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243章 你要如何?

第243章 你要如何?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章你要如何?

    穆东明要救穆元浚便杀不了武玄芲,要杀武玄芲便救不了穆元浚。

    武姝瑾到是反应过来,在穆元浚被扔出去的刹那,拔脚便跑了过去,只是,以她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救人。

    穆东明冰冷的眸底有着水光一闪而过,手里七尺长剑去势不变。

    这不是武玄芲期盼的结果!

    “阿瑾!”

    电光火石间,武玄芲嘶声向武姝瑾求助。

    武姝瑾步子一顿,猛的回头看了过来。

    “东明哥哥,不要啊!”

    武姝瑾再顾不得穆元浚的生死,转身扑向了穆东明,试图阻止穆东明刺向武玄芲的剑。

    沈航和魏子臣也被这一幕惊得齐齐失了反应。

    武玄芲若是死在这里,他们性命同样休矣!

    “殿下!”

    魏子臣张弓搭箭,箭如流星直指穆东明面门。

    然,他却忘了,穆东明并不是一个人。

    电光火石间一块小石头掷了过来,“啪”一声打落了白羽狼牙箭!

    魏子臣猛的回头看去,眼光一错间,匹练似的寒光闪过眼前……没有躲避的机会,也没有求饶的可能,魏子臣轰然倒地,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头顶大片大片的白云,阳光耀眼的叫人几欲流泪。

    沈航“扑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一股骚臭气息随风飘散在空气里。

    “不,不,不……”

    摆着双手,哆嗦着嘴唇想要说句求饶的话,死亡的恐惧却让他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身上洇蜒而开的水渍,再不复曾经的不可一世意气风发。

    司牧云手中雁翎刀挥向沈航时,耳边响起穆东明的声音,“救人!”

    司牧云蓦然抬头,目光猩红的盯着像个破娃娃一样被扔出去的穆元浚,脚尖轻点,去势如虹,想要抢在穆元浚脑浆崩裂前救下他。

    只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问,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司牧云猩红的眼里有着叫人胆颤的疯狂之色,他突然便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啸声震动苍穹,盘恒在林子的上空,久久不息。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抹小巧的身影突然从大石后跳了出来,伸手接住了穆元浚。

    “咚”一声,顾文茵跌坐在地上,但却不曾松开手里的穆元浚。

    司牧云:“……”

    “不怕,不怕,没事了,没事了啊!”

    顾文茵轻拍着手里瞪大了眼一动不动的穆元浚,她以为穆元浚是被吓傻了,直至,她想将穆元浚竖着抱起来,穆元浚的脑袋却无力的歪在一边时。顾文茵才蓦然醒过神来,醒过神来的她,猛的便抬头看向司牧云。

    司牧云脸上的后怕和庆幸之色还没来得及散去,对上顾文茵悲伤的无以复加的脸时,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喜宝也在这个时候从大石后面跳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顾文茵跟前。

    “文茵……”

    却在下一刻,看到顾文茵如同石化了一般,泪水如同决堤的水一样流个不停时,话声一顿,同样问了一句,“怎么了?”

    顾文茵紧紧抱住怀里渐渐冰凉的穆元浚,眼泪糊了她的双眼,她从来没像此刻一样恨过一个人。这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恨意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让她失了理智,她抬头,目光掠过司牧云看向了因为穆姝瑾挡在身前,而停了下来的穆东明,蓦然嘶声喊道:“穆东明,皇长子死了!”

    几乎是顾文茵的话声才落下,穆东明手里的长剑如毒蛇一般刺了出去。

    “东明哥哥!”

    武姝瑾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迎面而来的长剑。

    没有人不怕死!更没有人愿意替一个不值得的人而死!

    武姝瑾想躲,可是她身后的武玄芲没有给她机会,而是从背后抓住她,猛的推向了穆东明。

    生死之间,武姝瑾闭上了眼睛,唇角更是绽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如果,能死在他的剑下,能让他一生都铭记她,她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反正,活着的她和他再也不可能了!。

    只可惜,便在剑要入肉时,穆东明却突然将腰身扭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长剑贴着等死的武姝瑾脖子而过,剑气划开了一道细小的伤口,血水渗出的同时,穆东明手中的长剑刺穿了武玄芲的肩胛。

    武玄芲发出一声闷哼,脚尖急点,试图逃离。

    穆东明漆黑冰冷的眸子里划过一抹狠戾,所有力气灌注在手里的长剑上,一刺之后重重一拉,武玄芲半边身子被拉开,鲜红的血如飘泼似的洒了出来,将穆东明月白色的衣裳染成了刺目的深红。

    “扑通”一声,武玄芲跪在了穆东明的脚下,也许是失血太多也许是太过惊讶,武玄芲怔怔的穆东明,脸上的神色惊彩到无以复加又呆滞到只剩一抹死色。

    穆东明迎着武玄芲的目光,慢慢的将剑抽离他的身体,“这天下,有能者居之。你武氏夺我穆氏江山,我不怨亦不恨。可你杀我兄长侄儿,这仇焉能不报?”

