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二合一)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上白玉京(二合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地府,天暗,无雨……

    应该说,地府从来没下过雨……

    红衣萝送走李飞云之后便开启了自闭模式,缩在花海的一角,坐在那里,双手抱膝,脖子也枕着膝盖,一个人默不作声,不声不响的,这个状态,她已经持续半天了。

    为此,秦老头没办法,只好暂时接过鬼门关招鬼的工作,他能理解红衣萝的心情,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像他曾经被阎老头从房间里赶出来,然后目睹阎老头关上门,站在阎老头背后的幽冥鬼王冲着自己笑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心情也很不好……

    鬼门关一直都是红衣萝在管理,今天又正好是月中旬,月抬头,鬼门关大开之日,他主动提出帮忙,让人不要打扰那个丫头了,让她多自闭一会吧……

    鬼门关外排起了长龙,各种孤魂野鬼神情麻木的往里面走着,两边还站立着阴差,腰间挂着锁魂链,阴差们冷漠的看着这些孤魂野鬼,虽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这里面闹事,但是他们还是需要出来震慑下。

    秦老头拎着木桶,桶内用阴阳树枝叶熬出来的汤水,这些汤水都是给这些孤魂野鬼用得,只要喝一口下去,便会忘记前世今生,一切投胎后重新开始,以前红衣萝在时,都是用木瓢挖起汤水放进碗里,然后让这些孤魂野鬼喝下去,不过秦老头没有这么做,他觉得太麻烦,而且效率也不快,他干脆直接让这些孤魂野鬼张着嘴,然后他挖一瓢汤水直接灌进这些孤魂野鬼嘴里……

    反正这汤水又不烫,随便灌……

    “好喝吗?”秦老头看着一个阴魂,随口问道。

    阴魂神情麻木的点点头,秦老头看到后又挖起一瓢灌进他嘴里,道:“好喝你就多喝点。”

    忘川河边,苏小小远处看着秦夫子一个个的给孤魂野鬼们喂下汤水,她看了眼一边的苏恒,道:“这么多年来,秦老行事一向都是这么认真,从未改变过。”

    苏恒想了想问道:“这孤魂野鬼喂了两口汤水,没事吧?”

    苏小小摇摇头:“不知道。”

    苏恒:“哦。”

    两人沉默片刻,苏小小道:“大帝,两个小家伙已经吓哭了,现在大家都在忙,没人可以去了……”

    听到苏小小又转回话题,苏恒撇了撇嘴,刚刚喊来牛头马面两个小家伙,结果小家伙们年纪太小,听苏恒要说去什么义庄,吓得直接哭了……

    最后还是苏大总管说两个家伙确实太小,就让他们在多学几年,等适应了,心里有准备了在出去溜达吧。

    然后两个小家伙直接笑了,开心的喊着谢谢姐姐……

    苏恒觉得这好人全让苏大总管做了,自己反倒里外不是人了……

    “等哪天谁不忙了,在派他去吧。”苏恒想了想,说了句。

    苏小小默默看来,没有说话。

    “大帝,大总管,有传音信件。”一位小侍女轻声走来,手中捧着一个纸鹤一样的符纸,恭敬的递了过来。

    苏小小看了自家大帝一眼,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便自己接了过来,放在耳边聆听。

    听完之后,苏小小又把小纸鹤放到了苏恒耳旁,自己用掌心捧着,苏恒听完之后脸色也微微一变。

    这特么抢生意的来了……

    不对,应该是捣乱阴间秩序的来了……

    刚刚传音的阴差说,他发现那个义庄简直就是个小地府,每天都在外拉拢那些孤魂野鬼,等将他们骗进义庄之后就会给他们服下一种被称为‘神水’的玩意,这神水是专门给这些阴魂准备的,只要喝下去后,每隔三月就会体痒难耐,除非再次服用神水,而且长久服用神水之后,会丢失情感,性情也会变得暴躁凶残,成为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傀儡。

    最关键的是,这特么什么义庄居然到处造谣说酆都大帝本人长得丑陋之极,三头六臂啥的……

    听到这话时,苏恒表面很淡定,心里已经炸开了锅,这传音回来的阴差有些不上道,怪不得只能当一辈子阴差,若自己是那阴差,肯定会杀上那什么义庄找他们拼命,向大帝表忠心,只要最后能活着回来,从此以后升职加薪都不是梦想……

    苏恒本来是想回阁楼躺一躺,让小虞姬给捏捏腰,敲敲背的,但是现在突然想出去逛逛,想了解下神州的民情……

    “义庄那里我亲自去一趟。”苏恒背着手,喊上老典走了。

    苏小小目送苏恒离去的背影,淡定的捏碎了传音纸鹤,然后又掏出另一个传音纸鹤,放在耳边聆听。

    “大总管,义庄有黑白无常在,他们说不用派人来的,能解决……”

