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爷绝宠:公子本红妆 > 137殇

137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公子!让我去吧!“在这个厮杀声遍布耳膜,每一个都紧张到要疯掉的时刻,远愁一身嫁衣跪在陌决面前,她昂着头是那样的决然。

    陌决站在那里,低垂着眼眸看着远愁。

    “公子,这是我犯下的过错,求公子成全!“还画着妆的额头狠狠的磕在城墙之上的石砖上,当远愁抬起脑袋的时候,额头都是鲜血。

    “公子,让她去吧!“远业狠心开口。哪怕他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去了会遇到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危险,甚至不会活着回来。可,那是自己的妹妹,那是凉城首富的妹妹,是远府的大小姐,她有着这样的责任。

    陌决眼眸狠狠闭上,再次睁开的时候开口“去吧!吕宁,点人!“陌决既然让远愁去,当然会给她人手,只是从如今为数不多的人手中再抽出人手,明显不足够!

    远愁笑了,她起身看着吕宁为难之下为自己安排的人手,虽然不多但却各个都是精英,她明白吕宁的这份善意,更明白这是吕宁是公子如今最大的能力了。

    大红的嫁衣被远愁褪下,远愁转身下城墙的时候,含着眼泪“公子,保重!“说完,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去。

    “城墙之上不安全,带希尧去城中!“陌决命令道。若是西凤攻城成功,那么城墙之上是最危险的,希尧太小太脆弱。

    若凌等人在这危险的时刻很希望能够帮助陌决,但此时明显不是他们逞能的时候,只能咬着牙带着希尧离开。

    陌决看着不肯离开的吕宁,未曾说什么,只是吩咐“放出信号,希望还赶得及“

    如今凉城可谓是背水一战,就是陌决也只能做出该做的事情,且放出信息让就近的自己的势力得知赶来。但陌决很清楚,若是想要和西凤军队一战,必须从南羌调兵来,可明显此时已经晚了,就算南羌得到消息也已经来不及。

    远愁带着人来到这偏僻的小路之时,从安带着人已经抵抗的有些吃力,平日里武功奇好且话语不多的男人,此时浑身浴血。

    远愁一个飞身闯入了乱战中,她带来的那些守卫更是立刻加入战斗,努力的抵抗这些西凤士兵,不让这条小路放进去任何一人。

    “愁儿!“站在西凤士兵一起的金泽看着突然出现的远愁亦是吃惊不已,脸颊上闪现一瞬间的慌乱,但过后又努力的恢复镇定。

    一个个西凤士兵倒下,随之的是一个个守卫倒下,远愁感觉哪里都疼,可是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就怕一个松懈就丢了性命,让西凤士兵闯入凉城。

    “愁儿,来我这里,我可以不杀你!“金泽看着远愁受伤严重,却还是不要命的厮杀,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

    他金泽是要荣华富贵高人一等,但是他和远愁青梅竹马的情分不假,他爱慕远愁也是真,哪怕这份感情中有着利益不够纯粹。

    此时双方都已经呈现疲态,就是从安也是大口喘着粗气,拿着长刀的手都因为杀人太多而微微有些颤抖。

    “金泽,为何?为何你要这样做?难道我们的感情都是假的吗?“远愁含泪看着金泽,目光里的悲伤让金泽心痛不已。

    金泽不解释,只是伸出手“来我这里,我不会伤害你的!“

    远愁似乎快要崩溃的一般看着金泽,通红的眼睛里都是脆弱和无助“那你也让他们不要伤害我的人,好不好?“

    金泽点点头,此时他只想将远愁给骗过来,等远愁来到自己身边,这些人当然还是要杀的。

    “哐当“一声,远愁手中的长剑落下,她跌跌撞撞的朝着金泽奔去,金泽目光里含着柔情,就在远愁投入金泽怀中的时候,金泽突然张大了瞳孔。

    只见,远愁带着冷笑将金泽给推开,然后金泽就直挺挺的朝后推后几步,而在他的胸口处还稳稳的插着一把匕首。

    “你!“金泽看着远愁,低下头去看自己得胸口,不甘的询问“为什么?“

    远愁的目光冰凉,她看着金泽没有丝毫的感情,或许曾经有过,但如今已经消失的一丝一毫都没有。她远愁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她如今看透世态炎凉,金泽还是将她想的太简单了。

    “当你背叛凉城,背叛公子的时候,你就该死!“随着远愁的话语,金泽就这样倒下。他所梦想的荣华富贵,终究让他丧了性命。

    西凤这边人看到此情景,连忙朝着远愁杀来,而早就蓄势待发的从安等人更是连忙攻击,顿时两拨人再一次缠斗在一起。

    “从安!“远愁嘶哑着声音大吼。

    只见一身黑衣的从安,在数十人的攻击下腹部被刺了数刀,他黑色衣服不停的滴着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从安咬着牙,右手将插着自己身上的刀狠狠拔下,左手的大刀将身边数十人斩杀,再也撑不住的倒下。

