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宠悍妻 > 第587章 最后道歉

第587章 最后道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靖廷冷怒地看着她,“我营帐里头的东西,是你搅乱的?

    我娘子的衣裳,也是你剪烂的?”

    莫易双手抱胸,“是我,那又怎么样?”

    “我哪里得罪你?”

    靖廷压着怒气,问道。

    莫易冷笑,“你哪里得罪我?

    你的存在就得罪了我,若不是你,进度不会这么慢,陈靖廷,这一次是小惩大诫,如果你再敢在摄政王面前胡乱发表意见,拖慢进度,我不会放过你。”

    靖廷神色沉冷,“你怎么不放过我?”

    一把黑洞洞地东西对着靖廷的脑门,一名男子站了起来,他浑身散发暴戾的气息,桀骜一笑,“要试试吗?

    反正我这把暗器,到了这地方还没用过,你如果想试试,我今天就叫你开开眼界。”

    靖廷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乌黑亮泽,有一个拇指粗壮的黑洞,他手里扣着一个像是开关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暗器,靖廷不知,但是,他语气里的威胁和不屑,激怒了靖廷。

    莫易拂袖,冷冷地坐下,眸色冷锐,道:“阿忠,射他的腿,给他长点教训。”

    那黑洞洞的暗器口子,慢慢地移下去,对着靖廷的小腿,那被称作阿忠的男子狂傲一笑,“听说你们懂得武功,那看看是你的躲得快,还是我的暗器快……”他的话音未落,便扣动扳机,只听得“砰”的一声响,暗器打在了地上,再看陈靖廷,竟不见了人。

    他一怔,“逃得这么……”脖子旋即被什么东西捏住,冰冷如钢铁,一张阴寒的脸从他左边慢慢地清晰。

    “阿忠!”

    莫易和其他几名男子惊呼一声,站了起来。

    阿忠咒骂了一声,“见鬼了,你是怎么躲的?你的手……”铁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咯咯作响,阿忠一下子呼吸困难,且他整个被靖廷提起,双脚凌空蹬着。

    他扬起手中的暗器,靖廷另外一只手,已经迅速夺过,那柄暗器在他手中弯曲,变型,再被他丢弃在地上。

    “陈靖廷,你想做什么?

    放开他,他是摄政王高薪请来的人,你伤了他,小心被抄家灭族。”

    莫易大惊,连忙怒道,这些古代人,就是怕抄家灭族,动不动就跪下,叫人厌恶至极。

    靖廷眸色冷寒地扫过莫易的脸,莫易心中一滞,没想到这个土老帽竟然有这么威仪的时候,她嘴唇微颤了一下,但是兀自挺直腰,厉声道:“还不放开?

    你真想死吗?”

    靖廷把阿忠掷向莫易,两人一同滚在地上,靖廷盯着狼狈不已的莫易,冷冷地道:“这才是小惩大诫,你如果再敢进我的营帐,坏我的东西,下一次,我便要断你的手脚!”

    靖廷说完,铁手朝中间的桌子一砸,那桌子轰然到底,碎成烂木,木屑飞溅,吓得那些人连忙蹲下。

    靖廷冷冷地拂袖而去。

    窑洞里的人,相互搀扶起来,莫易震骇得半响说不出话来,好久才怒道:“武夫到底是武夫,动不动就动粗的。”

    阿忠喘了几口粗气,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方才他还真以为自己会死在陈靖廷的手中。

    他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喃喃地道:“那真是陈靖廷吗?

    往日见他不声不响,对谁都十分温和,还以为他没脾气呢,没想到还是一头豹子。”

    莫易收拾着东西,“这些武夫就是这么粗鲁的,靠,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回头找摄政王告状去。”

    另外一人道:“算了,别告状,他们都是这里的人,你想啊,那个摄政王能找到我们来这里做这个工作,也可以找其他人,他这个人神通广大,不是非我们不可的。”

    阿忠听得此言,顿时爬起来,“对,但是我们却非常需要这份工作,不能坏事的。”

    莫易却淡淡地道:“他们赶工期,不会随便换人的,我们已经熟悉场地,熟悉地形,熟悉运作,他再找人过来还要重新熟悉一次,耽误他们的时间,那摄政王是精明的人,不会舍近求远。”

    大家都静默不已。

    虽然莫易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们不想冒险。

    在这里虽然苦,可苦一段日子之后,就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们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所以,几人商量了一下,都纷纷叫莫易去找陈靖廷道歉。

    莫易气极,“为什么是我去道歉?

    他有错在先。”

    “但是我们也没证据证明是他去跟摄政王否定我们的方案啊。”

    阿忠道。

    “不是他还有谁?”

    莫易没好气地道,“这山中就是他做主的。”

    阿忠道:“兴许是摄政王自己的意思。”

    “他懂什么?”

    莫易晦气地道,想了想,“算了,我去找他谈谈吧,总不能起内讧,如果真闹下去,他一直阻碍我们的进度,吃亏的还是我们。”

    莫易这样说着,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甘心。

    要她向一个野蛮的古代人低头,凭什么啊?

    “去吧,莫易,想想你的妹妹,如果你完成不了任务,摄政王不会救她的,如果我没有记错,她就剩下半年的命了。”

    阿忠说。

    莫易眼底一时悲绝,彷徨地站了起来,“好,我去。”

    靖廷和雷洪在打扫营帐,把里头的枣子清除出来。

    雷洪看到一道身影在营帐外头闪了一下,他掀起帘子,看到是莫易,随即沉下脸冷冷地道:“你还敢来?

    真以为我们不打女人吗?”

    莫易瞧了雷洪一眼,淡淡地道:“我想找陈靖廷说几句话。”

    “不好意思,没人想跟你说话。”

    雷洪拿着自制的扫帚,扬了一下,“滚,什么东西?

    拽得个二五八万似的。”

    莫易微愠,“你够了,我是来找陈靖廷道歉的,你最好别挡路。”

    “收起你的道歉,没见过道歉还这么狂傲的。”

    雷洪最生气的就是她把枣子都踩烂了,那可是瑾宁枣庄里头的枣子,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每一颗都是汗水的结晶。

    莫易忍下怒气,冲营帐里头道:“陈大将军,我希望我们能心平气和地谈一下,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希望尽快炼制出兵器交付军队使用,我们这样误会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好能说清楚,冰释前嫌,合作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