    ……

    典尚最近心情好极了,他觉得自己又获得了大帝的宠爱,飞起来可有精神了,若是那九条金龙在此,他肯定要出言嘲讽一番,就凭你们还想和我争宠?整个地府除了谛听那只舔狗,没谁是我老典的对手……

    典尚是一个活地图,只要说个大致位置,他就能给你找出详细位置来……

    就像阴差们汇报的义庄,说是在一个很神秘的深山中,位置很偏僻,寻常人根本就找不到,然后他拿着详细的手绘线索,很详细的那种,然后很轻松找到了……

    义庄,专门用来存放棺木、死人的地方,本来只存放本族人,因为都讲究死后魂归故土,落叶归根,所以才有了义庄,后来神州战火连连,经常有大佬们在天上飞来飞去,死人更是家常便饭,于是,神州各地的义庄都‘生意’火爆起来,大家也就不在讲究是不是什么本族人了,只要有钱,反正旁边哪里有义庄,死人就往哪里送,至于没钱的,就地顺手埋了吧……

    不过阴差们发现的这一处义庄却深藏在大山深处,它和普通的义庄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独有一点不同,就是它很热闹……

    不像一般的义庄那样,冷冷清清,阴森森的,这里的义庄却是鬼来鬼往……

    义庄四周早就有阴差埋伏观察着,他们联络地府之后,刚好出门在外,离此处最近的黑白无常夫妇直接顺道过来了。

    打听清楚义庄的情况后,黑白无常决定亲自出马铲除这个抢自家生意的鬼地方……

    直到,大帝降临……

    黑白无常一脸懵逼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典尚,看着站在上面的苏恒,似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黑白无常很疑惑,他们明明让阴差传音回去告知这里有自己夫妇二人,地府不用在派人过来了,怎么大帝还亲自来了?

    想不通,也不敢多问,两人只好老老实实地拱手喊了声大帝。

    苏恒淡淡嗯了一声,看了眼热闹的义庄,那些进进出出的阴魂每个神情都很麻木,眼神里都带着一股狠劲,和李飞云像极了,这些阴魂若是同时放到神州,怕是要乱上一阵子。

    为了神州安定,苏恒又看了眼典尚,道:“这种歪魔邪道,有违天和,留不得。”

    典尚一听立刻点头:“好的大帝,了解。”

    老典藐视的看了眼这什么狗屁义庄,直接大大咧咧的冲了进去。

    正在进进出出的阴魂看到突然闯进来的典尚都是一愣,然后纷纷怒视而来,他们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生人,虽然他是个大猩猩……

    典尚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大猩猩,哪怕一个眼神都不行,这些讨厌的眼神就是在告诉他,你这个大猩猩……

    然后,暴躁的典尚瞬间怒火冲天,一群娇弱的阴魂们开始受到了无限循环的摧残,惨叫连连……

    “大帝,您为何特意来此?”看到典尚大杀四方,谢必安疑惑的看着苏恒,问出了心中所想,他纠结了好久,自家大帝他也是了解的,能躺则躺,绝不会主动动一下,以后若是娶妻了,未来的大帝夫人应该会挺辛苦的……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跑来了。

    苏恒也疑惑的看了眼谢必安,苏大总管之前告诉他,每个人都在忙,就是因为没人,所以才希望自己来义庄一趟,怎么会在这里碰到黑白无常?

    苏恒正要发问时,那边的典尚已经结束了战斗,他快速的七进七出,很快,很短,然后拎着一个长相丑恶的黑袍老道走了出来。

    老道有一双鹰钩鼻,长相很有辨识度,苏恒看着眼熟,没想起来是谁,因为对于外人,他从来不会去记住一个弱者,而整个神州都是弱者,所以他谁也没记住……

    但是一旁的范无救却认出了这个老道,立刻惊呼出声,同时说起老道的身份,跟着,谢必安也想了起来,这个黑袍老道正是当初围攻范无救村子的那个,当时他窥觊范无救手中的成仙门钥匙,结果苏恒到来,直接被吓跑了……

    黑袍老道自然也认出了这几个人,特别是苏恒,当初也正是因为看到这位他才吓得跑路的,没想到如今东山再起,特么缘分来了怎么也躲不掉,又碰到了,而且这次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大帝,别杀我,小的知道一个秘密。”黑袍老道一脸慌张的跪在地上,生怕苏恒一不高兴直接一巴掌拍死自己,连忙主动坦白:“大帝,我偶然得到一枚通往天门的钥匙,被一鼎祭坛所封印,祭坛需要吞食阴魂的七情六欲才可解封,所以小的便到处收拢这些孤魂野鬼,收集他们的七情六欲来解封祭坛。”

    范无救听后插话道:“这些阴魂本应该去地府投胎转世,因为没了七情六欲,加上你那所谓的神水,服用后的都变得性情残暴,在神州到处乱杀无辜,你为了一己私利,视人命如草芥,你这种人留不得。”

    黑袍老道听到这话立刻哭诉道:“大帝,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我这么做,也只是想好好的活着啊,这么做的也不止我一个,其他人都一样啊。”

