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210章 天大的好事

第210章 天大的好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0章天大的好事

    七月中旬,凤凰村人开始收稻谷。

    这个年代的亩产不高,上好的水田四百多斤的收成,差一点的旱田更是连三百斤都不到!这还是稻谷的重量,等晾晒过后春成米,一斤稻谷才出六两米。

    凤凰村本就在山窝窝里,田少人多不说,良田更少,三十几户人家,也就那么几户人家占着三四亩的良田,其余的都是产值不高的旱田。

    更要命的是,因为凤凰村地处南方,一年必须交夏、秋两季的公粮。五百斤的公粮一交,剩下的粮食也就够一家老小一日三餐熬碗薄粥裹腹了。

    随着地里的稻谷被收上来,村民们又紧锣密鼓的开始秋季水稻的种植,这一季的水稻一般在十月上旬收割。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顾文茵说道:“送完明天的这趟货,今年的扇子生意就算是结束了。”

    “不是说要送到下个月吗?”罗远时抬头问道。

    顾文茵摇头,看着罗远时被晒得又红又黑的脸,说道:“太累了,不能为了赚钱,把人给弄垮了。”

    这段时间,罗远时白天忙完田里的活,晚上就加班加点的赶制扇柄,李木荷也是,除了去田里帮忙,还得帮着元氏翻、晒、收稻谷,晚上点着油灯打扇柄下的冰心结。

    一家人,除了顾文茵的肤色还算正常外,其它几人的脸根本就没法看,就连元氏那张清秀白皙的脸都黑了不少,但也正因为如此,却使得她看起来健康了不少!

    罗远时咽落嘴里的饭,“没事的,秧也插完了,接下来没多少事了,你之前已经答应了金掌柜会给他送到下个月,头一回做生意,不能失信于人。”

    “我上回去已经和金掌柜说过了,实在忙不过来的话,送完这个月就不送了。”顾文茵说道。

    “那多可惜啊。”李木荷一脸痛惜的说道:“十几两的银子呢,就这样没了。”

    罗远时跟着说道:“是啊,太可惜了。文茵,其实熬一熬很快就过去的。”

    顾文茵摇头,“哥,木荷姐,我们可以熬,福娃,长生他们呢?”

    罗远时一瞬默然。

    去年冬罗木匠被征兵,他们家就剩下他和他娘,这些天也是白天忙田里,晚上忙作坊,还有长生,虽然说他爹罗骀还在,但罗骀和罗驹接手了罗驲、罗骈名下的田地,还要顺带帮着把罗骁田里的活也给弄了。不然,靠着方氏一个女人,那田早就荒了!

    “行了,吃饭吧。”元氏看了眼垂头丧气的罗远时和李木荷,轻声说道:“今年不做,不是还有明年吗?又不是今年赚了,明年就没得赚。”

    一番话,说得罗远时和李木荷瞬间豁然开朗。

    是啊,今年完了还有明年,明年完了还有后年,只要有人在,有手艺在,还怕没钱赚?

    元氏将两人眉眼间的释然看在眼里,夹了菜准备给香凤喂饭,不想,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香凤却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这孩子!”

    元氏放下手里的碗,抱了香凤起身去房间。

    李木荷连忙放下手里的碗,起身去厨房打了盆热水,帮着元氏一起给睡着的香凤擦了个澡。

    第二天,顾文茵起了个大早,早饭都没吃,便背着竹篓出门了。

    这竹篓是罗烈为了运输扇子方便,特意做成的,设计巧妙,装个两百把的扇子不在话下。

    元氏给顾文茵煮了两外鸡蛋,让她带在路上吃,一边送着她出门,一边叮嘱她早去早回,别在镇上瞎逛。

    出了韩粮玉这个意外后,每次顾文茵去镇上,元氏都是提着一颗心的,生怕顾文茵有个意外。

    “娘,你回去吧。”顾文茵对站在那目送她离开的元氏说道。

    元氏叹了口气,直到看不见顾文茵的身影,这才转身往家里走去。

    厨房里,罗远时和李木荷正帮着做早饭,见到她回来,齐齐喊了声“婶子。”

    元氏应了一声,系上围裙,把罗远时赶出厨房开始忙活起来,先把里锅煮好的猪食打起,喂拱着栅栏“噜噜”直叫呼的猪,然后洗手淘米下锅开始准备早饭。

    不多时,锅里的米开了花,元氏将捞了起来,放进一边的饭桶里准备等下蒸,就着锅里浓稠的米汤冲了个霜糖蛋花汤,端了去主屋。

    罗烈身体不好,收稻是个体力活,一段时间下来,身体明显的大不如前。

    接过元氏手里的碗,罗烈抬头看向她问道:“你吃过了吗?”

    “我要吃再冲就是,现在家里几个鸡蛋还是吃得起的。”元氏眉目温和的看着罗烈,说道:“快吃吧,吃完再躺会儿,田里今天你就别去了,我和远时还有木荷仨人够了。”

    罗烈摇头,“不用,我的身体我有数。”

    元氏还要再劝,睡在小床上的香凤醒了,自己坐了起来,揉了揉眼,拿着衣裳往身上套。

    “香凤,来,到叔这来。”罗烈朝香凤招了招手。

    香凤懵懵懂懂的喊了声“叔,婶子”,下了小床,迷迷瞪瞪的走了过来。

    罗烈将她抱在怀里,吹凉了手里的蛋花糖,凑到香凤嘴边,“小心烫,慢慢喝。”

    香凤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元氏看了一会儿,笑着走了出去。

    另一厢,即便出门早,可顾文茵到镇上的时候,身上的衣裳还是被汗水打湿了。

    一边喝着金掌柜递上的凉茶,一边说道:“叔,送完这趟,今年就结束了啊。”

    “家里活太多,忙不过来了,是吧?”金掌柜一边点着扇子的数量,一边说道:“文茵啊,听叔一句劝,把那几亩薄田租给别人种,你们家就安心做这扇子卖。”

    顾文茵其实也有这想法,只是,想着才刚开始做生意,就把地扔了不好。现在听到金掌柜提起,笑了笑,说道:“这事回头我和我叔商量下。”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进来一批客人,有买东西的也有转一圈就出去的。

    也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金掌柜就卖了七八把的扇子出去。

    二十五文一把,谢绝还价!

    不过是一转手的功夫,就是五文钱的利润。也怪不得金掌柜会劝她把地租出去,专心做扇子了。

    辞了金掌柜,顾文茵拔脚去了济民堂。

    天热,街上行人廖廖。

    顾文茵又是一身汗水的走到济民堂时,孙掌柜正在替患者号脉,见着她来,微微点了点头,便示意万方领了顾文茵去后堂见苏氏。

    “万方哥,这几天药堂人很多吗?”顾文茵问道。

    “这段时间被毒虫,毒蛇咬了的人特别多,再就是中暑的。”万方说道。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也是地里的毒物最活跃的时候,上山打个柴,下田割个稻,简直是防不胜防。

    顾文茵一瞬想起漫山遍野的狗屎豆,她记得尚小云说过,那花不仅能驱蛇,还能治蛇毒。只是,当时却忘了问他,要怎么服用。想起尚小云,免不得又想,他不辞而别的事,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找到了……耳边响起苏氏的笑声,打断了顾文茵的思绪。

    “文茵来了。”苏氏笑着迎上前,“你要是再不来,我都打算找个凉快的日子去凤凰村找你了。”

    顾文茵笑着问道:“婶子有事?”

    “有事,而且啊,是天大的好事!”苏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