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谍海风云(谍海王者) > 第七十八章 审问秘密

第七十八章 审问秘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宫本庆良无奈的跟着李云生离开包厢,到了包厢的门口,几个护卫看到李云生搂着宫本庆良出来,虽然也感觉到两个人的样子有些奇怪,可并没有看出异常,其中一个护卫开口说道:“少佐,你们吃完了么,现在要去哪里”。

    宫本庆良的脸上有些变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李云生拿枪的那只手,就动了动,用枪狠狠的顶了顶他的胸部,然后开口说道:“我和宫本君都吃好了,现在要去别的地方,有私事要做,你们不用再跟着了,直接回驻地去吧”。

    几个护卫听到李云生的话,都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看着宫本庆良,见此,李云生就在次用枪顶了顶宫本庆良,眼睛也微笑的看着他,不过目光中有点特别的意思,宫本庆良连忙开口说道:“我和村上君有点事情要做,要一起出去一下,你们就不用跟着了”,声音有些干哑。

    听到宫本庆良的话,几个护卫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李云生连忙带着宫本庆良向外面走去,几个护卫也跟着出来了,等到了外面以后,村上六柱已经把车开到饭店的门口,看到几个护卫还在附近,李云生就笑着说道:“你们怎么还在这,不是说了让你们回驻地去么,我和宫本君有着私事要做,还要等一个朋友,你们就先离开吧”,脸上还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一副你懂得的意思。

    几个护卫看了宫本庆良一眼,而李云生又用枪顶了顶宫本庆良,宫本庆良就开口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办完了事,晚上就回驻地,到时候回去找你们,你们不用担心”,宫本庆良还真是有些心机,这是在提醒几个护卫,自己晚上就会回去,让他们等着自己,这样要是晚上没有回去的话,几个护卫就会怀疑,李云生虽然知道他的目的,也没说什么,只要到了自己的地方,什么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而且对付宫本庆良,估计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听到宫本庆良的话,而几个护卫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就离开了,等几个护卫走远了,李云生就小声的说道:“宫本少佐的小心思还真不少,不过也没什么用,现在请上车吧”。

    宫本庆良没有办法,只好拉开车门,不情不愿的上了车,而李云生也连忙上车,挨着宫本庆良做好,就对着村上六柱说道:“去安全屋那里”。

    村上六柱见到两人已经上了汽车,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听到了李云生的话,就飞快的驾车离开饭店,向着安全屋的方向驶去。

    路上没有发生任何情况,宫本庆良也一直很老实,一点什么反抗的举动都没有做,大约十几分钟以后,汽车就开到了安全屋门口,村上六柱下去把开了门,然后就把车开进了院子。

    看到已经到了地方,李云生就笑着说道:“宫本少佐,现在已经到了地方,请你下来吧”,说完就一拉车门下车,然后就那么不怀好意的看着宫本庆良。

    宫本庆良的心中非常无奈,没想到自己一向小心谨慎,可还会落到这步田地,只好按照李云生的吩咐下了车,然后三个人就进了屋中,李云生逼着宫本庆良进入地下室,让村上六柱动手,将宫本庆良绑住以后,就叹气的说道:“宫本少佐还真是谨慎小心,你可知道为了请你来,我们两个足足做了十几天的准备,可直到今天,才把宫本少佐请了过来,真是不容易啊”。

    而这时,村上六柱就怒气匆匆的说道:“武田君,你竟然连我都瞒着,一个人就动手了,今天的事情有多危险,要是那四个护卫感觉到一点不对,我们都无法安全离开,而且现在要怎么收场,宫本庆良的护卫,已经知道他是和我一块离开的,如果此人不能回去,那么我就会被怀疑,你怎么能如此做,这样不是把我暴露出来了吗”,村上六柱根本没想到李云生会突然动手,而且事前也没有跟自己打招呼,逼得自己不得不配合行事,如今无论如何,自己算是暴露了,就算是杀了宫本庆良无没有用。

    李云生轻笑的说道:“村上君不要发怒,现在不没出什么事么,而且宫本君要是配合我们的话,你就不会暴露身份,而且以后他也会是自己人,要是他不配合的话,那么就解决了他,然后我在向你开几枪,让你重伤而又不至于丧命,这样你就有了借口,可以说是遇到突然袭击,导致宫本庆良的死亡而且连你也身受重伤,这样就不会受到怀疑了”,李云生一边说,还一边注意宫本庆良的表情。

