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四章 真武五重

第四章 真武五重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楚言我儿

    当年看到这些字的时候,为娘恐怕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这回音环和其的归墟塔,是为娘最后能够留给你的礼物,希望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代替娘亲来保护你。

    回音环已经设下禁制,除非是用你我母子的鲜血,否则他人绝对无法开启,而其的归墟塔,需要你自己慢慢探索。

    不过娘亲可以告诉你的是,归墟塔的一层,如今已经开启,其血池里,是沧海裂云兽的精血,如果你的身体遭到重创,哪怕是筋脉尽毁,功力全失,浸泡其,也可以快速恢复。

    未来的路还很长,很抱歉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或许你将来会遇到很多的危险,但是娘亲希望你记住,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陷入怎样的绝境,都不要放弃希望。

    还记得娘亲经常对你说的话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目光落到最下面的落款时,楚言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原本以为母亲早逝,这一辈子,可能只能在回忆缅怀她,但是此刻,母亲的形象,再一次在楚言的脑海明晰了起来。

    落英缤纷,巧笑倩兮,对自己温柔招手。

    “这是娘亲留给我的宝物。”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了心神,楚言拳头紧握。

    此刻他已经知道,母亲留给自己的耳环,叫做回音环,而眼前这座古朴的高塔,叫做归墟塔。

    很显然,无论是回音环还是归墟塔,必然都是仙人的宝贝。

    甚至连留言那沧海裂云兽的名字,楚言过去都不曾听说过。

    种种迹象,顿时之间,让楚言脑海母亲的形象,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真是怪,这种手段和宝物,母亲过去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并且那个皇帝也似乎对此一无所知。如果母亲有仙人的手段,为什么还要委身那个皇帝,待在南元郡国?”

    平息了心情之后,楚言的脑,顿时冒出来一个个疑问。

    他又将母亲的留言仔仔细细阅读一遍,并且又绕着归墟塔走了一圈,最后才确定,再没有其他的留言。

    那也是说,他脑海的疑问,暂时是得不到解答了。

    “算了,暂时不去想了,娘亲既然给我留言的内容这么多,必然有她的道理。我先去看看那沧海裂云兽的精血,到底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楚言顿时心头一热。

    他入狱之前,被人下了毒,真武境四重的境界直接跌落到凡人之境,体内肌肉骨骼,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但是幸亏他天赋异禀,才没有危及生命。

    现在楚言想想,自己这与众不同的身体,或许都和母亲有关。

    现在既然有希望恢复实力,他自然不会这么放过机会。

    吱嘎一声,将归墟塔的大门推开,顿时之间,一片萦绕的红色浓雾,轰然迫出,浓雾之,隐现一道巨大的身影,慑人魂魄。

    知道这归墟塔是母亲留给自己的礼物之后,对于这种异象,楚言一点都不畏惧,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踏入这归墟塔的第一层,他才发现,这归墟塔从外面看破破烂烂,犹如荒山老庙,但是进来之后才发现种种不寻常的气象。

    塔内四周,雕有各种异兽的石雕,个个栩栩如生。

    这些异兽,没有一只,是楚言曾经见过的。

    而这一层的央,有一个巨大的池子,里面注满了暗红色的液体,此刻咕噜咕噜,冒着大泡,仿佛是沸腾了一般,但是靠近的时候,又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这是沧海裂云兽的精血嘛。”楚言凝视片刻,没有犹豫,直接一跃而入。

    顿时之间,那池的血水,仿佛拥有生命一般,主动朝他靠了过来,化作道道匹练,绕着他高速旋转,更多的血水,不断朝他汇聚,虽然只是一池血水,但是此时,却是爆发出来了惊涛骇浪般的巨响。

    楚言盘膝坐在池子央,稳如山岳,目光如炬“真武境以淬炼身体为主,共分五重境界,分别为一重初窥门径,二重登堂入室,三重小有成,四重武学高手,五重武学宗师。

    原本我在十四岁的时候,踏入四重武学高手之境,世人快了足足四五倍不止,但是却在十五岁大军班师回朝,群臣庆功的宫宴,被人当场抓住欲图对亲妹不轨,之后更是被查出携带兵器,城外集结兵马,打算趁着大宴群臣之际,刺杀皇帝,清洗朝堂,谋朝篡位。

    人证物证皆在的情况下,我当场被削去太子身份,贬为庶民,打入深渊魔狱底层死牢。

    而之前宴会饮下的美酒,也被人下了剧毒,这剧毒不仅让我功力尽毁,境界更是跌落到连真武境的门槛都不算,在之后的半年之内,更是每时每刻,都在损害着我的身体,让我生不如死。”

    往事浮心头,楚言的眼眸,犹如火炬在燃烧。

    “皇帝、皇子、公主勾结,为了陷害我这个太子。现在更是打着和亲的名义,要将如今已经大不如前的我,送到当年被我叩开边关,攻入皇都的波斯郡国,想用借刀杀人之计,将我彻底除去。

    既然这样,你们等着好了,等我恢复实力,我要将你们从我这里拿走的,一样一样,重新夺回来!”

    楚言心,下定决心,四周滚滚鲜血,在这个时刻,也仿佛听到了他的心愿,刹那之间,爆发出夺目的光辉。

    一道血红色的星芒,此刻从血海飞升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唰的一声,瞬息之间,没入楚言的眉心。

    立刻之间,楚言感觉到自己体内,爆发出隆隆巨响,仿佛是在拖动钢板。

    而在同一时刻,他可以清楚感觉到,自己因为毒药受损的筋肉、骨髓、五脏六腑,不仅在飞速痊愈,更是在不断被锤炼、萃取,甚至达到一种他过去都没有达到过的完美状态!

    过去练功的时候,楚言的身,难免留下了一些暗伤。

    这些暗伤平常人是看不出来的,而楚言自己却很清楚。

    但是现在,随着那一点血芒的进入,李和弦发现自己当年练功留下的暗伤,都在不断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