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227章 无功有过

第227章 无功有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7章无功有过

    罗猎户和涂氏神色复杂的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喜宝,有心想收拾他一顿,可到底是自己家的独苗苗,念头才起就被压了下去。可不收拾吧……沉沉叹了口气,罗猎户了开了口。

    “喜宝啊……”

    罗喜宝看向他爹,“爹,你不用夸我的,我知道,你们都想教训那混蛋,我只是做了你们都想做的事而已。”

    罗猎户:“……”

    下一刻。

    “你个兔崽子!”罗猎户跳起便朝罗喜宝扑了过去,“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你老子和大家伙都坑了。夸你?看老子不打死你!”

    “爹,您不夸我就算了,干嘛还打我……”罗喜宝不是老实挨打的主,兔子似的跳了起来,朝他娘跑了过去,“娘,您快说句公道话。”

    涂氏将罗喜宝扯到身后,挡下罗猎户,“有话好好说,动手干什么啊。”

    “你听听他说的那是什么话,”罗猎户对涂氏说道:“什么叫他就是做了我们都想做的事?还不夸他……”

    “他还是个孩子,他知道什么。”涂氏说道。

    罗猎户恨恨的瞪了眼罗喜宝,转身坐了下来。

    涂氏拍了拍罗喜宝,拔脚朝罗猎户走去,问道:“你刚才说喜宝差点害了大家伙是什么意思?”

    罗猎户抬头看向涂氏,张了张嘴,正欲开口,却在看到伸长耳朵偷听的罗喜宝时,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转而指着罗喜宝,“你过来。”

    罗喜宝连连摇头,眼见罗猎户又要起来逮人,喜宝拔脚便跑了出去,“娘,我去找同义玩。”

    “你回来,这黑灯瞎火的……”

    留给涂氏的只有罗喜宝转瞬便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

    涂氏默了一默,朝罗猎户走了过去,“住在文茵作坊里的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知道。”罗猎户摇头,见涂氏拧了眉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默了默,轻声说道:“是真的不知道。可你想一想,文茵说那个姑娘能庇护我们,能让沈航不敢来找我们麻烦,若是因为喜宝这样一闹,惹了那姑娘的厌,一气之下离开凤凰村,到时我们怎么办?”

    “还有,现在是我们知道有人保护那姑娘,万一当时让罗进一得逞了,以那姑娘的身份,你觉得,她家的大人会放过村子里的人吗?”

    涂氏脸色白了白,下意识的想辩驳罗猎户的话,可却在张嘴的刹那,愣是一句辩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罗猎户叹了口气,“喜宝这个兔崽子,胆真的太大了。”

    “他是兔崽子,你是什么?兔爷吗?”涂氏没好气的说道。

    罗猎户:“……”

    与此同时,顾文茵也在和元氏几人讨论着事情的严重性。

    “想想都后怕,真要是让罗进一摸进去了,怕是……”顾文茵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说道:“怕是,整个村子的人都别想活命了。”

    元氏和罗烈几人听了,齐齐变了脸色。

    罗远时犹疑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真那样的话,杀了罗进一就是,怎么就全村人都要遭秧了?”

    顾文茵欲言又止。

    武姝瑾的身份不能说,可是,日子长了,难保村子里不会有另外的人再生心思。但愿,今天晚这血淋淋的一幕,能让大家都长长记性。

    “文茵?”

    沉思间,耳边响起罗远时的声音。

    顾文茵敛了思绪,朝罗远时看去,“哥,沈航是太子的人,她连沈航都不放在眼里,身份必然贵不可言,这样的人,我们照顾好了,未必有功。可一旦有个差池,便是灭门之祸。”

    罗远时整个人僵了僵。

    是啊,若是让罗进一摸进去了,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姑娘的清誉却是毁了。这个年头对一个姑娘来说,还有什么比清白更重要的?为了平息心中怒火,说不得还真就是屠村之祸!

    想明白的罗远时,一阵沉默后,缓缓说道:“文茵,她会在这里呆多久啊?日子长了,难保没有人铤而走险,到时,这后果却是要我们承担的。”

    呆多久?

    顾文茵暗暗的叹了口气,穆东明一日不现身,怕是武姝瑾一日便不会离开吧?

    “不知道会呆多久。”顾文茵说道,“而且就算要走,我也希望是在我们借着她的手除去沈航和俞家之后!”

    没有具体的时间,那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日子都要提心吊胆的过!

    罗烈想了想,开口说道:“远时,你明天去和福娃娘商量下,把她有的狗买来……”

    不想,顾文茵却打断罗烈的话,说道:“叔,不用的,那个挑了罗进一眼睛的人,你看到吧?就他的身手,真要有事,怕是狗还没有察觉,他就先察觉了。”

    “我知道,他身手好,我是想着……”

    罗烈的话被门外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打断。

    “顾文茵。”

    “是青蓉。”

    话落,顾文茵当即站了起来,匆匆走了出去。

    青蓉站在霜白的月光下,一见顾文茵走了出来,便说道:“你跟我来,我家姑娘要见你。”

    顾文茵“哦”了一声,便要跟着青蓉走。

    “文茵。”元氏追了上前。

    顾文茵步子一顿,对元氏说道:“娘,没事的,你别担心,我就是去回几句话。”

    元氏还待再说,走在前面的青蓉步子一顿,不耐烦的催促道:“你还磨噌什么呢?难道还让姑娘等你不成?”

    顾文茵舍了元氏,小跑着追上青蓉。

    元氏还要追上去,一只手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肩膀。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罗烈轻声说道。

    元氏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目光却是没有离开作坊的方向。

    顾文茵一路都在思索着武姝瑾找她去的目的,心里做着预设,想着应对之策。

    可当武姝瑾开口的刹那,她却是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穿一袭雨过天青色软烟罗的武姝瑾,眉眼含冰的看着顾文茵,见她迟迟没有反应,不由得便冷冷开口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是。”顾文茵恍惚回神,一迭声的解释道:“公主的吩咐,民女断没有不从的道理。只是……”

    武姝瑾眉梢轻挑看向顾文茵,“只是什么?”

    “只是那猪泷山多毒虫猛兽,现在天热,正是山里毒蛇活跃的季节,我怕……”

    “这个不用你操心。”武姝瑾打断顾文茵的话,说道:“你只管带路,毒虫猛兽什么的,我自会解决。”

    顾文茵还能说什么?

    自然只有应“好”的份。

    事情说完,武姝瑾示意顾文茵退下。

    顾文茵心事重重的往外走,却在这时,身后响起武姝瑾的声音,“你让秦臻去趟县里回春堂,告诉裴璞,我要借尚小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