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80章 动工

第180章 动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0章动工

    罗烈买地基的事,因为只有罗莽经了手,涂氏又不是个多嘴的人,是故,凤凰村的人,是直到顾文茵和李木荷开始平整那块荒地时,才知道顾文茵她们要做新房子了!

    罗春生得了消息,二话不说,扛着锄头挑着簸箕带着同义便来帮忙了。紧接着,罗猎户带着喜宝,罗骀和罗长生,罗驹也都扛着家什来帮忙。

    “文茵,远时哥呢?”同义问道。

    顾文茵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答道:“去石坑村请木匠了。”

    “是打算请韩老爷子吧?”罗猎户在一边接了话问道。

    顾文茵点头,“嗯,这十里八村的估计也就只剩他老人家能请了。”

    “要真把老爷子请来,那还是你家的运道。”罗猎户一边锄着地,一边说道:“往年太平的时候,老爷子哪里有空下来的时候,请他老人家的排着队都未必请得上。”

    韩老爷子是个老木匠了,手艺人在什么时候都是越老越吃香!

    正说着话的功夫,罗福娃气喘吁吁的跑了来。

    “文茵,文茵你家要造房子吗?”

    顾文茵放下手里的活,看着跑得一头一脸汗的罗福娃,说道:“嗯,是要造房子,怎么了?”

    “文茵,我帮韩爷爷打下手吧。”话落,不等顾文茵开口,罗福娃又紧接着说道:“我不要你的工钱,只管一日三餐饭就行了。”

    顾文茵才要开口,人群里却响起一阵哄笑声。

    有人起哄道:“福娃,你这是骗吃来的吧?就这你小身板,你能干什么?”

    罗福娃涨红了脸,对着人群喊道:“我没有骗吃,我跟我爹学过的。”

    “你跟你爹学过,你就会造屋子啊?那文茵还请什么韩老爷子啊,直接请你不就行了呗!”

    罗福娃涨红如血的脸上,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可是,却又无法反驳。

    他没有想别的,他就是想着他爹不在了,他得把家担起来。趁着这个时间跟韩爷爷再多学点本事!

    可是……

    眼见罗福娃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却死死的咬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顾文茵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那说好了啊,只管吃,不给工钱。”

    罗福娃猛的扭头看向顾文茵,“文茵,你,你答应了?”

    顾文茵点了点头。

    罗福娃忍了许久的泪水蓦的便夺眶而出,半大的孩子还不知道怎么遮掩自己的情绪,抬起袖子狠狠的擦了把脸上,哑着嗓子说道:“饭我不吃了,以后每天就让我来给韩爷爷打打下手吧。”

    “干了活哪有不给饭吃的道理?”顾文茵笑着说道:“管饭,不给工钱,就这么说定了。”

    罗福娃张了张嘴,最终却是没再说什么,而是上前一步,一把抢了顾文茵手里的锄头吭哧吭哧的锄起地来。

    顾文茵也没和他客气,转身朝那些被扒起堆在一边的乱草杂物走去。

    围着的人群里,便有人问道:“文茵,我们也来帮忙,你给管饭不?”

    顾文茵头也不抬的说道:“人够了,下次不够的时候再请了你们帮忙。”

    “文茵,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你怎么就区别对待了呢?福娃说来帮忙,你就答应管饭,我们……”

    顾文茵抱起地上的杂草,抬头朝说话的人看去。

    说话的是村里罗火旺的儿子,罗进一。

    这个罗进一也是个出名的好吃懒做货,他爹罗火旺一辈子吃苦耐劳老实巴交的,可罗进一却和他爹完全相了反。好吃懒做不说,还油嘴滑舌!

    顾文茵知道,要任由他说下去,肯定没好话。

    于是,便扯了个皮笑肉不笑打断了罗进一的话,“谁让你说得迟呢?你要是说在福娃前面,我就请了你,不请他了啊!”

    一句话怼得罗进一哑口无言。

    一上午的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吃中饭的时候。

    不等顾文茵招呼,罗猎户带着罗喜宝带头收了手,和顾文茵打了个招呼便往家走。

    “叔,中午我们家吃饭吧。”顾文茵连忙说道。

    罗猎户摆手,“吃什么饭啊,你婶子在家早把饭做好了。”

    这边厢,罗春生也带着同义扛起了锄头准备回家,罗骀带着长生,罗驹三人和李木荷说了句,吃过饭再来,便也扛着锄头走了。

    对于顾文茵的留饭,大家一致的态度是,不吃。

    “文茵,我也回去了,下午我再来。”罗福娃将锄头还给顾文茵说道。

    顾文茵点头,“你娘做了你的饭吗?要是没做,就去我家吃。”

    “做了的。”罗福娃说道。

    顾文茵便不再强留,今天也没什么准备,真把人叫回去了,慌手慌脚的也做不出来什么好吃的。

    顾文茵扛了锄头喊了声李木荷,“木荷姐,走吧。”

    从荒地到家,也就是十几步的路。

    顾文茵到的时候,元氏正在厨房里忙着,香凤坐在屋檐下玩,看到她和李木荷,起身便跑了出来,“文茵,木荷姐,你们回来了。”

    顾文茵一把将香凤抱了起来,“嗯,回来了,我娘呢?”

    “婶子在做饭。”香凤说道。

    顾文茵抱着香凤去了厨房。

    元氏见着她和李木荷,怔了怔,问道:“怎么就你们俩,其它人呢?”

    因为房子离荒地近,罗猎户他们帮忙的事,元氏一早就知道了,她正准备将里锅刷出来蒸饭,外锅用来炒菜,把午饭给做了。不想,顾文茵却和李木荷回来了。

    “叔他们不肯吃饭,都家去了。”顾文茵说道。

    “哪有干了活,连口饭也不给人吃的道理。”元氏放下手里的刷子,“我这都准备好了,你再去喊一道吧?现在他们肯定还没开始吃。”

    顾文茵却说道:“这餐就算了,匆匆忙忙的也没什么好菜,等下地基那天,我借了莽爷爷的牛车,去镇上割点新鲜肉,买只鸡,买条鱼,再喊了他们来吃饭好了。”

    元氏想了想,点头道:“这样也行。”

    说着话的功夫,罗远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文茵,我刚才去看了看,那块地下午再弄弄就差不多了。你和木荷累坏了吧?”

    “没有。”顾文茵对赶路赶得一额头都是汗的罗远时说道:“猎户叔,春生叔,阿驹叔他们都来帮忙,我和木荷姐就是帮着打打下手。”

    话落,又问道:“韩爷爷怎么说?答应了吗?”

    “答应了。韩爷爷说明天一早就过来,我把你画的图纸给他看了,他追着我问,这图是谁画的,还说他和房子家俱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就没看到这么精细的图。”说着,罗远时脸上绽起抹与有荣焉的笑。

    顾文茵到是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高的评价,她之所以能画出这样一副图,得益于大学室友是个古建筑迷,没事就跟她普及中国古代建筑史。长年累月的熏陶和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成了个入门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