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23章 你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第123章 你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茵,给你莽爷爷还有富贵叔家送也送点吧。”元氏对顾文茵说道。

    顾文茵点头,“嗯,家里碗不够了,等木荷姐回来,我再给他俩家送。”

    说着话的功夫,李木荷自外面走了进来。

    顾文茵上前接了碗,分别装满两碗后,顾文茵将两个大海碗放在篮子里,撑了把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桐油伞走了出去。

    一出门便撞上罗木匠,“文茵啊,福娃说你拿山里的野果做出了油,是真的吗?”

    “是真的,叔。”话落,顾文茵把篮子往前递了递,“你看,就这样的。”

    罗木匠看了一眼,一脸错愕的问道:“这黑乎乎的东西能炒菜吃?”

    “能,我家早上就是用它炒的。”

    罗木匠还在犹疑,顾文茵却是已经撑着伞提了篮子走远了。

    茶籽能榨油这事,她没想过隐瞒,必竟满山遍野的茶籽不是她一家能独吞的。

    而她还有一个打算,就是当采茶籽的人多了后,她就可以借助众人之力,弄个榨油坊出来,这样不论是出油率还是油的品质都能得到飞速的提升!

    罗富贵不在家,跟着他的舅兄跑买卖去了,家里就夏至和韩桂枝。

    知道顾文茵是来送油后,韩桂枝脸上的笑就没停过,将空碗还给顾文茵的同时还给了她几块夹着芝麻馅的米糖,“拿去吃吧,总是白吃你家的东西,婶子也怪难为情的。”

    顾文茵没有和韩桂枝客气,接过米糖,道了声谢,便去罗莽家。

    老涂氏和大儿媳冯氏在厨房做饭,罗莽在廊檐下劈柴。

    见到顾文茵,放下手里的斧子,“文茵来了。”

    “莽爷爷。”顾文茵打了声招呼,将篮子里的油拿了出来,“这碗茶籽油给您家偿偿。”

    顾文茵雇了石梅花和小曾氏去山上摘茶籽的事早就传遍了凤凰村,对于那漫山遍野的野果子能做油这件事都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这会子顾文茵送来这么一碗黑漆漆粘乎乎的东西,老涂氏自厨房里走了出来,问道:“文茵,这东西真能炒菜?”

    “奶,能不能的,你现在试试不就知道了。”顾文茵笑着说道:“我娘已经拿它炒了一碗菜了。”

    厨房里,冯氏切了半个老南瓜,正准备拿水煮了吃,听到顾文茵的话,便对老涂氏说道:“娘,要不试试吧,这老南瓜反正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老涂氏点头。

    顾文茵也不走了,就在边上看着。

    冯氏舀了一勺子油放到烧红的锅里,随着油被加热,黑漆漆的油渐渐变得澄明起来,香气也跟着在厨房里散了开来。

    “奶,你做什么好吃的了,怎么这么香啊?”小满在屋里喊道。

    老涂氏隔着屋子喊了声,“你个小懒猫,文茵都来送油了,你还在床上躲懒。”

    冯氏将切好的南瓜片放进锅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过后,吃了油的南瓜片亮澄澄的看着便让人食欲大开。

    “哎呀,真的能炒菜呢!”老涂氏惊声说道,末了,连声喊道:“小满她爷,你快来看。”

    “你个老婆子,我就站在你后面,你大喊大叫的干什么。”

    老涂氏“哎呦”一声对罗莽说道:“你个糟老头子,站在人身后怎么连个声也不出。”

    罗莽没理会老涂氏,而是看着锅里滚着油的老南瓜片,对顾文茵说道:“文茵啊,你家里那些油卖不卖?卖的话,莽爷爷先定一些。”

    “莽爷爷,今年的茶籽不多,出油也少,只够自己吃。卖就不卖了,回头我再给您拿些来。”顾文茵说道。

    罗莽摆手,“白吃就不要了,你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末了又对老涂氏说道:“你给文茵装个老南瓜回去,难为这孩子有什么都没忘了我们家。”

    老涂声还没出声,冯氏便已经回了堆杂物的后厢房,选了个最大最红的老南瓜,“文茵,你一个人怕是拿不动,等会让小满给你送过去。”

    “谢谢婶,谢谢莽爷爷。”

    顾文茵也没客气,对罗莽说道:“我在山里采了些观音苋回来,回头让小满带了回来,拿这油炒了,挺爽口的。”

    说着话的功夫,小满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

    顾文茵又从口袋里取了两块韩桂枝给的米糖递给小满,“桂枝婶给的,你偿偿。”

    “哎呀,还是芝麻馅的。”小满接过高兴的说道:“我最喜欢吃了。”米糖也叫麦芽糖,是由优质麦芽和糯米熬制而成的。因为制作工艺不简单,耗时耗力不说,还不易保存。一般都是入了冬以后,有条件的人家喊了几户人家一起帮忙,制

    作正月里用来待客的点心。

    韩桂枝家条件好,这米糖是她从镇子里买来给夏至当零嘴的。

    小满帮着顾文茵把那个老南瓜抬了回去,顾文茵选了一把嫩嫩的观音苋让她带回去。

    元氏饭菜已经做好,锅都洗好了,见了墙角的那个老南瓜,干脆锅里重新放了油,又做了一碗老南瓜。

    菜还是平日里的几个菜,可却因为沾了油水的缘故,色香味瞬间便显了出来。

    就连罗烈都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

    “这雨看样子,有两天好下。”罗远时对顾文茵说道:“好在,前些日子采的那些药材晒得都差不多了,不如趁着下雨天,去趟镇子里?”

    虽然离上次去镇子里还没到半个月,但想着苏氏当日是说最迟也就是半旬便有答复。眼下离半旬也就差着两三天的时间,想来问题也不大。

    当即便说道:“那行,我们今天去镇子里。”话落又回头问厨房里收拾碗筷的元氏,“娘,你那几块帕子绣好了吗?”

    “绣好了,我洗把手拿给你。”元氏说道。

    李木荷从厨房里走出来,默了一默,上前问道:“文茵,我可不可以和你们一起去?”

    顾文茵知道李木荷是想去义庄给李寡妇上柱香,当即便应道:“当然可以。”元氏取了绣好的几块帕子递给顾文茵,“绣线还有得多,我寻思着反正还得接了活回来绣,就留下了。”又嘱咐道:“你去趟铁柱家,你莲香婶子应该也绣好了,把她的一起带了去,赚几个是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