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冉冉物华生 > 第394章 红颜祸水

第394章 红颜祸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高睿的目光再次落到眼前英俊潇洒的儿子身上,眼前的程一鹤不是任人随意践踏的软柿子,更不像当初懦弱无能的他。

    现如今的他有能力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所爱。

    他一旦认定的事情,无人能更改。

    没想到一向风流浪荡的花花公子,一旦认真起来也是个痴情的种。

    作为父亲,他本该祝福他的儿子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可他一旦想到自己还要继续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他就痛苦万分。

    这二十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摆脱那些人的操控。

    他已经受够了做个提线木偶。

    这些年来,他试图让自己变得强大,也稍有成效,可是要与那些人抗衡还远远不够。

    如果程一鹤不管不顾娶了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那他这二十多年的努力和筹划都将白费。

    程一鹤看出了高睿的担忧,“爸,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我妈名正言顺地踏进高家的大门。

    让我妈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妻子仍是我此生奋斗的目标。

    可目前,我得先将我心爱的女人娶进门儿再说。”

    “可……一鹤,你知道这世上几乎不可能有两全其美的事!”高睿还是固执地认为,假若程一鹤想回归高家,他便不能娶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这两件事只能二选一。

    “爸,你就等着瞧好了,你斗不过那两个老顽固以及管家,我可不一定斗不过他们。你就拭目以待好了!”程一鹤在说这话时,眼里溢着满满的自信。

    “一鹤,不是爸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你势单力薄岂是他们的对手。

    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当年的手段,万一……万一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心爱的女人怎么办?”

    程一鹤将拳头一捏,“爸,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今可是法治社会!

    只要他们敢动越冉一根汗毛,我定要让整个管式集团灰飞烟灭。

    不信的话,他们可以尽管试试。”说完,他的眼里闪出一丝冷光。

    高睿知道他这个儿子历来狂傲,如果把他逼急了,他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要是他是古代君王的话,定是那种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皇帝。

    此刻程一鹤身上的那份自信似乎感染了他。

    或许敌人未必如他想象的那般可怕,他之所以那么忌惮他们,都是拜二十多年前那场威逼所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种害怕长久地萦绕于心间,经年累月,心里的那份恐慌早已浸入骨髓,让他此生难忘。

    如今要是他和程一鹤联手或许可以将对方击垮也未必。

    想到这儿,他的眼里燃起了一丝希望。

    就在此刻,敲门声响起,甚是急促。

    程一鹤将视线移向那道实木门,“谁?”

    “董事长……”门外葛林欲言又止,他现在心里颇不平静。毕竟办公室里面说不定正在爆发父子大战,此时敲门进去不是自取灭亡吗。

    可是他此时扶着的女人,送来时对方说是对程董极其重要的人。

    如果真是实话,那他可不敢怠慢了。

    就是冒着自取灭亡的风险也得往总裁办送啊。

    程一鹤走过去将门打开,只见葛林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越冉站在门外。

    程一鹤瞪了葛林一眼后迅即将越冉搂进自己的怀里,“男女授受不清,你不懂这个理吗?这个月的奖金没了啊。”

    葛林后背有些发凉,这事儿怪他,他居然忘了叫杨暮雨扶这个女人。

    看来这女人的确是程董的心上人。

    这倾国倾城的样貌,还真只有程董能配得上,葛林如今才深刻体会到何为天造地设的一对。

    待程一鹤转身,葛林这才摸了摸心脏,好险,幸亏只是扣了他一个月的奖金。

    看程董那脸上的表情,恨不得将他的手给宰了。真是个醋精!

    葛林赶紧撤回自己的办公室,还是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要安全些。

    程一鹤扶着越冉走向高睿。

    高睿这时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程一鹤扶着个女人进来,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喝多了。

    她耷拉着脑袋,高睿没看清她的长相。

    程一鹤走近高睿,“爸,这就是你未来儿媳!”

    高睿现出惊讶的表情,“未来儿媳?”

    他下意识地蹲下去看了看越冉的长相。

    当越冉的那张脸映入高睿的眼眸时,高睿为之一怔,这世间竟还有长得这般美若天仙的女子。

    程一鹤捕捉到他爸的表情,嘴角微微上翘,“怎么样?倾国倾城这个词语在你的脑海中更形象具体些了吧?”

    高睿坐回椅子上,沉默了片刻道,“你别被她的外表所惑。

    跟一个长得倾国倾城的女人相处,并不一定是好事儿。

    妲己、褒姒祸国殃民的故事你听得还少吗?”

    程一鹤轻笑一声,“爸,你还真以为我是帝王将相啊?

    我不过就是个生意人,别把我跟那些个昏君相提并论。

    再说了,别把男人的错怪在女人头上,真正误国的是那些男人,与女人何干?

    长得漂亮又不是她们的错。

    我觉得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你嫉妒你儿子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高睿说不过这个没大没小的儿子,“福兮祸兮,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都不懂吗?

    她长这样,有多少男子会为她疯狂?

    情敌相争,你到时候背地里挨刀都不知为何。”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有谁能在背地里捅你儿子的刀?

    你儿子我从小习武,要是放到古代定是一代宗师,所以我的安全你无需担忧。”

    高睿皱了皱眉头,红颜祸水不是没有一定道理的。

    要是这个女人跟他儿子在一起,还怎么让他儿子好好儿工作。

    从此,程一鹤将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丧失斗志的程一鹤还怎么和他强强联手?还怎么夺回本该属于他的名分和地位?

    这才是高睿最担心的事。

    “你别被她的美色所迷惑了!”高睿似乎词穷了,良久才又强调了这么一句话。

    程一鹤笑了笑,“行了,爸,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不就是怕我娶了美娇娘就忘了娘了吗?

    你放心,我程一鹤清楚的记得我此生的奋斗目标。

    你就放心吧,好了,就不送你了,你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