    黑袍老道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个世道已经乱成这样了,你不杀人,别人就杀你,哪还有什么慈悲道德可讲,每个人不都是在为了变强,为了活下去吗。

    苏恒始终很平淡的看着黑袍老道,等他说完后才开口道:“你说得没错,弱肉强食,因为别人弱小,所以你可以肆意妄为,同样的道理,在我面前,你也很弱小,所以我也可以肆意妄为。”

    苏恒这话一出,黑袍老道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就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看了旁边的大猩猩一眼。

    典尚一眼就读懂了自家大帝的意思,嘿嘿一笑,熟能生巧,也不等黑袍老道开口,直接一拳砸了下去……

    尘土飞扬,黑袍老道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深坑。

    “大帝,搞定了。”典尚憨厚的笑了笑,他觉得自己每日被大帝亲自指点,该长的长,该粗的粗,实力越来越强了,以前可是很少能像这样一拳弄死的,要好几拳才行。

    苏恒没有在意,看了几人一眼,淡淡问道:“他长得丑吗?”

    谢必安和范无救一愣,然后想了想鹰钩鼻老道,虽然老了点,不过五官还算端正,年轻时应该还是不丑的,于是一起很默契的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如实答道:“大帝,还行吧,不算丑吧。”

    典尚一头雾水,没反应过来,不过他觉得大帝不会好好的无缘无故的问这个问题,想了想,如果是谛听,那么现在它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世上,除了大帝,长得都丑,每次跟大帝在一起,别人都说我是大猩猩,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因为没想到和大帝做对比,我还能被称为是大猩猩,我以为我应该什么都不是呢。”典尚嘿嘿傻笑,憨厚的摸了摸脑袋。

    谢必安和范无救默默看着典尚,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苏恒也看了眼典尚,看着这个大块头憨厚的模样,欣慰的笑了笑,这大块头一看就是那种忠厚老实地汉子,和谛听一样,不知道说假话,真担心他这样老实,以后出门在外被人欺负……

    “你们先回去吧。”苏恒又看了眼黑白无常,语气平淡,打发了两人,油嘴滑舌之辈,他最不喜欢……

    谢必安和范无救相视一眼,然后老老实实拱手告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大帝,这里有个大鼎。”黑白无常走后,典尚进了义庄,将本就破旧不堪的大宅子拆的四分五裂,然后从里面抱着一个青铜大鼎走了出来。

    青铜大鼎看上去很久远,上面布满了岁月的遗痕,没人知道它来自哪个年代,诞生了多久。

    苏恒仔细看了眼,正如那黑袍老道所言,这大鼎里面确实有一把钥匙,被封印在内,需要吞食那些阴魂的七情六欲才可以解开封印,目前看来,那鹰钩鼻老道谋划了这么久,进度也才达到一半。

    不过苏恒从来不在乎什么封印,对于封印,他都是直接蛮力解决的。

    于是,在典尚瞪着牛眼的注视下,苏恒轻轻捏碎了大鼎内那似乎不可以触摸的封印……

    一把白玉钥匙出现在面前,慢慢浮起,苏恒拿在手心打量了下,确实连接着某种神秘空间,应该就是黑袍老道之前说得通往什么天门了,不过这老道似乎对于这些仙门什么的还挺执着的,上次抢范无救的钥匙就是为了去什么成仙门,这次搞出这些动作又想去什么天门,最后苏恒觉得他活着挺累的,直接送他去地府了……

    苏恒拿着钥匙,试着对虚空比划了下,钥匙像一把锋利的匕刃,在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一个虚空通道,一旁的典尚看到后立刻乖巧的趴在地上……

    苏恒淡定的站在典尚背脊上,典尚熟练的大吼一声,朝着撕开的口子扑了进去。

    虚空通道没有别的,黑乎乎的,典尚小心翼翼背驼着自家大帝,一直朝着里面走着。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慢慢出现一缕白光,似乎到了通道的尽头。

    典尚又加速往前冲刺了一下,很快,一座白玉宫殿出现在眼前。

    宫殿很大,望不到尽头,被白云围绕,云烟渺渺,宫殿每一块砖瓦都是用白玉所造,大到那巍峨宫门,小到那边陲瓦角,既奢侈华丽,又精细自然。

    宫殿前方,有一尊白玉雕像,雕刻的是一个美丽女子,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正做着飞天姿势。

    苏恒看到这雕像,也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一边的典尚看到后立刻龇着牙嘿嘿笑道:“大帝,这小妞长得挺标志的,可惜就是一尊雕像,不过雕像也行,我们把她搬回去吧?”

    苏恒斜睨了典尚一眼,没有回话,本来是想好好欣赏一下艺术美,结果到了典尚嘴里,就变得似乎挺务实的……

    在雕像上多瞄了几眼之后,苏恒又注意到那宫门之上正挂着一块横匾,上面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白玉京!

    ……

    ps:以前一天都是四千,现在一天都是五千,有时候还来个六千,我觉得我进步很大,所以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