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365章 你娘她要生娃了!

第365章 你娘她要生娃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章你娘她要生娃了!

    扈君庭身为澧山书院的山长,不说学贯古今,至少学富五车满腹经纶那是必须的!而以澧山书院在大周和文人学子心中的位置来说,顾文茵得了扈君庭的认可,可以说便是得到了整个大周朝学子的认可。

    倘若还是大凤朝还在时……念头不过是一闪而过,便被穆东明压在了心底。他目光轻抬头,落在了正笑盈盈和着扈君庭一问一答的顾文茵身上。

    “十四啊!”扈君庭清秀儒雅的脸上绽起抹复杂之色,他下意识的抬头朝穆东明看去,却在看到穆东明落在顾文茵身上宠溺的能溢出水来的目光时,整个人微微一僵,稍倾,却是自失的一笑,对顾文茵说道:“也没关系啊,明年就及笄了,现在把婚事定了,明年及笄后就可以成亲了。”

    就可以成亲了?!

    顾文茵呵呵笑着朝穆东明看去,对着扈君庭她可不好意思把暂时不定亲的理由说出来。

    收到顾文茵目光的穆东明插话说道:“出了点意外,提亲暂时往后推推。”

    扈君庭脸上的笑容一瞬停滞。

    往后推推?

    是谁催命一样的催着他来?来了,恨不得当天就去人姑娘家提亲的?怎么现在,又要暂时往后推推了?还有,他很闲吗?闲得跑这来白天晒太阳晚上守山?

    扈君庭叹了口气,对穆东明说道:“小丫头还小,哪怕往后推个三年五载都不成问题,可是,东明你年纪已经不小了,过了这个年你就二十三了!”

    你就二十三了!

    穆东明只觉得脑海里飞过无数只乌鸦。

    二十三怎么了?

    二十三很老吗?

    满心郁卒时,感觉手上一紧,他下意识的垂眸看去,便看到一只小小巧巧的手握住了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无声的给着他支援。

    穆东明唇角挽起抹浅浅的弧度,重新抬目看向扈君庭,说道:“无妨,丫头不嫌我老。”

    扈君庭顿时有种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感觉,不过――

    “你是丫头自己选的,她当然不嫌你。可是丫头的家人呢?”扈君庭慢悠悠的插着刀,“你这年纪,知道的说你洁身自好宁缺勿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暗疾又或者是前头死了正室打算再娶呢!”

    顾文茵“……”

    元氏可不就是这样怀疑穆东明的吗?

    穆东明拧了眉头,目光不善的盯着扈君庭。

    他不知道自己年纪大吗?

    这是他愿意和想要的吗?

    扈君庭轻哼,无惧穆东明几欲杀人的目光,转而看着顾文茵,商量着说道:“丫头,你看啊,我呢难道特出趟门,下次什么时候能抽时间出来就说不定了,这亲事……”

    “下次不要你来。”穆东明打断扈君庭的话说道,“我让司牧云去。”

    扈君庭一怔之后,突然就哈哈大笑。

    只把个顾文茵和穆东明笑得面面相觑。

    至于吗?

    虽然司牧云的名头确实小了点,可到底也是曾经的御前四品带刀侍卫!

    “叫司牧云去?”好不容易扈君庭止了笑,看着穆东明说道:“你也不怕丫头她娘把人给哄出来?”

    穆东明瞬间黑了脸。

    要不是因为这个考虑,我能让你来?

    扈君庭叹了口气,摇头道:“罢了,罢了,一事不劳二主,既然我应承了您,您说个时间吧,我那时候再来。”

    穆东明想了想,说道:“今年冬天吧,冬天的时候你再来一趟。”

    扈君庭才要说好,不想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自崖壁上纵身而出,朝几人这边飞奔而来。

    穆东明的反应最快,几站是那人才出现,他便拧了眉头,身子微微一侧,将扈君庭和顾文茵护在了身后,问道:“老九,出什么事了?”

    顾文茵认出这个叫“老九”的人,是当日跟着穆东明离开城京十三骑中的一人。

    “回王爷,山下来了一个自称同喜的,说姑娘家出事了,请姑娘赶紧回去。”老九说道。

    顾文茵脸色一僵之后,猛的拔脚走了上前,疾声问道:“我家出什么事了?”

    老九摇头,表示他不清楚。

    顾文茵还待再问。

    穆东明却是不由分说的一把攥住了她的手,沉声道:“先回家再说。”末了,又补充道:“别怕,我陪你一起回去。”

    话落,将顾文茵一把揽在怀里,纵身便朝悬崖下飞去。

    “东明……”扈君庭阻止不及,略一沉吟后,对返身欲离开的老九说道:“带我下去。”

    龙首崖下。

    同喜站在同义身边,两人正焦急的翘首以盼,等见到急急朝他们跑来的顾文茵时,同喜顾不得去想顾文茵身边穆东明,拔脚便迎着顾文茵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说道。

    “文茵,你快回去,你娘她要生娃了。”

    顾文茵脚一软,“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她最担心的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可是,为什么?

    出门前还是好好的,为什么就小半天的时间,元氏她就要早产了?

    出什么事了?

    脑子乱得如同塞了团草,好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

    穆东明扣住顾文茵不盈一握的腰身,一个冷眼阻止了想要上前的同喜,这才沉声对顾文茵说道:“文茵别怕,有我在呢。”

    顾文茵一颗心慌乱的好似要跳出来一样,脑子里更是乱糟糟的,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打着哆嗦。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七活八不活”,元氏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七个月还是八个月?

    “文茵?文茵?”穆东明看着顾文茵一瞬白的没了血色的脸,霎时间有种心被刀割的感觉,他深吸了口气,将顾文茵揽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磁性醇厚的嗓音在她头顶,一遍遍的说道:“别怕,不会有事的,我这就让人去喊尚小云和裴璞,有他们在不会有事的。”

    “王爷,尚小云擅毒,裴老太医擅骨科,他们怕是起不了作用。”燕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上来,轻声说道。

    穆东明一瞬怔在了那。

    “去请葛大千。”站在一边的同义大声说道:“只是他在稷山县,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同义的话声才落,穆东明便扬声对着那些放了手里活,肃然而立的影卫吩咐道:“十一,你去稷山县,不管用什么法子,务必把那个叫葛大千的找来。”

    “是,王爷。”十一应声退下。

    穆东明又点了老六和老五俩人,“你二人,一人去回春堂把尚小云和裴璞喊来,另一人去请县里最好的产婆,务必在天黑前赶回来。”

    “是,王爷。”老五和老六两人应声退下。

    穆东明看了眼余下的几人,沉声说道:“余下人等两人一组护卫凤凰村,若有来犯者,格杀勿论!”

    “吾等领命。”

    随着穆东明话声落下,这些人眨眼间便似一阵风般消失不见。

    同义和同喜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特别是同义,他知道穆东明身份不一般,毕竟穆东明那一身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宣告着他的非同寻常。可同义怎样也没有想到,他是个王爷!

    偏偏这时,耳边响起同喜的声音,“哥,他是个王爷哎!”

    同义拽了下同喜的衣衫,示意他别乱说话,他则小心的上前,不敢看穆东明,而是对顾文茵说道:“文茵,我们得赶紧回村子里,你不在,我怕叔会乱了阵脚。”

    顾文茵恍惚回神,当即抬头看向穆东明,“阿羲,我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穆东明当即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