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36章 熊大你怎么了

第136章 熊大你怎么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东明坐在崖壁中间的一个凹坑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飞飞扬的鹅毛大雪。

    蓝脸怯怯不安的缩坐在角落里,想上前又不敢上前。

    雪花簌簌落下,很快,穆东明的身上便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雪。

    穆东明伸了手出去,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白皙的掌心,瞬间化成了一滩水,很快又有新的雪花落下,不多时,整个手掌便湿漉漉的。

    “江南江北雪漫漫,遥知易水寒。同云深处望三关,断肠山又山。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

    说到“此恨难”时,声音突的嘎然而止。

    穆东明缓缓的闭上眼,最后一句“频闻遣使问平安,几时鸾辂还”在舌头上打了几回转,却是终究说不出口。

    这首词是前朝诗人诗人向子諲所作,前朝亡国徽、钦二帝被敌人掳走。皇亲向子諲因见山河破碎,故国文明毁弃,有感而为做此一词,抒发故国帮君之思。

    只是徽、钦二帝最终客死异乡,一生未再踏上国土半步。而“几时鸾辂还”也成了向子諲最美好的期盼!向子諲等不来徽、钦二帝的回归,他又是否能等来推翻大周复新大凤的那一天?可是,就算这天下即便再次姓穆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在乎的那些人,都永远的离开了

    ,再也不不会回来。

    母后,皇兄、小舅舅、殷离、叶茗、冰夏、冷秋……他们都死了!

    穆东明从不曾刻意的去想这些人,每一次的触及都是对他如同剜心剔骨的一场酷刑,那种焚心似火的痛,会让他恨不得毁灭这个世界!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偏偏想起了他们!

    大雪很快便将崖猪泷山装饰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穆东明看着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村人,忍不住的便想,如果这些人里有武静山又或者是武玄芲,那他……穆东明冰冷的眸子里绽起抹骇人的寒芒。

    司牧云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爷,我看到那个小丫头了。”

    穆东明蓦然转身朝司牧云看去,冰冷的眸底一片刺目的猩红还来不及褪却。

    “爷!”司牧云不由惊呼,默了一默,他咬牙道:“您要是心里难受,我去把沈航那个狗东西杀了,替您出口恶气。”

    穆东明摇了摇头。

    司牧云攥了攥手里的拳头,方正的脸上,一对精光湛湛的眸子里满是痛苦的矛盾之色。

    他很想下去大开杀戒,管他来的是谁,统统都杀了!

    可是,沈航那个狗东西在,魏子臣那个狗东西也在,这两个杂碎都认得他,一旦他现身,便坐实了爷藏身在这的消息。到那时,害了爷的,岂不是他?

    司牧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个万全之策时,耳边响起穆东明的声音,“云叔,她在哪里?”

    他?!

    哪个他?

    司牧云愣了愣,但却产刻反应过来,自家爷问的他是她。

    连忙说道:“她带着人往东南方向去了,我看着好像是往之前那个有瘴气的地方去的。”

    穆东明下意识的便拧了眉头。

    这样大雪的天,瘴气必然是没有了,但那一片地带多毒虫毒草,现在又积了薄薄的一层雪,一旦沾了毒汁的雪水透过衣裳浸入身体,不死也能叫人脱层皮!

    “这猪泷山那么大,哪里不能去,她去那里干什么?”穆东明似是问司牧云,又好似问自己一样,说道。

    司牧云想了想,“爷,你说那小丫头会不会已经猜到你的身份了?故意把人往那边领的,魏子臣那个狗东西跟在她身后。”

    猜到他的身份?会吗?想想又觉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穆东明突然想起贴身收藏的那块帕子,也许在她用“割肉奉君”这四个字提醒他,有人要进山对他不利时,她或许就已经猜到了,他便是大凤朝的宸王穆羲。

    “云叔,我想见见她,你把她带来。”穆东明突然说道。

    司牧云想也没想的,便应道:“好,我这就去。”

    话落间,一个纵身,便朝着崖壁跃了下去。

    穆东明在司牧云离开后,又盯着崖壁下细如蝼蚁的人群看了一会儿,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沿着崖壁上错落有序的脚坑上了崖顶,蓝脸紧跟其后。

    魏子臣喊住了前面闷头赶路的顾文茵,问道:“顾姑娘,你这是要带着我们去哪里?”顾文茵看了眼前方密密实实的树林,攥了攥垂在身侧的手,步子一顿,回头看向魏子臣,“我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只是把我们在这山里走过的地方都带着大人走一遍

    。”

    魏子臣听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对上顾文茵朝他看来的一对漆黑纯澈如琉璃的眸子时,一瞬间却是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顾文茵看向默然不语的魏子臣,“大人,还往前走吗?”

    魏子臣想了想,点头道:“走吧。”

    深吸了口气,顾文茵意无返顾的继续往前大步走去。

    魏子臣招呼了身后的一班人,“后面的都跟上,别走失了。”

    林子里没了上回那种淡淡的芳香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刺鼻的腥臭味。

    瘴气!

    顾文茵下意识的便想要往后退,可是却在脚抬起的刹那,又僵在了那。

    她把人往这里领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就这样往后退,魏子臣有惊无险,怕是还会组织人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的搜山,他,那样骄傲的一个人,难道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过着躲躲藏藏的日

    子?

    顾文茵只要想想,就觉得心里酸痛的厉害。

    咬了咬牙,顾文茵继续往里走。

    “这什么味道?”魏子臣在身后问道。

    “应该是树叶腐了烂了的味道吧。”顾文茵说道。

    魏子臣摇头,才要开口,却在这时身后一个体质较差的衙役身子一软,“扑通”一声,一头重重栽倒在地上。

    “熊大,熊大你怎么了?”

    魏子臣脚步一顿,便要转身却突然间眼前一片金星直转,紧接着“咚”一声也一头栽倒在地上。

    顾文茵知道这里瘴毒厉害,却没有想到,会厉害到这种地步!魏子臣倒下的一瞬间,她将舌头底下含着的薄荷叶嚼烂吞进肚子里,正犹豫着是跟着一头倒在地上,还是拖着魏子臣往外退时,身侧的树丛里突然响起一阵窸窸之声,她才打算抬头看去,眼前突然一黑,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一头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