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6章 人见人爱

第96章 人见人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猎户早就等在了约定的地方,见着两人,跳下牛车就小跑着赶了过来。

    “远时,文茵。”

    罗远时仍旧是一脸的不痛快。

    “这是怎么了?”罗猎户见了,收了脸上的笑,问道:“远时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罗远时摇了摇头,闷声道:“没什么事,叔,肉都卖完了吗?”

    罗猎户却没有回答罗远时的问话,转而看向顾文茵,问道:“是不是济民堂不收药材?”

    “不是。”顾文茵说道:“适才我们经过一家铺子,伙计不懂事说话难听了点,我哥心里不痛快。”罗猎户闻言,顿时笑着拍了罗远时的肩,哈哈,说道:“远时,你跟那些狗眼看人底的置什么气?人模狗样的站在那,还当自己是半个掌柜呢,也不想想,出了那间铺子,

    照样也是吃了上餐愁下餐的货。”

    “就是说啊,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顾文茵说道。

    罗远时想想也是,自己生这闷气干什么?还不如等赚到了钱,去店里把那对发钏买了,狠狠打一顿那伙计的脸。

    想通了也就放开了,当下又问道:“猎户叔,猪肉都卖了?”“嗯,卖了。”罗猎户脸上的笑重新爬了上来,“原本卖不完,但是四喜酒楼的掌柜给介绍了两家办喜事的,就都全卖了。”话落,却是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小声说道:“文茵

    ,我给了那掌柜的一分银子的茶水钱。”

    “应该的。”顾文茵说道:“没了掌柜的帮忙,我们哪里能顺利的把肉全都卖了。”

    “可是,我卖的也比镇上的屠户便宜了许多。”罗猎户说道:“那两家说已经和人屠户家定了,我如果卖二十五文,他们就推了屠户都买我的。”

    “叔,二十五文已经很不错的价格了,我原先还想着,怕是只能卖到二十文一斤,你这还多卖了五文钱一斤呢!”顾文茵说道。

    “文茵,你这不是安慰我吧?”罗猎户拧了眉头问道。

    顾文茵不由便轻笑出声,看了罗猎户说道:“叔,这几头野猪本来就是白得的,卖多卖少都是意外之喜,即是意外之喜,多一些少有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罗猎户欲言又止的看向顾文茵,好半响沉沉的叹了口气,“文茵啊,你怎么就是姑娘呢?你要是个男娃多好!”

    顾文茵笑了笑。

    她明白罗猎户说这番话的意思,只是,她却并不认同。

    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只要有真本事,还不是都一样?无非就是身处这样的时代,她要走的路,要做的事,会更加艰难一些。

    “猎户叔,一共卖了多少银子?”

    “一共卖了九两七分五,给了除了给掌柜的那一分,我们还剩下九两六分五。”罗猎户说道。

    九两六分五,五户人家分,一家二两银子不到。虽然不多,但却可以解燃眉之急了!

    顾文茵笑眯眯的说道:“猎户叔,给喜宝买几个肉包子吃,完了我们家去吧。”

    “哎!”罗猎户高兴应了,突然想起药草的事,问道:“文茵,那些药材……”

    “济民堂收不了这样好的药材,但掌柜的答应帮我们联系京城本草堂的管事,问问他们要不要。”顾文茵说道。

    罗猎户下意识的便问道:“那万一本草堂也不收呢?”

    顾文茵咯咯一笑,说道:“叔,没了本草堂,还有回春堂,老君堂,瑞生堂……好药材还担心没地方卖吗?”

    罗猎户这才长吁了口气,摸了把额头上一霎沁出的冷汗,说道:“可把叔给吓坏了,你这样说,叔就放心了。”

    买好肉包子,赶着牛车晃荡晃荡回凤凰村。

    猪泷山。

    穆东明将最后一抹残阳收入眼里,起身招呼正抓着根藤条荡秋千的蓝脸,往回走。

    司牧云自树冠间跳了下来,哼哼唧唧的跟在后面。

    “爷,您是不是看上那小丫头了?”

    “您这是什么眼光啊?那小丫头才多大?跟您差了一截呢!”

    “再说了,她哪能跟瑾小姐比啊!瑾小姐……”走在前面的穆东明步子一顿,目光凉凉的撩了眼正说得起劲的司牧云,“你这么多年不娶亲,是因为心里有阿瑾?这有何难,回头我修书一封给玄风,定能让你如愿以偿。

    ”

    “我……”

    便是有满腹的委屈,司牧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谁的主子,谁知道。

    他家爷既然说了这话,那就一定能做这事!武家的人正满世界恨不得掘地三尺把他家爷给找出来,真要让他把封信送了,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回头再让太史明那个老家伙知道是因为他之故,露了爷的行踪,还不得

    把他给活撕了?!

    算了算了,爷才多大?他多大?他跟爷计较个什么啊!

    司牧云一路开导着自己,好不容易把自己给说服了,不想耳边却突然响起穆东明淡漠的声音,“今天晚上我想吃鱼,吃这潭底的鱼。”

    原来,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瀑布下方的水潭边。

    司牧云看着潭底悠然自得的几尾大鱼,又看了看自家一脸面瘫的主,“您不是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几尾鱼能在这山野之间长成这样委实不易……”

    夏天的时候,司牧云不止一次打过这几条鱼的主意,都被他家极富爱心的主子给阻止了。

    “是不容易。”穆东明打断司牧云的话,淡淡说道:“你要是不忍心,那就另外想办法,不过,我今天只想吃鱼。”

    司牧云腮帮子都快咬烂了,才憋下那句,“我不就是说了句你年纪大吗?至于要这样过不去吗?”

    “咚”一声响。

    潭底绽起一抹水花,司牧云跳纵身跃进了深潭。

    穆东明闲闲往池子边上一站,指着东躲西藏的鱼,说道:“你左手边的比较肥美。”等司牧云抓住了,他又改了主意,“算了,我还是觉得你右手边的好。”

    如此反复数次后,司牧云终于抱了一条大鱼,纵身跃出水面,耳边却响起某人意兴阑珊的声音,“算了,我又不想吃鱼了。”

    司牧云和怀里的那条大鱼,齐齐跌回了水潭里!“爷,我错了,我嘴贱,那小丫头天姿国色,沉鱼落雁,闭月差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