    听到李云生的话,村上六柱就愣住了,然后就大声的说道:“你怎么会想出这种办法,这岂不是拿我的生命在开玩笑,要是你一不小心,我岂不就死在你的手里了”,村上六柱一向胆小,不然也不会被李云生逼迫,就此成为他的内线,听到这么危险的办法,自然不愿意。

    李云生平静的说道:“村上君不要担心,我的枪法很好,而且也做过这种事情,不会出现意外的,现在我们还是来问问宫本君,看看他会如何选折”,然后就看着宫本庆良,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

    村上六柱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李云生的样子,就不敢在多说什么,心中期盼着宫本庆良能够开口,到时候也加入反战联盟,成为和自己一样的人,如此一来自己既不会暴露身份,也不用受罪了,于是也将目光看向宫本庆良。

    而宫本庆良自从到了这里,就一言不发,一直在想着心事,听到两个人的话后,就开口说道:“之前阁下说了,是有事情想要跟我证实一下,现在可以说了吧,我一定会知无不言,只希望阁下说话算话,达到了目的就放我回去”,宫本庆良已经想好了对策,就是他们问的问题,要是不太重要的,自己就会告诉他们,要是重要的事情,自己就说不知道,反正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少佐,不知道什么机密也很正常,自己又是搞情报出身的,表情也不会露出破绽,不过还要做点戏,以免露出了什么破绽,反正无论如何,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位,等离开之后,再找他们算账。

    李云生点了点头,严肃的开口说道:“只要宫本少佐能够配合,那么一会我就送少佐离开,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少佐从国内来到天津,有什么目的,是否带着任务在身”,虽在李云生最关心宣传单的事,可为了不让宫本庆良猜到自己的目的,还是没有直接开口问这个问题。

    宫本庆良平静的开口到:“我只是一个少佐,来天津能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海军部派我下来例行检查,看看支那驻军的实际情况,以后还会去上海等地检查,真的没有其他目的”,语气非常的真诚,一副我很配合的样子。

    看到宫本庆良的表情,李云生在心中称赞了一句,表演的真不是错,要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说不准还真会被他骗过去,于是叹息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宫本君还真是不老实,怎么就不肯好好的配合我呢,非要让我多费手脚”,说完了这几句话,李云生就走到了墙角,拿出一个准备好的盒子,盒子中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只不过是中医用的银针。

    将银针拿出来以后,在宫本庆良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开口说道:“宫本君,我在问你一遍,你来天津有什么目的,要是你还敢糊弄我的话,我可就要用手中的银针来问你了,不过这样一来,宫本君吃了苦头,可就怨不得我了,我想以宫本君的身份,恐怕还没有尝试过银针扎入身体的滋味,这银针扎入体内,好像是非常痛苦的,尤其是扎入手指和脚趾,更是让人痛不欲生”,李云生一边说着,一边想宫本庆良走去,双眼之中也冒出冷酷的目光,看着就让人害怕。

    由于有还着其他的目的,就是逼迫宫本庆良成为自己的暗线,所以李云生也不想对宫本庆良用刑,这样容易让人察觉到异常,所以就不段的用语言恐吓此人,希望可以吓到宫本庆良,达到自己的目的。

    宫本庆良看到李云生一步步的走来,脸上果然漏出了慌乱的表情,急忙的开口说道:“等一等,不要这样,我告诉你,我来天津就是向海军的高级将领传达一个消息,就是之前你说的那件事,陆军情报机关的大动作”,这番表情也是半真半假,既有着伪装的心思,心里还真的有些害怕,所以表情还真让人看不出来真假。

    宫本庆良虽然是一个职业军人,又是负责情报工作的,可毕竟是贵族子弟,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那里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在宫本庆良的心中,陆军的事情都无所谓,而且之前李云生提到过此事,所以就毫不犹豫的把陆军的事情卖了出来,还可以借此隐藏真正的秘密。

    听到宫本庆良的话,李云生就停下了动作,心想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达到目的,自己还没有问这件事,宫本庆良就先招供出来了,不过这也是自己的主要目的,于是就开口问道:“是什么大动作,你说来听听”,语气非常的平静,让宫本庆良觉得自己不是很关心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