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65章 组队进山

第65章 组队进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顾文茵要借小弓去猪泷山,罗猎户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等回过神来,少不得苦口婆心的劝。

    “文茵啊,那猪泷山太危险了,你……”

    “爹,你就别瞎操心了。”罗喜宝打断他爹的话,在一边说道:“文茵和她哥早就去了,长生也偷偷跟着去了,还分到一两银子。”

    罗猎户听了,话声一顿,稍倾,“文茵,喜宝他说的是真的?”

    这件事,顾文茵原本也没想满着,当即便痛快的认了。

    “是的,叔,我们在猪泷山挖到几窝定仙草,拿到镇上换了四两银子,分了长生一两。”

    罗猎户看着顾文茵的目光陡然一亮,“文茵,你识药草?”

    “嗯,识一些。”顾文茵绽起抹羞涩的笑,说道:“我爹除了四书五经还喜欢看杂书,他教过我怎么认药草。”

    一听顾文茵这样说,罗猎户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虽然没有人见过顾晔霖,但凤凰村的人谁不知道那是个有大学问的人?既是他教的顾文茵,别说认草药了,就是顾文茵看病开方子都不足为奇。

    “文茵啊。”罗猎户蹲了下来,“叔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顾文茵呆了呆,她不过是来借个弓,怎么就……

    见顾文茵怔忡着不说话,罗猎户少不得解释道:“文茵啊,你看看这凤凰村,除了老弱病残剩下的就是孤儿寡母,得给大家找条活路啊。”

    顾文茵抬目看向罗猎户,“叔,你是想……”

    “我想让你领着大家找条活路出来,你愿不愿意?”罗猎户问道。

    顾文茵默了一默,轻声说道:“叔,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敢。”

    “文茵……”“爹,你就别难为文茵了。”罗喜宝在一边说道:“长生自己死缠活赖的跟着文茵他们进山,什么事也没有还分了一两银子,就这样,他娘还把文茵好一顿骂。他奶又嫌银子

    分得不公,上门找事。”

    “你让文茵带着大家进猪泷山找活路,没事到好,要是像有财叔那样有个好歹,那些人还不把文茵给撕了?”

    顾文茵到没有想到,看似憨憨厚厚的罗喜宝脑子竟然这样好用!

    下意识的就给了罗喜宝一个赞赏的目光。

    罗猎户讷讷无语。

    “文茵,这次我跟着你去猪泷山吧。”罗喜宝说道:“你放心,我爹娘都是明白人,进山以后的收项,你看着给就是了,我们家肯定不会来事的。”

    顾文茵其实还是不愿意。

    但罗喜宝话一说完,便回屋去取了两把小弓出来,将一把小弓给了顾文茵,“走吧,文茵。”

    顾文茵朝罗猎户看去,“叔,你……”

    “没关系,叔和你们一起。”罗猎户说道。

    顾文茵没有再坚持。

    罗猎户取了弓和箭,带着罗喜宝,三人才走出院子,便看到罗远时和李木荷正朝他们走来。

    “爹,你看那不是铁柱哥还有同义哥吗?”罗喜宝指着罗远时身后说道。

    罗猎户点头,“嗯,是他们。”

    不多时,两伙人在半路碰头。

    李木荷快步走上前,站到了顾文茵的身边。

    “文茵,铁柱和同义也想一起去。”罗远时对顾文茵说道。

    铁柱是罗有财的长子,罗有财没了后,这次纳公粮的银子还是罗猎户替他们出的,都说救急不救穷,孤儿寡母日子再难过,也不能一辈子都靠人接济。

    同义家虽然好点,但在知道顾文茵和罗远时进山拿命换银子后,他坐不住了。跟石梅花一商量,也就来找罗远时了。

    两人这个时候齐声对顾文茵说道:“文茵,你放心,进山以后,便是有个万一,也绝不赖你。找到药草换了银子,由你决定分我们多少。”

    顾文茵看着两张稚气满满的脸,沉吟半响也没说出句话。

    铁柱和同义不由便有些慌了,两人齐齐朝罗远时看去,哀求着想让罗远时帮着说几句话。

    罗远时才要开口,顾文茵却在这时说话了。

    “铁柱,同义,那你们得答应我,什么时候进山,进山后做什么不做什么,都得听我的。”

    铁柱和同义连忙点头道:“好的,好的,我们答应你。”

    既然人多了,那进山后的计划就要变一变了。

    “铁柱,同义,你们回家去取几根结实的麻绳带在身上,进山后可能用得上。”顾文茵说道。

    铁柱和同义二话不说,调转头便大步往家走。

    而这个时候,顾文茵她们要进猪泷山的消息也传遍了凤凰村。

    里正罗莽手里拿了根旱烟袋朝这边走了过来。

    罗猎户迎上前,“莽叔。”

    罗莽点了点头,目光自他身上移到罗远时和顾文茵身上,“真要去猪泷山?”

    顾文茵迎着罗莽的目光,点头应道:“是的,这就打算出发了。”

    罗莽装了一锅烟,叭哒吸了两口,默了,深深的看了顾文茵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沿着来时的路走了。

    剩下顾文茵一头雾水,不解的问罗猎户,“猎户叔,莽爷爷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罗猎户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看懂。

    好在,不一会儿,铁柱和同义飞奔着跑了回来,两人背上都挂着一圈手指粗的麻绳。

    就在顾文茵打算招呼一声进山时,一道尖利恶意满满的声音陡然响起。

    “哼,最好去了就别回来,死在山里才好!”

    顾文茵猛的抬头看向人群里的曾氏,唇角噙了抹冷笑,说道:“就这样的家教还想出秀才,考举人,中进士?我呸,一辈子也就是个泥腿子!”

    曾氏“嗷嗷”叫着便要冲出人群跟顾文茵对上,她身边的罗驲一把抓住了她,“娘,娘,这小狼崽子惹不得,惹不得啊!你想想阿飞,阿飞……”

    曾氏嘴里兀自不干不净的骂着,却因为惧怕顾文茵真会去紫阳书院找罗飞闹,不敢上前撕打顾文茵。

    顾文茵给了曾氏一个不屑的冷笑,转头吆喝一声,“走喽,进山发财了!”她的话打破了原本肃穆的气氛,使得围观的村民发出一阵善意的轻笑声,而顾文茵他们便在这样的笑声里,气势满满的朝猪泷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