    武玄芲扯了扯嘴角,似是想说什么,只是嘴张开的刹那,却是一股血沫喷薄而出,紧接着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也就是这时,武姝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啊……”,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尚小云急急的跑了过来,抱起昏死过去的武姝瑾,对穆东明说道:“王爷,阿瑾她有心疾,她……”

    “你送她回宫。”穆东明打断尚小云的话,冷冷说道:“再替我带句话给武帝魏后,穆、武两家的恩怨就此了结。倘若他们再咄咄逼人,我也只能拿回属于穆氏的一切了。”

    尚小云才要开口,他怀中原该昏死不省人事的武姝瑾,却突然睁开眼,一骨碌爬起来,冲到了穆东明跟前。

    “穆羲,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武姝瑾看着穆东明,泪水难以控制的往外淌,“我就那样的让你讨厌吗?讨厌到我的生死你都无动于衷?”

    穆东明没有回答武姝瑾的话,而是目光掠过她,直直的落在了顾文茵怀里的穆元浚身上。

    武姝瑾怔忡的站在那,她突然就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顾文茵对上穆东明的目光,深吸了口气,抱着穆元浚起身走了过来。

    穆东明上前接过顾文茵怀里的穆元浚,冰冷的眸子里绽起微微的细红,却在转瞬间消失怠尽,再看向顾文茵时又是那个淡漠到拒人千里之外的穆东明!

    “谢谢你。”

    顾文茵摇了摇头,默了一默,轻声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穆东明才欲开口,耳边突然窜起一阵风,他暗道一声“不好”下意识的便欲伸手将顾文茵拽到身后,却在抬手的瞬间想起自己的手里还抱着穆元浚。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武姝瑾已经疯了似的扯住了顾文茵的头发,发狂的撕打着她。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文茵!”落后一步的喜宝,才上前便遇上这一幕。他想也不想的,便上前去扯武姝瑾,“你干什么?你这个疯子,你快放开文茵。

    顾文茵一瞬的懵懂后,醒过神来,当即伸了双手去招架武姝瑾。武姝瑾却像个疯子一样,手被顾文茵抓住了,便用脚踢,用牙咬……顾文茵忍不住的便发出痛呼。

    喜宝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扯住武姝瑾的头发,使了全身的力往相反的方向拉。

    “啊!”

    武姝瑾吃痛,下意识的松开了顾文茵。

    也是这个时候,穆东明才发现,顾文茵脸上除了清晰的手指印还有好几道抓痕,这还只是看得到伤,看不到的伤……穆东明的目光落在顾文茵染血的胳膊上,他眉头深深的蹙起,霍然朝武姝瑾看了过去。

    武姝瑾被喜宝扯住了头发动荡不得,拼命的挣扎着,秀丽的脸扭曲的狰狞可怖,沙哑着嗓子骂道:“你这个小畜生,我要诛九族……”

    穆东明将穆元浚交到赶上前来的司牧云手里,转身朝武姝瑾走了过去。

    “放开她。”穆东明对喜宝说道。

    喜宝目睹穆东明砍杀武玄芲的全景,对他的恐惧是发自骨子里的,可就是这样害怕,他却是壮着胆子说道:“那,那你保证,我松手她不再打文茵。”

    “有我在,她……”

    喜宝再次壮着胆子打断了穆东明的话,“刚才你也在!”

    刚才你也在,可顾文茵还是被武姝瑾打了!

    穆东明默然,稍倾,目光一转看向从他上前便停止挣扎,正痴痴看着他的武姝瑾,说道:“你若是再动那小丫头一个手指头,我便……”

    “你便如何?”武姝瑾问道。

    话落,趁着喜宝一怔神的功夫,不顾头皮被撕裂一样的痛,用力挣脱了出来。

    喜宝看了眼手里两络黑缎子一样的头发,随手一扔,拔脚朝顾文茵跑了过去,“文茵,你不要紧吧?”

    顾文茵摇头,她哪里不要紧了?她全身上下,哪哪都疼!

    武姝瑾还在逼问穆东明,“你还没有回答我,我要是动了那个小贱人,你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