想象还有人对人族的危害比薛韦还大。

    

    当然了,这套棋子李悠经验也少,他也不能确认相就比炮厉害。这玩意儿你要真按下象棋来说,肯定炮的作用更大,但要是从字面意思来看,相的地位无疑更高。问题是李悠赌不起,所谓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李悠更愿意按照最高规格对待这个隐藏的敌人。

    

    既然朱由钰是九天的一员,那么朱元晦?

    

    李悠饶有兴致的瞥了一眼朱元晦,眼神中充满了玩味。

    

    但就这一眼,麻烦了。不管李悠出于什么原因,对于朱元晦而言,这就是挑衅。怎么样?你的弟子也太不堪了,一声呵斥都承受不住。

    

    不过朱元晦依旧自持身份,自然不会像弟子那样,上前把李悠拽下座位,那样实在太跌身份了。既然你用喝,那也接我一声。嘴都没张,鼻孔中冷冷的哼了一声。

    

    喝,说白了,声音只是载体,真正生效的是其中蕴含的灵魂力。新手往往需要情感饱满的一声喝,主要是借助这种声音的调动,来强化情绪,更好的调集灵魂力。但到了朱元晦这等级别,根本就不需要这种低级的辅助手段。他多的是更高效,威力更强悍的灵魂力技巧。之所以还用喝,只是为了回敬李悠,一摸一样的手段才能显示水平,否则用了什么高深的技巧,依旧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冷哼声虽不大,但是蕴含的灵魂力可不弱。自己弟子什么水平,朱元晦心知肚明,能让朱由钰吃这么大亏,看来这李悠灵魂相当强悍,全力出手,应该也死不了。

    

    铺天盖地,恐怖的灵魂压力扑面而来,李悠不惊反喜。

    

    作为朱由钰的恩师,李悠怀疑朱元晦有理有据,这可不是个人恩怨。但怀疑归怀疑,对方身份太高,没有什么确定的证据,李悠根本不敢轻易露出怀疑的意图。所以李悠想到当初是怎么确定的薛韦。那是和薛韦的血神子分身交手,杀意入体,被黑棋感应到,才产生的联系。

    

    所以李悠那玩味的一眼,既是真情实感,也有那么一些刻意。他就是赌朱元晦自持身份,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场合,不会真的动手。

    

    双方的灵魂力一接触,李悠就暗暗咋舌。抛开手机,雷龙舟这些外力,李悠最引以自豪的就是灵魂的修为。起码目前为止,他遇到的能在灵魂方面压他一头的,也只有佛祖和薛韦了。老姐算半个,那是超脱以后,才全方位有了质的飞越,灵魂方面才大幅度超过了李悠。

    

    超脱者已然突破了这个世界的极限,那强也就强了。这朱元晦还是第一个李悠见过的灵魂强度压了自己一头的人物。难怪孟师之言打不过,这么强的灵魂,再加上强大的修为,相辅相成之下,可想而知战力是多么彪悍。

    

    这怕是已然出于超脱的边缘,只是没跨出最后一步罢了。甚至李悠怀疑,他是故意压制自己不去跨那一步,只为了打磨的更加圆满。

    

    也幸亏只是灵魂力交锋,李悠还有一些反抗之力,要是正面交手,李悠除了架起雷龙舟逃,似乎也没其他手段了。

    

    而且李悠的灵魂力也没硬抗,而是边抵抗边引导,引着这股灵魂力冲向了山河诛邪图。他倒要看看这个朱元晦是不是黑相。

    

    黑相毫无反应,这股灵魂力冲入丹田,被李悠引导击中了山河诛邪图,却仿佛虚幻一般,穿行而过,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最终被自主动起来的雷龙舟狂暴的撞散了。

    

    嗯?

    

    朱元晦脸上露出一丝异色。灵魂力,或者说神识是高手最重要的一种感知手段,甚至比眼睛重要,最善精致细微的观察。只是这一击,朱元晦就对李悠的灵魂水准有了准确的把握,出乎意料的强,强的有点出格。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灵魂力被引到了他体内的某处,突然就失去了感应。能屏蔽灵魂力的只有祖窍。而且最后一瞬间,感应到的那股模糊的气息,似乎是原来如此,难怪佛祖安排他坐左一,后生可畏。

    

    “原来是人皇啊,那你坐的,只是后果的沉重,你做好准备承受了么?”

    

    朱元晦态度的突然转变,大家都很不解,但也明白,试探出结果了。这小子竟然真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朱元晦代表儒门承认了。加上佛门的安排,道门的不在意,三圣门的决议,其他人还真就没资格再质疑了。

    

    李悠眼神有些疑惑,竟然不是?还是方法有问题?这破宝贝,什么都要摸索,就不能附送份使用说明的。听到朱元晦的话,李悠施了一礼。

    

    “赶鸭子上架罢了,无所谓准没准备好,总是要面对的。”

    

    “哼!佛门,有趣。”

    

    朱元晦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坐下闭目养神,再无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