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9章 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第59章 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文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铁定是罗长生把去猪泷山的事告诉了他爹和他娘了。

    顾文茵笑着进了屋,“叔,婶子,晚饭吃过了吧。”

    罗骀是真心喜欢顾文茵,连声应道:“哎,吃过了,你也吃过了吧?来,快进来坐。”

    “嗯,吃过了。”顾文茵说道。

    坐在徐桂枝身边的小雪想要起身找顾文茵,却被她娘狠狠一个眼光给钉住了。罗长生也是耷拉着个脑袋坐在一边,看了眼顾文茵后,又重新闷闷的低下了头。

    顾文茵顿时便猜到,她,怕是并不被徐桂枝所欢迎。

    也好!

    “叔,婶子,昨儿长生跟着我和我哥去了猪泷山……”

    顾文茵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徐桂枝打断。“文茵啊,不是婶子说你啊。”徐桂枝站了起来,横眉冷眼的盯着顾文茵,说道:“你说你一个小姑娘,胆子怎么就大到没边了?猪泷山是什么地方?你也敢去?你去就算了

    ,为什么还撺掇着我家长生一起去?”

    “婶子,是长生……”

    “我们家长生是个忠厚的,他不像你心眼像筛子一样多。只,我今天把话说明了,你往后再拐带了我家长生去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跟你没完。”徐桂枝厉声说道。

    顾文茵一瞬冷了眉眼。

    什么叫她拐带了罗长生去干乱七八糟的事了?只是,没等她开口,一直闷着不出声的罗长生突然站了起来,对徐桂枝吼道:“我都说了,是我硬要跟着他们去的,不是远时哥和文茵哄骗我的,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

    信?”“小兔崽子,你本事了,还敢跟我吼?”徐桂枝上前便拎了罗长生的耳朵,指桑骂槐的说道:“你才多年大的年纪,就想学那起子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勾当?我呸,你是我生的

    ,我……”

    罗骀一张黑脸涨得发紫,有心想发作,可当着顾文茵的面又开不了口。由着徐桂枝这样发疯下去,又丢人丢得厉害,五尺高的汗子,脸都憋青了,也没想出个法子来。

    顾文茵看也不看徐桂枝一眼,对罗骀说道:“叔,昨儿个长生跟我们去山里挖了两窝定风草,我和我哥今儿去镇上换了银子,这是他应得的那份,你收好了。”

    话落,将一两银子放在了桌上。正打骂着罗长生的徐桂枝睃到桌上那锭闪闪发亮的银子,顿时变了脸色。一把松开了罗长生,几步走上前,抓起桌上的银子,“文茵,这是你们昨天进一趟山里就找到的银

    子?听长生说不是挖了好几窝吗?怎么……”“是挖了好几窝,但第一,我们没打算带长生去猪泷山,是他赖缠着我们一定要去的;第二,定风草是我教他认的,也是我教他找的;第三,他挖到的两窝个小肉少,就值

    这么多。”顾文茵说道。

    徐桂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不想顾文茵的声音继续响起。

    “婶,我这人说话不喜欢绕弯,当着你和骀叔的面,我这会子就把话给你们说明白了。我从没想过拐带你家长生去干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文茵啊,你婶她……”顾文茵再次打断罗骀的话,“叔,猪泷山,我和我哥肯定是还要去的,还请你管好了长生,必竟,脚长在他身上,他要是偷偷跟了我们去,我也不会知道的是不是?没有事

    千好万好,有事……这黑锅我背不起。”

    罗骀青紫的脸几欲滴出血来。

    徐桂枝哪里肯吃这个亏,当即没好气的说道:“顾文茵,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管好了长生?我家长生一直都是个听话的孩子,到是你……”

    “好了!”罗骀一声怒吼打断徐桂枝的话,“你给我闭嘴,长生是个听话的孩子,文茵就不是吗?自家孩子不听话,为什么要赖别人家孩子……”

    “长生怎么不听话了?要不是顾文茵,他能往猪泷山里去吗?”徐桂枝不服气的和罗骀吵了起来。

    顾文茵转身便往外走。

    银子送到了,话说明白了,后面的事就和她无关了。

    只是,她一只脚才跨出门槛,便看到曾氏自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顾文茵皱了眉头,脚下步子却没有停。

    曾氏瘦长的刀子脸拉得像个鞋拔子,看到顾文茵的那一瞬,三角眼里射出一道阴冷的光,飞快的睃了顾文茵一眼,脚步下步子却是没停。

    顾文茵到嘴边的那个“奶”字被她咽了回去,低垂了眼睑,与曾氏擦肩而过。

    “娘您怎么来了?”

    身后响起徐桂枝错愕的声音。

    顾文茵下意识的放慢了脚下的步子。

    “阿飞托人捎了信来,说要参加明年二月的院考,只是他手里的银钱已经用完了,老三你去取几两银子给我,我让人带了去。”曾氏说道。

    罗驲的长子罗飞在县里的紫阳书院读书,二十多岁的人,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却还是个老童生,三年一考的秀才连着考了三年都没考上,银子却是流水似的花了出去。

    知道曾氏是来要银子,罗骀和徐桂枝齐齐变了脸色。

    曾氏见罗骀没动,三角眼一瞪,怒声道:“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你不是才从五弟那里拿了十两银子吗?”罗骀不满的说道。

    “十两银子交了五两的兵役和三两的公粮,就剩下二两了,哪里够?”曾氏喊道。

    徐桂枝不高兴了,“娘,阿飞又不是我们的孩子,他银子不够使,你该找大哥大嫂去,找我们干什么?”

    “阿飞考上秀才是我们全家人的荣耀,你们是他四叔四婶,不应该帮称一把吗?”曾氏瞪了徐桂枝,“再说了,我找我儿子要银子,要你多个什么嘴?”“你儿子是我男人,是我孩子的爹。按着你的意思,老婆孩子不用管,帮着哥嫂养侄子才要紧,是不是?要这样的话,当初娶什么老婆,生什么娃?直接着跟哥嫂过就是了

    ……”

    徐桂枝的泼辣和曾氏的蛮不讲理,如同针尖对麦芒,瞬间两人便干上了。

    “你个败家娘们丧门星,当初怎么就让老四娶了你这么个玩意……”

    身后,徐桂枝和曾氏的对骂声,一声高过一声。

    顾文茵摇了摇头,加快步子往自家走去。

    只是,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道怯怯的声音,“文茵。”

    顾文茵步子一顿,回头看去。

    罗长生牵着小雪的手站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顾文茵抿了抿嘴,她无意迁怒他们,但却实在不愿和徐桂枝歪缠,默然片刻后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走。

    “文茵姐。”

    小雪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顾文茵咬了咬牙,硬着心肠继续往前走。身后响起一阵细细的夹着埋怨的声音,“都是你,文茵姐连我也不理了,她肯定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