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89章 立生祠

第189章 立生祠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9章立生祠

    罗富贵解了毛驴往外牵,顾文茵状似不在意的问道:“叔,我听夏至说,你年前去了海州,是真的吗?”

    “是真的。”

    “叔,海州那边不是在打战吗?”

    “是在打战,不过,我和夏至她舅运气好,我们到那边的时候,占领并州城的古蜀国大将军被杀了,古蜀心涣散。恰在这时以定远候李睿璟为帅的朝庭援军赶至,和海州城内的军民里应外合,将占领海州城的古蜀国士兵一网打尽。”

    “叔,古蜀国的大将军怎么会被杀了呢?”顾文茵一脸不解的问道:“我爹在世的时候,曾说古蜀国的不管是当兵的还是老百姓都骁勇悍战且凶残暴烈,那个大将军……”

    “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叔也不知道。”罗富贵说道:“不过,海州那边有人说……”

    罗富贵话声顿了顿,脸上露出犹疑之色,似是在斟酌到底要不要说。

    顾文茵心头一紧,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叔?”

    罗富贵左右看了看,见周遭没有外人,压低声音问道:“文茵,你听说过宸王穆羲吗?”

    顾文茵目光骤然一紧,脸上却不露异样,点头道:“知道。”

    “海州那边有人说,杀了古蜀国大将军的前朝的宸王穆羲。”

    “怎么可能呢?”顾文茵说道:“宸王是东凤国的王爷,大周朝的皇帝抢了他们家的江山,他不落井下石就好了。怎么还会帮着大周朝驱赶外敌呢?”

    “这个,叔就不知道了。”罗富贵摇头道:“不过,我听同海说,他们的参将是前朝的旧臣,恰巧以前在京城当过差,见过宸王几面。一眼就认出那个带人杀进俘虏营的就是前朝的宸王穆羲。”

    顾文茵一颗心咚咚跳个不停,脑子乱得像一团被猫扯过的线团。

    穆东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想民心所向,好以此和武氏一争长短?还是悯天下苍生不易……恍惚间,耳边罗富贵的声音继续响起。

    “听说朝庭向南越国借了兵,太子亲自领兵挂帅带人和南越国袭了古蜀国的老巢,前线的古蜀国兵士都无心恋战,担心家中妻儿老小,已经有人偷偷做了逃兵。”

    “不过,我离开的时候,海州城的战事还没有完全结束,那些古蜀国的士兵三五人一组,时不时的就要窜出来做下恶。”

    说着话的功夫,毛驴已经牵到了大门外。

    顾文茵接过拴驴的缰绳,想了想,问道:“叔,你见到同海哥了,那铁柱他们,你见到了吗”

    “同海他因为救了他们参将一命,参将升他做了小旗,派他来海州城联络事宜,机缘巧合下,我们才见到一面。”罗富贵轻声说道:“铁柱他们这批人,听说去了营州,那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叔也不知道。”

    “同海哥做了小旗?”顾文茵一脸欢喜的说道。

    罗富贵点头,“是的,还把他们参将赏他的五两银子,托我带了回来给他老子娘。”

    顾文茵笑了说道:“春生叔和婶子怕是要高兴坏了吧?”

    罗富贵点头,“可不高兴坏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恰在这时,见顾文茵一直没有回来,李木荷寻了过来。

    罗富贵看见了,对顾文茵说道:“快去吧,早些去早些回来。”

    “哎,叔,谢谢您了,总是麻烦您们,真不好意思。”

    罗富贵摆了摆手,“乡里乡亲的,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顾文茵牵了毛驴朝李木荷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久?”李木荷问道。

    “说了会儿话,就把时间耽搁了。”顾文茵对李木荷说道:“木荷姐,同海哥做小旗了,你知道吗?”

    李木荷不解的问道:“小旗是什么?”

    “军中的一个官衔。”顾文茵说道:“小旗上面是总旗再是百户、千户,指挥使。”

    “那同海哥他是不是很快就会升总旗,然后百户、千户?”李木荷问道。

    “看他的造化吧。”顾文茵说道:“战争虽然残酷,但战争也是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军中的功名,都是拿命在搏,老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功名哪是那么容易赚的!

    不多时,便到了家里,罗远时也已经从山里砍柴回来,洗了身子,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银两备齐,罗烈骑着毛驴,罗远时和顾文茵则是步行,辞了元氏和李木荷,一行三人朝县城出发。

    按照顾文茵的计划,一行三人到了镇上,雇了一辆马车,她和罗烈坐马车,罗远时骑着毛驴,继续朝县城赶去。

    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城。

    “哥,先找个客栈借宿一晚上,明天一早我们再去回春堂。”顾文茵说道。

    “哎。”

    罗远时应了一声,下了毛驴,向周边的人打听客栈。

    “文茵,有家同福客栈,和回春堂在一条街上,只是价格可能会贵点……”

    顾文茵打断罗远时的话,“就住同福吧。”

    到了客栈,正是一天里最繁忙的时候,住宿的打尖的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顾文茵和罗远时要了间普通的客房,一晚上十文钱,供应热水,但三餐不管。

    进了房间,东西放下,三人喝了壶热茶,转眼就到了用晚饭的时间,这一天下来,肚子里还是早上吃的那点存货,顾文茵饿得前胸都快贴后背了。好歹灌了一壶热茶水,稍稍缓解了下。

    “叔,我饿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罗烈也早就饿了,当下便点头应好。

    大堂里很是热闹,头顶悬挂的大红灯笼照得亮如白昼,七八张八仙桌坐得满满当当。三人在靠角落的位置选了个略空的位置坐下,喊了小二上前,问清楚价格后,要了两个炒菜三碗米饭。

    顾文茵好奇的打量起大堂的四周来。

    而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刻意压低的沙哑的声音,“听说并州城那边有老百姓悄悄的立了宸王爷的生祠。”

    立生祠,那是为活着的人建立祠庙,而加以奉祀的一种行为。

    生祠之设,有“报功”和“祷祀”的双重目的。一方面,老百姓以此表达对造福当地英雄的感激之情,另一方面,是祷祀求福。

    并州城的人替穆东明立生祠,坐稳天下的武氏能答应?

    顾文茵一瞬攥紧了垂在了身侧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