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63章 我不会做傻事的

第163章 我不会做傻事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章我不会做傻事的

    只是,让罗莽和顾文茵没有想到的是,村里人拒绝了罗莽提出进山帮忙找人的要求。

    老涂氏身子一软直接就瘫在冯氏的身上,冯氏也好不到哪去,一张脸白得如同纸片,刚张了嘴,话还没说出来,先把上下嘴唇给磕得鲜血淋淋的。

    “娘……”

    小满抱着冯氏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长生和小雪也哇哇哭了起来。

    徐桂枝已经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

    老天这是要逼死他吗?

    小曾氏期期艾艾,楚楚可怜的看着顾文茵,“文茵,现在怎么办?”

    “回家,明天一早,我们进山找人。”顾文茵说道。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变了脸色。

    石梅花扶着同喜,惨白了脸看向顾文茵,“文茵啊,这天寒地冻的留他们……”

    “婶子,就我们这几个人进山又是晚上,别说找不找得到是一个问题,就算找到了,怕是也走不出来。”顾文茵打断石梅花的话说道。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要做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

    长生和小雪被徐桂枝一边一个搂在怀里,她哭不出来,只能目光怔怔的看着远方,长生和小雪吓得不轻,哭一会儿喊一句“娘”。

    顾文茵叹了口气,上前扶了徐桂枝站起来,“带着长生和小雪回去吧,明天进山我来喊长生。”

    徐桂枝唇角翕翕,才要开口,顾文茵却是已经转身朝小曾氏走了过去,“婶子,你可千万别做傻事,阿驹叔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曾氏没说话,豆大的泪珠雨点子似的直往下砸。

    所有人,顾文茵都不担心,因为她们除了山里的男人还有别的牵挂,再难熬也一定会熬过去。唯独小曾氏,顾文茵是真真正正的不放心。

    小曾氏的世界里只有罗驹,罗驹一旦有个好歹,小曾氏她肯定不会独活在这世上的!但内情,她又不能和小曾氏讲,毕竟要想骗过别人,首先就得骗过自己!

    顾文茵扶着小曾氏的手紧了紧,迫使小曾氏抬头看着她,“婶子,你要相信我,我说他们没事,就一定没事的。”

    小曾氏被泪水浸着的眸子,清亮中却透着一股灰败的死气,那是一种叫绝望的情绪。

    顾文茵手上再度用力,咬了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婶子,就算要放弃,也不是现在。”

    小曾氏麻木到绝望的脸上突然便有了些许的生气。

    顾文茵提在喉咙口的那颗心一瞬间落回了原处,正准备松开小曾氏,却在这时,耳边响起曾氏许久未曾响起的尖利的叫骂声。

    “你们这俩个败家娘们丧门星……可怜我一把shi一把尿养大的儿子,就死在你们这两个毒妇手里啊……”

    顾文茵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拖着小曾氏便往她和罗驹在村西头的家走去。

    李木荷也紧跟着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长生和小雪说道:“你们俩快别哭了,快把你们娘带回家,不然,你奶来了非得活撕了你娘不可。”

    长生和小雪不敢再哭,一边一个拖着徐桂枝便往家走,回到家不由分说的便将大门重重关上,拿门栓栓了,任凭曾氏在外面喊破喉咙也肯开门。

    曾氏转身便要去寻小曾氏的晦气,却被罗莽给上前一步挡住了,“阿驲他娘,阿驹已经出了族,他媳妇便也不是你家的人,你要是再打上门去,我就只能依着县太爷的吩咐,将你绑了送去县里的大牢坐个一年半载的了。”

    “我呸!”曾氏对着罗莽狠狠啐了一口,拍手跳脚的骂道:“黑心烂肝的老东西,活该你儿子被老虎叼了,抓我去坐大牢?你抓啊,你要不抓,你就是我养的!”

    话虽然说得难听,可到底不敢再去小曾氏家闹。

    本就心里刀绞一般痛的老涂氏听了曾氏这番话,瞬间力气回笼,一把推开冯氏,扑上前就去撕曾氏的嘴,“老不死的娼妇,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儿子要是被老虎叼走了,你儿子连张皮都不会剩下……我撕不烂你这张臭嘴!”

    老涂氏本身就比曾氏身材要高大结实一些,又是一口恶气堵在心头,不过几下就将曾氏压在了身下,手上“啪啪”没停的直往曾氏的脸上抽,抽一下,照曾氏的吐一口痰。曾氏嗷嗷叫着要还手,只可惜老涂氏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打死人啦……没有王法啦……里正的婆娘要打死人啦……”曾氏闭了眼哇哇大叫着。

    冯氏带着小满冷眼站在一边看着,既不上前相帮,也不上前劝。

    只做好,万一曾氏翻盘,她就上去二打一的准备。

    还是罗莽看着打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曾氏这把老骨头怕是要散了,这才上前把老涂氏拉了起来,劝道:“好了,你和她计较什么?一个村子住了这么久,她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老涂氏理了理自己被抓乱的衣襟,又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目光淬毒的看着躺在地上打滚耍泼的曾氏,“按说,狗咬了我,我断没有再咬回去的道理。可是,谁也没规定我不能动手吧?”

    罗莽被老涂氏的话说得又好气又好笑,扯了她,说道:“好了,好了,回家吧。”

    “哼!”

    老涂氏由着罗莽劝回了家,冯氏牵着小满跟在后面。

    石梅花早在顾文茵扶着小曾氏离开时,便带着同喜匆匆的回了自己家。

    偌大的村子,只有曾氏一个人躺在地上,哀号哭喊。

    可是,却没有人一个人来劝她来扶她。

    最后,还是罗驲使了罗杏果来把曾氏扶了回去。

    顾文茵不敢离开,她陪着小曾氏坐着。

    俩人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屋子里安静的如同死去,直到肚子里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打破这分宁静。

    “文茵,你回去吧。”小曾氏抬目看着顾文茵,“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顾文茵摇头,“我再陪你一会儿吧,说不得等下阿驹叔他们就回来了。”

    小曾氏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目光痴痴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任是她把大门都快看破了,也没等来罗驹的身影。

    顾文茵是被李木荷“砰砰”的拍门声惊醒的。

    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脚下放了个火盆,身上搭了床薄薄的被子。坐在她对面的小曾氏却不见了身影!

    “婶子?”

    顾文茵猛的翻身坐了起来,却因为趴着睡了一夜,脚麻了,这一动,脚上没了知觉“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见身上裹着的薄被要掉到火盆里,连忙将还有知觉的手托住了。

    好在这时候,小曾氏正端了个托盘从厨房走了出来,连忙将手里的托盘随手一放,上前来扶顾文茵。“脚麻了吧?有没有摔到哪里?”

    顾文茵才要开口,外面响起李木荷的声音,“文茵,文茵,不好了,叔吐血了,你快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