    远愁跌跌撞撞的跑到从安身边,扶着从安,她颤抖着手想要捂住从安腹部涓涓流淌的鲜血,可是那些鲜血怎么也止不住。

    眼泪成串落下,远愁不住的开口“从安,你撑住,你看我们就要赢了,你一定要撑住了!“

    是的,哪怕远愁等人胜算很小,但这从安远愁等人不要命的厮杀,一个顶十个的玩命中,他们就要赢了。

    从安摇摇头,突然露出个很浅的笑意来。

    似乎从安从来都不会笑也不怎么说话,哪怕都是公子的属下但他最安静,没有公子命令的时候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这个傻瓜,拼命起来却是如此的顽强。

    “告诉公子,我不负所托!“从安说着,眼眸就开始慢慢的涣散。

    他从安似乎一直都是那样的无趣,他也曾有过黑暗的日子,后来跟随公子的日子是从安觉得最快活的日子,有武功秘籍,有灵药武器,真好!他从安这辈子,无憾了!

    “从安?“远愁轻轻呼喊,可惜这个男人再也不会冷冰冰的看向自己了,远愁将从安缓缓放下,拿起从安的长刀,朝着那西凤士兵杀去。

    当最后一个西凤士兵倒下的时候,不仅仅是远愁那些仅剩不多的守卫也跟着瘫倒在地,不知是什么才让他们坚持这样久。

    远愁跪在地上,手中的长刀还插在地上,她的目光看着小路的尽头,哪怕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但若是来一个敌人,哪怕是咬她也要咬死敌人。

    远愁不停的祈祷,不要来任何敌人,不要来任何敌人。可惜,上天似乎并未听到她的祈祷,当哒哒的马蹄声传来,远愁苦笑一声。

    哪怕身体已经到了极致,但远愁还有那些守卫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手中拿着武器,目光盯着小路的尽头。

    果然,当看到二十来人的西凤士兵出现在眼前,远愁等人的目光充满了绝望,他们不怕死,却怕哪怕他们死也不能守住这条小路。

    这来人或许是看小路是否攻击成功,未曾会看到如此惨烈的一幕,西凤士兵全部死亡,而凉城众人亦是损失惨重。

    “杀!“领头之人,一声令下,那群人就朝着远愁等人攻击而来。

    手中拎着大刀,远愁咬着牙准备奋战。可就在此时,一条长鞭直接将那领头之人给打落在马下,远愁眯眼看去,竟然看到一身穿红衣露出娇嫩肌肤的女子骑马而来,手中握着长鞭,身后还跟着数十人。

    不知是敌是友,远愁心跳如雷。

    只见那女子长鞭挥舞的滋滋作响,这女子武功路数清奇,手下之人更是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会,竟然将那西凤士兵绞杀干净。

    女子踏着妖娆的步伐来到远愁面前,看着远愁警惕的目光,女子娇俏一笑“我乃是罗衣,是来寻公子陌的!“

    “魔女罗衣!“远愁听后松了口气,她听吕宁说过,罗衣此人和公子的事情,想必此人不是敌人。

    罗衣看面前这情况,虽然很想去寻公子陌,但明显此时这里不能缺人。罗衣席地而坐,竟然守护起这条小路来。

    与此同时,城墙上的青石砖似乎被鲜血浇灌的一样,哪怕城墙下的西凤尸体堆积成山,但是城墙上亦是倒了一批接着一批的守卫。

    厚重的城门在一次次的撞击下已经隐隐有些不稳,如今已经夕阳西下,若是再这样下去,黑夜来临前,城门必破。

    城墙之上多少人都是心急如焚,城墙之下的百姓又有多少在担惊受怕。

    陌决看着身边人,看着下面的百姓,想到如今还在城中的希尧,突然在众人的惊呼中跳下城墙,如同坠落的蝶。

    可当他们看清陌决身后有着一根绳索,当陌决落地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无数双如狼似虎的眼睛,他们的目光里是兴奋。

    陌决手中的长剑直接朝着撞击城门的士兵杀去,陌决的动作就像是经过了最精密的计算,身体的每个部位,每块肌肉,都被锻炼到了极致。

    动如雷霆,快若闪电,宛若闯入了羊群的猎豹,血腥肆意的制造着一声声令人牙酸的惨叫,极简而又华丽,优雅而又凶狠。

    陌决想的很简单,那就是她要拖延时间,哪怕她能够拖延的时间并不长,但城门不可以被攻开,那里有着她在乎的人。

    随着陌决落下,吕宁、远业、王守城还有很多凉城武功不错的人都追随陌决而下,此时他们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事情,那就是杀敌。

    眼前的人太多已经让陌决杀红了眼,她在这些西凤士兵的包围下只能机械的动着,一举一动都带起一阵血花。

    吕宁等人就在陌决的不远处,他们同样攻击那些攻城的士兵,一个个攻城的士兵倒下,那沉重的木头跌落在地,至少现在城门暂时保住了。

    可,城门的士兵减少,却引来更多的士兵围杀陌决等人。哪怕陌决等人武功上乘,在面对这么多人的攻击,亦是双拳难敌。

    城墙上的守卫不停的放着箭,努力的让陌决等人可以轻松一些,可那么多的士兵啊,好像怎么杀也杀不完一样。

    “杀!杀!杀!“此时,陌决只有这一个念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