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378章 香凤,我娶定了。

第378章 香凤,我娶定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8章香凤,我娶定了。

    凤凰村。

    罗远辰的洗三礼说是小办,可最后却因为来贺喜的人太多,小办也成了大办。

    顾文茵和罗远时忙得脚不沾地,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

    最后还是穆东明心疼小媳妇,硬是让燕歌将她拉着坐下喝了盏茶吃了几块点心垫垫肚子,可就算是这样,也没得安稳。

    “文茵姐,高继仁来了。”

    负责在村外放哨的同喜撒了脚丫子跑来和顾文茵报信。

    罗远时一瞬变了脸色,起身便要往外走,被顾文茵伸手扯住了。

    “哥,你在这里招呼客人,我去会会他。”顾文茵说道。

    罗远时还想说什么,顾文茵却是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文茵,出什么事了?”

    有注意到这边情况的村民问道。

    顾文茵笑着说道:“没什么事,庆余叔家还没来,我去看看。”

    顾文茵嘴里说的“庆余叔”是韩庆有最小的兄弟,因着韩庆有的关系,这几年两家走得也挺近的,罗远辰的洗三礼,顾文茵也请了他们一家子人。

    说着话的功夫,顾文茵已经走出摆满酒席的院子,和同喜一前一后朝村东头走去。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穆东明,默了一默,也跟着放上了手里的碗筷,起身跟了上前。

    他一动,本就闹哄哄的酒宴越发的热闹了,议论声嗡嗡不绝。

    “看到没,那就是和文茵的未婚夫。”

    “看到了!啧啧啧,那长相,那气度……要说,除了年纪看起来大了文茵一些外,别的真心没什么毛病!”

    听力异于常人的穆东明差一点便暴起。

    年纪,年纪,年纪!

    明明可以拿脸说事,为什么一定要拿年纪说事!

    “哎,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我说啊,年纪大点好,年纪大知道疼人!”

    穆东明遭受一万暴击的心顿时舒服了不少。

    对啊,看,这才是会说话的啊!

    “你知道什么!”反对的声音再起,“年纪大点是好,可你看他的穿衣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家里通房小妾的指不定多少,说不定,连儿子都有了,文茵嫁进去……”

    “哎,这话还好你说出来了,我早就想说了。你看这人长得也不差,家里又不缺钱,不像是娶不起媳妇的人,要说,文茵他爹也早没了,这婚事成不成的,还不是他说了算?怎么就一定要来文茵呢?”

    有好奇的声音问道,“为什么呢?”

    “我猜着,要么就是他八字凶,前头娶的都死了!要么就是他看了文茵家银子了!”

    穆东明一口老血差点飞溅三尺!

    院子东南方向和罗烈坐在一桌的淳于乔,裴璞,扈君庭,尚小云几人也将这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淳于乔和裴璞还好,扈君庭和尚小云却是无所顾忌的哈哈大笑出声。

    尚小云更是连连拍手,笑着对裴璞说道:“我现在怎么就那么的庆幸我知难而退了呢?”

    裴璞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知难而退,而是不战而降。”

    “有区别吗?”尚小云问道。

    “有。”裴璞捋了颌下山羊须,眯了眼说道:“前者是有自知之明,后者是懦弱无能的行为。”

    尚小云:“……”

    吃菜,喝酒,明明可以看别人的热闹,干嘛非得找自己的不痛快!

    虽然已经从同义那里知道,高继仁也不过才十三岁的年纪,可是,当真正打上照面时,顾文茵却还是被眼前所见惊了惊。

    一身洗得发白的青灰色斜领直裰,穿在精瘦却挺得笔直的身板上,再配上那张清秀却有着孤狼一样目光的脸,顾文茵心底蓦然就生起一股复杂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见到顾文茵,高继仁脸上绽起抹冰冷邪肆的笑,“你以为拦着我,不让我进村,这件事就能解决了?”

    顾文茵拧了眉头,“香凤在哪里?”

    “在一个只有我知道,别人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高继仁孤狼似的眸子里有着一种疯狂的神色,他看着顾文茵,“顾文茵,你没有第二个选择,要么大大方方应了这门亲事,我把人送回来,等香凤再大点我八抬大轿上门迎亲。要么,等过几年,她生下孩子,我带着和她和孩子……”

    “啪”一声响。

    顾文茵甩了甩发麻的手掌,看着歪着半边脸,血色一瞬间从脖子漫延到整张脸的高继仁,冷冷吐了四个字,“斯文败类!”

    “啐”高继仁吐掉嘴里的血水,抬手拭了拭破裂的唇角绽起的一抹血珠,目光恶狠狠的看着顾文茵,稍倾,突然暴发起一串狂笑,笑声方歇,他垂了眼眸,冷冷说道:“放心,你就是把我打残了,我还是会把香凤当祖宗一样供着的。而且,我不会和她说一句你的不好,我只会告诉她,都是我的错……”

    “你想要什么?”顾文茵打断高继仁的话,“银子?多少?说个数吧!”

    “银子?说个数?”高继仁嗤笑一声,目光轻抬看向顾文茵,“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就是给我一万两,十万两,总有花光的那一天,我要的不是银子,而是生银子的行当。”

    顾文茵眯了眼睛,“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

    “话不要说太早,想想香凤。”高继仁吃吃笑道。

    顾文茵冷眼看着高继仁,耻笑着问道:“她只是我家收养的一个孩子,不说是她自愿跟你走的,就算是我把她打死打残卖了,那又怎么样?”

    高继仁脸上的神色僵了僵,但却突然猛的怒声吼道:“你别忘了,她还有哥哥……”

    顾文茵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斩钉截铁的问道:“那又怎样?从来都是他俩兄妹欠我的,何曾有我欠他们的时候?他妹妹自己犯贱,与我何干!”

    高继仁似是没有想到顾文茵会这样回答,一瞬怔在了那,张着嘴,看着顾文茵翕翕许久,竟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顾文茵眯了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高继仁的表情,不曾放过一丝一毫,当足以确定,高继仁并不知道铁柱已经成了南雄候的心腹时并且和她有联系后,高高提起的心慢慢的落回了原处。

    但与此同时,一股无名怒火却从心底慢慢滋生,深吸口气,压下心头那股怒火,她看着高继仁,“你把香凤送回来,从此断了和她的来往,我既往不倃,不然……”

    “你想都别想。”高继仁打断顾文茵的话,怒声吼道:“香凤,我娶定了。”

    顾文茵闭了闭眼,慢慢松开攥得紧紧的手,看着高继仁一字一顿,说道:“可以,只要你能承担得起因此而来的一切后果。”