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190章 月夜箫声

第190章 月夜箫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90章月夜箫声

    目光轻瞥,身后角落里一对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入了眼帘。

    顾文茵正想着怎么上前搭个讪多打听一些情况时,小二却在这时举着托盘走了过来。

    “客官,您们的菜,请慢用。”

    待小二退下,顾文茵还想再继续听时,不想那两个中年男人已经换了一个话题。顾文茵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搭个讪,打听清楚点时,耳边响起罗远时的声音。

    “文茵,你怎么不吃饭?”

    “哦。”

    顾文茵捧起饭碗,一边往嘴里扒着饭,一边继续留意着邻桌两男子的对话。

    只是,两人之后却是再不提并州和穆东明半句。

    一盏茶后,顾文茵她们才刚放下手里的筷子,那两男子已经结帐走人。

    顾文茵叹了口气,将那股想追上前问个清楚的心思压了下去,喊了小二上前结完帐,又坐了一会儿,三人这才起身朝楼上客房走去。

    罗远时要的是两张床的客房,他和罗烈一张,顾文茵一张。

    虽说时间还早,但因为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了,喊了小二送来热水,三人洗洗后便各自上床歇息。

    可能是心里积着事,顾文茵睡到半夜突然醒了。

    一阵凉风吹过,客栈后院一棵年头甚远的树发出沙沙的声响,如同在说着悄悄话,夜,静悄悄的。

    月光穿过窗棱,在室内洒上斑斑点点的白光,被风吹动的树枝轻摇轻晃,像个舞者,将它绝美的身姿映在窗户上。

    顾文茵瞪大了眼,思绪放空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脑海里却是那日在龙首崖顶白衣飘飘似要乘风而去的身影,他还会回猪泷山吗?

    满室寂静中,忽然响起飘渺深远的箫声。

    箫声悠扬,低沉婉转,忽高忽低,忽轻忽响,若有似无,让人忍不住的猜想,是不是在下一个瞬间它便会嘎然而止!

    顾文茵翻身坐起,走到窗户边,轻轻打开窗户,月光如流水般一瞬倾泄而下,落了她满怀。

    她趴在窗户上,凝神静听。

    时间缓缓流逝,月隐乌云,箫声渐没,终于万籁俱寂。

    顾文茵又在窗边趴了会儿,稍倾,起身打了个哈哈,转身回到床上睡了过去。

    客栈深处的一间二层小楼内,武玄风收了手中上等紫竹做的箫,回头看向默然站立身后的武贲,问道:“怎么样?”

    “回王爷,属下四处查探过了,没有瑾小姐的踪迹。”武贲说道。

    武玄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她明明留下书信,说要来这找羲表哥。”

    “王爷。”武贲抬目看向武玄风,说道:“我们可能中了瑾小姐的声东击西之计了。”

    武玄风眉眼轻抬,问道:“你是说,阿瑾她留信说要来大宁县找羲表哥是假,她其实去了并州?”

    武贲点头。

    武玄风不由得便揉了额头,沉声说道:“你传信回去,让人查查,是谁将并州城的消息告诉了阿瑾,查出来了直接杖毙。”

    “是,王爷。”武贲应道,但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看着武玄风,问道:“王爷,我们还要继续去猪泷山吗?”

    武玄风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觉得并州城的那个人真的是羲表哥吗?”

    武贲默然不语。

    便在武玄风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武贲却突然说道:“王爷,自从大公子被封了太子后,他从没放弃对表少爷的追查,当日皇上有意向南越借兵时,太子并没有自请挂帅出征的意思。等并州传来,表少爷单枪匹马独挑古蜀国大将军时,太子立刻向皇上请旨……属下觉得,表少爷很可能就在并州城。”

    武玄风不语,只是攥着紫竹箫的手却是微微泛白。

    “王爷,一旦让太子先我们找到表少爷……”

    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父皇亲口应允过姑母,只要她交出传国玉玺,绝不伤害大表哥和羲表哥,谁会想到,大哥会趁父皇和姑母谈条件的时候,真接带人杀进了紫宸殿!

    羲表哥亲眼目睹大表哥太康帝死在大哥武玄芲剑下,之后不顾一切从大哥手下抢出皇长子,匆匆逃离京城。

    大哥视羲表哥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羲表哥同样恨不得亲手了结了大哥,他们俩人不见面还好,一旦碰面,便是生死之局。

    偏偏姝瑾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羲表哥在并州城的消息,留下一纸书信,连个侍候的人都没带,就悄悄离开皇宫出了京城。

    “收拾东西,我们连夜起程,赶往并州。”武玄风说道。

    武贲应了一声,当即下去通知隐在暗处的隐卫。

    一刻钟后,武玄风披着一件连帽鹤氅匆匆出了他独居的那处幢二层小楼,匆匆朝客栈大门外走去。

    便在走过天井,经过那株枝叶婆娑的槐树时,一阵树叶沙沙声后,一根湖蓝色的发带飘飘摇摇的坠了下来。

    武玄风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接住,等看清是一根半新不旧用来束发的带子后,想也不想的便也扔掉,却在甩手而出的刹那,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发带上一朵鲜妍欲滴几可以假乱真的玉簪发。

    手指轻轻一带,发带重新回到了手上,下一刻,鬼使神差的将它收进了袖笼里。

    顾文茵这一觉睡得很沉,睁开眼的时候,耳边已经是人来人往的喧哗声。

    糟糕!

    顾文茵猛一把掀了身上的被子便坐了起来。

    鉴于回春堂的名声,没来之前,她便想着,要早早的排队,毕竟她们今天是要赶回凤凰村的。

    “叔,哥……”

    翻身坐起的顾文茵呆了呆,对面睡着罗烈和罗远时的床铺空空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着。

    略一想,顾文茵便明白了。

    肯定是罗远时他们醒来的时候,见她睡得还香,不忍心叫醒她,便自己先去回春堂了。

    知道罗烈和罗远时先去排队后,顾文茵到是不急了,就着壶里的热水刷牙洗脸后,锁好门,朝楼下大堂走去。

    “姑娘。”

    她才刚才下楼,小二便迎了上来,“姑娘,你哥哥让我和你说一声,他带着你爹先去排队了,让你醒来,别急,吃过东西再去找他。”

    顾文茵点头,“谢谢你小二哥。”

    小二摆了摆手,转身忙自己的活去了。

    顾文茵出了客栈,在大街上找了家卖包子的铺子,买了两个肉包子,顺便再跟老板打听了下回春堂的地址后,便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