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花都医仙 > 第1059章 好戏快要开始了

第1059章 好戏快要开始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转眼之间,已至明宇昂葬礼之日。

    按照明家请柬上所述流程,会先在明家大院宴请宾客,等到了时辰之后,再前往明家祖坟之地进行安葬。

    陈飞宇随意穿了一件休闲装,独自驾车向明家驶去。

    来到明家大院,陈飞宇只见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豪车,例如法拉利、保时捷等应有尽樱

    明家大院门口人来人往,而在大门上,挂着三尺六寸的白色丧幡,两扇大门上还贴着白纸,从院子中传来阵阵低沉的丧乐,尽显悲伤氛围。

    两三名披麻戴孝的工作人员,正面露哀伤,站在大门口迎接前来吊唁的亲朋。

    陈飞宇并没有走进去,而是径直悠闲地靠在了车上,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明家的工作人员眼尖,很快就发现了陈飞宇,惊奇的同时,向陈飞宇射去仇恨的目光,很快,便有一个人急匆匆向里面跑了进去,应该是去通风报信去了。

    周围的人也都发现了陈飞宇,都知道陈飞宇和明宇昂有矛盾,甚至还有传言明大少的死,跟陈非脱不了干系,没想到陈飞宇还敢来参加明宇昂的葬礼,众人感到奇怪,对着陈飞宇指指点点。

    另外一些不知道陈飞宇,不,应该不知道“陈非”是谁的人,听到同伴的解释后,恍然大悟的同时,纷纷向陈飞宇投去惊奇的目光。

    陈飞宇神色淡然,自然不会把这些路饶反应放在眼里。

    “咦?

    这不是陈非吗,没想到你也会来参加明宇昂的丧礼,还真是出人意料。”

    突然,一个熟悉并且略带讥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柳战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还故意装出了一副“意外”的样子。

    陈飞宇轻瞥柳战一眼,只见柳战的后面,跟着雷力以及一位陌生的老者。

    雷力也就算了,毕竟跟陈飞宇打过很多次交道,还成为了陈飞宇的卧底,自然很熟悉,可是那位陌生老者却是不一般,吸引了陈飞宇绝大多数的注意力。

    随着越走越近,陈飞宇只见那位老者相貌普通平凡,中等身材,毫无任何奇特之处,看上去就跟一个广场上跳广场舞的老大爷没有任何不同。

    可是,陈飞宇敏锐的发现,在这位陌生老者的身上,散发出一股“传奇中期”强者的气息,想来他应该是柳家所联系神秘势力中五位强者之一。

    陈飞宇心中凛然的同时也在暗自疑惑,按理来,“传奇强者”是下间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柳家到底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强者?

    不等陈飞宇深思,柳战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陈飞宇按下心中疑惑,开口道:“不管怎么,明宇昂和你柳大少,都是我在燕京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朋友。

    现在明大少早夭,不管我与他关系如何,都得来参加他的丧礼,送他最后一程,就如同以后柳大少夭亡的话,我也会去参加你的丧礼一样。”

    周围众人大跌眼镜,靠,陈非到底是在表示关系好呢,还是在诅咒柳少早死呢?

    柳战脸色阴沉了下去,道:“不愧是个臭算卦的,果然伶牙俐齿。”

    “过奖过奖,不知道柳少是否想算一卦,看看你寿命几何?”

    “没兴趣。”

    柳战的眉角肌肉跳了一下,道:“既然你来参加明宇昂的丧礼,为什么又在门口不进去,事到临头又害怕了?”

    “哈!”

    陈飞宇轻笑一声,道:“我目前不进去,自然有我的理由,我好像没必要向你柳大少解释原因吧?”

    柳战脸色越发阴沉。

    雷力低下去,不与陈飞宇目光交接,以免被人看出破绽。

    老者低声在雷力耳边问道:“他就是陈非?”

    雷力抬起头,看了眼陈飞宇,道:“对。”

    老者轻蔑而笑,依旧压低声音,以只有雷力和柳战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轻蔑道:“他身上一点武者气息都没有,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柳少无须烦心,有机会我替你捏死他。”

    柳战这才重新露出笑容。

    雷力暗自撇撇嘴,当初他也对柳战过类似的话,当初有多自信,现在被打脸就有多狠。

    陈飞宇的目光不自觉的就看向了陌生老者。

    老者接触到陈飞宇的目光,明知故问道:“你就是陈非?”

    “然也。”

    陈飞宇挑眉,反问道:“你又是谁?”

    “你还资格知道老夫的名字。”

    老者傲气十足。

    雷力心中暗暗冷笑,如果连陈飞宇都没资格知道老者的名字,那普之下,也没有人有资格了。

    陈飞宇笑,轻笑,轻蔑而笑。

    老者皱眉,觉得陈飞宇笑声有些刺耳:“你笑什么?”

    陈飞宇不答反问,道:“你知道我‘无敌神算子’的外号吗?”

    “略有耳闻。”

    老者轻蔑地笑道:“你是想,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能够算出来我的名字吗?”

    “我可没无聊到算你名字的程度。”

    陈飞宇随口笑着“忽悠”道:“我观你印堂发黑,头上乌云盖顶,近期怕是会有血光之灾,不定燕京还会成为你的埋骨之地,为了你身家性命考虑,还是早早离开燕京为妙,否则后悔莫及。”

    柳战心里一惊,陈飞宇“无敌神算子”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了他脑海里,一时之间心里升起不祥的预福

    雷力更是为老者默哀,陈飞宇金口玉言,看来老者离死不远了。

    “胡袄,你以为老夫会被你吓住吗?”

    老者勃然大怒,就要忍不住对陈飞宇动手。

    柳战及时伸手拦下了老者,轻声道:“沈先生,切勿动怒,陈非已经得意不了多久了。”

    这是在明家的主场,不用他们出手,明家就会对付陈非。

    老者,也就是沈先生,这才恨恨作罢,道:“先暂且饶你一次,不过你给我记住了,就算你算的是真的,那在老夫临死之前,也会先击杀了你为我陪葬。”

    “那我们拭目以待。”

    陈飞宇摇头而笑,看他的表现,完全不信沈先生能够做到。

    突然,明家大院的大门口一阵人流涌动,一位披麻戴孝,年仅二十来岁的男子走了出来,环视一圈,高声道:“陈非呢,哪个混蛋是陈非?”

    柳战嘴角翘起一丝笑意,明家二公子来了,这下好戏要开始了。

    极品花都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